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恶警叫嚣:“我整死你也没人给你收尸”

重庆市法轮功学员唐全遭受的几次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一日】(明慧网通讯员重庆报道)重庆市合川区四十多岁的法轮功学员唐全,坚持按真、善、忍做好人,讲真相,多次遭受中共六一零(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国保、公安绑架、毒打、关押等迫害,现举几例。

一、“我整死你也没人给你收尸”

二零零六年六月十一日,唐全在合川东渡讲法轮功的真相,被恶警们绑架到钓鱼城派出所迫害。由恶警李光国、国安支队恶警秦茂荣和几个不知名的协警非法审问,他们实行软硬兼施,威逼恐吓,不准吃饭,不准喝水,不准上厕所。从中午一点多钟到下午四点逼供毫无结果,几个恶人就下毒手,狠狠的毒打唐全,直打得他头晕目眩,疼痛难忍。后来他家人来要人,恶人拒绝放人。由于唐全坚持不说出资料的来源,他们就叫来恶警赵文礼、蒋光联、张祥强等人,恶警赵文礼一进屋就狠狠的给唐全几个耳光,并说:“这叫‘退神光’”,边打边骂:“我整死你也没人给你收尸”,紧接着又是几脚向他踢去。

然后恶警们把唐全的双手铐上,叫了一辆出租车,将他带到合川公安局国保支队办公室非法审问,喝哄骗诈,软硬兼施,都没有达到目的,一个个恼羞成怒,轮番地毒打唐全,打的他昏死过去。为了不泄漏消息,在毒打的过程中就换了三间屋子。在最后一间小屋子里,赵文礼说:“今天是星期天我忙,只要你说出是谁给你的书,谁是头子,我就放你回家。”唐不回答他。赵文礼又说:“我帮你写悔过书,你抄一遍就行”。唐全坚决不从。这时,赵文礼气急败坏地说:“那我今天代表中华人民共和国对你宣判,你违反宪法,扰乱治安,理应判无期徒刑,看在你家儿女份上,你还是招了吧。”恶警们使尽了花招也没达到目的,直到晚上十点多钟才把唐全放回家。当晚恶警们在唐家翻遍了每一个房间每一个角落,什么也没找到才离去。

但恶警们不死心,在第三天即二零零六年六月十三日中午,国安支队的蒋光联和另一恶警开警车到唐全家,再次把他绑架到国安支队办公室进行非法审问,还把他家属叫去做他的思想工作,逼他把书的来源告诉他们,未能得逞,又百般恐吓,到晚上十一点多钟,又把他关进拘留所继续迫害了二十七天。

二、打昏后用冷水泼

二零零七年七月,唐全去合川云盘街时,云盘街社区主任李淑贤看见唐全与一女法轮功学员讲话,就通知合阳派出所,派出所的开来警车把唐全他们绑架到合阳派出所,并叫来恶警赵文礼和蒋光联强行在唐全身上搜到一本《明慧周刊》,问:“是谁给你的?”说着就打了唐全几个耳光,连踢几脚。赵文礼还说:“老子打死你活该,你活的不耐烦了”。

接着赵文礼和蒋光联各抓起一本杂志包上一根铁棍,打唐全的脑壳,连打几下后,蒋光联又找来一根竹鞭在唐的身上脚上乱打,出口乱骂,把唐全打昏后用冷水泼在他的脸上。就这样折磨他两个多小时,等唐全醒后,下午五点多钟才放他回家。

