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怀化市退休女干部遭十二年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一日】(明慧网通讯员湖南报道)六十五岁的唐清英女士,是怀化市鹤城区统计局副局长(退休),修炼法轮功后身心受益。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迫害法轮功至今的十二年中,她两次被非法关进监狱,先后长达十年六个月;还被监视居住一次、行政拘留三次、非法劳教一次。十二年来,她辛劳一生的退休金被非法扣留,生活无着落。

唐清英女士说:“这十二年,对我来说是不平凡的十二年,是做好人受冤枉的十二年。”“在这段时间里,我的七位亲人相继去世。特别是我的双亲,由于我长期被非法关押,无法照顾他们,老人因为思亲,双双郁郁悲伤离世。”

下面是唐清英女士自述她的部份经历。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各电视台狂轰滥炸般播出对法轮功的造假、诬陷报道后,信仰“真善忍”做好人的法轮功学员的修炼进入了一个极为艰难的阶段:社会、家庭的压力一齐压下来,就象天塌下来似的。这十二年,我是怎样走过来的?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鹤城区中共方面组织局级干部集中收看中央电视台播出的对法轮功造假诬蔑报道。因为我自己切身从大法中受益的体会——其它不说,久治不愈的乙肝就是修炼大法才好的,我当然不相信中共的谎言宣传。大概八月份,他们要求法轮功学员交书,并禁止集体炼功。我不交书,家人害怕,交了一袋法轮功学员写的炼功后身心变化的体会。从此经常有人来家骚扰,将家中贴的“真、善、忍”撕下。

为使更多的法轮功学员交书,中共人员制作假电视新闻,在办公桌上摆一些法轮功师父的著作,要我站在桌前录像,制造我交书的假相。九月份,中共区委组织部叫我去,将《自动退党表》放在桌上,要我表态:是要共产党还是要法轮功。我毅然决然的选择了法轮功,在《自动退党表》上签了字。从此迫害不断升级,十二年来我就是在迫害中度日。

一九九九年九月三十日,我被从家中叫到区政府招待所,扣留在招待所前的一栋二楼内,由单位派人监视居住。一九九九年十月一日,我被从政府招待所劫持到拘留所,非法行政拘留十天。

一九九九年十月十二日,我去北京上访,向当局反映法轮功的真实情况。十月二十七日晚,被北京崇文区派出所绑架。当我被劫持到崇文区看守所,还未进监舍时,看到几个年轻恶警扒光了一个常州市离休老干部的衣服,侮辱他,逼他一丝不挂的在办公室跑步,恶警们看着哈哈大笑。我听到我们隔壁监舍里传出小孩喊“怕!”的哭声。

十一月份被从区看守所送到怀化驻京办事处。没有住宿,更没被子,老少十几口人圈在一个只有四平米的过道处。不久被拉回怀化,关进中心市场派出所一间又小又臭的水泥板上过了一夜,关进怀化第二看守所。在这期间,被非法抄家,打坐的坐垫、大法书、师尊的法像都被抄走。

不久,被非法判刑三年,关进省女子监狱。在监狱,法轮功学员遭受着非人的迫害。二十四小时被监控,不能与任何人讲话。在强制转化班上,恶警采取各种手段对我们进行肉体上的摧残。早晚用高强度的训练男武警士兵的方式迫害我们,不论老小的,逼蹲马步、长时间的跑步等。上厕所只限五分钟。恶警布置一些诬蔑法轮功的所谓“作业”,不按监狱的要求写就被罚站,面壁、独脚凳、关禁闭、制造恐怖、精神上的摧垮。对来例假的女大法学员她们也不放过,不知使用了什么手段,血从口中流出来。对此,我提出抗议,她们就将我带到办公室,两只手摆平面壁,并用电棒电击我的后背。

二零零二年春,一位二十多岁的岳阳法轮功学员,因在床上打坐,被双手铐在窗户上,晚上不准睡觉,白天拖去车间铐在窗户上,几个犯人将她拖在地上,背部在地上磨得鲜血直流,有的犯人看到了都流泪。同年夏,一位株洲的法轮功学员被双手反背铐在椅子上,不准她吃饭,一位好心的监控她的犯人偷偷从食堂弄了一碗稀饭来喂给她吃。

二零零二年十月我从监狱回到家,见到公检法机关的朋友受毒害最深,我就给他们邮寄真相信。为此,二零零三年二月二十五日,我又被绑架到怀化第二看守所。在看守所里,我们抗议江泽民造假污蔑法轮功,绝食三十七天。恶警将我们绝食的同修绑在刑床上。

我被非法判刑七年六个月,于同年十月份再次被关进长沙女子监狱迫害。监狱不准我们法轮功学员有任何的单独行动,蹲厕所时都必须让监控人在厕所门口;开水放在凉台上,倒水喝也要有监控人看着,其它房间的事不让知道。

二零零四年,长沙法轮功学员严虹,四十多岁,被关进禁闭室。黑房子只有平米大小,里面只有一个水泥台,水泥台下是粪坑,吃在里面。强制给她穿上“约身服”,防止她炼功。让她面壁在白色墙下罚站。夏天太阳光猛烈照射她的双眼,受强光刺激,她的眼睛受到严重伤害,现在双眼戴六百度的老花镜才能看书等。

二零零四年,常德法轮功学员何丽佳,四十多岁,被严管、罚站等手段迫害,导致她连吃饭的力气都没有,必须由犯人喂她才能吃。怀化七公司家属周云霞(五十岁左右),被强行抬着住院打针。回监舍后神智不清,白天骂人,晚上不睡,回家后仍神智不清,二零一零年春失踪,至今下落不明。

酷刑演示:打毒针(注射不明药物)
酷刑演示:打毒针(注射不明药物)

在监狱,我给一位法轮功学员一个苹果,竟被监控犯人抢走;我把家人写来的信给功友看,也被她抢走,并被监控犯人强行拉去见狱警。二零一零年看到一位岳阳的法轮功学员被双手铐在床上,我提出抗议,作为我被停止接见的理由,停止我购物的权利。我只好用别人的苹果包装纸作日常生活必需用纸。

我二零一零年十月份从监狱回家,因坚持修炼讲大法被迫害的真相,于二零一一年三月一日被怀化市鹤城区团结派出所绑架非法行政拘留十五天,后被非法劳教一年。被劫持到株洲劳教所,体检后被劳教所拒收回家。

二零一一年“七·一”那天,我又被绑架行政拘留十五天,由于不配合,于当日返家。我的家被抄。恶警抢走了我的私人台式电脑,打印机各一台,抢走了李洪志师父的法像。

二零一一年八月份,再次被怀化市鹤城区团结派出所绑架。被非法行政拘留十五天。由于坚决不配合邪恶,反迫害,于当日回家。

从一九九九年十月开始,我的退休金被扣发。上级财政机构已将我的退休金拨款到我的工资卡上,却被怀化市鹤城区统计局的局长付华一直扣发。十二年来,经济损失高达二十万元,至今我的生活无着落。

走过了这十二年,因我相信“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的天理,无论在任何环境下,“真、善、忍”是我们的指路灯,我们只能做好事不做坏事。法轮大法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