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内找 完成自己作为大法弟子的使命

神韵节目“鲁智深”有感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六日】二零一一年的神韵晚会一到大陆,我们这个家庭资料点就忙碌起来。但是每到检查光盘刻录质量这一道工序,我就会停滞不前,就会不由自主的看起来,直到跟着唱起来。

神韵看的多了,脑袋里面渐渐的空起来。后来,心里不知不觉有了一丝不安,不知道为什么。再后来,发现是看鲁智深这个节目引起的,我为什么会不安呢?我想不明白。多少次后,我跟同修说:不知道为什么,我看鲁智深这个节目,不是太舒服,也说不清怎么回事。同修说,那肯定是有什么东西触动了你,你向内找找吧!

师父在《大法弟子必须学法》中说:“碰到个人利益、自我被撞击时,你能向内看、修自己、找自己的漏”,我认真的反思了自己,发现是因为我身上有好多鲁智深一样的毛病,(当时,我看到的和认识到的水平就是这样的):不太爱守规矩,还好打抱不平;怕自己修不好,象鲁智深一样被师父逐出山门;怕自己修来修去只能做个常人中的英雄,怕自己圆满不了。说白了,就是怕师父不管我了。(现在知道愧对师父,诚心的向师父说一声:对不起。)

当我找到了这些问题后,真的沉不住气了。鲁智深在神韵的出现,绝对非同小可。师父要他起什么作用呢?我们又应该怎样理解和看待呢?不行,我要了解一下鲁智深。我们找出了《水浒传》,找到了关于鲁智深的章节,看到后,我们全家(都是修炼人)都哈哈大笑了,不但解除了我的心病,去掉了我的执著,同时对我们的修炼和修炼形式又有了更深一步的理解和认识。

我们知道鲁智深在出家前就是个提辖(军官),一身的本领。在替别人打抱不平,为救父女俩而误伤人命后出家。首座、众僧禀长老说:“却才这个要出家的人,形容丑恶,貌相凶顽,不可剃度他。”而长老则对众僧道:“只顾剃度他。此人上应天星,心地刚直。虽然时下凶顽,命中驳杂,久后却得清净,正果非凡。汝等皆不及他。”且赐名智深,是“智”字辈的,要知道,这个长老可是叫智真长老呀!

由此,我想到了从我们的师父传功传法开始,教我们学法炼功,修心,提高,紧跟正法形势,发正念除恶,讲真相救人,一步一步讲来,最后讲到了我们哪个也不是当人来的。“大法弟子中有当年耶稣的门徒,也有释迦牟尼的佛弟子,当然还有你们不知道的那些神与神的弟子,但是你不是真正他的弟子,你是大法弟子,要等到今天是目地。也就是说当时是跟随着这些个圣者开创过人类的文化,今天又利用着这个文化来救人。”(《二零一零年纽约法会讲法》)师父一开始就知道我们是怎么回事,也知道正法中必定会出现魔难,更相信我们能跟随师父闯过来。因为师父知道我们的来源、根基和使命。所以对我们这么有信心,我们一定不要辜负了师父。不能对自己再怀疑。因为“正法必成,大法弟子必圆满”(《问候》)已经是不争的事实了。

写到这里,我想到了师父的新经文《什么叫助师正法》,看到后心里确实有点不好受,跟着师父走到今天,怎么还会觉的自己想法比师父高明呢?怎么还会和师父讨价还价呢?我们使劲想听师父话,有时还理解不好做不好呢?难道还不如鲁智深吗?鲁智深在杭州六和寺半夜听到钱塘江潮信,因为他(以下为书中原话):是关西汉子,不曾省得浙江潮信,只道是战鼓响,贼人生发,跳将起来,摸了禅杖,大喝着便抢出来。众僧吃了一惊,都来问道:“师父何为如此,赶出何处去?”鲁智深道:“洒家听得战鼓响,待要出去厮杀。”众僧都笑将起来,道:“师父错听了,不是战鼓响,乃是钱塘江潮信响。”鲁智深见说,吃了一惊,问道:“师父,怎地唤做潮信响?”寺内众僧推开窗,指着那潮头叫鲁智深看,说道:“这潮信日夜两番来,并不违时刻。今朝是八月十五日,和当半夜子时潮来。因不失信,为之潮信。”鲁智深看了,从此心中忽然大悟,拍掌笑道:“俺师父智真长老,曾嘱咐与洒家四句偈语,道是:‘逢夏而擒’,俺在万松林里厮杀,活捉了个夏侯成;‘遇腊而执’,俺生擒方腊。今日正应了;‘听潮而圆,见信而寂。’俺想既逢潮信,合当圆寂。众和尚,俺家问你,如何唤作圆寂?”寺内众僧答道:“你是出家人,还不省得?佛门中圆寂就是死。”鲁智深笑道:“既然死乃唤做圆寂,洒家今已必当圆寂。烦与俺烧桶汤来,洒家沐浴。”寺内众僧,都只道他说耍,又见他这般性格,不敢不依他。只得唤道人烧汤来与鲁智深洗浴,换了一身御赐的僧衣,便叫部下军校:“去报与宋公明先锋哥哥,来看洒家。”又问寺内众僧处,讨纸笔写下一篇颂子。去法堂上,捉把禅椅,当中坐了。焚起一炉好香,放了那张纸在禅床上。自叠起两只脚,左脚搭在右脚,自然天性腾空。比及宋公明见报,急引众头领来看时,鲁智深已自坐在禅椅上不动了。看其颂曰:“平生不修善果,只爱杀人放火。忽地顿开金枷,这里扯断玉锁。咦!钱塘江上潮信来,今日方知我是我。”

鲁智深不知什么是圆寂,凭对师父的信,二话不说走了。叫死都不讨价还价。凭着信师,走完他的生命过程、修炼过程和完成使命的过程。“逢夏而擒,遇腊而执。”圆满了,开悟了,而且是顿悟。

我们就是看到这些哈哈大笑的,并不是笑鲁智深,而是笑我们自己,成天喊信师信法,和鲁智深比比,自己的心里咋样?我知道我现在还有一个根本的执著没放,不是不想放,而是一直在放,却一直没有放干净,就是遗憾没见过师父,也知道国内大多数大法弟子都没见过师父。但是我曾是有机会参加师父办的学法教功班的,却错过了。因为我就是师父《转法轮》中讲的那种人,“他今天学这个功,明天学那个功”。当意识到受骗时,同样的组织人要办法轮功班,我就一直怀疑自己和师父的缘份。虽然也使劲背师父的《拜师》,但还是遗憾没见过师父,尤其是念到“一朝亲得见”(《洪吟》〈缘归圣果〉)时(写到这儿,感觉到这种物质解体了,谢谢师父),多羡慕师父身边的同修啊。

我们的来源,我们的使命,我们的归宿,师父都告诉我们了,我们除了在神的路上奋起直追、共同精進,百分之百信师信法,直至圆满,还有何求呢!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