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机恢复正常了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二日】我的佳能打印机是去年九月份新添置的,一直以来打印效果都非常好,上周一突然打不出蓝色了。修理之后暂时好了,周三晚上我再次打印的时候,蓝色又打不出来了。

师父说:“既然是修炼,在我们修炼这条路上,就没有偶然的事情。”(《新西兰法会讲法》)向内找吧,一定是我有问题了。一边反复查找故障原因,一边上明慧网用“蓝色墨水”做关键词查找交流文章,一边在心里想自己问题出在哪里了。我炼功跟不上,早上六点发正念总睡过点,平时在单位还偷偷的在电脑上看电视剧,师父最近还借家属的嘴说我小心眼。打印机叫我折腾一大顿,最后连黑色都叫我清洗的快连不上线了。结果蓝色还是老样子。我总觉着还没找到有漏的关键问题,到底是什么原因呢?明慧网上同修的交流文章中很多都提到这个蓝色墨水不出多和懒惰有关,我还有什么地方懒呢?这个表面现象就是蓝水供不上。

心里当时真的很难受,因为隐约想起一件事,就是同修找我帮忙解决技术问题的时候,我会先衡量一下,觉得如果不耽误什么,而且他(她)自己要能看技术文章再大胆动动手就能自行解决的,我就把这一类的往后排。总觉得是在帮助同修去依赖心,尽快独立,是为同修好。当时也是有这一类的叫我给排后面去了,这个墨水拖拖拉拉的现象,是不是师父在点化我这个问题呢?我想来想去也没有确定,就是总觉着自己做的其实也没错,一喊就去实在是没那个精力啊。但最后我决定利用这几天晚上下班的时间把我觉得不着急的几个同修的技术问题逐一解决一下,打印机折腾一晚上也没好,就等周末休息去维修站看看吧。

从周四晚上我开始一家一家的解决以前我觉得可以让同修自己尝试解决一下的技术问题,在辅导同修掌握这些技术的过程当中,我发现其实不完全是同修有在技术上畏难的心和依赖心,其实确实存在一个对技术逐渐掌握的过程,就如我当年刚接触计算机,连逗号和句号怎么打都需要去打字社请教一样,我是经过了那么多年的师父的慈悲给予,才逐渐得到了今天这样的技术水平,对一个在计算机使用上很初级的人来说,在我看起来是小问题的,对他(她)其实是有难度的,而且有时候是很花时间的。大法弟子是很超常,正念足的时候凭着坚定的心就能得到师父赐予的智慧(个人体会),但是我这颗向外找的、往外推卸职责、只要求别人改变不要求自己改变、强加于人的心会使救人的项目在一个貌似不起眼的技术问题面前受到阻滞,延缓救度众生的進程。确实,只要用心,大法弟子最终都会提高的,技术问题到时也不再是问题,但是这期间救度众生的时间却已经流逝了。

我悟到这些其实是在周六。那天上午我本想先去一趟维修站再去赴同修的约,但临时不顺路就没有送成打印机,我先去了同修家,回到家已经是维修站下班时间了,我在解决了同修的技术问题后非常惭愧,觉得自己确实是太拖拉了,其实问题早该解决了,却让同修将就了这么长时间,资料点同修的时间安排是非常紧的,我自己不尽到职责还在内心深处挑别人的错,觉得别人不用心,其实就是图自己方便,怕麻烦,不能够配合好同修。师父要求我们的是:“那是一种洪大的宽容,对生命慈悲,对一切都能够善意理解的状态。用人的话说都能够理解别人。”(《二零零二年波士顿法会讲法》)

回来我想再看看打印机,结果奇迹出现了:清洗了两次以后,蓝色打印正常了,打了多少张都是正常的,效果还和以往一样的好。我心里百感交集,明白师父是通过打印机来点化我:不要觉得自己做了什么很了不起,要能够把大法摆在第一位,做什么事要能先考虑正法和救度众生的需要,要能够放下自我和总想要求别人改变的人心,要能够理解大法弟子,宽容的对待大法弟子,有什么问题要能向内找,而且要能主动、积极的去圆容好,配合好。

同时我还体会到了,为什么我总觉得很想看看常人的电视剧,原因就是心不正,没有把自己当成炼功人,没有“吃苦当成乐”(《洪吟》〈苦其心志 〉),和我在技术服务当中怕麻烦是一样的,都是怕吃苦的表现,觉得平时忙忙碌碌挺紧张,总想轻松舒服一下,不甘于在红尘的诱惑中忍受修炼的寂寞,还看重人世的享受,人心强烈起来都忘记了自己的使命与职责,回首自己修炼路上的一些重大教训,和现在一直存在的一些问题,同样也是由于有这样的执著。

我还得好好在自己这个心性上下下功夫,找到修炼如初的状态。

表达的不好,还请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