乘“三码”讲真相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三日】由于法理不清和怕心未去,我在修炼中摔了个大跟头。旧势力借机想要我的命,是师父再一次保护了我,救了我们全家!可是当时自己还没有醒悟,直到同修送来了师尊九九年“七·二零”以后发表的经文和近期讲法资料,我才真正的从新走入修炼。

在愧疚之余,大量的学法,正悟法理,并认真发正念清除自身不好的一切思想业力和外来的干扰以及本地区的空间场,使自己精進起来。但在讲真相方面却在很长一段时间没有突破。我认识到自己没有跟上师尊的正法進程,心里很着急,很想做好,可就是有思想障碍。如,有时晚上出门看着溜溜达达的人们,就想和他们讲真相,但几次话到嘴边又咽回去,心想:这样是否很唐突?设想一下:大晚上,突然过来一个陌生人,讲些人家认为可怕的事情,那效果会怎样呢?可能不会好……

可也知道讲真相是大法弟子的责任和使命,有时脑海里蓦然响起“大法弟子是有使命的”(《在明慧网十周年法会上讲法》)这句话,后来学师尊新经文,读到:“大法弟子的责任是救度众生。”(《大法弟子必须学法》)“因为历史的责任赋予了你们这么大的重担,历史的使命使你们在关键时刻必须担的起这历史的责任。”(《什么是大法弟子》)我明确了我必须去做。

万事开头难。当自己克服了思想障碍和执著,我试着给一个收废品的大哥讲清大法的真相,结果成功劝退了。泪水在我眼里打转,心里喊着:“谢谢师父,弟子能救人了!”

此后,我开始寻找各种机会讲真相。比如买东西时讲,修车讲,打电话找同学、朋友讲,碰到需要帮忙的人给予帮助后也找话茬讲两句。但是效果常常不太理想。后来通过学法加深了对修炼人遇事得向内找这一法理的理解,找到一些心(如急于做事的心,怕心,敬师敬法不够等)并发正念努力去掉后,情况有所好转,但也不很如意。在摸索中我常在思想中提醒自己:我就走师尊安排的正法修炼之路,师尊一定早就安排好了,我会尽力悟到并走到底的。

我们这个地区公交车不多,出租车又相对较贵,因此载人三轮车(俗称“三码”)就比较受欢迎。有一次,我乘“三码”去办事,和车主聊起来,说话间话题就转到法轮功真相上,由于时间比较充足,我可以稍微讲的详细一些,最后把他劝退了。这件事给我很大启发,这不就是一条很好的讲真相的途径吗?于是我就开始给这一群体讲大法真相,劝他们三退。

我从同修们那里要了不少护身符,每天在兜里揣几个,上车就寻找切入点。有时从他们(车主)每天要跑十多个小时,挣钱很辛苦谈起,讲到现在社会财富的分配不公,官商勾结,警匪(黑社会)勾结,共产党大官、小官都贪腐,从根子上都烂了,太子党们,比如江泽民的儿子号称天下第一贪,无人能管,而且很多高官的家属还有了外国国籍,实际上是怕将来人民清算他们;讲因为打压迫害“真善忍”的修炼人,罪恶滔天,江泽民之流在国际上被起诉。在人间是这种形式惩治,在不远的将来还会有大劫等着他们,要淘汰包括坏人、迫害法轮大法的人,甚至包括入过党团队而不声明退出的人。進一步劝退,说明只要声明退出就管事,哪怕起个化名、代表你都行,神佛见人心,我们站在了正义的一边,天会保佑的。然后问他贵姓,用真名或化名给他退了,下车时叮嘱他一定记住自己三退使用的救命的名字。

有时看到乘坐的车上挂着宗教挂件,就问他是否开过光?告诉对方,现在没几个人真修佛法了,提醒他如果不真正开光的东西不但保不了平安还会招来麻烦。咱们信佛、信教的人心中都还有善念,现在社会已经败坏了,真淘汰人的时候老天会眷顾好人的,关键是要拜到真佛。然后给他(她)讲有关佛经上对优昙婆罗花的论述和当前世界各地优昙婆罗花盛开的壮观景象,正好对应法轮大法在世上的传播。告诉对方法轮大法是佛法,师父是来传法度人的,而且祛病健身效果特好。讲九九年以前官方做过调查,法轮功祛病健身率达到97%以上,很多人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或带大法护身符都躲过了大灾小难。然后送他一个护身符,告诉认同法轮大法得福报。共产党组织,因为它讲无神论,破坏佛法,罪大无边,要遭报的等等,所讲内容多少根据情况而定。这样能劝退一些人。

有时上车问到哪去要多少钱?如果车主要的车费合理就夸赞他实在,不坑人不宰人,象这样凭良心挣钱的人现在已经很少了,讲现在有的人为了赚黑心钱什么都干,地沟油等现象屡禁不止,害人害己,道德败坏引起天灾人祸,这是老天警示人,但人们现在也不相信了。由此引出法轮大法。讲大法洪传的目地,大法教人“真善忍”其实就是提升人类道德来的,让人躲过劫难的。可是共产党却打压、迫害,不让人信,但老百姓知道谁好谁坏呀,所以它打不下去就炮制了个假自焚,诬陷人家法轮功,迫害致死有名有姓的3500多人了,天理不容啊,人家讲“真善忍”不和你争不和你斗,但是讲天惩,善恶有报五千年天理到什么时候都不会变的,接着讲贵州发现藏字石或恶人遭报等相关内容,最后劝他退出恶党及附属组织,效果也不错。

