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断修去执著 抓紧救人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一日】我是九七年得法的弟子,得法后身心受益匪浅,从此认定大法走上了修炼之路。步入修炼后大法的高深法理使我懂得了修炼的真谛,工作之余就与同修在一起炼功,学习大法经书,幸福的感受着修炼的美好,也看到“法轮大法”佛光普照大地,处处展现出一片祥和阳光。

可是就在九九年七.二零,以江泽民为首的政治流氓集团发起了一场惨无人道的对信仰法轮功、做好人的广大民众的打压与残酷迫害。当时我也被迫害,二零零一年去北京上访被非法关押在当地看守所一个多月。二零零二年至二零零五年又被非法劳教三年。二零零五年回到家中,那时由于长期的非法关押造成身体状况极差,同时还在照顾患小脑萎缩、完全不能自理的母亲。在那期间状态很不好,徘徊当中无意与同修见面(是师父不落下一个弟子)。同修与我在法上交流,并将在我被非法关押期间师父的讲法全部找来送给我。从此我就如饥似渴的天天坚持学法炼功,近一年时间基本恢复了状态。因为坚持不断的学法、经常与同修切磋在法上交流,从法上意识到“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应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从此我就步入了正法修炼的洪流之中。在当时我主要是面对面讲真相,虽然数量不多,但每次外出回来都有收获。同时明慧刊登同修的交流文章,那些实修过来的修炼故事伴随着我、鼓励着我非常充实的走在正法修炼的路上。并且还用了近一年时间,将《转法轮》全部背下来,身心时刻沐浴在大法中,感受师父时刻就在自己身边。在那段最佳状态,感受自己是很幸运的沐浴着“法轮大法”的阳光雨露,非常充实。

随着正法洪势的向前推進,自己也更加精進。但有一段时间好象是在状态中按部就班的做着三件事,每天学法炼功也没间断,可是对实修的意识放松了。年复一年,日复一日“消磨”着正法修炼的时光,好象很麻木,不自觉的松懈了精進的意志。与同修之间在心性上产生了摩擦,遇到矛盾不看自己,而是先找别人的不是,陷入就事论事中不能自拔;用自己的想法强加别人,认为修炼人怎么会这样做事,去修别人,就不去想自己的执著。就在这个状态中持续了很长时间。后来有一天炼完功冒出来一个念头,我要去找曾被自己伤害的同修交流,向同修诚恳的承认是由于自己没有做好伤害了同修,造成了这么大的间隔。还在误解同修,真是不应该。由于那刻我放下了自我的执著,使得我们的交流很融洽。深深的感受到了师父看到我放下执著,将我自身那个败物拿掉了。当时我们的场非常祥和,自己感受到了放下一个大包袱如此轻松。由那刻起我对修炼有了更深一步的从新认识,对“向内找这是一个法宝”(《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有了更深的体悟,知道任何事情都不会无缘无故的发生,是自己该提高了才发生。也真切的体悟到师父的慈悲与正法修炼的严肃,以及作为弟子在正法修炼当中应负起的使命与责任,为一切正的因素负责的意识。

自己就是在这样不同时期,不同阶段,用法的标准归正自身的不足,稳健的走在 正法修炼的路上。同时更加深深的感到了作为一名正法时期大法弟子责任的重大。真正认识到师尊每次讲法要我们多学法,学好法的重要性。只有这样才能在遇到问题、矛盾时摆正基点,用已学到的大法法理衡量一切事物,真正在法上认识法,归正自己的一思一念,不流于形式,真正做到了自己学法得法。在此也更進一步的感受到了有这样大的责任在身,所以每天尽自己所能,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

因为我已退休在家所以时间比较充裕。每天基本是五套功法全部炼完,做好家务,就走出去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退与不退临走都会将“给有缘人的一封信”和“三退与平安”的真相资料送给他们,他们基本都能接受。每次出去几乎都有几人明真相,接受三退。同时充份利用时间在来回途中拨打语音电话,在打电话的过程中,自己心态平和,抱定一念:无论我用何种方式救度众生,在这过程中用自己在大法中修出的那种善的力量去感化他们。所以自己无论是面对面讲真相,还是拨打语音电话基本都很顺利,收获还是比较好的。其余在安排好家庭的一切事务中,一切时间就是学法。并且主动配合整体到黑窝近距离发正念,营救同修。主动帮助在关难中的同修,共同在法理上切磋,查找漏洞,修去执著,从根本上认识到修炼的严肃性,走正走好自己的修炼道路。

比起那些默默无闻的无私付出的同修,自己还是差的很远。在今后的修炼中还应更進一步在学好法上下功夫,修正自己的同时走出去讲清真相,救度更多的众生,正念正行不被一切负因素干扰,在人世中我们的所到之处都应展现出在大法修炼出来的风貌、祥和和慈悲的正念之场。不辜负师父赋予我们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伟大称号,在最后的正法修炼道路上更加勇猛精進,救度更多的众生。这就是大法修炼者对众生的慈悲,是师尊所期望的,也是众生所期盼于我们的,同时也是我们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应负的责任。

以上是自己通过修炼的一点粗浅体会,有不妥之处,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