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少年大法弟子也要跟紧正法進程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二日】一直想要写出这篇文章来与同龄的青少年同修交流,但却总是被各种各样的人心阻挡着,一拖再拖没能动笔,其实主要是懒惰心及畏难心的障碍,对同修负责的心没有那么强,今天终于鼓起勇气提笔,将自己在个人修炼中的一些经验教训及体悟等写出来,真心希望能够对那些与我情况相似的青年及少年同修们有些许帮助。

我于一九九八年得法,那时只有九岁,一路走来已经是老弟子了。但我很清楚,自己并不能算是一名精進的好弟子。得法之初的那几年,因为年龄小,只是看到妈妈在炼功后身体变好了,知道这个功是好的,于是在妈妈的引导下跟着一起炼,但从根本上来说,自己对于“修炼”没有任何概念与认识,也根本不知道怎么修。而后随着年龄的增长,尤其是经历了邪党的打压迫害之后,我才逐渐认清自己是在修炼,逐渐学会如何修,也在复杂的世事中学会了自己作为大法弟子应该怎样做。就这样,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大法一直陪伴着我走过了生活及学习的各个阶段,从小学一直到现在读研。

在这些年当中,由于自身悟性及心性上的不足,再加上现实中忙于学习考试等,我在修炼上做的并不好,精進的时候少,放松的时候多,也摔过不少跟头,但慈悲的师父一直没有放弃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我个人看到,在修炼中,不同年龄层的同修有着不同修炼环境与修炼状态,更有着在各自所在年龄段要面临的主要问题与障碍。比如对于中老年同修来说,较普遍存在的问题就是对于亲情(尤其是对儿女的情)的执著以及病业关;而就青少年同修们来说,我们主要面对的就是如何在这样一个极端复杂、充满诱惑的尘世环境中,时刻保证自己心在法中,保证自己对大法的坚信,以及对自己“正法时期大法弟子”身份的坚定。我知道,目前在中国大陆,一些当年跟随亲人走入大法的缘份很大的小弟子,在后来的成长过程中,尤其是在邪党打压大法的邪恶形势下,逐渐放弃了大法修炼,究其原因,就是因为学法没有跟上,再加上年龄小,很容易受到各方面信息的影响、干扰与侵害,那么在这样一个常人的大洪流,大染缸中,随波逐流,直至最终掉下去。

因此,我对自己这些年来的修炼历程進行了一下简要回顾,大致总结出了对于青少年同修们来说比较普遍存在的几大执著与障碍,并结合我自己的体悟,写出来与同修们交流。

(一)求安逸心,贪恋玩耍

常人中有言,好玩是孩子的天性。的确,对于年龄较小的小弟子来说,童心未泯,爱玩爱闹是无可厚非的。但是对于一大部份已经接近成年,乃至已经成年的青少年同修们来说,爱玩这颗心却成了阻挡我们精進的一大障碍。我身边有的少年同修(男生),就经常沉迷于网游之中,甚至到了带修不修的状态,任家人同修苦苦劝说也没有效果。实际这还是因为法学的少,没有能够深入认识大法与今天自己身上的使命,从而缺乏自制能力,放松了自己的修炼,长此下去,后果是严重的。

我自己就是因为爱玩的心不去,摔了好几次跟头。一次是二零零五年,那时我刚刚考上大专,从高中紧张的学习生活中解脱出来,一下子進入到了大学宽松的环境中,又没有家人的“管制”,大有“山高皇帝远”的心境,于是便放松了修炼,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将自己混同于常人之中,跟同学玩玩闹闹,一周甚至都不能看一讲法,妈妈来电敦促询问的时候还撒谎说自己学的挺好。直到有一天突然出现了严重的病业症状,表现形式类似常人的痔疮,近一个月的时间坐立难安,严重时疼的连觉也睡不了了。在师父的慈悲点悟和在妈妈的及时帮助下,我终于认识到就是因为自己的懈怠,不精進才会被邪恶因素钻了空子,于是在大量学法炼功的同时深挖自己的不足与执著,最终闯过了这一关。