还有的人在车里挂毛等几个魔头的挂件或卡片之类。我看到后就跟他们以此为题讲共产党的邪恶。从毛魔头讲起,讲他的三任妻子一个被杀,一个被逼疯,一个被关押自杀,几个儿子死的死,丢的丢,傻的傻,他连自己的亲人都保佑不了,何谈保佑他人?况且他作恶太多,杀人无数,是凶神恶煞,岂能用它避邪?然后引导到共产党建政以来,各种运动不断,杀害百姓八千万,利用政治手段造谣诬陷,然后再打倒你,引出天安门自焚伪案,引导到天灭中共这个主题,大法弟子讲真相救人的目地,再劝三退。有的人听了,马上明白过来了,到下车时再给他个护身符。我经车主同意,当场把挂的毛魔头牌扯下来扔掉的就有三次。

我认识到讲真相的过程也是修心的过程,有的人听了真相之后,很认同,给他三退时一再感谢,甚至说不要车费或抱拳行礼的都有。这时就告诫自己别生欢喜心,都是师父在做;遇到一些人光听不说的仍耐心的讲,这样的情况自己努力做到不灰心,不急躁,从他的角度设想可能他有这样那样的顾虑,最后只要他肯回答他的姓氏,那就是有一定的认可度,我就替他取个化名退出邪党组织。也有半途打断不让说和坚决不退的,说些难听的话或恫吓的话。因为车里只有两个人,有时气氛也比较尴尬,我就控制自己不生气,发正念抑制邪恶因素。乘三码的次数多了,遇到的各种不同情况也就多了,我就这样利用这些机会救度众生,修自己,由不知如何面对面讲真相,逐步学会了讲真相救人。到现在也劝退了200来人。

其实每个大法弟子师父都给安排了一条做好三件事的路,这条路根据每个人的情况不同而有所差异,关键是我们能不能在纷杂的常人生活中找到这条路,并按照师父的要求走下去。拿自身的经历来讲,“三码”在我们这里前几年就有了,但没形成规模,政府几次想取缔都没能达到目地,最后不了了之,现在反而越来越多,特别是这一两年比以前翻了一倍,很多做小买卖的、外地过来落户的、打工的、退休的、失业的、甚至家庭妇女都开起了“三码”来,我想这也不是偶然的。乘“三码”讲真相不仅时间相对充裕,能大体说清楚,而且从常人角度看相对安全,劳动阶层也比既得利益阶层容易接受真相,同时五、六块钱的车费也容易花真相币,一举多得。因此我时常创造条件主动去讲,就是平时不需要乘车或骑自行车时,也看准机会也叫一辆“三码”,把自行车挂在后面,为的就是讲真相救人。现在到了师父正法的最后阶段,能有机会多救一个人,就多救一个。也许被救的人对应的无量大穹世界都能進入将来。师尊给我们提供了这样的机会,我们怎么能不好好珍惜呢?

在讲真相救人的过程中,也存在各种思想斗争,通过向内找发现了许多不好的心,修去它们。比如有时自认为讲顺利了,就不自觉的沾沾自喜,意识到之后赶紧警觉:如果没有师父在管、在做铺垫,别说能做成什么,就是自己的生命不都在地狱中挣扎吗?正念一出也就能把握住了。还有时妒忌心、比别人强的心上来了,就想:虽然有的同修没你讲真相劝退的多,但如果没有这些同修默默的奉献,发资料、做护身符、布大法正气之场,你能这么容易就劝退了吗?你跟人家明慧网上登的劝退一万多人的同修怎么比呀?!这样一想,也就不执著了。

此外还有求安逸心不去,其它事情没做好,就有用多讲真相救人来弥补的想法和做法,或者其它讲真相项目做的少也拿这个形式当借口。我发现这里面隐藏着一个投机取巧之心,看这个形式来的快、安全,就不重视其它方面。其实哪个方面不做好也不行,安全不安全也不在形式表面,师尊已经讲的很明白了:“有这么大的法在,正念中大法与你们同在,这是巨大的保障。”(《曼哈顿讲法》)可是自己有时还是常人心不去,真是修的还有很大差距。例如,有的人,已经坐了几次他的车了,就是没劝退。那么下次看到他就躲开了。对照师父的讲法“至于救度众生的事情、讲真相的事情啊,很多人做的都不深入,跟人家讲两句,爱听不听,不听算啦,又去找别人了。做什么事情啊,有始有终,把它做好,救人就把他救了。”(《什么是大法弟子》)感觉自己确实没达到要求。以后又找到了功利心,做事给人看的显示心等,加强学法中也都在努力的去掉它们。

以上是自己的一点修炼体会,经常看到明慧网上同修的文章有时对我触动很大,也把个人的感受写出来与同修交流,曝光自身不足,同时与同修互相促進。不当之处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感谢师尊
感谢同修
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