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在整体配合中是修别人还是修自己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五日】今天早上我在吃早餐时,思想中冒出这些天对一位协调人的种种不满的看法,比如尽看我的不足啦,把别人一点问题看得很严重啦,她给我说话那个态度让我不满意啦,啊,难怪以前有这么多同修都对她有意见,她为什么就不醒悟呢?真得好好说说她了……我随着这些念头在想时,就象正对着她本人在数落一般,自己觉得振振有词,而且,看到她的不足太多,真是让我越说(脑子里在说)越生气,连身体也越来越不舒服:胸闷、气紧、头脑开始混乱……

身体上的难受让我警觉起来,我突然醒悟过来:这些念头不是我!让我再跟你想,我不干了,立即给我打住!念头一转变,只一瞬间,那些难受消失了,我的身体轻松了。

这时我再想想同修,压根不愿去想她的不足了,同修是为我好啊!我应该真正去想一想同修说的有没有道理?是不是我在哪方面真的有问题?我只能去想自己的缺点和不足啊!思路到这儿的时候,我突然感到一种发自内心的喜悦,心中有一种很明亮很宽阔的感觉,那么真切,以至我在骑车上班的一路上都沉浸在这种愉悦的状态里。

回来后,我决定把今天的经历写出来和同修分享,从这件事中,我悟到了修别人和修自己的理,修就是修自己,是修去自己的不足啊。

我发现,我只在看别人不足的时候,我就是没有修自己,那不是我们本性的真念,自己是不可能在修别人中真正提高和升华的,自身不能归正,而此时还会被邪恶的生命操控,加强和放大执著,人这面表现出来的烦恼多多,难受多多,很可能就是众生不能得救的绝望在我们身体上的真实反映。而我能真正只去看自己不足的时候就是在修自己,就是符合师父对我们“向内找”的要求,符合法的一念,人这面看似平常,也许在另外空间却是一个天翻地覆的改变,众生得救的喜悦可能就反映到人的表面,就会体会到实修的无比殊胜和美妙。

由此我还想更多谈谈近期在整体配合中应该如何修自己,而不是修别人的一点理解。

在整体配合中,因为每个人都有各式各样的人心执著和缺点,在互相看到不足时,我们就可能因此产生矛盾。如果大家都没实修、修自己,眼睛盯着对方,那么这些矛盾就很难化解;时间长了,邪恶更加干扰,制造更多误解、麻烦,同修间矛盾就不断激化,形成积怨,最后就根本走不到一块儿,坐不到一起了,巨大的物质间隔因此形成。

往往在实践中我们会看到,陷到矛盾的双方都无一例外的没修自己;但有意思的是,没修自己的双方都会指责对方没修自己,而且都会曲解法去“修别人”,这么多年,我也多少次深陷其中无法自拔,不能清醒,回过头来看看,我发现我在无法修自己的时候,最大一个障碍就是那个念头:他(她)为什么就不修自己?把改变别人当成了改变自己的前提条件,一说到某人时,我思想中他(她)的种种不足、“劣迹”就会如数家珍似的往出冒,而且难以抑止,气不打一处来。每当此刻我还一点都意识不到我的执著,意识不到我这种不修自己的状态已偏离法很远了。

我印象中最深的是六年多前,两位同修看到我对一位协调人怨气太重,为对我负责克服了种种障碍和阻力来找我交流的情景。因为执著怕被触动,我开始甚至有点反感,觉得两位同修小题大做,当然我的态度可想而知。他们在我表现出的不屑一顾、讽刺嘲笑状态的打击下,用巨大的忍耐听我滔滔不绝的数落协调人(同修后来给我描述的我当时的状态和同修的感受),我至今都对这两位同修感到愧疚,我后来多次体会到:在别人强烈的自我中要耐心的倾听那确实是一种付出和承受;在执著中我是无法为别人着想的,而且当时我真的意识不到自己的执著。

最后是其中一位同修的话把我惊醒:“她纵然有一千个不对都不是你不向内找的理由。”我强烈的自我一下蔫巴了,我再找不到任何“辩论”的理由,这才发现自己最严重、最危险的问题:对协调同修的问题上,我很久都没向内找、修自己了。尽管我还时常把修自己挂在嘴上,其实那都是希望别人修自己啊!我记得当时自己愣了好一阵,一直在回味这句话。同修一句话点到了我问题的实质,使障碍和操控我的邪魔被曝光、解体了。我这边才清醒过来,同修走的时候,我送出门,那是发自内心的感谢。

有了这次切身的感受,所以后来很多年我都很愿意听同修的意见,因为我发现我很可能有自己根本意识不到的执著,能有同修来给我提出和指出,那是我的福气,那是师父安排别人来帮助我的啊!当然后来在不同时候,比如在学法不入心时,在名利情的执著中时,我可能就不能保持那种好的心态了,因为修好的一面隔开了,剩下的还得修啊。

我觉得这么多年我最不容易修自己的时候,就是在看到别人不足的时候,那些不足似乎那么明显,那么实在的在那儿摆着,那么的伤害了我,好象真的很难忘得了、放得下的。后来摔摔打打多了,我才渐渐明白:在这个时候我应从两个方面来想问题:一、别人此时的表现被我看见就是在提醒自己,我也一定有这方面的问题,我有多严重,别人就可能表现多突出。二、我在看到别人的不足,或感到受到伤害时,我因此动了情,生了气,忿忿不平的时候,就是我该修去自己此时表现出的怨恨心、不平心、争斗心、妒嫉心、在同修之上、瞧不起同修的等心了。

我曾想起两个成语:“恨其不争”和“嫉恶如仇”,这两个成语的中的“恨”字、和“嫉”字真是用得太准确了,它们那都是不符合大法的“真、善、忍”的,都是该修去的党文化的东西,因为我们在看见同修不精進时,我们很容易“恨其不争”,我们在看到对方的不足和执著时,我们常常“嫉恶如仇”,而此时最关键的一点是忘了该在其中修自己!——我们都把自己置身其外,严格要求别人、想去修别人了!

