魔难中兑现对神的承诺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二月二日】我是二零零四年开始修炼大法的,距今已经快七年了。大法不仅净化了我的身体,更升华了我的心灵,并让我明白了人生的真实意义。我能从一个业力满身、自私自利的常人,成为一个能为别人着想、慈悲祥和的修炼人,其中不知凝聚了师尊多少心血。我在法中成长的每一步,无不是大法的威德所致。下面把我一年来的修炼情况与大法弟子交流。

魔难中 恩师救我出黑窝

二零一零年夏天,由于自己平时不注重学法,不能站在法上看问题,把做事当成了修炼,把做事多当成了精進,干事心长期不去,被旧势力抓到了迫害的借口,我被当地公安人员绑架,关進了邪恶的洗脑班。

在洗脑班里,我除了跟看守我的几个警察讲真相外,就是发正念,并在法上悟。我悟到:我是大法弟子,我是来助师正法的。这里不是我应该呆的地方,我不能在这里等着被迫害,我也不想让这里的人因迫害我而犯罪,我要出去助师正法。

尔后,慈悲的师尊两次点化我没事,第二天即可平安。我信心大增,更加集中精力发正念,清理黑窝内的邪恶。凌晨两点多钟,我先发正念定住了两个看守我的警察,然后在师尊的帮助下,双手戴着手铐,翻过了三米高的墙,在黑黑的旷野里边奔跑边思量今后的去处。

我突然想到:前几天甲同修将一个MP3送到了我那里,让我给他装资料,不知道MP3里是否有他个人的信息?而甲同修很可能还不知道我已被绑架、家被抄。为了避免造成损失,我转回身向甲同修家方向跑去。等跑到甲同修家,同修已在家开始晨炼了。我大致说了被迫害经过后,同修就想办法要给我打开手铐,但没有成功。我想到了某地的乙同修,她一定有办法,甲同修立即将我送去了某地乙同修家。

就这样,我顺利脱险。过程中我虽然什么也看不见,但我能时时感受到慈悲的师父就在我身边,看护着我,保护着我,给我力量,给我智慧。弟子叩谢慈悲伟大的师尊!

去掉想出国的心

我的走脱,使恶人感到非常震惊,本地公安局、“六一零”、派出所联合出动大批人马,四处寻找搜捕我,并進行网上通缉。开始我感到很害怕。为了免遭迫害,我想出国避难,家人也很支持我出国,并积极为我想办法。

其实我也明白,大法弟子的修炼路已由师父给做了有序的安排,我们自己并不能安排自己的修炼路,如果师父安排了我出国,那我就一定能出国;如果师父没安排我出国,那我就肯定走不成。从法理上很明白,但当时就是人心放不下,出国的念头经常被勾起。我知道这其实都是怕心引起的,是一颗很不好的心,是修炼人要去的心。这里还有太多需要我去做的事,还有太多需要我去救的人,我的生命只能为证实法、救度众生而存在,怎么能只想到自己的安全而置众生的安危于不顾呢?我不能要这颗不好的心。我就加强学法,针对这颗不好的人心发正念,解体它。

几个月后,我终于彻底放下了想出国的心。

魔难中兑现对神的承诺

我知道,我能从魔难中脱险,全在于师尊的呵护。经过这次魔难,我的生命已被赋予了全新的意义,我的生命将只能为证实法、助师正法而存在,我不能辜负师尊对我的期望,我要兑现对神的承诺。

(一)多学法 学好法

我明白,要想更好的助师正法,首先必须得多学法、学好法。师父讲过:“作为大法弟子来讲,正念来自法,修的不是你人的主意怎么好、你人的办法怎么高明,修的是你在对待问题时是否用正念。”(《再精進》)我们只有多学法,学好法,将自己的生命、将自己的一思一念真正的溶入法中,在遇到问题的时候才能发出修炼人的强大正念,才能不被人的念所左右。

