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悟生命存在的意义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日】这段时间自己一直忙于教课,来回奔走,以至于学法跟不上,炼功跟不上,在修炼上一直处于松懈的状态,不精進的状态使我感到很难过,很低沉,向内找,表面原因是自己工作太忙,有点累,实质上是安逸心和懒惰心让自己打不起精神,师父让做的三件事没有一天是做完整的。第八届网上大陆大法弟子的交流征稿九月十五日就截止了,今天都五日了,我不想写,因为自己这段时间做的太差,状态不好,觉得没有什么可写的。其实下不去笔的真正原因是心里觉得对不起师父。写到此时,再看看第一段师父讲的法,我不禁泪流满面。

一九九八年我母亲得法后,也许是机缘未到,我并没有马上得法。二零零三年我正式得法,那年,我才十九岁。可是真正实修却是在二零零八年,回顾那么多年,师父一直在我身边保护着我,看护着我,点化着我。我把师父当作父亲一样看待,很多时候,我会自己一个人对着《转法轮》里师父的法像跟师父说说悄悄话,做的好的时候师父的脸是笑着的,做的不好,师父的脸会很严肃,这段时间,自己状态不好,都不敢看师父的脸,可是又想看,本以为师父会很严肃,哪知道师父仍是慈悲的笑着对着我,我的心很酸,我知道,这是师父慈悲于我,师父希望我做的更好,希望我能尽快归正自己。

我是从事文艺行业的,在大城市有着别人羡慕的生活,男朋友也好,工作也好,在别人看来都很如意,过的逍遥自在。可是,我却离法越来越远,因为名利情,我放不下,虽然走近大法,却走不進大法。经师父慈悲点化,我知道了我的生命为何而来,众法粒子里的一颗小粒子。纠结了几天,我放下了一切,回到家乡。和家乡的同修一起承担着救度众生的责任和使命。

在本地区,经协调人协调,我认识了两个同修,我喊她们分别是平姨和表姐。在我刚回来的时候,在修炼上她们帮助了我很多。我在这个地区,接触到的周围同修,人心都比较重,因为我年轻,有时候对法的理解比较理性,那时候做什么事情都想着师父的法,她们就把我当成了精進弟子,什么事情都愿意和我商量,证实法的项目上,我只要想的到,我都去跟她们说,我们共同配合去完成。可是,证实自我和自以为是的心不知不觉的扩大了,觉得自己了不起了,她们都不积极救人,就我积极,就我听师父的话。平姨和表姐看得到我的变化,耐心的和我切磋,说的话我都能听明白是句句都在点我的执着,可是语调平和,又不伤害我的自尊心。其实自尊心本身就是一颗不好的人心。让我自己认识到自己的执着,从而去掉它。其实她们才是精進的大法弟子,做什么都不显摆,默默无闻的,听别的同修说,表姐为了帮同修建立资料点,没有告诉别的同修,把自家的房子卖了。钱全用在资料点上了。这是一种什么境界。无私无我,为了众生,可以失去一切的觉者的境界。可是,毕竟是人在修,也还有人心的存在,因为我们整个大地区资料点几乎都是她和平姨帮着弄,進耗材等等都是她们去,送资料也是她们负责,很多同修就养成了等,靠,要,不愿意替她们承担一点,那时的我,不成熟,而且刚回来,还有很多人心,她们俩只让我做点简单的,而且表面看起来比较安全的。其实,现在看来,怎么才是最安全,只有站在法上认识的大法弟子才是最安全的,听师父的话才是最安全的。

没过多久,我打电话找表姐,找不到她,我也没多想,第二天中午我的母亲被绑架了,我赶紧打电话通知平姨,结果平姨的电话先打来了,她告诉我在她家楼下有很多恶警蹲坑,估计表姐出事了,我跟她说我母亲也被绑架了,她告诉我一切都是假相,叫我别怕,叫我有正念。电话卡立即销毁。改串号。我当时眼泪瞬间涌出了眼睛,在这紧急情况下,同修还能想到我的安全。我当时望着天空,那种失去同修的滋味,不可表达。

那段日子,我到了崩溃的边缘,因为自己母亲被抓,有的同修起了人心,不再与我来往,怕恶警蹲坑,父亲不修炼,逼我放弃修炼,连打带骂,奶奶爷爷叔叔姑姑那么一大家子全站在了邪恶的立场,常人是那么容易被另外空间的生命操控,我不能怪他们,自己没做好,没把家庭环境正过来,可是即使那样,我也相信我的师父,我知道师父一定能替大法弟子做主,旧势力说的不算,于是我马上归正自己,带着也修炼的妹妹去找律师为母亲打官司,通知所有能通知到的同修发正念加持那几个被绑架的同修。经过正与邪的较量,我母亲在没有写保证书的情况下闯出来了,可是如今表姐现在在狱中,平姨没有了下落。如果我们整个地区每个大法弟子都能把同修的事当作自己的事,都能跟上师父的正法進程,损失就不会那么大了。

经过了那次那么大的损失,同修们都向内找自己,如今经过协调,本地区开了很多小花。我真的为同修们高兴,因为他们能迈出了这一步,而众生,又有很多能得救了。

我每天都上明慧网,看看同修们的交流,这样,使自己提高也很快,有的自己意识不到的执着,全世界的同修的交流中看完我能向内找找自己,看看自己有没有同修所说的执着。我也很喜欢看大纪元网站关于神韵明星的报道和她们写的日志,因为我们是一个专业,她们排练的辛苦我能体会到,神韵是师父亲自带着的。我们地区很多小同修也很想去师父所在的城市,也想和神韵艺术团的演员一样,希望用舞蹈的方式去证实大法。其实我自己也很想去,有的时候,我在想,如果自己能和神韵艺术团的演员们一起同台演出该多好,或者是自己哪怕在台上帮着搬搬道具,我也愿意。可是,我在天上许的愿是在我们本地区救度这一方众生,所以,我在此地也是一样的,不管是教课,还是演出,我都把证实大法放在了第一。

如今,我再也不是当年的大法小弟子了,我已经长大了,昨天我在网上看到法会上师父的照片,我觉得师父老了,为了众生,师父承受了太多太多。师父的一句问候,母亲在旁边急忙双手合十,高兴的问候师父好,眼里充满了泪水。我知道,母亲很想念师父,我也很想念师父,大陆所有的法轮大法弟子都很想念师父。我知道,师父总有一天会回到大陆的,春天不会再远了。我要好好珍惜现在救度众生的时间。不能让师父再为我着急,我不想叫师父失望。

写到这,什么早上炼功起不来,正念没时间发等等,那些造成使我不精進的执着心显得那么的渺小。我只要想到师父,我就心酸,自己能修到哪,以后会怎么样,此时此刻对于我来说,都已经不再重要,我这个生命的存在就是为了助师正法!师父为我们付出的太多太多,都说佛恩浩荡,其实是师恩浩荡!在正法的最后阶段里,我必须归正自己不正确的状态,精進起来,为自己负责,为众生负责。

有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