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按师父的要求做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三日】修炼十多年来,我的大部份时间是在监狱中度过的。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开始,面对师尊和大法被诽谤、栽赃、诬陷,作为身心在大法中受益的我,应该向政府、向民众澄清事实真相。然而因为此,被邪党六一零绑架,被法院先后多次非法判刑。下面我把自己在迫害发生以后的修炼情况向师尊和同修做个汇报。由于学法少,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身陷囹圄,不忘讲真相、反迫害

前些年,我被非法关押时,就想自己是大法弟子,师父被冤枉,大法被诬陷,我应该讲真相,还师父和大法清白,同时揭露邪恶反迫害。我利用一切机会,向迫害我的人讲,向号子里的犯人讲,向公安警察讲,向狱警、向司法部门的人员讲。当时有几位同修和我关押在一起,认识到共产党才是真正的邪教,就萌发出要揭露共产党的罪恶,写了一篇真相文章“共产党是真正的邪教”,交给了看守所里的警察,也交给了来看守所办事或检查工作的检察院和省公安厅的人员。

在狱中,坚持不懈的写一些真相信给监狱里的领导、警察,希望这些人能明白真相,停止作恶,善待大法弟子。发现有警察在狱内报刊上登载攻击法轮功的文章,就写信给作者,有机会面对警察时,就面对面的讲真相,揭露中共邪党的罪恶。发现有迫害大法弟子的行为时,及时写信给监区长,同修们全体停工、绝食抗议,有力的震慑了邪恶,彰显了大法弟子整体反迫害的威力,监区警察从此再不敢在未转化的中队关大法弟子的禁闭了。由于不断的讲真相,自己的修炼环境改善了很多,明白真相的犯人自觉的保护大法弟子,虽然身陷囹圄,却能照常炼功。

抓紧时间学法,尽快从法中提高上来

由于长时间在狱中遭受迫害,没有条件和机会看大法书,更不用说看师尊的后期讲法和新经文了。虽然也在坚持不断的背诵师父的一些经文,但毕竟所记不多。正法進程到了哪一步,如何跟上正法進程,在狱中根本不知道,三退的事都是回家后才知晓的。

回家后,同修们对我十分关心,和我切磋交流,建议我静心在家中多学法,多看《明慧周刊》,尽快弥补学法的不足,同时通过《明慧周刊》,把自己的修炼环境和国内外大法弟子联在一起。同修的建议真好,在此,谢谢师尊的慈悲苦度,感谢明慧网,使我明白了很多,提高了许多,感谢同修的鼓励和带给我的经验。

我在家中学了一段时间法,我想,不能老这样一个人呆在家里学法呀,我得参加学法点学法。于是先在自己家组织学法点,后出于安全考虑,学法点又转移到别的地方。在和同修的沟通交流中,得知有些昔日同修走过弯路,还没有走回来,有些虽然还在修,可是就是走不出来,自己心里真是心急如焚,学法之余,尽量找到这些同修,和这些同修切磋交流,希望这些同修能走回来,走入大法修炼中来,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

突破障碍,讲真相、劝三退

在参加学法小组学法后不久,也就走入了讲真相、劝三退的行列,可一直有个心结阻碍着我,我个性不爱说话,与熟人也不爱多说话的我,更不用说与陌生人搭话讲真相劝三退了。外面的社会环境和监狱不一样,要迈出这一步还真不容易。“学法得法 比学比修 事事对照 做到是修”(《洪吟》〈实修〉),看到同修在讲真相、劝三退时讲话的语气、善心能打动人心,效果很好,相比之下,觉的自己很差劲,感到很内疚。我默默的告诫自己:我是大法弟子,肩负着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使命,我不能被所谓个性阻挡,我要突破我自己。

下了决心,可做起来很不自如。有时想打退堂鼓,选择适合自己的路走,但在同修的鼓励下,还是坚持参与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师尊经常鼓励我,一些有缘人来到我身边时,都是一些同事、熟人。我就从同事、熟人开始,不断突破自己。同事、熟人讲起来还真容易,三言两语就劝退了,这对我是一个极大的鼓励。比如,有一次碰到一个组织部的科长,听完真相后,她不仅自己退了,她还给家人用真名全退了(当然,家人的情况要再核实,需要家人自己认可三退),可当年(九九年)她奉命找我,问我要法轮功,还是要党,我毫不犹豫的在退党表上签了字,看得出,当时她的表情似乎很惋惜呢。还有监控过大法弟子的同事,三言两语也给劝退了。有一次我去机关宿舍区讲真相,当时有七八个人坐在一起,我去劝退,一个女教师主动搭话给退了,有一个去过香港旅游的,想退但又打不通退党电话,利用这个机会也退了。还有一个局长,不愿退,我原来给过他资料,他看完后,还想交给什么单位呢,这一次给他劝退时,坐在一起的一个明白真相已三退人说,街上写了“天灭中共恶党”,这时他也退了。还有一个女的,开始很固执,一个明白真相的人帮我一起劝退,结果她也退了。在给陌生人讲真相、劝三退时,有一次碰到一个农妇,给她护身符告诉她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能保命,她说:我带回去,要我们村的人都念。还有的要给家人一人一个护身符。还有一个似乎面熟的人看到神韵光盘,也给家人带去了几套。

开始和同修一起出去讲真相、劝三退,我说的并不多,主要是用心体会同修是如何讲的,配合同修发正念、发资料。有时同修在给几个人讲时,我就找其中的人讲,有时同修给人劝退时,并没有注意旁边的人,可旁边的人也在听呢,我就观察着这些,主动前去圆容补充的给他讲,有同修作了铺垫,劝三退也容易。在和同修一起讲真相、劝三退的实践中,同修也不断的带给我经验,现在我已能独当一面,和同修相互配合讲真相、劝三退了。这些使我明显的感到不是别人愿不愿退的问题,而是我们愿不愿讲的问题。只要讲就有人退,很多党员多年没交党费,就是不信任邪党了,只要讲清为什么要退,那一层薄纸一捅就破。我们一定要动,“难行能行”(《转法轮》)。

随着正法進程的推進,世人在不断的觉醒,明白真相的人都在传播着真相。这些都见证着大法的威力,师尊的慈悲伟大。我感到只要自己想突破自己,走出这一步,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转法轮》),都是师在做,法在做。师尊已经做好了铺垫,就看我们自己能不能走出这一步。按师父的要求做,路一定会越走越宽。

我相信,在讲真相、劝三退的实践中,只要敢于不断突破自己,放下自己,就一定会达到标准,越做越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