迫害元凶周永康过去两年来的罪恶行迹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二日】中共江氏集团对法轮功的迫害已经持续近十三年之久,目前虽然江泽民已行将就木,但中共邪党对法轮功的迫害依然未改。从明慧网曝光的迫害案例看,其迫害更隐蔽、手段更多样化,而且,中共不断在向世人全面掩盖其迫害罪行。

权斗中江氏被迫下台,在过去的二年中,江氏留在中共邪党中央推行迫害法轮功的打手——掌握政法、警力权力的头目周永康及其迫害势力,正在全国各省、市四处游荡流窜,迫害法轮功。

据明慧网报道部份统计表明:周永康自二零一零年至二零一一年两年之间,在全国各省市不断流窜,部署安排迫害法轮功,犯下无数罪恶,详见附表:周永康两年间流窜各地迫害法轮功恶行(部份)一览表。

仅二零一一年间,四月,周永康流窜云南,在周的督促下,云南恶人加重对法轮功的迫害,举办洗脑班,五月周窜到武汉,武汉大批法轮功学员遭到绑架迫害,六月迫害元凶周永康窜至湖南,更加剧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七月窜到上海,十一月窜到陕西西安、汉中,督促举办洗脑班加强迫害,十一月底窜到新疆,十二月窜到贵州……一路所到之处勒令督促加强迫害法轮功,世人被毒害,法轮功学员被绑架、洗脑、加重迫害等。

薄熙来、王立军在重庆借打黑之名行黑帮之实(人们称其所谓的“打黑”为“黑打”),实则早在辽宁时就同为迫害法轮功的罪魁祸首,犯下无数伤天害理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罪业,这一次其黑帮内部反目,丑闻败露,再一次验证善恶有报的天理。薄、王反目案例也可以说是上天对胡集团、中共首脑、行恶的党徒们发出的警示和棒喝,如若继续追随江氏邪恶势力,与邪恶为伍迫害法轮功,终无好下场。

奉劝善念尚存的中共各级干部当机立断,尽早制止、结束对法轮功的迫害,莫再执迷不悟,不要再顺从、助长、包庇、纵容江氏集团和周永康一伙非法迫害法轮功的罪恶行径,休要被周永康、六一零等追随江氏集团蓄意迫害法轮功之流下套、拉下水,糊里糊涂成了助纣为虐的帮凶,为中共和江氏集团的迫害陪葬从而背上千古骂名。

附表:周永康两年间流窜各地迫害法轮功恶行(部份)一览表
(二零一零年-二零一一年,来源:明慧网

◇在二零零九年底至二零一零年初,中共邪党中央政法委头目周永康专门针对法轮功,给法院等部门下了“指示”,对陷害法轮功学员的案子要从快、从重处理。

◇二零一零年四月十四日至十五日,周永康专程赴上海和作为“环沪护城河”的浙江嘉兴、江苏昆山等地指挥。上海周边地区的法轮功学员,也被以世博会的名义遭到所在地区中共当局的骚扰,甚至绑架,说是“上面”要求这些城市的法轮功学员不准去上海。

◇二零一零年四月,一封为法轮功学员喊冤的联名信却得到了意外的重视。据政法系统官员说,是中共政法委书记周永康直接下令调查的。起因是辽宁省抚顺市清原县三百七十六位村民,为被东陵监狱折磨而死的法轮功修炼者徐大为,集体签名鸣冤的申诉信。此事由于中共的特别调查,被多家海外媒体连续报道,已成为备受关注的“联名信事件”。四月七日清原县司法局长与公安局长一同驱车来到偏远的山村亲自调查,如此兴师动众令民众吃惊。荒唐的是,中共官员并不是为民服务来调查民众申诉的冤情,而是来调查这些联名申诉的人,请求调查冤情的村民,查谁发起的,并威胁村民不要参与此事。

◇二零一零年六月二十日,周永康流窜到成都。周永康六月二十日要到成都开全国邪党政法委会议。

◇二零一零年六月二十五日,周永康流窜到哈尔滨市。周永康当天下午二点二十分流窜到哈尔滨市中级法院。

◇二零一零年七月底八月初,中共各地“六一零”非法组织的人员在湖北省武汉市召开会议,是一次各地“六一零”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所谓“经验交流”。据说中共中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在会上又重复当初江泽民的命令,要“三个月消灭法轮功”。并给各地拨款专门用于迫害法轮功。

