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立军等2008年对辽西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四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四年前,二零零八年二月二十五日,中共以保奥运为由,公安部发动所谓代号“F0801”行动,对法轮功学员进行疯狂的迫害,辽宁省至少有八十六人遭绑架。在辽西三市葫芦岛、锦州、朝阳,时任锦州公安局局长王立军亲自指挥迫害。

在这次迫害中,葫芦岛市有十六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他们先后被非法判刑、劳教,其中两人已被迫害致死,大多数至今仍在黑狱中遭受非人折磨。

◇范德震,男,三十三岁,二零零八年二月二十五日被绑架后,仅两个多月就在绥中看守所被活活打死,死时面部扭曲痛苦,牙关紧咬,腹部有多处瘀血。恶警强行火化遗体。留下刚刚结婚一年半的妻子小雪和九个月的嗷嗷待哺的幼子。六十多岁的父母失去孝子悲痛欲绝。

范德震生前曾两次被中共非法劳教。二零零一年他进京为法轮功鸣冤,被非法关押于葫芦岛劳教院三年。在狱中,几个恶警为了强迫他放弃信仰,同时用电棍电击、毒打他,打的他浑身伤肿,面目皆非。同年十月,恶警指使的犯人对他野蛮灌食,用手铐将他的四肢固定在铁床上终日不让动,将一根塑料管硬是从鼻孔插入胃中,差点呛得窒息而死。最后将他迫害得奄奄一息时,才释放他。二零零四年四月一日,范德震被蹲坑恶警绑架,被非法关押进市看守所,在那里再次遭到恶警、犯人们的酷刑毒打、野蛮灌食,在生命垂危时被释放。二零零五年九月十七日,范德震在葫芦岛打工时被几个便衣强行用手铐背铐绑架,第二次被非法劳教,遭到恶警多次残暴迫害,被折磨得几近生命垂危。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鼻饲)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鼻饲)

◇范德震的妻子杨雪,二零零八年二月二十五日被绑架,后被非法判刑四年,因孩子未满一岁,监外执行两月。

◇黄立忠(黄立中),男,四十七岁,个体业主,家住葫芦岛市连山区,二零零八年二月二十五日被绑架,后被非法判刑十年,被非法关押到盘锦监狱。黄立忠在狱中遭受各种酷刑折磨,二零零九年十月被恶警上电刑致死。

黄立忠

黄立忠去世前,妻子于二零零九年十月二十日去探望他时,看见他枯瘦如柴,浑身颤抖,虚弱的说话都很吃力。盘锦监狱之前一连五个月不让家人探视,就是为了掩盖恶警对黄立忠的残酷电刑迫害。仅仅过了五天,十月二十五日晚上九点半,狱方突然通知家属,黄立忠已经死亡。黄立忠头发斑白的父母赶赴监狱看到原本很年轻的儿子,被害得像个老头一样痛苦死去,悲痛的哭天抢地,凄惨无法形容。

自2009年2月25日被非法绑架到2009年10月25日被迫害致死,年仅46岁的黄立忠被折磨得皮包骨、伤痕累累。

黄立忠生前曾遭受中共邪党严重迫害,无数次被骚扰、监视、 电话监听,多次非法洗脑、一次行政拘留、三次刑事拘留,三次被非法劳教,一次非法判刑。每次在被非法关押期间,都遭受酷刑折磨,在三次非法劳教期间,每次都是被 折磨至生命垂危时才被释放。

◇赵亮,男,农民,家住葫芦岛钢屯镇,二零零八年二月二十五日被绑架后被非法判刑十年,现被非法关押在锦州监狱。

赵亮之前曾三次被非法劳教。二零零零年六月二十三日,赵亮和哥哥被绑架,后非法劳教一年,到期又被非法加期二到五个月。在劳教所里,天天受各种折磨,如打嘴巴,体罚、电棍、蹶子、坐板、针扎手指、跪拖布把 等等。二零零二年四月初八,赵亮被钢屯镇派出所绑架,警察从午后七点钟左右将他打到凌晨三点多钟,打的他身上没好地方,恶警打累了就睡觉了,赵亮把绳子弄开,走出了派出所。二零零四年六月二十二日,南票分局、渤海派出所恶警绑架了赵亮和他的妈妈、哥哥,三人都被非法劳教三年。在劳教所,赵亮兄弟俩遭到恶警暴力灌食、电击生殖器等残酷折磨,哥俩儿被迫害的生命垂危,才被释放。

