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各地前期迫害案例汇编(2012年2月20日发表)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日】

  • 山东华能德州电厂职工胡钦兰一家遭迫害事实

  • 湖北安陆“警嫂”毛翠英遭受的迫害

  • 四川广汉市退休教师陈世芬遭经济迫害

  • 河北辛集法轮功学员陈艳辉被迫害事实

  • 黑龙江穆棱市妇女遭受的三年迫害

  • 山东华能德州电厂职工胡钦兰一家遭迫害事实

    (明慧网通讯员山东报道)胡钦兰是华能德州电厂的一名退休职工。她和丈夫车宪起、儿子车奇聪、女儿车国萍,于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之前相继修炼法轮功,并严格按照“真善忍”重德行善做好人,亲身受益,身心健康,家庭和睦,思想道德提升,每天沐浴在法轮大法的洪恩之中。

    九九年七二零中共邪党疯狂打压后,胡钦兰一家坚持自己的信仰,只想做一个更好的人,却遭到中共多次各种迫害:监视监控,非法关押、抄家、绑架、高额勒索、洗脑、劳教、酷刑折磨等等。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瞬间被邪党迫害的妻离子散,胡钦兰于二零一一年二月被迫害离世。

    华能电厂以郭良、高振之为首的中共组织受其毒害很深,对本厂炼法轮功的人逐个登记,并报送德州市公安机构备案,为迫害法轮功提供了信息,其中华能德州电厂退休职工于莲春被迫害致死。

    车奇聪曾多次遭绑架关押、两次劳教

    儿子车奇聪,大专毕业,在电厂管财务,当年才二十几岁。象他这么大的年轻人,大多都热衷于权欲的追逐和物质的享受,迷魔于灯红酒绿,可车奇聪对这些看得很淡,甚至远离这些现代化的“享受”,因想做一个对社会有益的好人。这样一个好青年,却遭中共五年之久的各种酷刑折磨。

    九九年七二零,德州电厂郭良、高振之等人在“六一零”(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的操控下,对不放弃修炼的人停职停薪,非法软禁在电厂招待所洗脑。车奇聪就是其中的一员,强制逼迫他写不修炼的“保证书”。

    在九九年十月份,车奇聪发表声明所写的“保证”作废,结果他们将声明交给德城区河西派出所。在德城区河西派出所人员的配合下,德州市刑警大队警察冯国旗、河西派出所季佳军、德城区政保科张宗明等十几人疯狂抄家,抢走电脑、录像带等私人物品,并以“扰乱社会秩序”为由将车奇聪绑架,关押在德城区公安分局拘留所十五天。

    车奇聪被释放后,仍没有一点人身自由,和本厂法轮功学员退休女职工于莲春被监视在电厂居住。单位派保安警察日夜围堵在他家门口,有人出入都派人跟踪,对父母全家限制人身自由,侵犯人权长达三个多月。

    二零零零年初,中共“六一零”及公安人员把于莲春绑架到济南山东第一女子劳教所(于当年年底就被济南劳教所迫害致死),才解除了对车奇聪的非法监视居住,但让他长期待岗,不发工资。

    车奇聪进京讨公道 两次被关进看守所

    二零零零年六月,车奇聪上北京上访,为法轮功讨公道,被押回非法关押在德州市看守所。同时,再次野蛮抄家,抢走电脑等私人物品,不留任何清单。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了四十五天,又被劫持到本厂单身宿舍非法监视居住。期间,河西派出所警察屠明友和单位政工处的赵传升找他谈话,逼迫车奇聪放弃信仰。车奇聪明确表示,继续修炼法轮功。他们又以“扰乱社会秩序”罪名再次把车奇聪送回看守所,车奇聪对恶徒们的恶行进行抗议,绝食六天,生命出现危险,才把其放回,但不让回家,仍软禁在厂单身宿舍非法监视居住。

    车奇聪被绑架到洗脑班 两天后又遭劳教三年

    二零零零年十月,警察屠明友等人将车奇聪绑架到德州市“六一零”洗脑班(当时设在德州东方宾馆)。因车奇聪不放弃信仰“真善忍”,两天后,又把他从洗脑班强制押往臭名昭著的山东淄博王村第二劳教所,非法劳教。同时,厂邪党组织还编造不实之词,污蔑车奇聪“违法”,给予他“开除厂籍,留厂察看”的处分。车奇聪被非法劳教后,一直对他家监控,打匿名电话,跟踪他父母,到家骚扰。