◇二零一零年八月,周永康流窜到四川眉山市。据悉,周永康流窜到眉山市505厂,因眉山邪党在505厂办迫害法轮功学员洗脑班。

◇二零一零年九月,周永康流窜到怀化,迫害骤然加剧,怀化市及各级“六一零”不断对法轮功学员的家庭進行骚扰,以电话或上门回访的方式,要挟法轮功学员的家属,或要其本人或家属签字。十多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至怀化市法制教育基地——怀化洗脑班,这些法轮功学员分布于怀化各县市,还有周边的湘西自治州。

◇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周永康十一月十五日流窜到重庆万州区、十六日流窜到重庆主城区继续作恶。邪党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在觊觎邪党总书记位置失败后,为了企图在二零一二年“上位”接任邪党政法委书记,在周永康流窜到重庆之际,表现在重庆的“社区防控”政绩(迫害群众的能力水平),与王立军(邪党重庆市公安局局长)掀起重庆腥风血雨,操控重庆邪党六一零、国安、公安、社区特务,严密监控访民、异议人士、宗教人士和法轮功修炼者。十一月十五日、十六日周永康、薄熙来、王立军一伙流窜到各社区,指导社区特务打压、绑架访民、异议人士、宗教人士和法轮功修炼者。

在周永康到重庆之前,十月二十三日重庆万州区邪党六一零、国安、社区特务,有组织、有预谋的绑架了何远莲、熊燃、刘登秀、陶于奎、邱祥珍、刘丽、魏大碧、罗洪芬、秦某某等多名法轮功学员,关押在万州区周家坝洗脑班(万州区预备役高炮四团的八一宾馆六楼)强制洗脑。并沿袭中共邪党的流氓手法,逼迫基层单位参与迫害。

十一月十六日重庆邪党六一零、国安、社区特务为了讨周永康、薄熙来的欢心,有组织、有预谋的绑架了几十名法轮功学员。

◇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二十三日,邪恶之徒周永康从山东省济南流窜到济宁,给喽罗打气,还专门去了多年来给法轮功学员非法判刑的济宁市中区法院。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十二日晚,济南发生的两起恶性绑架事件,近十名济南法轮功学员被抓、家被抄,都是在周永康的直接操纵下。十二月七日,山东省“六一零”邪恶人员流窜到济宁,住在黄淮宾馆,市中区“六一零”让各个街道通知学员去开会,然后让学员签“保证书”。

◇二零一零年十一月,法轮功学员在辽宁省大连交通广播电台成功插播真相,中共当局极为恐慌,中共政法委书记周永康进驻大连,调动所有警力甚至部队,亲自布控绑架法轮功学员。

◇二零一一年四月初,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元凶之一周永康到武汉,半个月后武汉市掀起第一波绑架高峰。四月二十日当天,武汉“六一零”几乎在同一时间内绑架了至少十名武昌法轮功学员,三天之内至少绑架十六人,至五月底仅一个多月的时间,全市至少绑架四十五人。其中大多发生在首义之地武昌。四月二十日武汉当局绑架了十一位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一年四月大绑架发生后,武汉市洗脑班(杨园洗脑班)非法关押至少十八人,湖北省洗脑班(板桥洗脑班)至少九人,硚口区额头湾洗脑班至少七人,江岸区谌家矶洗脑班至少六人,江汉区二道棚洗脑班至少十一人。

据悉,这一次大规模绑架,由武汉市公安局策划和指挥,行恶者还有市公安局国保处(一处)、六处(即技术行动鉴定处)、武昌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青山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等机构。这些机构串通一气,采取了跟踪、监听、同时行动等卑劣手段進行秘密绑架。据说武汉市公安局成立了一个“联合办案组”直接实施这一精心策划的大型绑架恶举。

此次黑社会式的绑架,与邪党头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四月初到武汉有关。市公安局根据周永康的授意,成立了一个所谓“联合行动小组”;由一名副局长负责,直接指挥市公安局一处(即国保处),六处(即技术刑侦处),武昌分局国保大队,青山分局国保大队等。在市公安局的直接指挥下,采取长期监听、跟踪等特务流氓手段進行,其中一处起了主要的作用。参与过对法轮功学员刑讯逼供的还有“一处”一科的队长戴忠维和黄海喆、张宁、刘华、康宝等人。

◇二零一一年五月份江氏集团骨干周永康为中共九十周年“维稳”到云南走后,云南“六一零”在五、六月份对法轮功学员進行了多起有预谋、有组织的统一绑架行动。有警察透露:“这是上边下了抓捕死任务的。”