◇张崇月,男,二零零八年二月二十五日被绑架后被非法判刑十年,被非法关押在盘锦监狱至今。

张崇月被绑架后,家中失去了顶梁柱象天塌了一样,妻子抱着小女儿,领着大女儿,带着年过古稀多病的婆婆回到偏僻破旧椽子烂掉几根的家中。当她得知丈夫被密判十年重刑,真如五雷轰顶,两眼直冒金星,欲哭无泪,不忍告诉年迈的婆婆和两个幼女。四年来苦辣辛酸,艰辛探监遭刁难,身小力薄,农活一人干。今秋,刚过十岁的大女儿帮着推稻子,让她心酸,凄然泪下。

◇杨虹,女,二零零八年二月二十五日被绑架后被非法判刑被非法判刑九年,现被非法关押在沈阳辽宁女子监狱。

杨虹在狱中因坚守“真善忍”信仰,拒做奴工,遭狱方严重残害,全身是伤痕累累,因拒绝奴工,曾数月被关在监狱仓库内,夏天闷热,冬天冰冷。

◇杨兆颖,女,葫芦岛市绥中县人,二零零八年二月二十五日被绑架后被非法判刑七年,被迫害致瘫痪,现被非法关押在沈阳辽宁女子监狱。

杨兆颖是大连外国语学院毕业,是优秀学生,二零零一年因她到北京为法轮功鸣冤,学校非法取消她的学士学位。大学毕业后,杨兆颖在大连一家日资企业工作。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九日, 杨兆颖被大连市中山区捷山派出所的绑架,恶警准备将她非法教养。她在走脱时,从派出所的楼上跳下,导致粉碎性骨折,下半身瘫痪。医生说她这一生都没有站起来的机会了。然而,杨兆颖通过学法炼功,在没有接受任何药物治疗的情况下,又站起来自己走路了,但一只脚仍然没有知觉。很多关心她的同学看到法轮功创造的奇迹后终于明白了真相。

二零零六年三月二十一日早晨,在杨兆颖本与未婚夫、法轮功学员薛新凯准备办喜宴的前夕,薛新凯被邪党警察绑架,被非法判刑七年,现被关押在本溪监狱。

二零零八年二月二十五日早六点,一群警匪调来了消防车爬梯,上到三楼,砸碎窗玻璃,跳入杨兆颖的家中,绑架了杨兆颖及其家人——父亲杨光武、母亲冯柯兰、姐姐杨兆芳。

杨兆颖先后被非法关押到葫芦岛看守所、绥中看守所、大连看守所。杨兆颖在大连看守所绝食抗议迫害,被鼻饲灌食,造成食道、胃部损伤,无法进食。在大连期间,杨兆颖一直靠轮椅,无法行走,大连公安局一处以“取保”并释放其父母为条件,要求其做简单笔录,遭到拒绝。杨兆颖四月二十八日被劫持回绥中后继续绝食抗议,被送到绥中医院,体重只剩八十多斤。二零零八年五月十二日,辽宁省葫芦岛市绥中县法院不法人员关树森、李文静到医院,对挂着吊瓶、打着氧气躺在病床上的杨兆颖进行非法宣判,非法判刑七年。

◇杨兆颖的父亲杨光武、母亲冯柯兰二零零八年二月二十五日被绑架后分别被非法判刑二年,姐姐杨兆芳被非法判刑四年。

◇周迎春,女,二零零八年二月二十五日被绑架后被迫害致瘫痪,后被非法判刑五年。法院不法人员到医院对她开庭审判,将她抬着劫持到监狱。

周迎春至今一直被关押在沈阳辽宁女子监狱城监狱医院,家属每次看望时,都是由四个人用担架抬出来。一年多前,她母亲去看她时,见她面黄肌瘦,说话有气无力,只看了母亲一眼,说了一句话,之后就闭上眼不说话了。

◇杨将威,男,二零零八年二月二十五日被绑架后被非法判刑十年,被非法关押在盘锦监狱。

杨将威与李小明新婚不到一个月,夫妻双双被绑架。在盘锦监狱,杨将威被高压电棍电的体无完肤,脸部臃肿,不许家人探视,古稀之年的二老经济窘迫,无人照顾。

◇李小明,女,二零零八年二月二十五日被绑架后被非法劳教一年。

◇裴志华,女,二零零八年二月二十五日被绑架后被非法判刑八年,现被非法关押在沈阳辽宁女子监狱。

◇沈文玲,女,二零零八年二月二十五日被绑架后被非法判刑五年,被非法关押在沈阳辽宁女子监狱。

◇王元举,男,二零零八年二月二十五日被绑架后被非法劳教二年,当时被劫持到葫芦岛教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