    在邪恶的黑窝里,车奇聪经历过电击,就是用电棍电击身体;体罚,就是长时间站立或坐蹲着;熬鹰,就是长时间不让睡觉;还强迫奴役劳动等等,于二零零三年释放。

    二零零三年三月,胡钦兰、车宪起、车国萍再次遭绑架、关押、劳教

    二零零三年三月,胡钦兰和丈夫车宪起上济南照顾年迈的母亲,由德城区公安分局警察张宗明、于修红等六人,诬陷他们两会期间传播“真善忍”佛法是犯罪,竟驱车到济南将两位六十多岁的老人押回。他们一伙,还在老人的身上抢走了钥匙,疯狂抄家,抢走电脑等多种物品,还敲诈勒索,不出示任何法律手续,并把二老关进看守所。

    在看守所,张宗明非法提审车宪起,逼迫说出其他法轮功学员,逼迫干奴役活、夜间值班,背监规等,非法关押一个月。

    四月底又被女警段慧娟等人劫持到所谓的“法制教育中心”(德州市六一零洗脑班,当时设在德州凯悦宾馆)王建松、杨中福、张素芳逼迫老人每天看天安门“自焚”伪案,写不修炼的保证书。一切费用均由自己承担,每人二千至三千元,非法关押约二个月。

    六月二日,由德城区张宗明、刘大伟、段慧娟和河西派出所季佳军等人将两位善良的老人强制送山东淄博王村劳教三年。经查体因车宪起血压高拒收,才肯把老人放回。刘大伟等又以“取保候审”为名,敲诈其女儿逼交九千元,季佳军又敲诈勒索一千元说是交通费。

    德城区公安分局张宗明、段慧娟等警察,又把正在发高烧的胡钦兰,强行打针后,从凯悦宾馆洗脑班直接押送到山东女子劳教所,劳教三年。先是把胡钦兰老人关在铁笼子里,直不起腰,只能蹲着,观察是否是非典。

    在劳教所,对不“转化”的学员,吃饭、洗刷、上厕所都受限制,有时憋的尿拉在裤子里。每天逼迫看诽谤污蔑大法的造假录像,干奴役活等,逼迫放弃信仰。对坚定的学员关小黑屋,吊铐等酷刑折磨。胡钦兰也没有逃脱中共的魔爪,经历了种种酷刑折磨,身体出现严重的咳嗽、胸闷、无力状态,于二零零六年三月回家。由于中共长期对其家庭成员的残酷迫害,胡钦兰承受着身体精神等各方面的压力,身体越来越差,于二零一一年二月份含冤离世。

    当时车国萍的孩子才四个月,尚在哺乳期,恶徒们对她也不放过。私闯民宅,窜到车国萍婆婆家把她绑架到河西派出所关押一宿。第二天,又被劫持到德州凯悦宾馆洗脑,逼迫写不修炼的“保证书”等。不但野蛮抄了家,抢走了电脑、打印机等物品,还停止了她丈夫的工作,敲诈勒索其婆家二万元钱,逼交住宿、生活费二千元钱。

    二零零四年四、五月份期间,车奇聪、车宪起再次遭劳教,车国萍被关押

    二零零四年四月,河西派出所(现德州商贸开发区公安局)警察李敬增、于修红、鲁英杰、李海洋、齐某某等人,土匪般疯狂抄家,翻箱倒柜,撬开衣橱,抢走私人电脑、录音机等物品,连搬家用的铁丝都被他们诬陷说是作案工具。再次将车宪起、车奇聪、车国萍三人绑架到看守所。

    在看守所逼迫干奴役活做花芯,一天七、八个小时,如不干活,狱头就指使犯人打骂,吃的是带泥巴的菜汤子。父子三人被非法拘留一个月后,再次将车奇聪非法劳教两年、车宪起劳教三年。

    警察给车宪起戴上手铐强制送到淄博王村八三厂医(劳教所所属医院),强行输液、输氧、打针吃药。开的药是磺胺,心脏病吃后过敏。在劳教所,每天被强行逼看诬蔑法轮功的录像、广播、逼写认识,体罚等,逼迫写放弃信仰的保证书。戴手铐又被押至周村军队医院查体,经诊断确实血压太高,有生命危险,最后才肯“保外就医”放回,所有费用均由本人拿。

    车奇聪第二次被非法劳教。从七月开始,王村劳教所专门组织了一支所谓的“攻坚队”,用刑事犯人对最坚定的大法弟子施以最残暴的强制转化手段。长期“不转化”的车奇聪等人曾被送往“攻坚队”加重迫害。车奇聪同样经历了上次体罚、熬鹰、奴役等种种迫害,于二零零六年三月回家。

    车国萍由十几个警察从婆家被绑架,并用摄像机、照相机拍照。家中被抄的一片狼藉,抢走电脑、书籍等。在德州市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一个月,勒索一万元钱后放回家。