走出黑窝后的第一个月,白天我自己通读师父在各地的所有讲法和经文,晚上和同修一起学习《转法轮》。大量的学法,使我受益匪浅,心中又涌起了背法的愿望(以前背过《转法轮》),我就利用每天早晨发完六点的正念后、早饭前的这段时间,将《洪吟》、《洪吟二》按顺序全部背了下来,之后又背《精進要旨》、《精進要旨二》里的三十多篇经文。此后,每天将《论语》和已背过的经文、《洪吟》、《洪吟二》等背一遍。在坚持背法的那段时间里,大法的法理不断的给我显现。同时,我每天到明慧网上搜索、浏览否定迫害的交流文章,自己的怕心越来越小,正念越来越强,感觉自己的层次在快速提高,几乎每天都有灌顶的感觉。

(二)在特殊环境中提高心性

因为这场迫害,我被迫流离失所,住到了外地乙同修家里,成了乙同修家庭中的一员,也从“业余修炼”走向了“专业修炼”。

乙同修夫妻二人都修炼,但男同修不够精進,整天说自己修不成,他是给我们当陪炼的;女同修倒是很想精進。平日夫妻二人去上班,只有我一人在家上午学法、下午做资料。

环境的突变,特别是進入了另一个家庭的生活中,开始我和乙同修都有些不适应,难免会有些磕磕碰碰,但我和乙同修都能把自己当成修炼人,我俩都从中提高了心性。

乙同修很重视炼功,几乎天天坚持晨炼,可就是在炼神通加持法时常常迷糊的东倒西歪、前仰后合,发正念时常常不到半分钟立着的手掌就倒下去了。看到她这个样子,我感到很着急,跟她交流了几次,她就不乐意了,要我别执著她了,她自己知道精進。我心想:算了,住在人家家里,何必惹人不高兴?不让说就算了,以后不说了。但当看到乙同修迷糊时又于心不忍了:不行,这是怕得罪人的心,也是修炼人应该去的心。乙同修能在我遇到难时收留我,我更得为她着想,我还得善意的提醒她,直到她不再迷糊。

有一次,我对乙同修说:“姐,你这个样子炼功,好东西都让别人得去了。”乙同修又不高兴了,说:“大法弟子的东西,谁敢拿!”弄得我哭笑不得。以后,当看到乙同修状态不好时,我就默默加持她的正念,当她心情好时,我就再跟她交流这个问题。后来,乙同修终于认识到了这个问题的严重性,并下决心修正这个不正确状态。现在,乙同修终于不再迷糊,状态越来越好了。

一天傍晚,我正在家里做资料,一看乙同修快要回家了,我没来得及收拾打印机,就赶快到厨房去做饭。一会儿乙同修回来了,一看打印机还放在房间里没收拾,不高兴了。她边收拾边嘟囔道:“本来我就学不上法。”听她这一说,我也不高兴了,心想:要是我没在这里,你就学上法了?你回家不但得自己做饭,还得自己做资料,你更没有时间学法。我这么做不就是为了让你能進门就吃饭,吃完饭好学法吗?心里真是忿忿不平。

不平了好一阵子,突然明白过来了:哎呀,我这是在干啥呢?平时只看到乙同修有不让人说的心,从未想想为什么让自己看到了,是否自己也有此心,今天这不是暴露出来了吗?解体它,我不能要这颗不好的心。一下子心里平静了。后来乙同修也查找到了自己不让人说的心,并极力的抑制它,现在乙同修提高的很快。

去年冬天,乙同修的婆婆来了。晚上临睡前去刷牙时,我竟然看到老太太的假牙泡在自己用来刷牙的杯子里,我心想:这老太太还真会下贱人,你用什么泡不行非得用我的杯子?自己儿子、媳妇的不敢用,欺负我这外人。那种寄人篱下的感觉又出来了,心里真不是个滋味,躺下后很久才睡着。

第二天晨炼时心里还在翻腾这事儿,突然,师父的几句讲法打入了我的脑中:“你真的不懂这不顺心的事是在帮你修炼、去你的人心、去你的执着吗?你从修炼那天开始,人生的路不是改变成修炼的路了吗?你碰到的一切都不是偶然的吗?你不是走在神的路上吗?”(《致欧洲法会》)“所以今后遇到矛盾的时候,你不要把它看成是偶然的。因为矛盾产生的时候,会突然间出现,可是却不是偶然存在的,那是为了提高你的心性的。你只要把你当作炼功人,你就能够把它处理好。” 《转法轮》〈第四讲 〉)是啊,我怎么又没把自己当成炼功人,怎么又混同于常人了呢?现在我和乙同修的关系越来越融洽,场越来越祥和,已经很少有摩擦,也就很少有提高心性的机会了,现在出现这事不正是提高自己心性的好机会吗?人家帮你提高心性、提高层次,你怎么不但不感激人家,反倒怨恨人家了呢?怎么遇事就让千百年来骨子里形成的人的理占了上风,就不能用修炼人的正念来看问题呢?想到此,心里感到很惭愧,觉的自己的悟性太低,真对不住师父的慈悲苦度。

