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修溶入到一切事情中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三日】今年本地区持续不断的有大法弟子被绑架,本地区的修炼环境遭到一定成度的破坏,每个大法弟子都经历了一次次的心灵撞击。

流离失所,还是回家?

在我身边不断有同修被绑架。一次,我们几位同修相约在一起交流,见面时就发现有人在跟踪,一直跟到同修的家。跟踪的人不止一个,还有车在那守着。但大家心态很稳,没有被表面现象所动,发正念否定它,然后继续交流,始终保持正念。我们现在做的是最正的事,师父在看着,正神也在守护着,邪恶什么都不是,不会有事的。几个小时后,我们都安全回到了家。

被恶人盯上的事接连发生,后来与我联系比较多的一位同修被绑架,传出他在黑窝里妥协了,说出了很多人和事,负面消息不断传来,大有我随时遭绑架的可能。我这时心态就有些不稳,同修劝我避一避,我想只要不影响做三件事,换个地方也行,就到亲戚家去了。

到亲戚家冷静下来,反思自己正念到哪去了,什么时候了还流离失所?躲的了这个空间躲不了另外空间,这不又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吗?师父说:“到什么时候都不能忘了自己是大法弟子,把法放在第一位就能够保持他们的正念,就能够抵挡邪恶,面对邪恶就知道怎么做。”(《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我悟到自己念一不正,就会被另外空间不正的生命干扰。我决定回家。

第二天我回到家中,静下心来学法,长时间发正念清理自己的空间场,同时找出自己很多人心,感到头脑清醒,心也静了,空间场也纯净了,正念越来越强,发出正念威力越来越大,随之各种表象也没有了,家里楼下经常停着的警车也没有了,无意中听说那警车是抓旁边一栋楼里面聚赌的人。

我想是自己正念起,另外空间起了变化吧。

我体悟到,彻底否定旧势力的安排不是一句空话,而是要在行为上按照法的标准去做,不断的归正自己,在一思一念上都要达到信师信法,而且路走正了,自身空间场很纯净,没有漏,谁也迫害不了你。

证实法还是证实自己

上周在学法小组上,有同修提出某消息报导不确切,听后马上意识到这消息是从我这发出去的,而那是当时在座的同修甲告诉我的。我还没开口,同修甲却又指出另一处报导的不实。我马上心里很不平衡,辩解那不是我写上去的,说:刚才那个不实的消息是你告诉我的,还不知道你这消息从哪来的呢。同修甲又做了解释。当时与同修虽没发生争执,但带着人心就事论事的你过来,我过去的,证明不是自己的错。

回去后,觉的自己很不对劲。师父说:“大法弟子作为一个修炼人,看问题和人应该是反过来的。有的人觉的碰到不高兴的事了就不高兴了,那你不就是个人吗?有什么区别呢?碰到不高兴的事的时候,正好是你修自己的时候、修心的时候。”(《大法弟子必须学法》)师父的新经文学了上十遍,可今天一遇到矛盾就不知道如何用法去对照了。还是把不高兴当作常人的不舒服、闹心,常人观念总没有扭转过来。同修说,是不是太执著揭露了?一句话使我反思。是啊,做证实大法的事本身没有错,关键是做事的心态,我做事的心态到底纯不纯?

修了这么多年,为什么听到不好听的话,表面上没什么,心里却总有些过不去呢,总要去辩解。“其实是什么问题啊?很简单,就是你是在证实法还是你在证实自己。如果你在证实法,别人说你什么你都不会动心。如果别人冲击了你的意见,冲了你的气管,你觉的不舒服,你如果在别人针对你哪个问题对你提了反对的意见或者不同意你的意见、你觉的不舒服的时候,你要起来反对、辩解,因此造成跑题于不顾,哪怕是最善意的辩解,你都是在证实自己,(鼓掌)因为你没把大法放在第一位,此时你最放不下的是自己。”(《二零零四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几年来在做项目中,证实自我的心总是有意无意的表现出来,有些已形成自然,表现在:在配合中基本以自己的意见为主;在矛盾中总想证实自己对;编辑的资料发往明慧后没发表心里过不去,甚至给明慧发信说编这份真相是为了当地需要,希望能发表等等。而做出的一点成绩就会在学员中显示自己如何有本事。

那天我点击一个文件,不知怎么把明慧的小册子点开了。“敬师敬法”几个大字展现在我面前。当时一惊,这决不是偶然的,马上向内找,从自己一思一念中去找。才明白,一味的坚持自我、表达自我、强调自我的心的背后就是不敬师敬法。正法中我们每走正一步都是在师父的呵护下,我们所做的一切,哪一件不都是师父在做?这种贪天之功,是多大的漏呀,意识到了真感到惭愧。

破除假相、讲清真相

前一阵我姐夫(同修)去世了。姐夫九六年得法,得法后精神和身体发生了巨大变化。他长期做企业领导,不贪不占,是大家公认的好干部。九九年“七二零”后,在邪党高压下,他放弃了修炼,之后因心脏病做手术,手术后长期靠氧气、药物维持生命,痛苦难堪。二零零五年,师父一再点化,他从新开始修炼,身体又开始往好的方面变化,丢掉了氧气和药物,表示一心修炼。但长期受党文化的影响,站在党文化里骂邪党,内心很惧怕邪党,不能完全按照法的要求做。修炼是严肃的。这次姐夫又表现出严重病态,一直不肯去医院。他家中兄弟六个,他是老大,父亲早逝,他担起长兄为父的责任,弟兄们把他看的很重,每次看到他的样子,弟弟和弟媳哭着求他去医院,他说医院救不了他的命,坚持不去,避开他们不见。同修们曾帮助他,但他带着人心想走过来太难,历经八个月魔难终究还是离开了人世。

