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东港市宋盛厚老人自述被迫害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一日】我叫宋盛厚,今年七十四岁,家住辽宁东港市孤山镇。一九九六年春季喜得大法。我现在要告诉大家的是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中共对我的迫害

得法前我患有关节炎、五节腰椎骨骨质增生、阑尾炎、胃病等,得法修炼后,这些病都不翼而飞了。

一九九九年七月,法轮功遭受中共恶党的非法迫害,我没有放弃修炼。二零零一年春天,东港办洗脑班,孤山镇的邪党徒将十五、六位大法学员诱骗去。沙屯村村干部刘世平、王世国来我家,反复逼我去参加洗脑班,我坚决不去,就和老伴到东港儿子家住。

在东港,我给当地的民众讲法轮大法好的真相。二零零二年清明节,我回到孤山后,继续给周围的老乡讲大法的真相。

二零零二年九月十八日,我被当地民兵连长、恶人王世国恶意举报。上午十点左右,我正在家打坐,东港恶警孙科突然闯进我家,逼迫我在所谓“三书”上签字,我不签。孙科凶相毕露,打电话给孤山公安局、东港公安局。不一会儿,一辆警车开来了。从车上下来四、五个警察闯进我家,未出示任何证件,就开始疯狂的翻箱倒柜,象土匪一样。他们把我家大法师父的法像,大法书《转法轮》、《大圆满法》、《法轮大法义解》都抢走了。紧接着,给我戴上手铐,把我推上警车。面对这些土匪暴徒,我一路高喊“法轮大法好!”

拉到公安分局后,恶警把我双手铐在暖气管子上,紧接着,他们又返回我家,去非法拍照、录像,伪造事实,用以污蔑法轮大法,做欺骗老百姓的反面宣传的资料。

在公安分局里,恶警孙科问我:“你还炼不炼法轮功了?”我说:“炼!坚决炼到底。你抢走我的大法书你得还给我。”有个恶警上来踢了我两脚。我警告他说:“我这么大岁数了你还打我,你会遭恶报的。”他却无知的回答:“我没看见哪个人遭报应。”而后他们把我给拉到东港拘留所。在拘留所院子里停了一会儿没让我下车,然后又直接把我拉到东港看守所。

在看守所里,恶警孙科又来非法提审我,还是要逼我放弃修炼,我拒绝。十几天后,一个姓李的管教提审我,让我写什么“悔过书”。还有一个人,说是丹东的,我不知道他的名字,也让我写侮辱大法、放弃修炼的什么“悔过书”。我质问他们:“我修炼法轮大法,修心向善,时时处处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好人,我错在哪里?凭什么叫我悔过?”我坚决不写。

那些恶人、恶警看用这个办法动不了我的心,就改用伪善来哄骗我,利用亲情来打动、来逼我。他们把我的家人都给找来了,让他们轮班到看守所来“轰炸”我。我老伴、大儿子、小儿子、儿媳妇都来了。老伴来了就跪在我面前,苦苦的哀求我,逼着我答应不炼了;大儿媳妇当着警察的面对我说:“爸,你只要说不炼了,八月十五前保准让你回家。”在家人的轮番哀求下,我动了情,没守住心性,顺从了邪恶,做了一个大法弟子不该做的事。但是,我很快就醒悟了,告诉自己决不能承认这场迫害!于是我严正声明:“所有在邪恶逼迫下、欺骗下所写、所说的那些不符合大法要求的东西,宣布彻底作废!法轮大法我要永远坚修到底,我永远不会离开我们伟大的师父!”

我被他欺骗以后,这些邪恶之徒并没有放过我,我又被他们非法关押了两个月。回家后,他们又多次到我家来骚扰,逼我放弃修炼。我质问他们:“法轮大法教人向善,处处做好人,对自己、对社会都是有百利而无一害。这么好的大法我能不炼吗?我凭什么不炼?”构陷举报我的那个姓马的人也到我家来骚扰我,可是第二年他就遭恶报死了。

以后无论恶人怎么骚扰我,我都坚定不动,不配合恶人。无论走到哪里,我都抓紧一切机会讲真相、救度众生,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完成大法弟子救度众生的伟大使命。

我七十多岁了,我什么都可以不求,但是有一样东西我是绝对不能失去的,那就是做人的良知!我必须说真话,说实话:法轮大法就是好!法轮大法是正法,是真正救人、归正人心的高德大法,对哪个国家、哪个民族都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谁炼大法谁受益,这是谁都否定不了的事实,是全世界公认的事实!只有中共流氓邪党打击迫害法轮功。只有那些不明真相的人才会被邪党的欺世谎言所欺骗;只有无视道德良知的人才会被邪党的利益诱惑,昧着良心执迷不悟的迫害法轮功。明白真相的人都说:“好人都不会去迫害法轮功的。”

我今天把我遭邪党迫害的经历写出来,目的就是让那些仍被邪党谎言欺骗还不明白法轮大法真相的人看清中共邪党的邪恶本质,赶快脱离邪党,退出它的一切组织,平安度过人类大劫难。 “善恶有报”是天理。那些跟随邪党迫害好人的人,老天爷是决不会饶恕他们的。不是不报,是时候未到。时候一到,一切都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