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学员:走出个人修炼的低谷 做好三件事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六日】

师尊好!
同修好!

下面我和大家分享我这几年的修炼心得。

全球电话讲真相平台给我提供了集体修炼环境

得法修炼不久后,我这年过七旬的老太太健步如飞。但几年前,我的腿脚却出现了病业假相,开始麻痛,两条腿变得象木头似的,不听使唤,无法独立行走,无法出门,因此失去了集体修炼的环境。一个人每天面对四壁,法也在学,功也在炼,但情况越来越糟。每天许多执着和负面思想出现在头脑中,无法控制,也很难排除。想跟其他同修交流,但每个人都忙,不好去打扰同修。我是一个很喜欢跟人讲话的人,心里有点什么都要倒出来,憋在心里时间长了就会闹心。现在这种与世隔绝的环境影响了我的精神,身体状况也每况愈下,负面思想越来越多,不停的学法也无法改善。

后来女儿的婆婆也搬来同住,不同的文化背景,不同的生活习惯,长期生活在一起,免不了产生很多矛盾。我腿脚不好,有很多事情无法做,心理负担也越来越重,总觉得自己寄人篱下,不得不低头。表面上容忍,但心里并不舒服。她似乎专门找我的茬,我怎么做都不对,说我白吃白喝还不如……。我真是难以忍受,痛苦不堪。于是我决定搬出去自己租房子住,请同修帮忙找房子。有一天学法,学到《转法轮》第四讲,“在修炼中,在具体对待矛盾的时候,别人对你不好的时候,可能有两种情况存在:一个是你可能生前有过对人家不好,你自己心里头不平衡,怎么对我这样?那么你以前怎么对人家那样?你说你那个时候不知道,这一辈子不管那辈子事,那可不行。还有一个问题,在矛盾当中,牵扯一个业力转化的问题,所以我们在具体对待的时候,应该高姿态,不能象常人一样。”

明白了我前世欠她的该还债了,于是心里豁然开朗,马上烟消云散,心立刻平静了,终于悟到这是师父安排给我提高心性的环境。自这以后, 这类事虽然经常出现,我也能正确对待,感觉心性提高的很快,我们之间和谐了许多。以后她怎么骂我,说我什么我基本上能做到不动心了,一笑了之。心性虽然提高了,但是整体修炼状态并不好。有时我会向唯一可以沟通的女儿诉苦。到后来,我修炼的女儿也不怎么跟我交流了,她说我总喜欢向她倒垃圾,她已经受不了了。我因此陷入了独修的苦闷中。我曾经想到过死,想肉身早走算了,我不配当大法弟子,活着不起作用还给大法抹黑。我也曾经在师父法像前哭诉,请师父明示。

但是再怎么苦,我不放松修炼,我也一直想着要讲真相救众生。可能因为我的这颗心,师父给我安排了机会。有一天,我在网上联络到了一位日本同修,我们已经很久没有联络了。这天她突然联络我,了解到我目前的状况后,她介绍我上全球RTC平台。RTC平台是一个往中国打电话劝三退讲真相的网络平台。我因为腿的原因无法象从前一样出门面对面讲真相,现在我在家出不去,非常适合打电话讲真相。我既高兴又紧张,因为我一直都无法拿起电话。我有点发怵。但当我上了平台以后,我的心胸变得宽阔,心情也越来越平静了。

整个平台上充满了正念,是个正念之场,听不到那种互相指责、批评、挑剔或背后议论人的声音。我所听到的都是正面鼓励,对不足之处善意的指出,不论哪位同修遇到过不去关时,或在电脑技术上有困难时,都会有同修主动耐心帮助解决,尤其我们这些年纪大的老同修,电脑盲居多,电脑是平台讲真相和互相联系的主要工具,有的是为了上平台才学电脑,在打完电话或交流时经常会出现问题,不知如何解决,不免有些着急,懂技术的同修马上就主动给予解决。

特别是对新来参加打电话的学员关怀备至,鼓励他们去掉怕打不好的心,加强正念,并为使他们尽快拿起电话来讲真相提供各种方便条件,如提供电话稿和一对一辅助拨打等,总之只有一个目地,就是要更多的人参与,尽快的做到师父要求的多救人,快救人。

我亲身体会到在师父给弟子安排的这样一个比学比修的修炼集体中,提高的非常快,只要你有真想学炼的心,哪怕修炼状态再不好,到这样一个整体提高、整体升华的环境中,把你拉也拉上来了,你周围环境都是正的,那些负面的东西就存在不下去了,能不精進吗?每天打电话要有正念,学法要有正念,交流时又要有正念,充满了正念,整个是个正念场,没有正念,在平台上什么都做不了,寸步难行。

我感到我的正念明显的加强,负面东西一出来我就把它灭掉,一思一念都不放过。

打电话的修炼过程就象云游一样

打电话的过程就是实修的过程,必须保持强大的正念才能达到救人的目地。打电话就象云游一样,什么人都能遇到,每天必须静心学法和发正念,哪一天打电话效果不好就是没有学好法,或正念不足,每天打完电话我都会向内找,又有什么心,致使正念不强,或是心性上有问题,电话才打不好,非常明显。