仔细想想,旧势力就是这样干的,看到大法弟子的不足,就受不了,过不去,非得参与進来干扰,当然干扰了,就是罪,就是自我选择淘汰,我们决不能落入旧势力的思路中去。还有,我们此时还应警惕那种修别人不能如愿时对同修的恶念:“哼!怎么说都不听、都不改,把你弄去整一下就晓得了。”诸如此类的念头都是极其有害的,如果不分清它,老随它去想,那不是在给邪恶提供更多迫害同修的借口吗?此时的我们不就是跟旧势力一伙了吗?

我想,师父是希望我们在此时都修自己啊,而且要修出洪大的慈悲和宽容来。
我理解那种洪大的慈悲是新宇宙神的状态,是没有局限,没有分别的,那是对谁都能好的。不管同修表现的好与不好,不管别人对我好还是对我不好,不管缘份深浅,都能有超越旧宇宙的智慧,清醒的分清同修的本性真我与表现出的该去掉的执著的分别,不把那些执著的本身当同修,珍惜和尊重同修,真正认识到同修表现再不好都是我们伟大师尊的弟子,别的任何生命都不配去管的,真正把同修视为我们的同门,视为我们整体中救度众生不可缺少的重要力量,本着为整体负责,我们才能修出这种洪大的慈悲来。这种慈悲是不看对象的,如果我们表现出对张三就能“慈悲”,对李四就难以“慈悲”,那么我们此时自以为的“慈悲”其实还是情啊。

还有宽容。没有说“宽容谁的长处”的说法,只有在别人表现出不足、缺点时才看得出我们是否能宽容别人。我理解只有站在正法修炼的角度上才能修出这种洪大的宽容来。这需要我们识破旧势力给同修在久远年代就做出的邪恶安排,需要我们设身处地的想想同修的难处;需要我们正确认识每个大法弟子因为生活环境、工作环境、等等不同所给我们造成的习惯、执著的不同;需要我们清醒的认识到:在整体中,我们每个人的长处和短处其实是来互补的,决不是来互比和争高下的,默默的用自己的所长去圆容好其他同修表现出的短处,才是我们唯一应做的。

我想,当我们能事事首先去修自己,能这样理智的想一想时,我们对同修的怨气和着急就消失了。当然我们也不能把修自己极端化,或当成逃避矛盾的借口,对同修不顾不管了,要不然师父怎么还要给我们安排相互交流这种修炼形式呢?在本文前面提到的同修帮助我的例子,正说明同修间真诚、善意的帮助是必要的,那能促進我们整体提高更快,可以减少多少损失啊。只是当看到同修有没有意识到的问题时,我们要在慈悲的状态下和平和的心态中,善意的指出来,往往效果才会好,而且一定要注意语气、场合,我们发现对同修的不足最好私下的个别交流,众多人的场合还真不合适,那么这种对同修的帮助也不正是我们修自己的过程吗?

还有,如果有不同同修发生矛盾,甚至已形成间隔,看到的或确有必要去协调的第三方同修也得先修自己,看看自己在别人的矛盾中自己是否也动了什么心?在过程中提醒自己决不能陷入矛盾双方的任何一方去,不被具体的矛盾所迷惑,不被任何一方的情绪带动,更不能人云亦云,或火上浇油,看到同修在矛盾的魔难中不能清醒时,我们还应用正念去默默的加持同修,清理其背后迫害同修的邪恶因素,当然,我们这时是清醒、理智的才做得到,如果我们本身也被某方那些实实在在的问题带动,从而也忿忿不平的时候,我们实际起到的作用就是在加大同修的魔难,加深同修之间已有的间隔了。

可以平静的倾听同修说完,但我们要保持在法上的状态,师父就会给我们应有的智慧,就象前面提到那位同修他并没多说什么,就那样一句“她有一千个不对都不是你不向内找的理由”,就把我从糊涂中惊醒了。

在写这篇交流稿的过程中,我忽然想起在很多年前,明慧网上一篇同修的交流文章中的一句话:不管别人象不象修炼人,重要的是此时我得象个修炼人(大意)。忘了很多年了,我记得当时对我启发很大。

从修别人到修自己,可能就是观念转变的一瞬间。那就是修炼者实实在在的升华,那就是人与神的区别,可是这却需要长期学好法和一次又一次的修炼实践做基础的,没有捷径,但我们能分得清真我和假我就好办,师父很多时候就能帮我们了。

在整体的配合中,我们时时能在矛盾中、被刺激时、感到被伤害时、看到别人不足时还想得起师父的法,还能去真的看自己的不足,真修我们自己,我们就一定能配合好。

一个整体中大家都能修自己,又能真诚的相互帮助,那么我们这个整体力量该多强,就不容易产生间隔,邪恶就没空子可钻,在强大的正念场中还有什么大面积的迫害能发生呢?

个人认识仅供参考,若有不足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