三、绑架、毒打、劳教

二零零八年七月三十日北京奥运会前,唐全骑着自行车在南津街希尔安大道上往家赶,被恶警蒋科富和张祥强暴力劫持到南津街派出所,这两个恶警不说半点理由,又拒不回答唐全的质问,还抢去了唐全的自行车至今未还,非法审问时胡说他破坏治安。同时被抓的几位法轮功学员都被隔离审问,从上午十点到晚上十二点关进拘留所,一整天没让唐全吃一粒饭,喝一口水。第三天,赵文礼把唐全叫到一间小屋,当唐刚一进门,就打他几个耳光,致命地猛踢几脚,使唐全当即昏倒在地。他醒来后,赵文礼又问唐为什么要到区政府去?唐拒不回答,赵又给他几耳光,并大声吼道:“我整死你……弄你去劳教,关你一年,你把我怎样?”刑讯逼供了半天一无所获的赵就气冲冲的走了。

八月十日上午,拘留所的警察将唐全等几个法轮功学员叫去,要他们在一个本子上印有“出所日期”上边签名。唐等几个法轮功学员知道这是阴谋,都拒签。不一会儿,不法警察就叫他们上车,此时他们意识到已被非法劳教了。车开进重庆劳教转运站,又穿过阴森森的几个巷道时,早有几个阴森面孔的光头打手在路的两旁对面站立着,警察一下令,他们就勾头弯腰的冲跑到唐全等法轮功学员身旁施行拳打脚踢(即所谓的“给下马威”),然后听训斥,晚上十二点睡觉,第二天就被送往臭名昭著的西山坪劳教所七大队折磨、迫害。

西山坪劳教所是个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邪恶黑窝,唐全等法轮功学员整天被严密的监视和管制着。每个学员由警察培训的几名毫无人性的吸毒犯或普教打手做包控(包夹)跟着,法轮功学员之间是被隔开的,不许说话、不准打招呼,连看一眼也要受到盘问,也不许与那些劳教人员打招呼、讲话。住的房间只有十来平米,放四张上下铺单人床,十六个人睡。

劳教人员魏少红是恶警们训练的忠实帮凶,任牢房的牢头,折磨人心狠手辣,规定起床五分钟整理好床铺、五分钟吃完饭后都自动跑步到指定地点“扣起”(双手抱着头弯腰成直角站着),二十到三十分钟后魏牢头才宣布就地坐下,谁要有点怠慢就会遭到魏的乱打乱骂,还延长扣起时间。唐全刚到不知所谓“规矩”,遭到魏一伙用木棍乱打,逼做军蹲和做各种姿势,长时间折磨。晚上扣到近十二点钟魏才下令“倒下”(指睡觉),但不许法轮功学员在铺上坐着,谁坐就视为炼功,定遭毒打谩骂。白天逼背邪党的监规和“八荣八耻”,威逼学员写“三书”,唐全抵制,多次遭到以无人性的魏少红、包控杨冬辉、田敏强、秦世均、李明等人的毒打,他们还强迫唐做奴工:担抬炉渣,给他们洗衣服等。

十月份,合川国安支队的恶警赵文礼先后两次到黑窝来提审唐全,逼他说出认识的法轮功学员,并谎称:“只要你说出来,我马上送你回去,每天给你二百元钱,把你女儿的学费免了”。但唐全一字不答,赵文礼恼羞成怒,把唐的头用力死死压在桌面上,猛力打他的头部和背部、腰部。唐全被打后回到舍房,整个人都变样了,时常发呆发愣,一般说法叫打“昂了”。是凡被赵文礼迫害过的法轮功学员都深知这个中共邪党打手比流氓地痞还要毒狠。

二零零九年一月七大队搞对法轮功学员转化验收,唐全拒不配合,又遭到恶警和包控们的毒打。

从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来,唐全为了坚定信念,坚持按“真、善、忍”为标准做一个好人,遭受了无辜的非人的折磨与迫害,而他却还在为挽救世人(包括欺辱他、迫害他的人)而努力,多么好的人哪。我们真诚的奉劝那些还在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人恶警们你们尘封已久的良知快快苏醒来吧,天灭中共、中共解体的序幕已经拉开,立即结束迫害,不要跟恶党一条道走到黑呀,还是为自己、为家人、为子孙留条后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