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做真相资料过程中修炼提升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六日】资料点遍地开花是在中国大陆讲真相救众生必不可少的重要环节,是师父的要求。随着正法洪势的推進,本地救度众生的需要,我家也开了一朵小花。现将几年来随着资料点的建立、运作和发展,自己在此过程中的修炼和体会写出来向师父汇报,与同修交流。

一、刻录机送来了,光盘刻出来了,资料点也就建立了

几年前,同修给送来了一台制作光盘的刻录机和一张真相碟,说是“母碟”,用来刻真相碟,他说,你一看就会,然后就走了。我看了看刻录机,心想既来之则安之,那我就做吧。

这是一个1—7的索尼刻录机。我接上电源,看着这6个小抽屉,心想我把你放在哪一个里面是对的呢?我随手点开一个小抽屉,把母碟放進去,刻录机开始工作了,十分钟左右,真相碟被弹出来了,我放到dvd里一看,还挺好,刻吧。刚才是试一试,现在动真格的了。我看了看这一溜抽屉后,就把母碟放在了最下面一个抽屉里,上面的五个抽屉里都给放上了光盘,按下启动键,刻录机就开始工作了。直到今日,我都是这么放的,但这么做对还是不对,我压根没去想,只是心里对刻录机说:你们母子七个就这么干吧。

主要刻神韵光盘、《九评共产党》,也刻真相碟。刻神韵光盘是最忙的,刻录机忙,我也忙,它一边刻我一边打印,同时包装。那时自己用的真相资料是家里的传真复制。忙是忙,但一点不觉的累,身心非常舒畅。

由于当时资料点少,有的真相资料点还被邪恶破坏了,同修们需要真相资料,我就又买了喷墨打印机,家中有一个台式电脑,同修给做好系统后,我就开始做真相资料。资料点在不知不觉中运作起来。

去年又進了一台激光打字机,专门打印《转法轮》。我和同修协作完成,我负责打印,同修负责装订。今年,同修又给我送来一个笔记本电脑。这样一来,就改变了我原本是以讲真相为主的修炼形式,而以做真相资料为主了。

在做资料的过程中,我尽量满足同修的要求。小册子、单张、光碟、真相卡、不干胶、真相币等分别搭配好,成了一个小而全的小资料点了。

我和丈夫(未修炼法轮功)已退休,孩子在外地工作,家里环境很宽松。技术方面在同修的帮助下掌握的也算可以,就是时间紧张。好长时间了,觉得事做了一大堆,可是法理没有悟到多少,心性并没有多大提高,有时也在想,这么做资料还不如以前出去讲真相,救人,那是最重要的,很怕自己忙于在做事,在修炼上走偏了,这个想法困扰我好长时间。

几年前明慧网就刊出过真相资料袋的设计,真相资料包装好发给世人,显得庄重美观,世人大多也愿意接受,比用报纸、广告纸、塑料袋包装不知道好了多少。我把它打印出来与小册子一起分给同修,结果同修不愿意用,说是没时间叠,太大了不方便,等等。当时我就说,这么好的东西不用,用什么?你们要是没时间,我晚上给你们装。每周我都给包装几百份,心想我包装好了给你们发,看还行不行,可同修就说尺寸太大。我心里很不是滋味。这个资料袋就这么别别扭扭的,时用时不用的到了今年。

二零一一年五月份的一天,同修把印好的资料袋又送回来,说我们不用。面对着这些资料袋我欲哭不能,赶快用了两天时间打印小册子、单张真相,与资料袋配备好与几位同修协调发出去了。

事情是处理完了,可我那颗心还在那悬着:几年来真相资料不知做了多少,因为我是独立家庭资料点。开始时耗材是自己买,只光碟一次進货就十多箱。我自己所用的耗材自备资金,同时也帮助其他同修。后来同修看到太忙了,现在给我送耗材,方便了很多。助师正法,救度众生,是我义无反顾的选择,从不感觉苦。可是就在资料袋这件事上,怎么就这么别扭。还有在真相币上打印字的大与小、多与少、打印字的位置等也时有异议;对真相光盘的内容也挑挑拣拣。经我手出的真相资料全部来自明慧网,这是我所用真相资料的取材原则。同修们怎么就不理解我呢?心里很苦。

