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我们家的修炼故事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三日】我们一家三代人,是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之前有幸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从得法以来,我们一直在大法的浩荡佛恩下不断修炼着。以下是我们修炼中的几个片断,我们的故事还在不断延续着。我们衷心的希望在助师正法这条路上,稳步走好,救度更多的众生,到圆满的那一天,少一些遗憾。

自一九九九年邪党迫害大法后,我们家除女儿同修当时年幼外,均上北京打横幅证实大法。这么些年来,无论邪恶怎么疯狂,我们从未向邪恶屈服与低过头。丈夫同修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到北京证实大法,被剥夺正常工作,人被劳教所迫害的只剩一口气才被撂回家,差点失去生命;我因工厂倒闭失业,就一直在打零工赚点小钱养家糊口,艰难度日六年多了。女儿初中毕业后因家境维艰也不得不辍学走上社会,赚钱贴补家用。从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来,女儿从一个天真无邪的儿童,到成为一个朴实的少女,舍不的吃、舍不的穿,没享受过同龄人拥有的一切奢华。但女儿对大法的正信从未动摇。当地的邪恶总想对我们下手,但一直对我们也无可奈何。

二零一一年七.二零之前的一天中午,我下班回家后,丈夫同修告诉我:“早上来了二位居委会的人,说是新调来的主任,还带了一件牛奶来。我就跟她们讲大法真相,讲炼法轮功被无辜迫害的事;单位无理扣除我工资,几年来只给二百多元生活费,她们听了也表示同情。临走时,我叫她们把牛奶拿走,我们修炼人不要任何人的东西。她们不带走,说是送给你的,就走了”。听丈夫说完,我感觉问题不简单,可能没安好心。

过了几天,又是那二位居委会的敲门。一進门,丈夫同修就告诉她们:“你们那一件牛奶,我们替你们转送给生活更困难的人了”。她们刚坐下,又進来四个人:有区政府“六一零”头子、有单位政法科同事(这二人从二零零三年开始一直参与迫害,所以认识),还有二个不认识的。原来他们是合伙的!丈夫同修心想:来的都是有缘人。就又跟他们讲真相,救度他们,讲善恶有报的因果关系,讲不要迫害大法弟子,迫害修炼真、善、忍的好人要遭报应,等等。期间,他们中有一个人在丈夫同修背后偷拍了一张照片,当时丈夫同修就严肃的指出:“没有经我同意,你们这样做是违法的!”于是,他们调转话题,假惺惺的说:“你家太困难了,我们给你家送钱来了。”丈夫心想:只要是我的工资我就应该要。他们说你在本子上签个字吧,丈夫说:“你们把钱拿来我就签字(指工资)。”后来,他们就走了。

我中午下班,听丈夫同修说到早上的事。我说不对呀,怎么又来了?这是对我们的迫害啊!我俩就悟,是哪里出了漏?我又到邻居同修家切磋这事,同修说这是虚情假意,不要理他们,不要再开门让他们進来。回来我问丈夫同修:是不是有什么心没放下,让他们钻了空子?丈夫同修想了一下,说:“我答应过他们,如果给钱就签字。可能是这么多年的艰难生活,对钱动了心。师父在《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中告诉我们:“出问题的时候啊,感觉不对的时候啊,一定要看自己!看看自己哪儿错了被邪恶钻空子了。错了就应该认识到了,就应该做好。你们别忘了,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啊!你们是来证实法的!修炼苦,证实大法中邪恶更邪恶呀,能走过来的,就一定是众生之王。”我俩悟到:是想要钱的心,给邪恶钻了空子!找到了这颗心我们就去掉它。

这么多年无论如何艰难,我们凭着对师父、对大法的正信走过来了。是师父给了丈夫同修第二次生命,我们只有修好自己,救度众生的份,绝不能在最后的时刻执著钱财,我们要坚决抵制邪恶的迫害,做好师父教给我们的三件事。悟到了法理,我俩就发正念,并请师父加持,解体一切干扰我们修炼的旧势力黑手烂鬼乱神共产邪灵。那几天天天高密度发正念,还有好几个同修也帮我们发正念,铲除邪恶的迫害。

过了两天,是个星期六下午,我俩正在家发正念,又听到敲门声。我俩集中思想,求师父加持,发出强大正念:我们要跟师父修炼,铲除一切干扰我们修炼的邪灵烂鬼,大约七、八分钟,他们走了。

第二天早上,我买菜回来,老远就看到一辆警车停在我家大院门口,这是我回家必经之路。邪恶这么早就又来骚扰了?!我回不回去呢?我想:中国大陆大法弟子在出生入死中,都能放下生死,这点小事难得倒我吗?心里想着:邪恶看不见我,我必须回到家中。我骑车迅速从警车旁边经过,快速开门進到家中。丈夫同修问我:“看到他们了吗?”话音未落,又来人敲门了。我说快发正念铲除迫害,我俩继续发正念,又求师父:我们不要邪恶任何钱,那一念是错的,我们要跟师父修炼。结果他们走了。师父又一次帮助了弟子。