发完六点的正念后,我很平静的让乙同修又给我找了一个杯子。

(三)在修理打印机的过程中向内找

我以前主要做技术方面的工作,因为学法严重不足,遇到问题时常常一心钻在技术层面上去寻求解决的办法,而不会用修炼人的正念去解决问题。一年来,因为不断的加强学法,我对师父讲的“向内找”、“修内而安外”和“相由心生”的法有了更深的体会,在维修打印机的过程中发生了很多神奇的事,在这里仅举两例。

去年秋末,我到丙同修家小住,丙同修家也是个小资料点。一天,刚刚还工作的好好的打印机在注墨后突然不认大黑墨盒了,任凭我怎么擦、按,就是不行。直觉告诉我,打印机根本没问题。既然打印机没问题,那就是我有问题了,我静下心来向内找。

刚才注墨前自己在想什么呢?在想我妈妈,在想她做的那些对不起我的事,真是越想越生气,忿忿不平。唉,这哪是修炼人应有的状态呀!妈妈说了不该说的话,做了不该做的事,在无知中造了业,我该怜悯她才对,怎么能恨她呢?心的容量不够,慈悲心也不够呀,该扩大自己心的容量了。就这样边想着,边把墨盒往下一按,黄灯不闪了,打印机又欢快的工作起来。

快到中午了,我想:吃完午饭不干了,让打印机歇会儿,我也休息休息。刚想完,打印机又出现了问题,开始缺红色。我又是清洗,又是用针管抽,都不管用。看来又是我有问题了,我又静下心来向内找。缺红色,红、恒,是不是点化我缺乏恒心?自己打着让打印机歇会儿的漂亮旗号,实际上是自己想休息休息,安逸心太重,没有毅力,不是修炼人应有的状态,马上改。再一试,打印机好了。

前段时间,我和丁同修去某地修理打印机,那天我的状态不错,一下午干了不少活儿,还挺顺利,我也没觉的怎么累,心里很高兴,就让丁同修收拾收拾东西,等我整理好手上的机器后马上去另一地方。丁同修说:“是不是太仓促了?今天已经不早了。”但我仍坚持己见,丁同修只好去拿东西去了。等我十分把握的把机器装好后,一试,竟然出现了“6A00”错误。我只好再次将机器拆开,但看看清洁单元哪里也没问题,不应该出现“6A00”的错误呀,为什么机器就是不好使呢?一直快到发正念时间了,也没整治好。无奈,只好放下机器,先去发正念。

发正念时,心根本就没有静下来,自己一直在向内找,为什么会出现清洁单元的错误呢?之前机器并没有出现过清洁单元的问题啊,是不是自己有什么不好的思想需要清理了?我就将出现“6A00”错误前的思想、行为认真过滤了一遍:开始活儿干的挺顺,心里很高兴,出来了欢喜心;后来竟然有些卖弄的对一同修说:“大哥,我教你一招儿。”这是显示心。自己真是不争气,不是平日经常说,自己只不过是有做事的这颗心而已,而实际上都是师父在做吗?既然都是师父做的,你欢喜什么?你显示什么?这不是把师父的功劳攫为己有,作为自己显示、欢喜的资本了吗?多肮脏的思想啊,真的该好好清理清理了,难怪机器的清洁单元出问题呢,立即解体自己的欢喜心、显示心,让这两颗肮脏的心都立即死死死,灭灭灭!

