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晓燕被劫持逾百日 曾连续五天遭酷刑逼供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四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姜晓燕被非法关押在哈尔滨市第二看守所已经一百多天,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二日律师见到了姜晓燕,姜晓燕自述在被非法审讯期间,被连续审了六天,第一天七、八个警察审她,没用刑;从第二天开始是三个警察审她,每天下午开始用酷刑折磨她,连续折磨五天。

姜晓燕
姜晓燕

酷刑折磨姜晓燕的是省市公安厅成立的所谓“专案组”。恶警强制将姜晓燕反扣在审讯室后面的椅子上。椅子很宽,要几个恶人用力掰,才能将姜晓燕的两个胳膊在后背反扣戴上手铐。椅子背后有一横梁,前面还有一铁的东西卡住姜晓燕的脖子。恶警用软塑料绳套在姜晓燕的手铐上,然后再吊在横梁上,办案人员用力提。姜晓燕说:吊的时候,气只在胸口。刚开始正常呼气,渐渐的,腰以下就没有知觉了,手也没感觉了,只有胸口以上有气,还喘着,胳膊腿都没有知觉。吊的时候,有恶警在看表,姜晓燕昏迷后,恶警看着姜晓燕没有气息了,用火机燎断绳子,放绳子。然后,又给失去知觉的姜晓燕“按摩”胳膊,“通穴位”。姜晓燕说,那种“按摩”又是一种折磨,血液恢复流通时的感觉非常痛苦难受。恶警同时又看表,看姜晓燕恢复差不多,就将其送到监舍。就这样,姜晓燕被连续刑讯逼供五天。

姜晓燕曾患癌症,因修炼法轮大法而痊愈。她于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三日去朋友家被绑架,当天黑龙江省公安厅恶警伙同哈尔滨市公安局恶、双城国保大队恶警绑架了五十六名法轮功学员。姜晓燕被非法关押在双城拘留所十五天快到期时,被转到哈尔滨市第二看守所(鸭子圈)刑事拘留,家属多次到双城公安局索要行政拘留手续,双城国保一直回避不给,国保队长肖继田、王玉彪表现很害怕,不敢给行政拘留票子,只给了刑事拘留证。

姜晓燕家里聘请的律师到哈尔滨市第二看守所要求接见她时,哈尔滨市第二看守所人员说办案方双城国保不同意,不允许接见。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二十七日下午,姜晓燕的家人在律师陪同下,到哈尔滨市检察院信访办投诉姜晓燕遭刑讯的迫害情况,信访大厅的接待人员虽然明白了事情真相,但他没有做出最正确的选择。然后律师又到控审大厅,控告双城国保大队两个大队长违法办案,而接待人员一直在用电话联系节假日游玩的事,二十多分钟后才对律师说明天再来。对此种不作为的流氓态度,律师严厉训斥,他才请来了主管处长,答应第二天上午到哈市第一看守所见驻检负责人。

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二十八日上午,律师先到双城国保递交代理手续,肖继田说律师按照法律正常会见手续可以见人。十点律师到第一看守所,告知双城国保已经同意让见人,而看守人员给国保打电话,家属听到国保恶警肖在电话那边说不让见,将邪党的流氓本性表现的淋漓尽致。接着律师又给市检打电话,市检不作为,让找看守所秘书,于是律师先后找驻检(检察院派驻监狱的驻狱检察室进行执法的监督、监察工作。也叫驻狱检察机 构),又找看守所教导员肖某,他说这案子是省里办案,不让见。家属又来问驻检,驻检人员无奈地说:“在中国有法律,但是上面不让见,你说怎么办?”

姜晓燕目前身体状况非常不好,重度贫血,随时有生命危险,家属正在向各级检察院控诉这种刑讯逼供。同时把取保候审申请书递交到双城检察院。律师将陪同姜晓燕家属去哈尔滨市中级检察院和黑龙江省高级检察院分别控诉恶警对姜晓燕的酷刑折磨。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