在追随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帮凶周永康秘密到云南授意下,二零一一年五月十一日,在昆明市“六一零”、昆明市公安局的统一指挥下,中共警察在一天之内,绑架了陈焕丽、张小华、张晓云、董碧薇、顾丽清、丁桂英、彭正兰、郭某某等多名法轮功学员。

◇二零一一年六月迫害元凶周永康窜至湖南,更加剧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监狱在一中队五大队成立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窝。

◇二零一一年七月,周永康于七月四、五日流窜到上海。

◇二零一一年六月至八月,在周永康的指使下,重庆市綦江县邪党政法委和专门迫害法轮功的“六一零”非法组织在邪党校招待所二楼接二连三搞了几次洗脑班,除了从县公、检、法专门调人,还胁迫全县各厂矿企事业单位、社区、地段人员参与,合伙绑架法轮功学员到洗脑班迫害。

重庆市綦江县政府在中共头目周永康的指使下,从县内抽调部份公、检、法人员,利用全县各厂矿企事业单位的保卫人员、社区、地段工作人员,合伙绑架法轮功学员。

五月二十八日,王桂兰被市公安局、市国保大队、和平区国保大队、沈河区公安分局、沈河区国保大队送到市看守所。原因是他们认为王桂兰是策划二零一零年四月份挂条幅揭露沈阳陆军总院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人之一,被中共邪党内部称为“北京都市案”(陆军总院参与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被曝光后,周永康到沈阳亲自指挥非法迫害法轮功学员)。

◇二零一一年十月二十七日早上八点左右,武汉市法轮功学员云萧(原名王学明,原籍四川)在汉口工作地点被绑架。“富德讲堂”在湖北武汉的总校和在南昌、武昌、汉口、茅店的各分校点遭到查封,这次非法行动是周永康亲自参与的,并定为所谓全国大案要案之一加以迫害。富德讲堂在武汉总部和在全国的各个分支机构在同一日(二零一一年十月二十七日)同时被非法查抄,各分点皆有人数不等的工作人员被带走,部份老师被绑架。被绑架的老师有云萧(王学明)夫妇,文秋(笔名)等。一部份老师出走,一部份老师被非法软禁,学生全部送回原地。其中包括云萧之妻石女士,云萧等人至今下落不明。

据说富德讲堂被中共认为是在中国办的美国“明慧学校”。该案件被列为全国性大案,由周永康亲自督办,初步调查参与此次迫害的机构有:国家安全局、武汉市国保大队、武汉市公安局、武汉市黄陂区公安分局、武汉市黄陂区教育局等。

◇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初,周永康来西安,西安市桃园路的警察绑架了多名法轮功学员。继而流窜汉中,督促办洗脑班实施迫害。在周永康离开汉中后不久,汉中市邪恶的六一零即非法抓捕几名法轮功学员,匆忙于十一月二十二日举办了一期洗脑班。

◇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周永康从陕西部署迫害完毕又流窜到新疆,在新疆开会污蔑法轮功,迫害法轮功学员,办洗脑班实施精神摧残,在新疆科技馆举办诬蔑法轮功的展览,欺骗民众。在十一月二十五日周永康召开新疆工作会议之后,新疆的邪党组织开始实施反人类犯罪行为,强迫民众签“承诺卡”,误导并诱骗民众抵触以宇宙特性“真、善、忍”为标准的法轮功。裹挟逼迫当地民众签“承诺卡”。

◇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周永康窜到贵州,再度蒙骗贵州各级政府,公、检、法系统和教育系统工作人员。在其邪恶指令下,贵州部份中、小学校,在广播中播放污蔑大法的言词,并让学生写攻击大法的文章,毒害众多学生。在周永康的阴险指令下,邪党的公检法及其管辖的社区办事处,对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及居所拍照,要在法轮功学员亲属所在单位進行所谓的调查登记,以便要挟法轮功学员的亲属,其目地就是要继续维持邪党的独裁统治,继续欺骗中国大陆民众为其陪葬。

◇二零一二年二月六日,周永康带着游凡、庞宏一伙又在贵阳召集会议行恶,密谋迫害法轮功学员。二月六日早,周永康召集贵州地方政府官员及公安政法系统人员开会,安排部署对贵州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企图强制洗脑。

周永康作为积极推行江氏迫害政策的元凶,每到一处,那里的法轮功学员就被绑架、加重迫害或办洗脑班精神摧残,那里的民众就被毒害。这个迫害元凶必将受到法律的制裁和天理的惩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