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法轮大法 退休制药厂厂长心脏赛小伙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五日】

与大法结缘

我得法经历了一个曲折的过程,回忆起来,虽然走了许多弯路,但是艰辛的过程更证明了大法的珍贵,和与师父缘份的来之不易。

没退休前,我在某市一家国营制药厂当厂长。我是学化学制药专业的,一毕业就分配到这家制药厂,在厂里干了大半辈子。

我来自农家,家里没有钱,也没有有头有脸的人给帮忙,没有一点点靠山,我是家里唯一吃公家粮的。自己从一踏上社会,就老老实实的做人,勤勤恳恳的工作。由于自己是科班出身,业务钻研的精通,工作不怕吃苦,与同事们的关系处理得好,因此从技术员、工程师一直做到厂长。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邪党开始搞经济建设,一切向钱看,人的思想越来越自私,道德滑坡的很厉害,自己当厂长既要管生产,又要对上对外对下,方方面面压力很大,还得受来自同事和工人的气,过的并不轻松。终于有一天我累倒在办公室,一头扎在地上,不省人事。

好心的同事们把我急送医院抢救,据当时的医生讲,再晚来会儿估计人就完了,算是捡回一条命。原来,我的心脏出了问题,我一听吓了一跳,这无异于判我死刑。我的身体那可是没的说,从小到大一直结实,还没吃过药打过针,在大学期间,我可是校篮球队的主力。那年代,没别的法,只能按照医生的要求安心治疗。

好转后,我出了院,到当时的工人疗养院继续疗养。同病房有位老先生,看我很年轻就被诊断为心脏病,很是同情我,就向我推荐练习一种气功,说是很多人练了后,病都好了。我就听从了老先生的话,跟他学着练。但是,由于疗养院有规定,叫我静养,并且在住院期间,不得接受别的治疗,吃别的药。我偷着练习违反院规。

有一天,正当我在小花园热气腾腾的发功时,被主治医生发现,严厉制止了我。说是会出危险,会给他带来牵连,也会影响疗养院,说如果我信的话,出院再练。出院后,我坚持练气功,虽有好转,但是每天却总得大把大把吃药,人的气色大不如以前,病始终没法除根。

与大法结缘,还多亏单位一位好心的同事。他见我人善良,为了厂子不辞辛苦,到头来落下一身病,就找到我,向我介绍修炼大法可以除病根,从此不需要打针吃药。说实在话,我可是打小一直受所谓无神论教育,再加上自己就是制药的,那些话当时确实不信。现在回过头来想想,是师父安排这位同事,也是后来的同修,几次三番找到我,给我讲修炼大法的好处,以及许多得法弟子因为修炼告别病痛的消息,让我得法。

但是那时候自己还在迷中,混混沌沌的哪里明白里面的玄机。出于好奇,也执著于好病,我就加入修炼。这一炼,注定我与大法结下善缘。炼过三次,就感觉与别的气功不一样,以前的胸闷、胸痛的症状消失了,也不憋气了,人的精神也好起来。记得得病时,我才刚到四十岁,那时候工作照上的我鼻唇沟深陷,满脸土黑,现在的我脸色红润,身体发福,不知道的会猜当时的我有七十岁年纪。这一切的改变都是伟大的大法给我的福报。

精進实修 健康心脏赛小伙

我拿出钻研业务的劲头,不断看书学法,越来越明白师父讲的理,人类的科技根本解决不了常人社会面临的问题,就拿我的病来讲,现代医学除了让大把吃药,或者动手术,把病掩盖推移,而要彻底根除那真是无能为力。现代科学与修炼相比,科学不过百来年的事,而修炼是多大的事啊,承传了多少亿年了啊。科学解释不了的,师父给出了答案,科学解决不了的,我自己就是修炼的受益者,这彻底改变了我的旧观念,更加坚定了我追随师父修炼的决心。

由于精進实修,药罐子早在第二个修炼念头就丢了,我现在真是六十多岁的人三十岁的心脏,劲头赛过小伙子。

我非常感激慈悲的师父,没有慈悲的师父给我清理身体,把我引上修炼路,就没有我的今天。我万分庆幸今生找到了一条真正的修炼之路,圆满之路才是我们返本归真的正确道路。

我要继续按照师父的要求,精進学法修炼,还要积极出去讲真相多救人,助师正法,完成大法弟子的使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