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开大法重病生 从新修炼全家受益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五日】

中共迫害 放弃修炼 生命走向尽头

我今年七十一岁了,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当时没有把法学好,没有认识深刻,在邪党邪恶迫害时,我放弃了修炼,并迫于压力给邪党上交了一本《转法轮》。二零零零年时,邪党镇政府的工作人员来我家,把最后一本《转法轮》抢走了。还被逼写了邪恶“三书”,还被邪党强迫交了五百元“不上访保证”金。我当时心想自己完了,也不是大法弟子了,就停止了学法炼功。

然后,我的身体就逐渐不好了。但是当时没有认识到问题会越来越严重。有一次,有些人下乡推销一种保健药,说有病治病无病防病,我当时心想防病就好,怎么样不得病就行,其实这已经是滑到常人层次上了,当时也没有认识到。我就花了四百多元买了一套。结果出乎所料,自从我开始吃上那药,我的身体就开始出毛病了,这痛那痛,这不舒服那不舒服,到医院去检查,说血粘稠,就在医院输液。哪里不舒服就上医院检查,一检查就说得病了,而且担心什么病来什么病。心脏不舒服,一查就说冠心病;头一痛,一查就说是脑血管病。那套一年的药没有吃完,我就先后被心脏病、脑血管病折磨的不成样子,而且担心什么就来什么。

二零零一年又得了糖尿病,而且一个小时就上一趟厕所,人瘦得不象样子。我以前偏胖,以前的裤子没有法子穿,肥的能装下两个人。吃药时是一把一把的吃,中药西药和在一起,时间不长,肠胃又吃坏了。那个时候,我退休不久,家里的老婆婆还在,完全依靠我来照料,当时老人身体已经很衰老,吃喝拉撒都在炕上,全是我一个人照料。我的身体又出现严重问题,还要坚持照料老人,老伴还要照顾我,家里搞的一团糟。当时一年下来,要好几千元的医疗费,子女花的还不算。我当时心灰意冷,感觉生命到了尽头了。

从新修炼大法 全家受益

当时邪恶的迫害很严酷,气氛很恐怖,二零零二年时的我已经病的不象样子,但是村里同修一直冒着危险,劝我不要放弃,从新修炼。出于怕心我一直不敢表示继续学炼。奇怪的是每当我见到大法弟子时,我就很舒服。一天晚上,我心生一念,要到邻居同修家里去聊天。临走时,孙子说:奶奶你别忘了吃药。我走到院子里时,跟老伴说:“要不,我先吃完药再去?”平时很关心我吃药的老伴那天竟然说:“你吃什么!赶紧去吧!”我也没有多想,就去了。

同修要我继续炼功,当时炼功动作我已经差不多忘了,就跟着模仿着炼。当炼完前四套后,我感觉很好,还想炼炼第五套。回家后,我的身体很舒服,感觉好多了,就想,我今天没有吃药也很好啊,是不是我应该炼功啊!为什么今天老伴会说出这样的不让我吃药的话?这是不是师父借他的嘴点化我?

我试着把药停了,每天学法炼功。结果身体一天比一天好,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有吃药。不久之后,我把自己的一堆药在房子西面挖个窝窝埋了。从那天之后一年多,我连一次感冒都没有犯过。直到现在过去近十年了,我只有两次冬天有过轻微的感冒症状,轻微的咳嗽过,但是我守住心性,没有吃药,直到现在身体很好,没有吃过一片药。特别是身体上最严重的高血压、糖尿病荡然无存。我的身体好了,每天很细心的照顾老婆婆,直到她寿终。

而且从那时开始修炼起,我经常梦见自己在拼命的往前跑,前面有很多大法弟子在前面跑,我在后面拼命的追,不时的后面也追上一些人跑到前面,同样的梦经常出现。我悟到是师父让我抓紧,赶紧赶上去。

我很后悔自己曾经放弃修炼,走过一段弯路,我感谢师父不放弃我,不断鼓励我点化我,让多位同修提醒我,督促我修炼,也很感谢提醒我帮助我修炼的同修,也很感谢在恐怖镇压中冒着危险帮我找书和录音磁带的同修,我觉得这是对我莫大的帮助。我身体好了之后就带着礼品去感谢帮助我的人。

后来,我的老伴犯过三次脑血栓症状,但都有惊无险,没有后遗症。我认识到老伴也是要救度的众生,我应该对他负责,就带动他学法炼功。在老伴最后一次犯病上医院输液时,我在家里求师父保佑并痛下决心,等老伴回来我一定好好带动他好好修炼,让他也成为一名合格的大法弟子。

我们每天一觉醒来就学法,除了吃饭、干活、睡觉,我们所有的时间就是学法,在家里学的累了就到门口街上盘着腿读法。几年下来,老伴身体也是无病一身轻了。现在我们走到哪里,都把自身的经历告诉人们,告诉人们:法轮大法好,常念得福报。

但是我一定会按照师父的教导精進实修,做好三件事。最后再一次感谢慈悲伟大的师父,感谢帮助过我的同修们。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