助师正法了洪愿 修心去执走向神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六日】我是一九九六年七月喜得大法的老弟子,今年七十六岁,是一所高中的退休教师。在十多年证实法、救众生的风雨天地行中,经历的事情太多了,其中有苦、有乐、有甜,我和老伴同修能比较平稳的走过来,走到今天,全靠师父的法的指引,我现在更加体悟到师父在历次讲法中为什么一再强调大法弟子一定要学好法。为了学好法,我不仅个人天天挤时间自学、通读,还在家设了个学法点,集体学法。我和老伴同修还参加了有几位协调人参加的学法小组。大家学法、背法,去执著,心性不断得到提高和升华。

得法的幸福

就在我还有几个月就退休的一九九六年三月,我得了一场大病——类风湿,为治病,去了许多医院,花了许多钱,也不见好。这年七月上旬,给我治病的老大夫对我说:“你这病谁也治不了,只有求救于气功了。”我问:“什么功?”她说:“法轮功。”

我从电视、广播和报纸上早就得知,说法轮功是好功法,特别是祛病健身有奇效。这位六十多岁的老大夫说她是修炼法轮功的,身体多种疾病都不翼而飞,她劝我也炼。我说:“我手脚不能动弹,也炼不了功啊。”她说:我先给你请修炼法轮功的书《转法轮》,你就看书,在你身上会出现奇迹。

两天后,大夫给我请来了《转法轮》,我捧回家便如饥似渴的看,结果奇迹真发生了:看了第一周,我能下床;看了第二周,我能在室内走动;看了第三周,我能到楼外蹓跶;看了第四周,也就是在八月二十九日,我就到公园大法炼功点炼功去了!这天早上,对我来说,不同凡响,那美妙悦耳的如同仙乐一般的炼功音乐响起来,我一边炼着功,一边泪流不止,整个一个晨炼过程,我自始至终一直在哭,泪水一直在止不住的流。我在想:我在人生路上,苦苦追求人生真谛,我这个无家可归者终于找到了归宿,内心充满了一种找到了归宿的幸福感、自豪感、喜悦感。

从此后,我和老伴同修早上参加晨炼,白天参加学法小组学法,天天沐浴在浩荡的法光中,好开心哪!好快活啊!

讲真相证实法

可是中共邪党非要打压这么好的功法,各地报刊不时登出诋毁法轮功的文章,我们市的一位报社记者要写诽谤法轮功的文章,我和一些同修直接找这位记者,劝他千万别写,害己害人的事可不能做啊!那位记者接受了我们的劝告。我还找到报社社长,他是我学生的家长,我再三劝他千万不要在他办的报纸上发表诽谤法轮功的文章,他也答应了。

山雨欲来,形势越来越恶化,对大法干扰的是在我们市也发生了。一九九九年七月上旬的一天早上,同修们正在炼功点上炼功,突然闯到我们跟前一伙人,宣称是市委、市政府的,是市公安局、派出所的,是街道、园林处的,他们狂喊乱叫:“不要炼了,马上撤!”有二十名同修不理睬这帮家伙,继续打坐,稳如泰山。后来,这帮人下手了,连喊带叫,往起拽同修。同修不得不站起身,向他们洪法讲真相。这时,辅导员把我推出来,向人们介绍说:“这位是咱们市重点高中的高级教师,身患类风湿,炼法轮功奇迹般的炼好了。下边请这位老师给大家讲讲。”

我当即意识到这是洪法讲真相、证实大法的好机会,我便慷慨陈词:“国家宪法明文规定公民信仰自由,我们有上亿人信仰法轮功,修炼法轮功,以真、善、忍为准则,做好人,比好人还好,其中有千千万万象我这样得了大病而炼法轮功炼的无病一身轻,这么好的功法,凭什么不让炼?究竟是谁在践踏国家宪法?李洪志大师从一九九二年洪传法轮功以来,中国的媒体对法轮功赞扬有加,怎么突然媒体又该口说法轮功是邪的?邪在哪里?荒唐透顶!我们亲身修炼法轮大法的人,对大法的体悟太深刻了,我们修炼的实践充份证实了法轮大法是正法,法轮大法好啊!真、善、忍好啊!”