    湖北安陆“警嫂”毛翠英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通讯员湖北报道)湖北安陆市法轮功学员毛翠英,修炼法轮大法,按“真、善、忍”做好人,仅仅两个月,就使自己从生不如死的身体病痛状态中走出来,获得了身心健康,也使她全家人从她病痛的阴影中走出来,全家沐浴在幸福和睦的氛围里。毛翠英还获得孝感地区公安系统颁发的“警嫂”称号。然而,自中共迫害法轮功以后,毛翠英和她的家庭遭到了中共当局的迫害。

    一人炼功 全家受益

    在修炼法轮功之前,毛翠英被多种疾病缠身:附件炎、胃病、失眠、类风湿、关节炎、眼睛白内障、神经官能症等等常年折磨着她,令她吃不好饭,睡不好觉。特别是类风湿病,不能下水,下水就象触电,令她身心极度痛苦。无奈,她只好去学跳舞,期望以此来锻练身体,打发时间。

    一九九六年五月的一天,毛翠英去安陆棉纺厂内跳舞时,看到一些人身穿炼功服在那炼功,感到很好奇,就上前去看,一问才知道是一群信仰法轮功的修炼者。毛翠英感到那些法轮功学员非常友好,很和善,就马上跟他们学炼法轮功。没想到她炼了不长时间后,全身的病奇迹般的不治而愈。

    一人炼功,全家受益。那时毛翠英的丈夫身体也有一个毛病,总爱流鼻血,流起来就象放水似的止不住,四处求医、甚至用土方子都无济于事。自毛翠英修炼法轮功后,她丈夫也跟着沾光了,流鼻血的毛病也好了。毛翠英全家人都感受到法轮功的神奇,无法用语言表达对法轮功的感激。

    毛翠英的丈夫在安陆市公安局工作,毛翠英通过修炼法轮功获得身心健康后,积极支持丈夫的工作,令丈夫工作顺利,出色。那时毛翠英曾与丈夫同时获得过孝感地区公安系统颁发的奖项,还得了奖金,毛翠英获得“警嫂”称号,奖励她对丈夫工作的支持与付出。那时很多世人从毛翠英身上看到了修炼法轮功的美好,很多人走入修炼法轮功的行列中,无数人从修炼法轮功中身心受益。那时,安陆市到处都是炼功点,连安陆市公安局内都有炼功点。

    坚持信仰遭迫害 家人遭株连

    天有不测风云。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泽民邪恶集团动用了所有的电台、电视台、报纸、网络等媒体对法轮功进行铺天盖地的造谣、诽谤、诬陷,迫害法轮功。毛翠英的家和千万个法轮功学员一样,从此不得安宁,遭到安陆市公安局人员的多次骚扰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月的一天上午,安陆市府城派出所三个恶警(其中一个姓陈)突然闯到毛翠英的家中,拿出写着污蔑法轮功和法轮功师父的纸张逼迫毛翠英签字,强迫她放弃修炼法轮功,并不许她与其他法轮功学员接触。之后,安陆刑警大队队长兼政委李厚荣、刑警大队教导员杨北平,还有公安局警察吴望明等人每隔一两天就到毛翠英家中监视她、骚扰她。

    为了达到逼迫毛翠英放弃信仰的目的,安陆市公安局株连迫害她的家人,在公安局对毛翠英的丈夫三天两天的开“批斗会”,威逼她丈夫作保证,保证让毛翠英不炼功,不然就威胁降他的职、开除他的工作,给她丈夫造成精神上的极大伤害。中共邪党安陆市公安局对毛翠英丈夫的株连迫害,使得毛翠英的丈夫一度对毛翠英由支持转为怨恨,在家打她、骂她,不给她生活费,毛翠英丈夫的工作受到影响,也使得毛翠英的亲友对毛翠英产生怨恨。这都是中共的邪恶迫害造成的。在巨大的精神压力下,毛翠英被迫停止修炼法轮功。

    毛翠英被迫又回到了常人打麻将的生活中,每日过着浑浑噩噩的生活。她因修炼法轮功康复的各种病痛又回到了她的身上。她的内心极度痛苦。直到二零零五年,她才又回到法轮功修炼中,通过不断炼功,修心向善,做好人,她的身心再次获得健康,内心激动无比。

    无私传播法轮功福音 遭劫持

    法轮功是佛家高德大法,教人修心向善,带给真修者生命无限的美好。毛翠英把法轮功的福音和法轮功无端遭迫害的真相及自己的亲身经历告诉世人,曾于二零零六年底遭非法劫持。

    二零零六年黄历十二月二十八下午约两点钟,毛翠英在安陆黄荆山部队发放法轮功真相资料,被部队不明真相的人恶意举报,遭安陆国保大队绑架。安陆国保大队恶警黄亚军、叶木洲(开车)、陈旭东(女)将她绑架到国保大队办公室,黄亚军对她非法逼供。

