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地讲真相 师父来呵护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四日】我是“七二零”前得法的老弟子,我老伴虽然不反对我修炼,但怕心重。我们都是年近七十岁的人。从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份开始,他就说天冷了就到南方儿子那边去过冬。我怕在人生地不熟的地方误了我做三件事,心里不愿意去,也没表态。到十二月份,气温一天比一天低,他又几次唠叨说要到南方去。到十二月下旬,本地最高温度只有几度,持续好几天了,他说:“我看了天气预报,南方某地的气温比我们这里要高十几度,那边还是要暖和得多,我们去了等这边开始暖和了再回来。你说什么时候去好呀?”我说:“你要我说呀?我就不想去。”后来他也不问我了,很快就在网上买了我们俩人到南方某地的机票。

在这种情况下我也不能再与他抝起,作为修炼人,我们也要平衡好家庭,也只有随他了。后来我想师父曾说过:“你碰到的任何问题都不是简简单单的,都不是偶然的,都不是常人中的问题,一定与修炼有关系,与你提高有关系。”(《洛杉矶市法会讲法》)也许是师父叫我去救度那一方的众生吧。这样想后心中就不再那么纠结而释然了。

鉴于在外地没有认识的同修,而南方口音我又听不大懂,所以讲真相我主要选择了用手机、真相粘贴、真相币。我抓紧时间向本地技术同修学习用手机讲真相的技术,如群发彩信、编辑彩信及常见问题的处理方法等;技术同修也很尽心负责,临走前说手机又有新的软件要更新,并给我做了备份。同时请另一同修帮我做了一定数量的不同内容、不同大小的“真相粘贴”和真相币。

出发到机场领登机牌托运行礼时,工作人员叫我老伴進去开箱检查。我一下就警觉起来了,这可能是邪恶在阻扰我救人。因箱里放了三包真相资料,有两包是真相粘贴和护身符,有一包是真相小册子和传单。各种真相粘贴有近二千张。这时我虽然有点紧张但并不怎么怕,我想到的是师父就在我身边。于是我在心中请求师父护佑我、加持我。并发正念清除阻扰我带真相资料救人的一切邪恶因素。不一会老伴叫我也進去,问我:你把手机放在箱子里了吗?他们说里面有手机。我说:没有。看见老伴和工作人员都在箱子里翻找,心里不断求师父、发正念。很快那个工作人员在衣服中间找到一个硬盘(我们都随身带了笔记本电脑),他说可能是这个东西,叫我们把东西收拾好把箱子再过一次。再次检查时就顺利通过了。看似很突然很惊险的场面,在师父的呵护下都化解了。我从内心深处呼喊:谢谢师父!

后来,老伴对我说:“今天这事很悬呀!这些年我在国内坐飞机无数次,全国很多大城市都去过了,到北京比到××街(我市最热闹的街)都多,从来都没有遇到过开箱检查。开箱后工作人员很快就看到了你那几包东西了,他用手按一按,揑一揑说:把绳子解开看看。我说那里没有手机!就与他磨蹭,他一会翻翻下面给儿子带的自己做的香肠,一会看看箱盖上的衣服,反正到处乱翻了一阵,也没找出什么东西来,然后我就把你叫進来了。好在最后没出事,要不麻烦就大了。”我说:“我有师父保护啊!”

到了儿子住的城市后,用手机讲真相一开始就不顺,一发彩信就失败,发送不成功,反复多次都是这样。我心里很着急。要是在本地肯定马上就去找技术同修了,可能师父就是要去我的这颗依赖心,急躁心,要我自己想办法解决。我想可能是邪恶的干扰,于是就发正念,可我发了也没有效果。我又想是不是自己的执著心造成的呢?就向内找自己的执著心,好象也没有什么作用。于是我就按技术同修教我的方法,一个一个问题去找:网络连接不成功,上网功能未打开,打个电话或发一个短信把它开通;连接网关连不通,把网络设置重新做一遍;若还不行,再设置一下手机网络;以上方法都不行,技术同修说:用“手机恢复”就万无一失了。手机恢复首先是恢复出厂设置;再恢复自己做的设置,主要是安装“工具箱”和“输入法”;最后恢复备份。所有这一切我都做完了,我满怀信心的去发彩信,又不成功,当时我懊丧极了,同时也感到在外地是如此的孤立无助。

此时我马上又想到师父说:“其实你天天都在我身边,你只是自己不知道”。(《欧洲法会讲法》)也就是说,师父随时都在我们身边,怎么是孤立无助呢?于是我就在心中求师父:“师父呀!弟子真的是想多救人,请师父给我开智开慧,让彩信发出去救人吧!”然后我就去做别的事情,大概过了两个多小时,我脑子里突然产生一个念头:重做一次“手机恢复”,但不要恢复备份。我就照着这样做了。果然,彩信就能发出去了。当时心情十分激动。因为这样每天可能就有几十至一百多人能了解到真相。我知道这肯定是师父帮了我,我在心里很感激的说:谢谢师父!谢谢师父!