(二)执著上网,干扰严重

在当今社会,人们对电脑等电子产品的依赖度越来越大,尤其是对年轻人来说,简直到了一天都离不开的程度了。有些青少年同修也是如此。就在前几天,我过了一次生死关,主要的原因就是对于上网的执著造成的。自从读研究生以来,我便象许多常人同学一样,每天的生活基本上就是抱着一台笔记本,在宿舍里一上网便是一天。虽然每天都能够保证一定量的学法,但是在网上网购,看电影,玩游戏,聊天等还是浪费了大量宝贵的时间。而且最严重的是,网络上乌七八糟的各种信息、图像等都充满了非常不好的因素,长期灌入头脑中,会对人的精神,思想乃至身体造成极端恶劣的干扰与影响。我心里十分清楚不应该这样上网,但还是意志力薄弱,经不住干扰与诱惑,看到同宿舍的同学一个个都精神头十足的上网玩,自己也跟着放纵了起来,找一些自认为比较”正”的国外电影来看,甚至有时也会看一些很不好的电影,玩一些流行的游戏等,就这样一天天的荒废着自己。这个寒假在家中,妈妈同修给我指出这个问题时,我还强词夺理说“同学都玩,这也算符合常人状态。”明知道自己执著严重,还是找各种借口不想放弃。

就在前几天的一天晚上,我正跟妈妈一起炼功,妈妈在地上炼,我站在床上炼。当炼到第二套功法“两侧抱轮”时,突然间就感觉到一股很可怕的力量直直的冲向我,我一瞬间就感到心脏极速加快跳动,胸口一闷,脑子“嗡”的一声响,就什么也听不见了,浑身从未有过的难受至极。我思想中马上就意识到这是来取命的,脑中什么也来不及想,只能喊出“师父”两个字,然后就站立不住,倒在了床上。我出现了暂时性失聪,双耳什么也听不见,只听到巨大的象机器轰鸣般的炸响声。这时我的意识逐步恢复,立即勉强坐起来,散盘立掌,开始发正念否定与清除邪恶干扰。当时我脑中只回响着一句话:“我是李洪志师父的弟子,我一切只听师父安排,其它谁的安排都不承认,彻底否定旧势力对我一切形式的干扰迫害。”

我抱定一念,把自己全部彻底交给师父,一切听师父安排。就这样,大约过了二十分钟的时间,一切逐渐恢复正常。而后在与妈妈的切磋中,我找到了自己对于上网严重执著的心,这是此次被邪恶钻空子的最大漏洞之一。此外,我又找到自己一颗很不好的心,就象师父说的:“我们还有一部份学员有一种错误认识,觉的一炼了法轮大法就象上了保险了,不会肉身死亡了。”(《精進要旨》〈明示〉)看到《明慧周刊》上很多交流文章中都写老年同修要经常面对病业关,生死关等,当时自己就产生了一念:“看,老年同修因为年龄大了,要过生死关,而我年轻,就不用害怕这个问题了。”结果,就是这不正确的一念,才招来这么大的麻烦。

修炼真的太严肃太严肃了。年轻同修们,千万不要再执迷于上网了,这个执著一定要赶快放下,不然实在是危险至极啊。

(三)爱面子心、怕心,阻碍救众生

做 “三件事”中,讲真相一直是我修炼中的薄弱环节。从家庭这方面来说,在家里,我跟妈妈修炼,而爸爸是常人。由于这些年邪党对大法的迫害,使我家也经受了很大的魔难与打击,妈妈曾两次被非法关押,而且家里也遭受了一定的经济损失,爸爸也因此由最初支持大法转为反对我们修炼,甚至有几年经常大打出手,直到现在也是不让提大法,一提就口出恶言。我跟妈妈自知对亲人讲真相这一方面做的很不好,也是一直努力在做。由于自身做得正,妈妈大大改善了自己的修炼环境,现在在家里修炼是公开的;但我就一直处于半公开的状态,虽然爸爸知道我一直在炼,但我一直没能突破怕心,摆明态度跟他讲真相。我想,现在也该是时候了。我会尽快突破怕心阻碍,堂堂正正地去修,一定要把家里的环境正过来。