那帮人听了我和同修们讲真相,态度不象先前那么凶了,他们离开时撂下一句话:“不准再来炼功了。”第二天早上,我们这二十位同修照样来晨炼,一直到七月二十日这个黑色的日子,大魔头和中共邪党开动全国的一切宣传机器,动用全国的警察、武警、军队,铺天盖地的对法轮功進行疯狂的镇压,一时间,神州上空乌云翻滚,华夏大地血雨腥风,到处是一片恐怖气氛。

不久,市公安两名警察来我住宅区找我,因我给一个高中上课,没在家。等我下课回家走到住宅里,好几个人都跟我说:“警察来找你了,我们都向警察说你老俩口好话,说你俩炼法轮功可好了,境界高,并对警察说,你们可不能整人家好人!”警察说:“是。”

第二天上午,我从学校上完课回家,只见两位警察敲我家门。我问:“你们找谁?”他们说要找我,我赶紧开门,把两位警察让到屋里。我立即想起师父讲的大法弟子“在各种环境中都得对别人好,与人为善”(《转法轮》)的法,虽然邪恶打压法轮功主要靠不明真相的警察,但我不恨他们,他们的处境更可怜,我给他俩端茶倒水,又拿出水果。他们向我说明来意,要核实一个情况,说大法宣传材料中有我写的炼法轮功祛病健身的文章,问我是不是象电视上说的炼法轮功好病是违心的?我滔滔不绝的向两位警察讲我炼法轮功炼好了病,没有半点是违心的,全是真的。

我还说:“法轮大法是正法,好啊!现在迫害是错的,是天大的冤案!”两个警察乐呵呵的听着,时而点头。最后,他们给我一张纸,让我把我说的写在纸上,然后让我按个手印,他们带着我写的材料走了。我明白,这是我在证实法中的一份珍贵材料。

当邪恶疯狂迫害大法时,作为大法的一粒子,必须挺身而出,走出来证实大法。我和老伴同修散发真相传单、真相期刊、贴大法标语、挂大法条幅。由于师父的呵护,很多时候,我们做时周围什么人也没有,如入无人之境;等我们做完了,四外都来人了,有的拣回大法真相小册子,有的在看挂的高高的条幅,边看边赞叹:“真了不起!”

从二零零五年初至今,大法弟子传《九评》,劝“三退”,面对面讲真相救人。我和老伴天天带着大法真相资料,面对面向世人讲真相,劝“三退”,收救我俩所在这一方的众生,六年多来,劝退了一万八千九百多人,在救度众生、证实法的过程中,遇到不少险情,但由于师父的慈悲呵护,结果总是有惊无险、化险为夷。

在二零一零年六月的一天早晨,我和老伴坐人力车去一个早市讲真相,我俩下车后,向车夫讲真相,劝“三退”,并给他真相小册子、神韵光盘。正在这时,一个不到三十岁的便衣警察突然出现在我们面前,吼道:“你们干什么的?啊,法轮功!跟我走!”当时,我和老伴同修赶紧发正念,我心生慈悲,用手轻轻拍着他的肩头,亲切的说:“小伙子,善待大法、善待大法弟子得福报,我真心盼你得福报,你一定要得福报啊!”他一听,知道全是为他好,就说:“那好,把东西给我,你们走吧。”他顺手从我老伴兜里掏出一本真相小册子和一张神韵光盘。老伴同修说:“我还留着救人呢。”我对警察说:“你拿回家去看吧,好啊!”他笑了,分别与我和老伴同修握完手走了,我俩又投入救人的洪流中。

师父说:“如果真的能在困难面前念头很正,在邪恶迫害面前、在干扰面前,你讲出的一句正念坚定的话就能把邪恶立即解体,(鼓掌)就能使被邪恶利用的人掉头逃走,就使邪恶对你的迫害烟消云散,就使邪恶对你的干扰消失遁形。”(《各地讲法七》〈美西国际法会讲法〉)我和老伴同修碰到的这件事情,充份证实了师父这段法的威力,同时也是在去我俩的人心、执著,特别是在去我的怕心和其他人心。在十多年救度众生、证实法的实践中,我切身体悟到:做正,师父什么都帮;做不正,师父干着急。说到做不正,我追悔莫及,太愧对师父!