二、出现矛盾向内找

修炼中出了问题,那一定是在学法上出问题了。在法上出了什么问题呢?反思这一段时间,在做资料之前,每天上午学法,下午出去讲真相,晚上学法、背法发正念,每天都出去讲真相救人,状态也好,救人也多。做真相资料以后,开始时还是这样的,每天上午学法,下午开始做真相资料。有时间就出去讲真相,晚上学法发正念。时间长了,要做的真相资料多了,特别是两年前一个资料点的同修被病魔迫害走了之后,原来该同修做的真相资料转由我做,时间就不够用了,学法、发正念的时间被占用了。也知道这样做不对,也着急,有时是边听师父的讲法录音边做真相资料,再加上一些世俗事的搅和,也占用了一些时间,时间久了,这种恶性循环把修炼与做真相资料的关系就本末倒置了,成天忙于其中,法理的认识和心性都没有提高,掉在干事中了。

没有了法的威力,做真相资料就成了常人在干大法的活了。身体状态也是常人的感觉,很乏力,很沉,困魔就干扰,发正念倒掌。师父点化弟子三台打字机都不好用,当时还认为是干扰,机器出问题,就是人出问题了,修机器应该先修人,赶快学法。

我虽然认识到这种状态不正常,但是没有正确的从法上面对,因此才拖了这么长时间。我停下手中的活,开始学法,读《转法轮》。师父告诉我炼功不长功的原因是:“不知道高层次中的法就没有法修;没有向内去修,不修炼心性不长功。”(《转法轮》)高层次的法就在我的手中捧着,是宇宙大法,这我知道;那我一定是在心性上有问题。同修们提出的意见,本来是好事,是同修给我提供了一个提高心性的机会。我现在悟到那是师父看到我一直不向内找,会出危险的,才通过同修的嘴来点悟我。可是我一直用大法的事、救度众生的事最重要做借口而不向内找。修炼是严肃的,用人的理怎么能指导修炼呢。我怎么能去证实自己而不按照师父的要求去证实法呢?师父给我讲的是宇宙的法,可我却用人的观念、人的思想、人的做法去对待,从骨子里维护的是这个自私自利的我,这是修炼吗?修炼人的善哪去了?那是同修啊!你为同修想过吗?我根本没有把自己当作一个炼功人来对待。不在法上做事,那不叫修炼,是常人在干活。明慧网同修交流文章经常看,现在我才从自身出现的问题认识到:做真相资料不是修炼,也不能代替修炼,学法修心才是第一位的。

每个人修炼的路不同,修炼的层次不同,修炼中所表现出的状态也不同,都在师父的有序的安排之中,都在大法中。我有什么资格去责备、埋怨同修呢?我怎么能把我的修炼方式强加给同修?同修认为不合适一定有他的道理。特别是夏天,衣服都穿的很薄,用大的携带起来确实不方便。你是向内修,主动圆容整体呢?还是叫同修得听你的?每一位同修都有师父给他安排的修炼的路,在出现矛盾的时候不去向内找,而是用人的行为去评判同修如何,把自己摆在什么位置上了,邪恶能不钻空子吗?危险呢!同修嫌资料袋大,为什么就不可以把资料袋做小点呢?我立即打开电脑,把A4的资料袋缩成B5的资料袋,并分别成大、中、小三种资料袋的样式;真相币也从内容、字体、颜色上做了调整;神韵光盘的包装也完全按照明慧网通知包装。同修提出的问题,在我向内找的过程中,很轻松的就处理了,回头瞅一瞅,真是什么也不是。可是我竟用了这么长的时间才醒悟,师父为我着急,同修为我也承受了这么长时间。这回我明白了师父为什么恨铁不成钢。弟子愧对师父的慈悲救度和教诲。

《大法弟子必须学法》的经文来了之后,我反复读。读着师父的法,眼泪模糊了我的眼睛,师父棒喝的就是我。

海纳百川,有容乃大。大海从来不问百川之水来自何方、从来不问百川之水是什么颜色、从来不问百川之水是否有毒,它敞开海阔天空般的胸怀,接纳了大地、天空所给予的一切,从无选择。用它净化万物的胸怀,启动着潮起潮落的运行机制,年复一年、月复一月、日复一日、时时刻刻的永不停息的运作。孕育了无计的各种海洋动物、植物、微生物给人类创造了赖以生存的宝贵空间。大海尚且如此付出,我又如何呢?