再说用真相币,我手里五十元以下的钱币都是真相币。从我家出来,走路二十分钟左右就有一个大的农贸市场。这里鸡、鸭、魚、肉、海产品、各种蔬菜、水果、干杂、熟食都有。农贸市场外面还有两个小超市及一些卖生活用品的商店。我经常到这里来买东西,都是用的真相币,开始用时还发正念,后来就不发了,很自然的就用出去了。因卖东西的人有许多人看都没有看就收了,有的人看到了也没提出异议,有时我还没有走,马上又找给其他买东西的人了,一切都那么自然,从来没有拒收过。

但有一次我到当地最大的一个超市去买东西,付钱时给了真相币。收款的年轻姑娘把钱上的真相短语看了又看不给我结账,然后又去找了一个三十岁左右的小伙子来看,这时我才意识到没有发正念,我赶快发正念并请师父加持。等了一会小伙子走了,小姑娘才把账结了。我知道这又是师父呵护的结果,在另外的空间是师父改变了人的思想,才度过这一关。我从心里非常感谢师父。

我在异地讲真相有个重要项目就是贴“真相粘贴”。因“真相粘贴”可抑制了邪恶,让众生明白了真相而得救,所以应首选人多的地方贴,使更多的人得救。我经常选的是公共汽车站,特别是城市中心繁华地段和旅游景点的公共汽车站。这里来往的人很多,而且在等车的时候有时间看“真相粘贴”的内容。同时我也很注重各种宣传栏、公告栏,如社区的公告栏、阅报栏、各种宣传栏和公告栏等等。既然是公告就是叫人去看的,所以看到这些地方我千方百计都要给它贴上真相粘贴。特别是所谓的“法制教育宣传”,有诽谤大法的内容的,我就给它贴上“天灭邪教共产党,退党团队保平安”“法轮大法好、洪传全世界”和“正义审判”或“国际逮捕令”,以解除邪恶的谎言和毒素。在一个景区的警务室外面墙上的公告栏里贴了几个警察的照片,在照片的旁边我也伺机贴了这几张。我想他们虽然中毒很深,甚至迫害大法弟子,但也是我们要救度的众生。

有几天连续下雨我也要出去贴,就找能避雨的地方贴。如有棚的公共汽车站、屋檐下的墙面、柱子,电话亭的里面、街边小公园的亭子里、医院、及路过的旅馆酒店、机关单位,如教育局、电力局、房管局等。也有人问我:你找谁?我很平静的说:找卫生间。

天晴的时候,无论太阳多大(气温高时有三十七度左右,那里紫外线很强),我都要出去。我经常去一个河边公园。这个河边公园离我住的地方不太远,是在一条公路与一条大河之间。这个公园路边有四个公共汽车站,也就是说这个河边公园长度有四站多路远。有的地方宽,有的地方窄,都种了许多热带植物,宽的地方建造有亭子、长廊、喷泉、雕塑、有的地方还有健身器材或儿童玩的器材等。而且还故意造型分一些岔道,虽是小路都有灯杆,一定距离还有水泥杆。这些都是我贴真相粘贴的好地方,特别是那几个公共汽车站。到这里来的人很多,旅游团也经常带人来。第一个公共汽车站的河边就有一个坐游船漂流的项目,加上热带植物和塑像配合很多人都来这里游玩、照像,自然就会看到真相粘贴。

有时我又采取先坐公车到比较远的地方下车往回走,边走边贴,同时也发彩信。更多的是走街串巷,每天走不同的方向。有一次吃过午饭大概一点刚过,我从家出来很快就到了东北方向,然后穿过马路向另一个没走过的方向走,都是小街小巷,有的小店还挂着毛魔头的像,我一边走一边贴,不知走了多少街巷,有的小巷又在椰林中,一会上坡,一会下坡,七十多张粘贴都贴完了,彩信也发了,才发现自己走的地方没有公车,这是什么地方啊?前面是一片椰林,有很多条小路,看不到头,不知走那条路,也没看见人,要返回去更记不清是怎么走的了。这时我心中对师父说:弟子迷路了,请师父给弟子指点一下吧!我想都没想随便走了一条路,好象一瞬间就穿出椰林,那感觉就象走的是另外空间那么快。出了椰林马上就看到有一条比较宽的路,两边还有一些简易的房子卖东西。再一看前面垂直方向有一条很宽的大道,我快步走到大道上一看,就看到远处高速路上的那座大桥,我知道到了西南方向了。一看时间已是五点半过了,也就说从东北方向走到西南方向用了四个多小时。我赶快往城中心的方向走了一段路才找到公交站,又转车回到家快七点了。我知道这次又是慈悲的师父帮了我,弟子由衷的感谢师父!

我在异地讲真相的四十多天的过程中,当出现危难之时,每次都受到师父的慈悲呵护,使很多关、难化险为夷。我深深的体会到“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一切都是师父在做。感谢师父对弟子的无量慈悲和苦度。我还有很多不足,和精進的同修比起来还有很大差距,距离师尊的要求还差的很远,但我决心加倍的努力,修好自己,跟上师父的正法進程,圆满随师还。

由于层次有限,如有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