我得到姐夫过世的消息,马上赶过去。姐夫家的弟兄、弟媳和亲戚都陆续来了,那真是哭天喊地,紧接着又是埋怨,又指责。看到这种场面我一下蒙住了。眼看人越来越多,姐姐(同修)又陷在悲痛中。情急中,我想不能这样,不能给大法带来负面影响,要扭转这种局面。我把姐夫大兄弟拉到一边对他说:姐夫走了,他没有子女,全靠你来办理后事。姐夫这样走,是我们谁也不愿看到的,我也曾劝过他,要么好好修,要么去医院,是他自选择的,这是个人信仰问题,你们这样埋怨,让死者能走的安心吗?而且我相信他修炼了,是个公认的好人,他一定会有个好去处的,他在天之灵看到你们这样也会痛心的。听完我一番话,他兄弟止住哭声和埋怨,并去制止其他兄弟的大喊。我和家人同修与姐夫的兄弟、弟媳、亲戚一个个谈,场面慢慢平息下来。

这期间,姐夫现在的同事、曾经工作过的单位的上下级人来的很多。都知道他炼法轮功,都说他是个难得的大好人,可受邪党宣传,在一旁议论:科学这么发达,不相信科学,不去医院看病……同事中很多都是明白真相做过三退的,对姐夫的去世也产生了疑惑。有同修来过,一看这情景,有的说这给大法造成影响太坏了,有的说这不是讲真相的时候,就走了。

一时间我感到泰山压顶,有些喘不上气来。想到自己在姐夫消病业期间很多地方没做好,没在法上帮他提高,而是指责他这没做好,那没做好,没有从根本上帮他彻底否定旧势力的迫害。想到这些,悔恨、自责油然而生。这时,我发正念,求师父。师父的法打到我脑中:“你后悔多了又是在执著。做错了,看哪里错了,知道了,下次做好它,从新做。跌个跟头老在那儿趴着,(众笑)不起来不行。”(《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到晚上我与姐姐交流,让她主意识要强,跳出情,用正念走过这一劫难,不要光自责。师父开示我们:“今天世上的一切生命都是为法来的。你要想让他清醒的认识到这一点,你就去讲真相。这是一把万能的钥匙,是打开众生封存已久的那件久远就已等待的事情的钥匙。”(《二零零三年亚特兰大法会讲法》)以前我们没做好,过去了就不管它了,关键是从现在开始怎么做好,我们听师父的话,就是讲真相救人,把坏事变成好事。第二天我们放下所有观念,来一批就讲一批。姐夫单位的一个副老总(已做三退)回忆起多年前的事,说:老板(姐夫)一次犯病时我把他送進医院,医生诊断后说他心脏底部全部坏死,现在上十年过去了,他能活到今天真是个奇迹。

姐夫家人虽然明白真相,全部办过三退,但面对亲人的离去,还是难以接受,有一个兄弟对我姐姐说,我原来很相信大法的,哥哥这事使我再也不相信了。我不为他的话所动。“头七”那天,全家都来了。我开始对他们讲真相。

“九六年我病的不能起床,有缘得了大法,炼了一个月的功身上的病全好了,体重增长了十七斤半,至今已过去了十五年,再没吃过药,打过针,不是不去医院,而是不需要。那年正是姐夫一身的病住進了医院,四十多岁的人头发已花白,长期被病折磨的象个老头子,而且全身发肿,脸是泡的,这些你们是知道的。我给他看《转法轮》后,他立即出医院,夫妻俩住到我家开始炼功。初到我家时,我的一位战友,看到他后问我,你姐姐怎么找个老头子,是有钱还是有权?一个月后这位战友再来我家看到姐夫时,只见他头发变黑,脸色白里透红,精神抖擞。这位战友折服了,从此也走進了法轮功,至今还在坚定在大法中修炼。九九年后,邪党迫害法轮功,姐夫在高压下放弃了修炼,后来虽然又从新回到大法中,但内心是有压力的,并没有实实在在的修。”

我说到这时,姐夫的一个弟媳说:“是的,在哥哥得病时,我做了一个清晰的梦,看到很多人都在炼功,哥哥和嫂子在旁边看着,我在梦里很着急,他们怎么不炼功呢。”听她讲后大家都笑了。我接着说,要怪就怪这个邪党,这场镇压害死了多少人。

接下来的日子,他家人基本上都明白过来了,又能接受真相了。姐夫过去的同事、几十年没见面的小学的同学都来了,我悟到只要我们做正了,就有正神相助,这都是师父安排来听真相的。我和姐姐就来一批讲一批,基本上让那些人都明白真相,除了已做了三退的人外,听过真相都同意退出邪党。有的过去不同意退的,这次也退了,说今天才知道法轮功这么神奇;有的说我们只要平安,你跟我退了吧;有的还表示要把丈夫带来听真相,也让他退出邪党。走时都带着真相光碟高兴的离去。

在这过程中我们劝退了几十人,其中很多都是邪党党员,有的还是单位的“领导干部”。我悟到:讲真相的过程就是一个除恶过程,表现在人中,世人明白了真相,退出邪党,他背后的邪恶生命被解体了。

现在回想起这件事,还有点激动,但心里非常清楚,在当时情况下,只要一听那些闲言碎语,都会使人一蹶不振,我们能走过来,能救的了人,都是靠师父,是师父在做,我们只是在师父的安排下去做了那么一点点事而已。

最近在学法中,感到师父在把我们往上拔。师父早已把法讲明了,路给我们铺好了,就靠我们向内找,归正自己,达到每一层次的纯净,把自己修出来,扎扎实实的把实修自身溶入到一切事情中,时刻在自己的一言一行中修去为私为我的心,升华上去。

以上是我的心得交流,谢谢大家。有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