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务员对主流社会民众讲真相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一日】我是一名公务员,通过学法,认识到作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不但要修好自己,还要走出去证实法救度众生,这是历史赋予大法弟子的使命。二零一零年三月至今,我讲真相救人一千一百多人,其中公务员七百多人,律师、教师、企业干部、服务人员等三百多人。

一、理性平和,正念救人

二零一零年三月我开始讲真相的历程,先后去了三个城市给婆家亲属讲真相 。婆家有三十多口人,有的住在偏僻的山村,通过讲真相有二十多口人做了三退,有三人走進大法修炼

由于我的工作,我经常接触主流社会民众。这些人思维、反应问题快,但长期、甚至定期的受到邪党文化的灌输洗脑。我们单位办公大楼有三百多人,其中公务员二百多人。无论在办公室、电梯上、楼道里碰到就讲真相,有的叫到办公室,讲一个退一个非常顺利,有时一天就劝退三十多人。师父已给我们铺垫好了,就差我们去做了,我们就是动动嘴。目前我们单位的一般干部、科级干部、处级干部共二百多人,我给一百八十多人三退了。工人中有五十多人也退出党团队。

今年四月我在明慧网看到我市周边法院,正在非法审判一位大法弟子,我正想找一位主管领导讲真相,在偶然机会遇到了他,我说法轮大法是最正的法,他们就想做一个好人、超常的好人。你碰到大法案件要高抬贵手、不要迫害。他说:“大姐我明白了。”

一次去市委给一名副市级领导讲真相,开始她不相信,她问“天安门自焚”是怎么回事,我说那是邪党制造的假相,欺骗世人,让世人仇视法轮功,法轮大法就是教人做一个好人、超常的好人。我说“国外你也去过,大法在一百多个国家洪传,包括香港、台湾。”我问她:你说“真善忍”好不好,她说“真善忍好”。我说“法轮功的核心是真善忍。”她说:“看你信的这么坚定可能真好。”她说她全身是病,我说:“你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对祛病健身有奇效。”她还默念一遍。接着,我说:“现在灾难这么多,退出党团队平安吉祥。”我讲了贵州的藏字石、四川地震时信法轮大法的人都平安无事。我说:“你退了吧。”她默认了。

在给一名公安讲真相时,她说:“大姐你今天给我讲很有必要,我家姐弟五人有三人在公安局工作,弟弟是区公安局副局长、弟妹是公安局负责六一零工作的。”我说你回去后一定给他们讲,要善待修炼法轮功的人,不要迫害,一定有福报的。她说我一定向他们讲。她说:“打压前,我母亲也炼法轮功,邪党打压就不敢炼了,回去让我母亲继续炼。”

师父在《大法弟子必须学法》中讲道:“我刚才说人的思想来源,我在正法中看到个情况:在正法没到的空间中,有的时候大法弟子的一个想法比较正,就有一个正神或因素在起着作用,加持着他的正念。”我时刻加强自己的正念。当我想救谁时,师父就能把有缘人推到我面前。一次上街遇到一位检察院的干部,我想给他讲真相,但不方便,心想以后遇到他再讲吧。果然,在路上又遇到了他。我说:“你知道‘三退保平安’吗?”他说:“不知道。”我说“你退出党团队,在大灾大难面前就得救了。”他说,“我坚决不退,我是一名老党员,××党给我工资,我家儿子、儿媳、女儿、女婿的工作都是××党安排的,我不能退。以前你是我们的模范榜样,现在你怎么变这样?”我说:“在任何社会都是按劳分配、多劳多得,这是分配原则,××党给你钱能保你命吗?”他说“不能。”我给他讲了共产党贪污腐败、老百姓生活困苦、贵州藏字石、“中国共产党亡”暗藏的天机。我们不是跟共产党作对,也不是搞政治,而是告诉你一个天机,天要灭中共,三退保平安。法轮大法是最正的法,修炼人不求名利,只是做个好人,超常的好人。他问我“你吃不吃药?”我说:“我炼功后没病了,身体好不吃药。”他说:“那我退。”并表示非常的感谢。

二零一零年八月母亲老家召开祭祖庆典,表哥要求我参加,因为路途远,我没想去,表哥说“这可是机会呀。”我马上悟到,这是讲真相的好机会呀!我必须参加。当天早上经过一个多小时的路程,十点祭祖庆典开始,我于八点三十分到达目地地,开始讲真相劝三退。人越来越多,有干部、工人和农民。虽然是亲属,但都是陌生人,开始是一个一个讲真相劝三退。因时间有限,为了多救人,我就七、八个人叫到一起讲真相。在家准备好了纸和笔,吃饭时在饭桌上讲,有很多亲属说:“给我家人和孩子退了吧。”在不到两个小时的时间,有七十八人全用真名做了三退。我看到这么多人得救了,很欣慰。

我在给两位处干部讲真相时,当他明白真相后,当时就举起两只胳膊高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师父好!”还有的科级干部明白真相后,将“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九个大字写在纸上,牢记默念。