从社会环境方面来说,劝“三退”刚刚开始的时候,我还在上高中,在其后的这些年中,我也一直没有离开过学校的环境,面对面讲真相的范围也就一直局限于关系比较好的同学之间,主要还是花真相纸币证实法。这些年来,我也一直想要突破小范围讲真相的困境,但无奈受怕心限制,总害怕同学知道自己修炼后会对自己另眼看待,所以讲真相也只能站在第三者的角度去讲。 而且在大陆特殊的学校环境中,也牵扯多方面的因素,总觉得不好做,实际还是私心太重。

相信也有不少大陆青少年同修会跟我存在一样的问题。我想,我们在逐步突破怕心的同时,也可以采用多种形式,比如发邮件,发短信,搜集电话号码等等方式去讲真相,尤其是作为青少年同修来说,对于新技术学的快,用起来也更自然顺畅。那么多老年同修都能做得来,我们为什么不去做做试试?

(四)男女之情必须看淡,直至放下

对于青少年同修们来说,在今天复杂形势下的修炼中,似乎不得不提的一项就是对男女之情,以及婚姻等如何進行合理与妥善处理的问题,这在现实层面也可以说是由年龄状态所造成的一种必然状况。在这个问题上,我也可以说是走过了一小段弯路。有一高中男同学在这些年间一直对我很好,由于没有任何情感方面的经历及经验,我曾在一段时间动了男女之心,跟他走的很近,已接近于常人中所谓“恋爱”的状态了。刚好那段时间妈妈同修在外地串门,师父点化她做梦梦见我掉到了海里,马上就要不行了。妈妈马上意识到出现了问题,就立即赶回了家,经过切磋交流,帮助我认识到自己已经动了情,形成了执著。而后在经过可谓“痛苦”的修心之后,我才慢慢磨掉了这颗男女之心,修正了自己的修炼方向。

也许有同修会说,师父在讲法中都说了:“我们年轻人还要组织家庭的。”(《转法轮》)我们的修炼形式就是在常人社会中,都不结婚了那能行吗?那怎么给后人留路啊?我是这样认识的:从整体正法的角度上来说,我们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我们也都知道,目前正法已经到了最后的最后。在邪恶疯狂迫害的形势下,在最为复杂的环境中,我们能够在师父的呵护下一路走到今天,实在是太不容易了,方方面面都付出了巨大的代价。眼下,我们最为主要,也最为关键的使命就是证实法,救众生。而从个人修炼的层面上来说,作为一名在世修炼者,“情”是我们必须要放下的一大主要执著,而对男女之情的舍尽则是其中最为严酷的考验之一。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为什么还要冒着被牵扯出各种执著心,乃至由之被旧势力抓住把柄再遭迫害的危险,再去主动招引“情”字上身呢?无论是与常人还是与同修“谈情说爱”,都是得不偿失。与常人结合,即使之前对方对大法是赞同的,但如果之后由于情的牵扯,使我们生出各种执著心被旧势力钻了空子,那么很可能导致常人被邪恶利用起干扰作用,那样不但我们证实法的事情会受影响,更岂不是将原本好好的众生往地狱里推了一把?那么与同修结合呢?俩人都是大法弟子,如果能够各自把握好自己的心性,共同促進,共同精進,共同提高,那当然最好。如果不是这样,而是由于结婚产生出了各种执著心,由此导致各自修炼受阻,甚至影响了证实法救众生的事情,那又何止是得不偿失的问题啊!那真是太不应该了。

师父从来不会强制我们去做什么,只凭我们自己怎样去悟了。我个人认为,对于青年同修来说,一般不要触及婚姻等方面的问题,并且一定要在复杂的环境中把握好自己,对这方面要严肃对待;而对于已到适婚年龄的同修来说,我认为也是尽量避免与常人结婚,如果真的遇到有合适的同修,那么就随师父安排,缘到自然成。千万不要形成执著,任何执著都有可能被虎视眈眈的旧势力抓住干扰与迫害,尤其是“情”这一大问题。

以上就是我在个人修炼中的一些体悟与认识,写出来仅供与同修交流。青少年同修们,我们小小年纪能够跟随师父在世正法,缘份太大了。如果不能做好,而误在俗世中,真的是对不起自己,对不起众生,更对不起师父啊。请一定要跟紧师父,跟紧正法進程,我们一起随师父回家!

层次有限,不当或不足之处还望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