我不是大海,可我是谁?师父慈悲的告知我曾经是某宇宙的主、王,为助师正法下世。师父把我们从地狱里捞起并净化身体;师父把宇宙大法亲手捧给了我们;师父给予我们宇宙中最荣耀、最威德的称号——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师父为我们铺垫了一切的一切。师父只要求我们做三件事(其实那也是为我们自己做)。我们是宇宙中最幸福的生命。

悟到这里,弟子感恩无量慈悲的师父对弟子的再次救度。跪拜师父:师父,弟子错了。弟子错的时间太长了,那些肮脏的人心:攀比心、委屈心、显示心、争斗心、邪党文化的霸道、不让人说的毒素等,隐藏在我因为没有学好法而忙忙碌碌的干事中。隐藏在我所固守的旧宇宙的为私为我的证实自我的骨子里。修炼是在迷中修,我却把今生今世所扮演的角色假戏真做,这么长时间才找到它把它暴露出来。在此感谢同修对我的帮助和承受,更感恩师父的慈悲棒喝。弟子以此为戒:学法修心,凡事向内找,“一定要修炼好自己,真正象个大法弟子一样”(《大法弟子必须学法》)。

七月六号,江贼脑死,第一时间我就在明慧网上看到了,心里很平静。第二天同修来了,我们就切磋此事。师尊曾说有重大问题看明慧网的态度。我们必须信师信法,相信明慧网。反迫害十多年,邪恶的旧势力连支撑江贼的臭皮囊的能力都没有了,足以证明邪恶确实是支撑不住了,那不是天象变化吗?那不是正法形势在向前推進吗?这不正是救人的好机会吗?要随着正法形势而动,立即做、发真相资料、讲真相、救人要紧。不但我们要放鞭炮,也要让世人知道江贼脑死买鞭炮、放鞭炮。修炼人心不动,但讲真相救人绝对不能不动。

明慧网上有江贼脑死的单张真相,但还没出江贼脑死内容的小册子,我就打印买鞭炮和放鞭炮的真相单张、劝善信(明慧网上发表的真相信)和明慧网上那种折叠式的《天赐洪福》的单张。就用中号和小号的资料袋,配备这些真相内容,送给同修,这回同修都愿意要了。因为当时在买鞭炮、放鞭炮这个问题上,同修们的认识各有不同,所以凡是我能接触上的同修和我能接触上的做资料的同修,我都和他们交流,要信师信法,相信明慧网,快发真相资料,讲真相,叫世人也去放鞭炮,给世人一个自救的机会。农村一个同修对我说:“我们那个村的同修们约好时间,一个接一个的放,晚上放了好长时间,把派出所的警察都震来了。警察问为什么放鞭炮,同修回答说江贼(脑)死了,我们放放鞭炮庆祝庆祝。警察互相瞅瞅,没出声就走了。”

今年原单位的同事,子女有考上大学的、考上公务员的,请我去吃喜酒。我就拿着这些真相资料(资料袋是明慧网上推荐的自制信封,我把三个型号的信封背面临时用了一张去年新年贺卡中孩子放鞭炮的图片,画面上打印买鞭炮放鞭炮),根据在座的人的和酒店里的工作人员的实际情况发给他们。并在酒店门前摆上鞭炮,点燃,让所有到场的人都知道江贼脑死了。他们也表示回家后就去放鞭炮,驱驱邪。

三、主动协调 互相扶持 圆容整体

技术同修、协调人忙是共性。在整个做真相资料过程中,我目睹了他们的辛苦。我就想我做真相资料这么长时间了,经验多少有一点积累了,能否在我的能力许可范围,教其他同修也学会使用电脑上网,也有可能做真相资料呢?同时也为技术同修分担一下呢?

