炼功获健康 王兰俊和家人被中共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五日】(明慧网通讯员山东报道)济南王兰俊老人,没有修炼法轮功之前,当时已经七十三岁的她头发全是白的、眼睛模糊也看不清人,并患有严重的心脏病等,当病发作时,浑身哆嗦成一团,倒在地上不省人事,经常送医院。王兰俊老人生活中有两大亲:一个是对药亲,一个对烟亲,离开这两样东西就好象要了她的命,而且脾气暴躁。不管是儿媳还是女婿儿子,谁要惹着她,半夜三更砸门也得讨个说法,和家人闹矛盾是经常的事。

九七年王兰俊老人开始修炼法轮功后,她发生了神奇的变化:头发变黑了;眼睛也看清人了;不用吃药打针,不用花钱,病全都好了;抽了大辈子的烟也戒了;脾气也改了,和孩子们也没有矛盾了。子女们看到老母亲的变化后,都走上了修炼法轮功的行列,并且按照“真善忍” 重德行善做好人,各个亲身受益,身心健康,思想道德都得到升华,家庭和睦,其乐融融。

可是九九年七二零中共邪党疯狂迫害后,王兰俊和她的子女们坚持自己的信仰,只想做一个更好的人,却遭到中共多种迫害:绑架、关押、抄家、勒索、洗脑、劳教等等,身心及家庭都遭到极大的伤害。

年近八旬被绑架到洗脑班

二零零一年冬天,济南天桥区610 李敏(女)和居委会人员把正在发高烧的七十多岁的王兰俊老人,从家中非法绑架到610洗脑班,扣押2天,勒索六百元钱后放回。

儿子被迫流离失所三年

儿子唐德成原是济南市商业银行的一名职工。九九年十月份,他和母亲到天安门为大法鸣冤。回来后,单位领导(受中共谎言毒害)配合天桥区刘家庄派出所人员把唐德成绑架到610洗脑班,逼迫他放弃信仰,否则就劳教。叫唐德成放弃信仰这是不可能的,因为他知道:如果不修炼法轮功,自己早就没命了,因他在二十五、六岁时,胃就已经切除了四分之三了。有一天,唐德成逃出了洗脑班,从此流离失所,单位也把他开除了,生活费一分也不给。

唐德成被逼无奈,在外漂泊了三年,于二零零二年的夏天回到家。在这期间,单位、派出所、610 人员拿着唐德成的照片,到处抓他,半夜三更砸所有亲戚家的门都找个遍。后来单位知道唐德成回来后,打电话欺骗唐德成叫他去上班,结果到了单位,济南市天桥区610、公安局、警察、警车都布满了。他们合谋把唐德成绑架到610 办的所谓“法制教育培训班”洗脑,逼迫看诽谤污蔑大法录相等等,非法关押半个月,勒索六百元钱后放回家。

小女儿唐芙梅和外孙女杨苗遭劳教迫害

唐芙梅多次进京证实大法,喊大法好,拉横幅。二零零零年冬,唐芙梅和外孙女杨苗再次进京为大法鸣冤,被当地济南千佛山派出所押回后被单位看管起来数日。不长时间唐芙梅又被派出所警察从家中抓走,外孙女杨苗(十六岁)被从学校抓走,娘俩一起直接被绑架到济南王村劳教所

唐芙梅被劳教三年,外孙女被劳教两年半。在劳教所,恶徒们不让唐芙梅睡觉;电棍电,把鞋都电焦了;长时间面壁靠墙站立;强制洗脑,看诽谤大法录像、逼迫放弃修炼等等。最后,唐芙梅被折磨得精神都不太正常了。

二女儿唐芙慧遭多次绑架、关押、勒索

唐芙慧修炼前患有严重的心脏病。修炼后,疾病不翼而飞。二零零零年大年初八,山东德州市德城区公安分局武振远、张希坤和湖滨北路派出所所长汤国庆和一女警伙同德州市农机厂保卫科魏世岭闯进唐芙慧的家中,抢走大法书籍等并把唐芙慧绑架到德城区公安分局一天后,又劫持到派出所两天,最后敲诈勒索家人五千元钱放回,没有任何手续。

二零零四年六月份,唐芙慧在家中又被德城区公安分局刘大伟、段慧娟,湖滨北路派出所副所长、单位(农机厂)米涛、魏世岭等七、八人,强行拖上警车绑架到派出所。下午又被劫持到德州市看守所,关押二十多天。家人被武振远、刘大伟勒索一万五千元钱后放回,还狂叫:“不能打价,不然就劳教”。唐芙慧回家后,恶警刘大伟等预谋要把唐芙慧再送进洗脑班洗脑,在家人的抵制下未遂。

二零零七年十月份,湖滨北路派出所片警姓蔡的和一警察闯进唐芙慧家,强行给唐芙慧照相、逼迫按手印,放弃信仰等等。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