当天晚上七点多钟,天下着小雨,我和丈夫同修正在家全身心学法,又听到敲门声,我们的正念非常强,大声问:“誰呀”?一个女的声音说:“开门啊,是社居委的给你送东西来了!”。我打开木门,隔着防盗门对外面的人说:“我们不认识你们,我们修炼人也不要别人的东西”。从门边冒出一个男的,说:“把门开了,让我们進去,我们代表政府给你们送温暖的。”这时,我脑中想起师父的法,“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就理直气壮的告诉他们:“你们这么多人,天天来敲门,是不是扰民呢?这是违法的!送温暖还有开着警车的呀?”。他说:“没有啊!”我严肃的说:“你们别撒谎了!我早上在大院门口已看到了警车”。他抵赖不过,说这是调解的车子。我说:“我们是修炼人,是好人,又没跟誰发生矛盾,要你们调什么解?”他说:“知道你们是好人”。我又说:“十年过去了,我们修炼真、善、忍做好人,我丈夫被残酷迫害差点致死,单位不发工资,每月就二百多元生活费,我们怎么生活的,你们知道吗?等你们送温暖,命早就没了。你们这么多人天天来骚扰,什么目地?是不是要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我丈夫炼法轮功被你们迫害的七十多天没吃没喝,人还活着?我们都是同胞啊,政府这样迫害好人,是错的!”

他们没有说话,都听着。那个男的小声说:“那是以前,现在不这样了”。这时从门边又冒出一个丈夫单位的人,我认识他,大声喊着他的名字,说:“某某,别人不知道,你也不知道吗?”正念使这个人后退了一步,小声说:“前几天来时就说好了,给你家送低保钱”。我说:“我们不要。正常工资不给,非要给低保?把人害成这样,还要说我们对政府感恩戴德是不是?”从门边又冒出个区政府“六一零”头子,说:“把门开了!”我丈夫大声的告诉他:“你这个人最坏!跟你讲多少次真相,叫不要迫害修炼人,你不听!你这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你们走吧!”

这时,门外传来我女儿同修的声音,是她下班回来了,对他们说:“这么晚了,天又在下雨,你们回去吧!我家困难时期已过去了,我和我妈都在打工,不要你们低保钱”。他们叫我女儿把门打开,让他们進去坐坐。女儿同修说:“谢谢你们了!你们走吧,我爸妈不会开门的!再不走雨要下大了”。说完我女儿没回家走了。我把门关上。在屋里继续发正念求师父加持,坚决抵制邪恶的迫害。听到他们几个在屋外低声说着话。这时,电话铃响了,女儿同修叫我们不要开门,大院门口有警车。我俩继续发正念,过一会儿,女儿又打来电话,说他们都上车走了,叫我在门边等她回来。就这样,我们又一次消除了邪恶的迫害。从这以后,邪恶的干扰和迫害便不了了之。

这次长达几个星期的过程,都是在师父慈悲的呵护下,我们理直气壮的证实着法,全家同修再一次证实大法的坚不可摧!我们也时常感到我们处在师父强大的能量包容之中。通过这件事,我们也找到自己的不足:最近学法不能静下心来,有时还与丈夫同修争嘴,没有做到为别人着想,还有怨恨心、显示心、争斗心,找到这些不好心,我会在不断的学法中去掉它,在大法中归正自己,做好师父教给我们的三件事。

这些年,我和丈夫同修几乎每天下午都出去劝三退、救众生,同修说我们俩是一个讲真相小组。一路走,一路讲。他碰到熟人,我发正念。有时看到听真相的人不愿三退,就求师父加持,马上那个人就表示同意。我碰到人劝三退,他就在旁边发正念,效果特好。经我们三退的人,有退休的老区长、有办事处主任、有派出所户籍员,基本上讲一个退一个。有一次,看见一个老人在垃圾埇捡废纸,丈夫同修上前告诉他三退保平安。老人没反应只是笑,哦,原来老人是耳聋!丈夫同修对着他耳朵大声讲:“记住法轮大法好,就保平安”,老人这回听见了,点头笑着说:“谢谢!”路上行人都听见了,回头看着我们笑了。

去年十月放长假,我与母亲同修到老家乡下救人。那天下着雨,八十三岁的老母亲多年不回家,认错了路,提前下了车。我俩冒着雨赶路,心里想着:“我们是来救人的,下雨、路远算不了什么!“走了很远还没到,路太远,雨又还下着,手提二个大提包,真累!于是,我俩大声背着师父的法鼓励自己:“大觉不畏苦 意志金刚铸 生死无执著 坦荡正法路”(《洪吟二》〈正念正行〉)。一边走,一边背法。我们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什么困难都不怕,就听师父的话多救众生。终于拐進了村子,又走了好长一段路,才到表姐家,汗水、雨水混在一起,早把衣服、鞋全都湿透了,但我们心里不觉苦。

这一次,老家的亲戚见证了八十三岁的老母亲修炼法轮大法后,精神如此好、身体如此硬朗,都知道法轮功是个好功法。他们都知道了法轮大法好,中共邪党几十年来从未干过好事,是中华民族的祸根。我们把在大法的福音带给了他们。四天时间,我们带着二十八个三退名单返回,其中有八个是退出中共邪党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