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讲真相救人中修去人心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日】下面是自己在讲真相救人中的一点修炼体会,和同修交流。

师父送来有缘人

那是一个闷热的夏日,我乘车直奔甲超市购物,想早去早回。中途才发现司机没报站,抬头一看,早已过站,虽心中不快,也只得赶快下车,就近奔乙超市。到里面转了一圈,也没买到要买的东西。顺便买两个面包吧,偏偏售货员的动作不紧不慢。自己心里又烦又急,暗想:“你不急,我急!再慢,就赶不上回返的班车了!我还得去甲超市哪!”想着这两次倒车耽误的时间,真后悔!总算盼到面包递过来了,我接到手,转身就走!

就在这瞬间,发现卖面包的女子正呆呆的望着我,自己有些惊诧,但怕误车,也顾不得多想,快速前行;走了几米,想着那女子的目光和情态,又忍不住回头,这才发现她已离开她的柜台,正默默的跟在我的身后。她这一反常的举动,一下子惊醒了我:这是师父给自己送来的有缘人啊!

我赶快往回返。当我俩并排走向她柜台时,她边走边说:“阿姨,我一见您,就不想离开,就想和您说话。”她主动的讲起儿子如何的不听话,儿子交的女朋友如何不如意,自己在儿子身上如何付出……眼泪汪汪,无限愁苦。听着她用外地口音的叙述,想着她母子二人异地打工的艰难,我刚才的埋怨和烦躁荡然无存,一心想着只有大法能帮她。我给她讲了人类道德的下滑,讲了真善忍,讲了人各有命,劝她要用善心教育儿子,并善待他的女朋友,让她懂的“心善有神帮”。又给她讲了中共的邪恶,讲了大法的洪传,帮她退出了邪党的少先队。最后叮嘱她,诚心敬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能给自己带来福份,就能渡过难关。她虔诚的接过了大法护身符。“希望”闪烁在她的眼中,她不再流泪。

出了超市,我刚迈上停在路边的班车,车马上启动,它好象专为等我的。回返的路上,我静心的反思着刚刚发生的一切,心里充满了愧疚与不安。唉!司机的不报站,自己被动的由甲超市改去乙超市,最后竟能准时的登上回返的汽车,这不都是师父在精心安排吗?

众生为法来 救人须用心

尽管自己在努力,尽管也能感受到修炼中的升华,但发现在每次突发的矛盾中,也几乎都留下些不尽人意的遗憾!

一次,我和老伴儿外出,看到一位满头白发的老者,正在艰难的下台阶儿,台阶儿很陡。他把一辆装满米面的小车儿,用力往后拽,但车还在下滑,眼看要戗下来。我赶过去,帮他把车抬下来。发现老伴儿已在亮绿灯时过了马路,我和老者也赶忙跟过去。接下来,当然是立即向他讲真相!他没加入过邪党的任何组织,他知道“天灭中共”,并十分相信“三退”保平安。但不知“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九个字;更不知诚心敬念这九个字的好处。我给他讲明后,他让我把这九个字重复了三遍,才勉强点点头,表示记住了。

真后悔!自己既没带小册子,也没带传单和护身符,身上没带一份可以帮他的真相材料!哪怕只带一支笔、一张纸也好啊,我都可以把这九个字写给他!以后还有机会吗?但我立刻感悟到,“遗憾容易泄气”,马上排斥它,认真“自省”,才发现自己做大法的事,竟是如此的不用心。回到家后,我和老伴立即弥补:特制了一支两寸长的圆珠笔,很便于携带,我俩称它“真相笔”。

说来也巧,时隔不久,同事儿子结婚,这回我提前挑选准备了各种传单、小册子、光碟和护身符,认真搭配,精心包装成近五十份。婚礼那天,我们先在家发正念,然后带上准备好的所有真相材料和那支“真相笔”,提前到场。从下午近两点到晚上八点多,我和老伴抓住一切机会,逢人便讲,直到婚宴结束。六个多小时,材料全部当面送出,绝大多数人对真相认可、接受,“真相笔”帮我记下了三退名单,其中包括邪党体制内的一把手!不肯退的,也尽量讲给她(他)们真相,给其留下大法的慈悲。只有一位除外,我只和他打了个招呼。他曾是某单位的“一把手”,我曾多次给他讲过真相,他不听、强辩、大声吵吵。尽管如此,我也没想放弃,只是心里把他排在了最后。