每天我保持足够的正念,为了讲真相救人,我特意多走路,无论是烈日炎炎的夏天,还是冰雪严寒的冬天,无论在单位、在商场、在市场、在车上等公共场所,路遇有缘人就讲真相,为了把人救下,家里不缺的东西我也买点,与人搭话讲真相。

二、学法修心,闯过病业关

一九九九年三月开始修炼法轮功 ,九九年“七二零”后,由于邪党铺天盖地的打压迫害,也由于自己学法不深,放弃了修炼,二零零四年八月又从新走入大法修炼。在这八年的修炼历程中,有修炼提高后的喜悦、也有没做好时的后悔,磕磕绊绊的走到了今天 。

修炼前,我患有偏头痛、失眠、关节炎、肾炎、腰腿痛、脂肪肝、卵巢囊肿、乳腺炎、痔疮等十多种疾病,先后做三次手术,在做卵巢手术时,无血压、无血色素、生命垂危、死里逃生。平时三天两天就得在家休息一天,六月份穿棉裤、夏天上班椅子上放热宝,小便时疼痛难忍,度日如年,丈夫为我四处寻医讨药。九九年三月前曾练过几种气功,无济于事,未能好转。二零零四年八月姐姐来我家,见我浑身是病,向我讲了修炼大法的美好和神奇,我又从新走入大法修炼。但是由于工作忙、学法少,不经常炼功,在邪党工作的环境中争斗心、干事心、争强好胜的心不断浮现,身心没有太大改变。二零零七年秋天,我来到某市看到姐姐同修精進实修,姐姐原来浑身是病,现在无病一身轻,我非常震动。姐姐的改变,让我亲眼见证了大法的神奇和超常。我开始认真学法,精進实修。

实修后不长时间,我浑身的病没了,脸色红润(原来脸色是土色)。同事都惊奇的问我:吃啥药了脸色这么好?但也出现了几次病业关,有几次浑身发冷,盖上两床被还打冷战,丈夫让我去医院、吃药,我都没动心,我心里只有一念,这不是病,是在消业,结果一夜就好了,第二天正常上班。有时小便时疼痛难忍,我也不当回事,我知道这是在消业。今年春天晚上睡觉,半夜突然感到上不来气、我就坐起来发正念并喊“师父”!很快症状消失。之后,我向内找哪里没做好,让邪恶钻了空子。这时我找出了自己讲真相之后出现的怕心,我立即铲除怕心。因为我做的是全宇宙最正的事,谁也不配干扰。我就是坚定的信师信法、正念正行。

师父在《美国东部法会讲法》说:“要多学法,一定要反复的看书,你就在提高。我把我的能力注入到这部大法中,你只要学你就在改变,你只要学你就在提高,你只要学到底你就能圆满。”我悟到我们学法不能走形式,要按照师父的要求时时事事向内找,要用法对照自己的一言一行、用法衡量自己的一思一念、用法指导提高自己的心性。我冷静下来用法对照自己时,发现一直以来,总是强调自己的观点,当别人不符合自己的观点时就动心、不高兴。我还有名利心、显示心、瞧不起别人的心、不修口的心、不能忍的心、愤愤不平的心、爱打抱不平的心、疑心、色心、怠懈的心等。觉的自己修炼这么多年了,还没有从本质上改变 。我太愧对大法、愧对师父了。所有这些执着是在旧宇宙败物中后天形成的观念,这不是真我,我坚持发正念抑制它、排斥它、去掉它。我每天早三点三十分起床炼功,白天上班抽时间和晚间学法,每天学《转法轮》二至三讲,用mp3听师父讲法、走路背《洪吟》、开会时默写法。二零一零年公务员放假,我认真学习了师父各地讲法三十九本。

通过大量学法,我深感师父慈悲伟大和修炼的严肃,沉浸在师父的佛恩浩荡之中。晚上做梦梦见师父在《转法轮》中讲法“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闪闪发光大字在我眼前闪现。我悟到是师父在点化我、在鼓励我、让我放下各种执着心,精進实修。心性升华很快。从此以后我在工作中不计较个人得失,时时用法理归正自己。

二零零八年春天,我去银行存钱,存两千元,打到存折上是两万元。我发现后立及退了回去。银行的工作人员说:“大姐太谢谢你,不然的话我就摊事了”。有几次,我上街去买东西多找我钱,我就及时退回去。他们说:“这真是好人,现在太少见了。”我说我相信“法轮大法”,他们都说“法轮大法好”。单位钱物我不贪占,组织活动购买物品,我组织三至五个人集体购买,剩余奖品发给公务员。多次有人托人找到我,让我到指定商场买东西,给我多提成,都被我拒绝了。师父在多次讲法中告诉我们要走正。在工作中我时刻牢记,并做到要公道正派、把心摆正。我服从分配、主动工作、任劳任怨,当个人利益受到损害时不计较、不申辩,始终以修炼人状态约束自己。

现在全家三口都在大法修炼的路上。我距离师父的要求还有差距,在情上要往下放,要修口、要能忍、在归正自己的一思一念上下功夫,扎实做好三件事,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不辜负救度众生的历史使命,圆满随师还。

个人修炼层次有限,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