闯过生死关 见证大法的超常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三日】我是一九九七年十月十日得大法修炼的老弟子了。师父的大法就象甘露一样,滋润着我这久旱逢春的秧苗,愈合着我这千疮百孔的心田。我如饥似渴的一遍一遍读着大法爱不释手,恨自己学法太晚,理解的太浅,精進的太慢。

之所以这样,是因为学法不长的时间,身体便有了明显的变化,我走路生风,腿象长了弹簧似的,十二指肠溃疡的病好了,甲状腺亢進的病没了,高血压不见了,就连我因老年失子痛而带来的精神崩溃,心底出血而象碎玻璃粉粉碎的心也愈合了,感到浑身轻松、自在。我从心底感谢师父,感谢大法。

师父在《转法轮》中告诉我们“我们这个宇宙中有个理叫不失不得,不能够全部都给你拿下去,你一点不承受这是绝对不允许的。也就是说你病的根本原因、身体不好的根本原因我们给你拿掉了,可是你还有一个病的场。在天目层次开的很低的时候,看到身体里有一团一团的黑气,混浊的病气,它也是一个浓缩了的、浓度很大的一个黑气团,它一旦散开会充满你整个身体的。”“你越难受的时候说明物极必反,你整个身体要净化了,必须全部净化了。病根已经摘掉了,就剩这点黑气让它自己往出冒,让你承受那么一点难,遭一点罪,你一点不承受这是不行的。”所以一开始修炼出现的流鼻涕、流眼泪、发烧、咳嗽、拉肚子等时有发生,也很容易的过去了,随着时间的推移,对法理认识的越来越深刻,考验也就越来越大,下面我就把过关一些情况交流一下。

净化身体

一九九九年四月的某一天,我在炼功场上刚炼完了功,大家陆续散去时,我突然觉得站在了一个大的转盘上,这个转盘慢慢的开始转,我头有点晕,就赶紧找了块石头坐了下来。转盘的速度由慢到快,而且越来越快,只见周围练拳的、舞剑的都在围绕着我飞快地跑着,我晕的睁不开眼,恶心的要命,浑身瘫软无力,人们注意到了我的变化,大家就架着我回到了家。我躺在床上,感觉自己象被晾在了风口上,浑身象长满了刺似的,到处透风,就说快关门,怎么这么冷。人们说门关着呢。于是就给我盖上被子,我仍冻的要命,并开始呕吐,因早上没有吃东西,也没喝水,并没有吐出多少东西,就是恶心难受,头脑里的轮子飞速的转着,我的脑袋要裂开了,连仰卧都不行,始终的头朝下,保持呕吐的姿势,这样持续了一天多时间,家里人给做了好喝的汤,也不能喝。那感觉就别提多难过了。

第二天轮子开始转的慢了点,这时辅导员来到我家嘱咐我说“你可不能当病养啊!”我说知道,眼睛仍睁不开,于是我就起来打坐,就看着电视里人头拉的老长老长的。我认为这是师父在给我清理身体,感觉身体里那些脏东西就象洗衣机、甩干机那样被甩出去了,我很高兴,觉的自己進了一大步。

出车祸,过生死大关

在二零零二年十一月初的某天晚上六点钟,我两手拿着很重的三个花盆,从后车门下车,一只脚刚落地,另一只脚还在车上,因两手都有东西,所以也没扶车门,这车突然开动了,我从车上背带的转了个九十度的弯,头朝向车开去的方向,仰面朝天,被重重的摔在柏油马路的边上。只听嘎的一声脆响,我以为花盆摔碎了,但不是,我的手仍在向上擎着这三盆花,这等于是我全身的重量加上花盆的重量,再加上车开动的速度,都压在了我的后脑上,那嘎的一声是我头碰到了路上发出来的,我坐起来后,本能的摸了摸后脑,一摸软软的,象熟透了的柿子囔咕囔咕的,我感觉象戴了很大的气帽子。

头不痛,不晕,也不出血(头皮没破),但我知道头盖骨破了很大的一个洞,起码有鸭蛋那么大,而且是粉碎性的。我就记着师父讲的“好坏出自人的一念,这一念之差也会带来不同的后果。那么大岁数,搁个常人,能摔不坏吗?可她连皮都没破。”(《转法轮》)我就要信师信法,决不动摇,生死有师父定!

汽车开出去二十多米停下来了,周围围过来好多人,司机过来一摸我的头,哎呀一声,别人也过来一摸也哎呀一声,我对司机说你把我抱起来就行了,不要紧的。周围的人一看我这样对待他,就说司机你碰到好人啦,我没理会,拿着我的花盆,头也没回的就走了。一路上我一遍一遍的背着《论语》。

到家后,老头看我的脸色不对劲,问我怎么了,我说我摸了摸阎王鼻子,他没敢收我,我又回来了。老头摸了摸我的头哎呀一声说你问他姓名了吗,记住车号了吗?我说没有,老头子便一下坐到了床上,声带哭音的说:“老婆子,你真是个好人哪,你要有个三长两短的,我上哪里去找人呐!”我说:没事,有师父保护,不会有事的。

一晚上老头都没睡觉,几次来到我的床前观察,而我也没出任何动静,安然无恙的平安的度过了一宿。第二天早上起床后,我就赶早市去了。这要叫常人能行吗?能这样痛痛快快的度过来吗?

有师父的呵护,我又过了一关

二零零四年六月的一天下午,我忽然觉的有个轮子在头里要转,我就赶快做好了准备。果然轮子由慢到快的转了起来这次比上次来的更凶猛,只觉的头要爆炸了似的,不住的恶心呕吐,第一天就吐了半盆多,后来实在没什么可吐了,真是把苦胆汁都吐出来了。因恶心的太厉害,趴着吐用的劲又大,好象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脸上不住的有小血点渗出来,后来小血点就成了血斑,血斑又连成了一片,象熊猫眼似的一圈紫黑色。头晕得要命。女儿不住的给我量血压,我的血压不断的升高……。我说别量了,越量会越高,果不其然很快就到了二百二十,她这才住了手,女婿吓的给我翻眼皮,以为我有生命危险。

我就叫家里人给我放师父的讲法录音,我坚信师父,坚信大法,我知道哪有舒舒服服长功的,我这是好事,升学升级还得不断的考试呢。师父说的这个理我懂,过关如同考试,过好了关,才能及格,才能提高层次,终于在师父的呵护下,我又度过了一个病业关。

在师父的呵护下,我磕磕绊绊的过了一关又一关。这只是举了几个典型的例子,如果没有师父的呵护,我是寸步难行,我感谢师父,庆幸自己得了这神奇的高德大法,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今后我要更加精進,圆满随师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