宴席结束后,客人们都忙着对号上车。“一把手儿”却紧跟在我和老伴儿身后,寸步不离,边走边嚷:“你们老俩口去哪,我去哪;你们上哪辆车,我上哪辆车!”这样走了几个来回,他才拉着我老伴儿的手说:“过去,我不信法轮功,背后也经常议论,尤其提起你们老俩口儿的健康和精神,大伙儿都说,你不信还真不行!”我老伴儿劝他三退,他说:“我现在已信百分之五十了,可能还多一点儿,百分之五十一吧,我再想想!”说完后他主动分手。

前后对比,我惊异非常,明白肯定我是错了,他也是为法而来的,我怎能只看他的一时一世,按自己的观念排序救人,这是对世人的不负责!我的这种心理,师父看到了,他可能也感受到了;以此告诫我:救人不能等!我和老伴儿马上商定,立刻想办法打听他家住址、电话,接着讲!

重视学法 注重修心

我和老伴儿约定:无特殊情况,每周学一遍《转法轮》和师父的其他讲法一至二篇。我们不求数量,基点是以此约束自己,改变过去学法的随意性,修去自己的惰性。常人做事都有计划,何况神圣的学法!当然更要重视学法的质量:读法时,专注认真;时时联系自己,找出不足,归正自己。学法前,漱口、净手、凈脸,穿戴整洁,不光背。学法中,尽量坚持双盘(天上的神,都是跪着听师父讲法,我们也要高标准要求自己),双手捧书,端正坐姿。我们边学法边在法上切磋,内找自己,宽容他人,多为他人想。法学的多了,“内找修心”就较容易些,也不容易把事情做坏。

去年暑假前,儿子说要带来孙子和儿媳的表侄来我这儿,定好入伏来、出伏回,恰好是最闷热的一个月。孙子要在奶奶家过生日,话里话外想让奶奶再给买台五千元左右的电脑学外语。一切好象都已定好,不可更改。我虽然当时还弄不清究竟,但我意识到这绝非偶然,必有我可修的,最起码是师父给自己送来了有缘人,还提醒着自己不可动人念!

他们進家,我发现这个表侄又高又胖,身材绝不象十二岁的孩子,见人不懂打招呼,饭量大的出奇,一顿竟吃了四碗面,饭桌上也很能抢菜,把自己的碗装的满满的。晚饭后,我忙着洗碗、扫地、收拾餐桌,忙着安排他们洗澡,忙着洗他们换下来的脏衣服。两个孩子只相差几个月,动不动又吵又打;很快水龙头被拧坏;不到半月,凉席被踹的飞边儿。平时开着空调,还得吹着电扇;夜间,大灯小灯一齐亮,直到天明。

从儿子的情态上看出,他担心我很难忍受这一切,所以格外的加着小心。我告诉儿子:“你不用担心,你父母是修真善忍的,不会难为你,但你起码应把真实情况告诉我们。”儿子这才透漏:表侄的爸妈忙于生意,没时间管他,所以到了这一步,他奶奶和妈妈又都嫌弃他,只有爸爸待他好点,孩子也不愿在家呆,他爸拿着五千元钱,把他送到儿子家,希望趁暑假再给他补补功课。孙子抢着说:“他到我家两天,我妈就烦死了!”儿子又吞吞吐吐的接着告诉我,他已经带着两个孩子出去旅游了三天,才又来到我这儿。听到此,我心中立即泛出一丝不易觉察的委屈、怨恨和不平衡:“钱,你们收下了;麻烦送到我这儿来了。我不但吃苦、受累、担着责任,还得花许多钱,媳妇却在家享清闲!”我控制不住的又问:“怎么不送她父母家?”儿子没吱声,半晌才说,两人已为此吵过。

望着儿子那愧疚无奈的表情,我突然意识到,我目前的境况,和师尊在《转法轮》中讲的“听到俩个人说他坏话”的例子,是何等相似!面对突然出现的矛盾,文中的他是“老想回头看看”;我是老想“东问西打听”。正因为自己心里放不下,所以才借儿子和孙子的话刺激我的心,勾我的心。我可不能被带动,这是为我提高的啊!我马上警觉,立刻清除,并及时在法上归正!我明确的讲给儿子:我不要你一分钱,把心放下;我也不会怨恨儿媳,你也不要怨她,她必有她的难处;咱更不能错待人家孩子。既然来到咱家,咱就要照顾好他,孩子也很可怜!东西坏了,咱再买;该花的钱,我一定花!你调整好情绪,高高兴兴过暑假!

