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让我身体好、心态好、面相好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三日】我于一九九六年十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在这十六年的修炼道路上走的磕磕绊绊,幸有师尊呵护,一路走过来。其实每个大法弟子的修炼历程就是一部书,在此我记录点滴故事,为了证实大法的威德,也为了我们大法弟子在一个比学比修的环境中更好的救度众生。

大法让我身体好、心态好、面相好

刚开始我是为祛病健身才走入大法中来的,在学法中我慢慢的明白了《转法轮》是一本修炼的书。我在上小学时患上了肝病,当时人们说是传染的疾病,于是周围有一些人对我避而远之,那时的我心里就有阴影,造成心胸狭隘,性格也有些孤僻。到青年谈婚论嫁时,父母担心因为我的肝病在婆家会受歧视,也担心遗传给下一代,于是为了祛病健身跟着母亲(同修)按照师父的《大圆满法》教功带学习了五套功法。在炼功第二天,我明显感到我的鼻炎好了,因为以前每到早晨我都会口干舌燥,很不舒服。我觉的太神奇了,增加了我炼下去的信心。在初期我的炼功时间比学法时间多,后来到学法点和同修每天集体学法,对修炼的理解才逐渐从感性认识到理性认识。现在的我不仅仅是“无病一身轻”,心态也很好,周围的同事包括领导(都知道我炼法轮功)在工作上都愿意与我沟通,觉的我为人随和,很会为他们着想。是大法改变了我,把我从心胸狭隘变成一个处处能为别人着想的人。

我们炼的是性命双修功法,面相也在往美好的方向转变,确实是越来越年轻、漂亮。堂弟媳(已三退)说:“嫂子,十年前你什么模样,现在还是那模样,不见老。”还有一件事,有一天我一个要好的同事对我说:“有一个刚分配進来的大学生看上你了,向我打听你耍朋友没有。”我认为她在开玩笑,因为当时我工作都十几年了,女儿也上小学几年级了,就说:“别逗了。”她说:“是真的,不过被我当场拒绝了。”听后我没再说什么。这件事我给母亲(同修)讲了,讲完之后我发现自己有很强烈的欢喜心、显示心、虚荣心,我们修炼人身边没有无缘无故的事情发生,表面是因为我看着年轻、端庄贤淑,实质上是不是因为我有不易觉察的色欲之心,走在路上那个“假我”经常会冒出一个念头:我走在这街上,肯定回头率挺高的。在常人社会中生活,有时会受常人观念影响:女人长相好、身材好就是炫耀的资本。我们大法弟子即使有这些好的条件是为了享受常人生活吗?不是为证实大法的吗?每当有人夸我年轻、漂亮时,我会不会堂堂正正的告诉他“因为我修炼法轮大法!”,这才是最重要的。

有缘的世人

有一次我侄女把她同学(林林)带到家里玩,林林也亲切的喊我“姑姑”,又听说她第二天一早就要坐火车回自己家乡,我想要抓紧时间救度这个有缘人。我们先聊了一些学校的情况,再切入正题,从林林的谈吐中发现她很讨厌共产邪党,但对法轮大法还有一些误解,就给她讲了“天安门自焚伪案”、优昙婆罗花以及法轮大法洪传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她听着,不时的点着头,最后和父母(同修)相互配合给她退了团、队。我又拿出神韵晚会的碟子问她看过吗?她马上把她随身携带的电脑拿出来,她说要把碟子的内容全部拷贝到电脑上。我在想:生命真的是在盼望得救的。

第二天中午,侄女告诉我林林已上火车,并要转达对我的谢意。后来侄女又对我说林林的身世很苦,但很自立,也很乐观。我突然悟到这些生命能够得到救度,在这个纷繁复杂的常人社会中也吃了很多苦,也许不止这一世,生生世世都吃了很多苦,师父让我们大法弟子多救人,既要考虑至少几千万大法弟子的威德,也在考虑多少亿应救世人的不易呀(这只是用人的语言讲出来的一点)。其实真正不易的是师父,我们用什么样的语言都无法表达我们对师父的感恩。我们大法弟子要做到真正的助师正法,那就多学法、学好法、多救人。

我家开的一朵小花

我家这朵小花从二零零五年开始绽放,在这几年时间里,承担了打印《明慧周刊》、资料、真相币、护身符、制作《九评共产党》、刻录光碟等一系列使命。有一件事我觉的很神奇,我也从中体悟到师父就在我们身边时时呵护着我们。我们是上网卡上网,当时我买卡时卖主说一百元包月,可我再去充值时,卡上面还有余额,而且超出我想象中很多,三百元至少用了半年,还有就是充值时卡上显示的地区是外地。

我也要象你一样

我单位一位同事(已三退),有一天到我这里办事,本来是我应做的工作,他看我很忙就帮我做了,我谢他时,他说:“举手之劳,你那天不是说做什么事多为别人考虑吗,我觉的在理,所以我也要象你一样,能为别人考虑的我就考虑着。”我想起来了,我那天对他说:“都说现在的人很自私,而我们师父让我们做一个好人,做一个处处为别人着想的人,不管别人对我怎么样,我还是会这样要求自己,而且我不后悔!”这位同事看到我这样说,也是这样做的,所以才会有感而发吧。我悟到我们大法弟子在任何环境都要象个修炼人,用大法的标准来衡量怎样做更好,那我们的环境就会被我们大法弟子改变,就会有更多的众生得到救度。

我还有一点体会,师父把我们每一个生命都看的透透的,可对我们说话一直都是“这样行不行”“那样可不可以”,用商量的口气,是师父迁就我们吗?师父那里就是标准,我们大法弟子无论对同修、对世人说话时,是不是也应经常用“你看这样可以吗?”“你认为呢,这样好不好?”这些语句呢?说这些话时也许真的就是在吐出一朵一朵纯净的莲花,这样对世人是有益的,同修之间也能更好的配合,当然我们面对邪恶时,话语正念十足,力可劈山。

其实想说的还有太多太多,在我独处时我会经常不由自主的流泪,我知道师父为了我们大法弟子承受了很多很多,师父比我们自己还珍惜我们的生命,虽然我肉眼暂时看不到什么,但师父说的话我百分之百的相信,这种信来源于内心深处,内心深处告诉我:“我就是为大法而来的生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