和同修发脾气招麻烦

那是二零一零年二月的一天上午,我和老伴同修要到一个地方去讲真相救人。我认为道挺远,应坐车;老伴同修说很近,不用坐车。我对老伴连道路远近都分不清,便发起火、发起脾气,竟忘了自己是修炼十多年的修炼人,也忘了老伴是我的同修。在中国大陆这个险恶的环境里,我俩风雨同舟,劝“三退”救人,配合默契,走到今天,不容易呀!我怎能为这点小事发火、发脾气?对老伴怎么一点儿不体谅?我作为一个大法弟子宽容哪里去了呢?老伴对我说:“前边有个车,那就坐车吧。”我没好气的说:“不坐!”就在这时,我感觉我的右膝盖上突然象有个箍似的,隐隐作痛。到家一看,右膝盖已经肿起来了。我和老伴悟了一下,认为我过去得的类风湿又返上来了,是消业。

此后两个多月,我的腿越来越疼,做动功两个脚心象有万把钢针扎,疼痛难忍,艰难痛苦的勉强把功做下来了;静功双盘盘不上,我就忍着痛炼双盘,并求师父给我加持。不管腿怎么疼,也挡不住我和老伴同修天天出去讲真相救人。可是我的腿一瘸一拐的,严重影响我这个大法弟子的形像,影响救人。这种情况不能再继续下去了!我和老伴同修发正念也不见效果。

弟子遭魔难,师父着急啊!多次安排同修到我家和我悟法、交流,帮我发正念。二零一零年五月上旬的一天,有几位同修来我家,有一位很少来我家,他说:“今天心里就想来你家,显然是师父让我来的。”他们针对我的状态跟我切磋交流,认为我这种情况绝对不是消业,是邪魔干扰、迫害。我和老伴同修起初对我出现的情况悟偏了。

说到邪魔对我的干扰,魔难来时,我没有向内找,认为是消业,顺从了旧势力的安排。在同修们的启发帮助下,我认识到,邪魔干扰我的直接原因就是:和老伴同修发火、发脾气才招来鬼上门。同时,我还有一大堆执著心没放下,如安逸心、争斗心、求名心、高傲自大心、做事的急躁心、不严格要求自己的放任心。邪恶就是针对我这一大堆执著心下手迫害我的。当然,我不承认这种迫害,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即使我有漏,也不允许邪魔烂鬼干扰我!一切听从师父的安排,就走师父安排的正法路!在做好三件事、在证实法的实修中不断归正自己。

师父说:“你尽管意见不同,你心里头不高兴,那也要心平气和的去说。我们大法弟子不是在邪恶面前都表现的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吗?都能忍吗?都能耐心的去讲真相吗?那你这时候发火是为什么呢?修炼人发什么火?修炼人和修炼人之间,是不是更不应该发火?不管你是谁,你都是在修。你为什么总是对我的弟子发火?我同意你对我的弟子这样了吗?”(《二零零四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学习师父的法,我非常痛悔自己,非常内疚!特别是师父在法中的一系列发问,问的我无言以对,无地自容啊!我向伟大慈悲的师父保证,弟子一定改掉发火、发脾气的魔性,一定修掉一切不好的人心!

二零一零年十月,又有几位同修来我家,和我一起学习师父的《二零一零年纽约法会讲法》。接着,同修帮我发正念,彻底铲除解体用病业假相干扰、迫害大法弟子的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开了天目的同修说我的空间场清亮了,干扰我肉身的邪魔烂鬼解体清除了。我也感到邪恶在我右膝盖上下的箍没了,腿也感到轻松了,脚心也没有象钢针扎的现象了。我衷心感谢恩师对我的慈悲呵护、加持,感谢同修对我的关心、帮助!

在这正法的尾声中,我要更加努力学好法,做好三件事,更多的救人,在证实法的实修中,修心去执走向神!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