师父看到了我的这颗心,就把有学电脑愿望的同修送到我面前。一个是城里的同修,通过交流,同修有上网的愿望。于是我把技术同修做了系统的电脑送给他。经过一个月的操作,同修基本上可以独立操作电脑上网。接下来就是做真相资料的问题,同修也表示愿意做,师父让资料点遍地开花,那我们就开。我把打印机给送去,一周的时间同修就掌握了基本的打印程序和注意事项。我就把一部份真相资料转到这个同修那里去做。到目前为止,该同修做的比较顺利。

另一个是农村的同修,通过交流该同修愿意上网,并愿意做真相资料。也是请技术同修给配备了做好系统的电脑,并与打印机一起给同修送去。这个同修现在负责打印这个村的几个同修所需的真相资料和《明慧周刊》。在与这位同修共同学习操作过程中,多次出现矛盾,暴露了彼此的心性问题,特别在出现技术问题时,对同修没善念、不耐烦、不冷静、指责,魔性大发。我知道这是修炼,是我向内找提高心性的好机会。于是我们就发正念,解体邪恶,走师父安排的路,不许任何邪魔烂鬼干扰。逐渐的我们都平和下来,共同商量,达成共识。在和这个同修接触的一段时间,同修信师信法的坚定信念,我深受感动。我几次去她家,看到她都很忙。院子里的草和街道外菜地里的草很多。一次我去她家,她刚从山上回来,满脸的汗水,用毛巾揩了一下就把电脑拿出来,我坐在她身边,闻到的是同修满身的汗水味,头发都是酸的。可她没有一点反应。她和我说:今生今世能得法,足矣。农村活多,三件事还要做好,很是辛苦。后来我再去她家,就赶快帮她把院子里和菜地里的草拔干净。

还有一个同修,老俩口退休在家,主动提出要做资料。我了解了一下情况后,与协调人联系,请技术同修给送去了打印机,并把他家的电脑从新做了系统,送去相关耗材,现在这一对老夫妻同修也能独立操作了。

我所能接触上的同修,我也鼓励他们上网,现在已有好几位同修已经学会上网。还有三位同修自己出钱,请技术同修买来新电脑,同时做好系统。同修在小半天的时间里,就初步的掌握了操作电脑的基本常识和上网要领。现在同修已能独立操作。当然在以后的一段时间,还有一些具体的技术问题需要帮助、交流,我会与技术同修及时的与他们配合。正法需要,同修需要,那我就做。互相扶持,共同精進,走出一条自己修炼证实法的路来。

我已退休十多年了,我根本就不懂电脑技术,用人话来讲就是我非常的不喜欢电脑。也不会使用打字机。一开始同修建议我学电脑时,我心想:要让我学习电脑这可够呛。可是助师正法的需要,救度众生的需要,我必须学会使用这个法器。我心想,师父叫我能,那我一定能。当同修教我学电脑时,我就告诉电脑:我不认识你,我也不研究你的技术,今天你在我家就是缘份。我只要求两点:学会了使用你好上网;学会了上网好使用打印机做真相资料去救人。你是大法的法器,你我一定要协调好,要不然就完不成使命。就这样,在技术同修的指导、帮助下,我不但学会了电脑、学会了上网、学会了打印技术,现在还能教别的同修。这真是奇迹,这就是大法的神奇。“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我和同修们都有这个愿望,心纯念正,另外空间的护法神都在帮,又有师父法身现场点悟,所以我们就能很快的学会了上网。

这一切都是师父在做,这一切是师父的安排,是大法的选择,而不是我能。我悟到在救度众生的各个项目中,都有具体的技术、技能的要求,但是它和修炼者的年龄、能力、学识等不一定有直接关系。用人念去做就很难,可能还行不通;用神念去做就无所不能。“大法无边,全凭你这颗心去修。”(《转法轮》)人神一念间,师父在把握着呢。

历史上的一切都是为了今天,不要忘记自己是修炼人,不要忘记自己的责任和使命。精進实修!

感恩师父!
谢谢同修!

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