儿子按他的计划,带着两个孩子,开始晨练、补习外语、完成作业、辅导奥数……我和老伴儿,既要按时学法炼功,还要忙于采买、做饭、洗衣服,尽心照顾好他们的饮食起居。虽然整日汗水淋漓,但也不觉的十分苦。因为我懂的,欠的债,要高高兴兴的还;该吃的苦,一定要吃。修炼路上没有偶然,多为他人着想,一切慈悲对待!

转眼将近一个月。电脑买了,孙子满意;生日过了,全家高兴。小表侄也在“听真相、看神韵和认真阅读各种小册子及传单”中,明白了一切。取了个化名,高高兴兴的退出了中共邪党的少先队,还要了一套小册子,说带回家给爸妈他们看。我很感动。

就在儿子准备返程的前两天晚上,他的邻居一家三口从千里之外来到本市探亲,顺便到我家看望儿子,并声称只能呆半小时。我顾不上寒暄,马上讲真相、送材料、帮他们起名办了三退。半小时后,他们高高兴兴的离开!临走时说,到家就告诉父母敬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转天晚上,我又特意请“小表侄”到饭店吃饭,儿子和孙子作陪。在饭桌上,他体会到关心他人、尊重他人、多为他人着想的欣喜,他十分开心!儿子却有些于心不忍:大三伏天,让七八十岁的父母辛苦了一个月、又破费了那么多钱!我再次向儿子强调,父母是修真善忍的,你这次等于给我带来四个有缘人,我再苦、再累、经济上再破费,我都愿意!儿子笑了。

但我隐隐能感到,儿子表现出的愧疚是自己造成的,是自己那颗没彻底去掉的“不平衡”的人心、带给他的心理上的伤害。如果把整个儿一个月当中所发生的一切,看作一台戏的话,那么从表面看,结局好象还算圆满,可从炼功人角度看,还是不能画句号,这是因为自己没做好,就象演员没演好一样。自己就得在这种“不足”中,一步步做好,一步步炼就“成熟”,这就是修炼!

珍惜生命 抓住机缘

大法弟子讲真相,就是在证实法;整个过程中,有人心,有考验,有困难,所以又是修炼。

我有多位佛教中的熟人,有的还是多年的朋友,虽然挂念着她们,但也怵头向她们讲真相,总觉的障碍很深,讲起来很累。一次,我去送材料,碰到一位晚辈,她见到我就哭,搂着我的脖子哭,哭的很伤心,嘴里莫名反复的叨唠着:“见到您我就放心了”这句话。接下来是:我讲明了一切,她高兴的退了团、队。临走时,她告诉我,丈夫有病,得赶快回家。我赶快问明地址。

转天我找到她家,她丈夫、女儿、婆婆都在。我讲了大法的伟大、神奇,讲了邪党的迫害,又介绍了三退的洪势。剩下的三口人也同时退出了邪党的相关组织。我讲的过程中,她丈夫被感动的多次落泪,他提出要看《转法轮》。

再转天,我又去了她娘家,和她父亲谈了两个多小时,他一直默默的听。最后,他突然高喊:“我以后不念阿弥陀佛了,我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并立刻声明退出邪党的团队。他身旁的儿媳,也同意退出少先队。这时,我才知道他们全家原来都是佛教居士!这件事,改变了我的观念,使自己在对宗教人士讲真相上,有了新的突破。当然,这是后话。

过程中,我每天要往返几十里,下车后,要走很远的路,酷暑三伏,烈日暴晒,那真是汗流浃背。累不累?累!苦不苦?苦!正是在这样的环境中,自己修去了等靠心、求安逸心,破除了人的观念,拓宽了救人的范围。

大法蒙难十二年,大法弟子做的每一件事,都是一个感人的故事。每个故事中,都饱含着师尊的无量慈悲;每个故事中,都留下了大法弟子“随师正法”的足迹,那上面,真实的记载着一切!

其实,我们平时的学法、炼功、发正念等等,所做的一切,都是在修炼;我们在家庭、社会、亲朋好友、同修中所遇到的一切,也都是在修炼;我们平时的一思一念、一举一动,甚至连睡梦中,都是在修炼。所以,修炼路上,会随时遇到来自方方面面的苦恼、困难与魔难!但不管多么艰难,自己就坚定一念:“我就是要做师父的真修弟子,我一定能做师父的真修弟子”!

不当之处,敬请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