    下午约三、四点钟,黄亚军与陈旭东到毛翠英家非法抄家,抢走了她所有的大法书籍、护身符、和二百多份法轮功真相资料,并逼迫毛翠英在非法搜查清单上签字。安陆公安局局长吴晓敏、副局长刘小平、国保大队队长唐建国在背后指使拘留毛翠英十五天。当天晚上八点多钟,安陆国保大队恶警黄亚军、叶木洲、陈旭东将她送到安陆拘留所。

    晚上九点多钟时,拘留所恶警颜端超强迫毛翠英按手印,毛翠英不按,颜端超就捉住毛翠英的手按,然后把毛翠英关到一个小屋里。在安陆公安局恶警的操控下,安陆拘留所黄爱国要毛翠英写“三书”,写了就让她回家。毛翠英不肯,黄爱国就自己写了一份让毛翠英签字。毛翠英被非法关押了两天,吃了六餐饭,被勒索三百元,拘留所周福先说:要交,我没办法,局里规定的。

    法轮功学员告诉世人法轮功的美好与被邪党迫害的真相,是行使宪法规定的信仰自由、言论自由权,是依法维护自己的合法权利。中共操控六一零、公检法人员等迫害法轮功学员,是执法犯法,是犯罪行为。


    四川广汉市退休教师陈世芬遭经济迫害

    四川省广汉市法轮功学员陈世芬(广汉市六中退休教师),二零零三年六月被广汉六一零绑架至广汉看守所关押十八天。陈的家人除交了五千元保证金外,还通“关系”送了五千元。在陈世芬办理退休时被强行降了三级工资。这是经济上迫害法轮功学员。


    河北辛集法轮功学员陈艳辉被迫害事实

    河北辛集法轮功学员陈艳辉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合法进京上访,回来后被兴华办事处与四街居委会强迫写不炼功、不上访保证。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合法进京上访,从北京被辛集市站前街派出所劫持到辛集非法关押,被勒索现金三百元,后又非法罚款二千六百元,中共恶人经常到家中骚扰他。


    黑龙江穆棱市妇女遭受的三年迫害

    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黑龙江省穆棱市一位法轮功学员,在北京打工,二零零七年九月二十三日被绑架。先后在朝阳区大屯派出所、北京市看守所七处、朝阳看守所、北京天河监狱被迫害数月后,秘密判刑三年。二零零八年八月十五日,被秘密送往黑龙江省女子监狱迫害。下面是这位法轮功学员遭迫害的自述。

    二零零七年九月二十三日,我在北京打工。这天,我在上班路上讲大法真相,被警察绑架到朝阳区大屯派出所。在派出所里,我不服从他们捏造的谎言,他们就用手铐子吊了我两天一宿。我困了,他们就往脸上泼凉水,还说:“把你送到苏家屯里,让你永远回不来。”

    之后,警察非法抄了我的家、捏造了证据,把我关进了朝阳看守所。两个月后,他们把我转到北京市看守所七处迫害十天,又送回朝阳看守所进行迫害。

    二十天后,他们非法开庭,法院无视中国宪法、法律,在无证据、证人、甚至没有任何法律程序的情况下,非法判了我三年,强制把我送进北京天河监狱继续迫害。

    在天河监狱,我还是坚定自己没错,于是他们大打出手。有四个警察拿着电棍电我,并和监狱里的犯人强制给我穿狱服,这时,我大声的喊道:“法轮大法好!”几个警察惊慌失措,拿着电棍一起电我的嘴,把我的嘴电的流血。然后,把我隔离看管,让四、五个犯人骂我、侮辱我、不让我炼功。一次我一盘腿,一个在押十五年的犯人就说:“要是前几年你这样的,还没喊出‘法轮大法好’早弄死你了。”不听劝阻的她拿着警察的俸禄,每天协助警察给我灌食、灌水。这样,在天河监狱迫害了二十多天后,二零零八年八月十五日,我被秘密送往黑龙江省女子监狱。

    在位于哈尔滨的女子监狱九监区,大队长涛(音)淑萍、濮玉的指使下,强迫犯人和我一起看中共编造的谎言电视,我不看,就让我“码坐”(法轮功学员被逼按恶人要求的一个挨着一个盘腿坐在地上不许动),并且让犯人打我、抽我脸、不让我吃饭、喝水、上厕所、昼夜不让我睡觉、冬天腊月把我铐在窗边坐在冰凉的水泥地上用寒风吹。要想吃饭,她们就给我插管灌食,里面的犯人谎称我“绝食”,随意花我的钱,她们不停的用尽各种办法折磨这里的法轮功学员。

    迫害我的主要人有:黑龙江省女子监狱陶淑萍、濮玉、穆棱刑事犯赵艳梅、哈尔滨刑事犯王亚娟、齐齐哈尔刑事犯王晓红、宾县贪污犯赵铁霞、朝阳大屯派出所所长等人、朝阳看守所等人、北京看守所七处等人、天河监狱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