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年大法弟子:信师信法闯难关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四日】我是一九九三年得法的老弟子,今年七十五岁。历经十九个年头的修炼,在修炼的路上没有惊天动地的壮举,也没有催人泪下的故事。但在风风雨雨中始终靠坚定的信师信法平稳的走到今天。我们大法弟子都知道也都体会到,我们的一切都包溶着师父的无量慈悲。

不承认旧势力强加的病业假相

在《北美巡回讲法》中师父讲:“我在一九九九年的“七•二零”就把“七•二零”以前的学员全部推到位了,推到了你们最高位置。”这就说明神体是没有病的。出现不正确现象就一定是旧势力的干扰与迫害。

在二零一二年一月二十四日(正月初二)我感到身体不适,觉得全身疲惫,腿软没力气,也没在意。后来越来越重,五脏六腑都疼,吃不下饭,心口窝胃部有一块硬东西,不敢碰很疼。我向内找,我以为在除夕夜晚出去发资料,被一个男的看见了,我俩对视几秒钟就各走各的了,当时没有害怕,回家后感到有些后怕。我盘腿发半小时正念好了。

我向内找自己,怕心、争斗心、不让说的心、对外孙女贪玩有怨恨心、自私心、慈悲心不够等等,开始发正念清除解体它,同时我也天天对身体不适处進行善解,几天下来不见效果。承受有点到了极限,人也瘦得很快,只三四天时间就瘦下一圈。

女儿有点担心,跟我商量,咱上医院检查一下看看是咋回事。我说先不用,再观察两天。当时我心里也有点没底,因为我父亲和大哥都是因胃的毛病故去的。用法来衡量想法不对,人各有命啊。我是大法弟子,我有师父管,师父就在我身边,我跟过师父两个讲法班,我的一切由师父说了算,我师父的根扎在宇宙中,谁也动不了我,它也不配。

我合十跟师父说:我不能给大法抹黑,我的使命还未完成,我该救度的众生还没有完全得到救度呢,我一定跟师父法正人间时一块回家。这时疼痛减轻了,吃东西还不行,每天只喝一点稀粥或浆汁。

我心想时间很紧了,《洪吟三》我还未背下来,我就抓紧时间背。因《转法轮》我已背过十三遍了,《洪吟》、《洪吟二》也背多年了,各地讲法按时间顺序每年也最少看一遍。我心里什么都不想,就往脑子里装法,我思想不承认旧势力,全盘否定,行动上更不顺从,全面解体旧势力所有一切机制,抓紧时间学法。

一月二十九日(正月初七),因过年放假,外孙女不上学、女儿不上班,家中就我们三口,早晨我炼完功,发完六点正念,就又躺下了。做了个梦,非常清楚。通过这个梦中点化,我明白生命自来是安排的,因为生存在旧宇宙几十年啦,旧势力给每个人都有细致的安排,我不承认它,我修大法了,生命由师父从新安排的,师父给我第二次生命,这是新的生命起点。我要破除这病业的假相,全盘否定旧势力,谁也迫害不了我,我的一切由我师父说了算,师父就在我身边,我必须做好三件事,一定助师正法到法正人间,一同跟师父回家。

我每天整点发正念,发五分钟,接下来再发,我是李洪志师父的弟子,其它的安排我都不要,不承认,不接受,不服从,全盘否定,坚决铲除,任何环境都不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与指使。我就走我师父安排的修炼道路,我在修炼中即使有漏,也是要在大法中归正,绝不允许任何生命以此来干扰迫害走在神的路上救度众生的大法徒。我调动自己修出的神通、功能各种生命体和各路护法神、保护我的天龙八部,和我共同配合形成整体,清除灭尽旧势力,不管它藏在哪里,都把它找出来,不给它立足之地,旧势力不灭尽正念不停止。对它们垂死挣扎的表现也不承认,就是灭它,走好师父安排的路。

我是这样安排的,白天家里就我一个人,从八点开始整点发正念,发完正念就跪着学法(因我平时在家学法都跪着),中午适当时机出去发真相资料、神韵光盘,贴真相粘贴,下午到学法小组学法,学法回来,我再学一讲法,零星时间背《洪吟三》,一天学三讲《转法轮》,有时间再学点各地讲法。家务活照干,做饭时,边干活边唱大法歌,最爱唱的《我是谁》,功是早晚各炼一遍,心里就装三件事,根本没时间去感受身体难受。师父看的就是我们这颗心,因为“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

师父给我净化身体

师父第一次给我净化身体是二零一二年二月一日夜间一点十五分,发完十二点正念,躺下就睡着了,当时是仰卧躺着的,突然有一股力量从头顶向脚下方去,我一下就醒了,就象激光扫描似的(这是我的感受,因为我是闭着修的),就感觉“刷”!“刷”!“刷”!顺着头一直到脚,感到飕一股风似的出去了。当时胃部一抖动,觉得很舒服,我一摸,软乎了,不疼了,硬块没了,翻翻身,咋躺都行了。

当时我泪如雨下,不住的流,我合十连说三遍谢谢师父又为弟子受苦了!我哽咽着说:师父啊,佛恩浩荡弟子无以报答。(我在写这段回忆,还是止不住流泪)从这天开始,我能吃东西了,身体也有劲了,觉睡得也香,身体一切正常,向原来最佳状态快速恢复着。我真正体会到佛法的奥妙,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二》〈师徒恩〉),只要信师信法,什么魔难也挡不住走在神的路上救度众生的大法徒。

师父第二次给我净化身体是在二月三日零点五十分,当时我是右侧卧睡的,突然身体一抖动,床当时“呯”一下,我一下子醒了。这时我的五脏六腑就开始象开锅似的咕噜,然后就开始排气、打嗝,持续一天半(因我那几天吃完饭就打嗝,总觉得肚里有气,腹部有疼的感觉)。现在好了,身体很轻,打坐腿也不疼了,原来不到四十分钟,就要坚持不了,现在一个多小时也不疼。

我知道延续来的生命完全是给我炼功用的,我更知道该怎么做。心中只有三件事:心系众生,多救人,助师正法,修好自己。

我把此次闯关经过写出来,意在提醒老年同修坚定信师信法的正念。因我周围近两年,先后不同状态,被旧势力夺走肉身的同修三、四个,同修们都很惋惜,给常人也多少带来一定的负面影响,对救度众生也是很大的损失。

望老年同修遇到魔难用法衡量,正念思维,更新自己,转变旧观念,冲破旧势力的阻力,求师父,因师父就在我们身边,不要怕,佛法无边,神奇都会展现的。

我愿所有老年大法弟子都在助师正法的路上到法到人间,和师父一起回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