发正念结束后,我什么也没想,给机器的滑动杆上了点润滑油后,就装起来了,插上电源一试,好了,“6A00”的错误消失了。嗨,这就是修炼,修炼就是这么严肃,修炼就是这么神奇。

吃晚饭时,感觉自己的脸一扎一扎的刺痒,用手一摸,油腻腻的,吃完饭我就拿着香皂洗脸去了。洗完后,丙同修对我说:“你的脸象抹了粉儿似的。”我一时没反应过来,问她什么意思,她说:“你的脸粉白粉白的。”其实我的皮肤并不白,那时为什么会粉白粉白的呢?我悟到:是因为那时不好的因素解体了,本性的我就显现出来了,我们就应该是粉白粉白的,这才是大法弟子应有的状态,而且师父也曾讲过只要好好修炼性命双修的法轮大法,保证不用做美容的法啊。

(四)从孤军作战到整体配合

因为专修,没有了世间俗事对我的纷扰,使我有了更多的时间反思自己的修炼,反思自己被迫害的原因,反思家乡的邪恶迫害屡屡发生的深层次原因。

被迫害前,我仅仅满足于自己有事做,自己没闲着,自己也做了讲真相的事了,强调的是自我这个个体,没有把自己置身于大法的整体之中,人为的将自己排斥在整体之外,成为一个孤立的个体。虽然当时身边的一个同修多次跟我提起要将同修们都协调起来,整体提高,但我总是以“我很忙,我没时间”、“技术人员很少,我需要做的事很多”、“我得法时间短,没有威信,不适合做协调”等等为借口冷漠的拒绝了。虽然也明白“一根筷子易折,一把筷子难断”的道理,也很清楚我们地区真的犹如一盘散沙,确实需要协调,但总觉的搞协调是别的同修的事,与我无关,而且我知道我们这里有我这种想法的同修不在少数。

正因为如此,尽管我们地区大法弟子很多,却形不成整体,以致被邪恶轻易的各个击破,使很多同修遭到了邪恶的迫害,削弱了证实法的力量。让人难过的是,有些大法弟子被迫害后,被迫害的阴影长期不去,三件事做起来缩手缩脚,难以跟上正法進程;更令人痛心的是,有的甚至不学不炼,走向了反面。因此,将同修们都协调起来,形成整体,是目前必须要做的事了。

可是怎么做呢?家乡的恶人正在四处搜捕我,我回家乡协调显然不合适。可能是师父看到了我的心,就开始帮我了。

一天我得到消息,家乡有同修倡议每周三次长时间发正念除恶,我除了无条件配合外,还跟能联系上的同修切磋,希望大家都能参与進来,发挥整体的力量。当时跟我联系较多的A同修虽然认识到整体配合的重要性,但对长时间发正念却认识不足,认为拿出那么长的时间发正念是一种浪费,那是那些没事干的同修应该去做的。我耐心的与她交流:“你不是很想让大家形成一个圆容不破的整体吗?形成整体不是嘴上说说、无形的东西。我们就从发正念入手,你也来参与,我也来参与,大家都来参与,这不就在这个问题上形成整体了吗?以后不管是哪位同修提出的倡议,只要符合法,我们就应该默默配合,大家都能这样做,这不就形成整体了吗?我们首先从自己做起,然后带动周围的同修一起参与,如果大家都能这样做,还怕形不成整体吗?”

几次交流后,A同修终于提高了认识,不但自己坚持发正念,也带动了很多同修参与進来,并将那一方的同修协调的不错。后来,慈悲的师父又安排我联系上了家乡的几位有志于做协调的同修,现在,几位同修已开始大面积的协调,虽然困难重重,来自同修和另外空间的干扰也很多,但我相信,家乡离形成整体的日子已经不远了。同时我也真诚的希望,家乡的同修都能破除旧势力的间隔,真正的放下自我,形成一个圆容不破的整体。“间隔一除尽 世上摆油锅”(《洪吟二》〈报应〉),也许当我们真正的形成圆容不破的整体之时,就是到了正法结束的时候了。

这场魔难,让我失去了很多很多,但我在大法中的收获更多。化腐朽为神奇,变坏事为好事,伟大的师父,伟大的大法,就具有这般超能力。能生在今世,能做恩师的大法徒,是多么幸运啊!危难中,恩师将我解救,我就应当把全部的精力,甚至生命的全部都用来证实法,救度众生,让师父放心,让众生欢心,不折不扣的兑现对神的承诺!

谢谢慈悲伟大的师父!谢谢无私帮助过我的同修们!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