打电话时遇到骂人的,看我的心动不动,对要钱不要命的,怎么让他明白有钱没有命享用的遗憾,对党国不分、死抱着无神论的,如何破除他们的壳,如何做到不被带动,我体悟到必须有坚实的学法基础,时刻保持正念,还要有一颗慈悲的心才能做到。

有一次打电话时碰到一位先生,把我当成年轻的小姐,尽说些不堪入耳的话,起初,我听了那些恶心的话,心里真的很难过,觉的这个人怎么这样,没法再说下去。后来,我悟到对方的表现是对我的考验,无论什么样的人,我都得设法救他。再遇到这样的人,我就不再动心了,平和的对他说:“你是可贵的中国人,中国人是讲究文明礼貌的,不会这么说话的。中国人是讲仁义礼智信的,现在你都不懂得这些了,这也不怪你,都是那个共产邪党搞的,使你说那些不好的话,那不是你。”听了过后,对方就象变了另外一个人一样,说话彬彬有礼的。我深深的体悟到师父讲的相由心生的法理。师父在《在大纪元会议上讲法》中讲:“相由心生还有这层意思,因为你把它摆高了,把自己摆小了。把那事情看的没什么了不起的,救人这么大一件事情,做你们该做的,心里踏实一点,碰到听到什么不太顺心的、不太如意的也别往心里去,堂堂正正做自己该做的事情。”

还有一次,接电话的人“喂”了一声就不说话了,后来他好象把电话搁到一边去了,并没有挂断。只要众生不挂电话,即便他不吱声,我都会继续跟他讲真相,就好象对方在听我讲一样。我想,只要把真相传播出去就会起作用。这次我也这么做,真相讲完了,我就挂电话了。后来我想了解对方听了真相后的反馈,因此第二天我又打通了同样的电话号,但对方还是不吱声。我说:“今天怎么还不说话呀。”我继续跟他讲真相。后来我听到电话另外一头有人在谈话,似乎没有听我讲,我就呼唤他们听我讲,他们不搭理。我想实在不听就算了吧,但又一想不对,他只要没挂电话可能就有人在听,我脑中立刻浮现出那幅许多王、主随师下来助师正法的油画。当时大家讲好,要互相提醒。他还在迷中我得叫醒他。我想我一定要救他,不能轻易放弃。

我继续说,说着说着我就哭了,我说:“我全是为了你好,我这么大岁数了,把你们都当作自己的儿女。真心为了你们好,我才给你们打这一通电话,我用自己的退休金和时间来打长途电话给你,是为了让你们能够得救。我不能看到你们受到邪党的牵连不管,它干的坏事,跟咱们没关系,千万不能给它陪葬呀。过去你们不明白,现在听了真相应该明白了,我跟你们讲这些,不为别的,就是希望你们得到平安。这对你们没有一点伤害和损失,又不需要你花一分钱。我没有在你身上得到任何好处,我只是付出……我也不认识你,你也不认识我。为什么给你打电话?就是因为大家都是中国同胞,应互相帮忙,我在海外有这方面的信息,但是你不知道,所以才告诉你,就是希望你能平安,平安就是福。”

这时对方终于说话了。她说:“你太善良了,你说的我都听到了,好吧!就听你的。”她高兴的退出了团队。一个生命得救了,我感到非常欣慰。

我觉得当我的慈悲心出来时,接电话的众生都会被感动。师父在《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中说:“所以这个慈善一出来啊,他的力量无比,什么不好的因素都能解体。慈悲越大,那个力量就越大。”

另外一次,接电话的是一个年轻人,我给他讲三退真相他全不相信,讲贵州省发现的藏字石,他没见过,也不信。我建议他去贵州旅游看看,如果不方便也可以上网看,于是给他QQ号,他不要,他说这网上的东西也是假的,不是亲眼见的一概不信。我又讲了许多见不到不等于不存在的事例,他还是不信,我真不知道如何使他明白了,心里有点不稳,但我不能放弃,只要他不挂断电话我就得要他明白。这时师父的一句法突然打進我的脑中,“讲真相是万能的钥匙。”(《二零零三年亚特兰大法会讲法》)于是我给他讲了大法的真相,最后告诉他一定要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是保命的护身符。他高兴的说记住了,谢谢,并要了QQ号,刚才那个固执己见的人不见了。他不仅自己做了三退,还给他身边的朋友电话,让他们听我讲真相,也都做了三退。他那位朋友急盼得到QQ号,想尽快上网去看真相。最后他又告诉我两个电话号码,让我帮他朋友三退,他告诉我他那个朋友是党员,对邪党很不满,早就想退党。

放下他的电话,立刻打去他朋友那里,当一说到三退时,他立刻破口大骂,非常粗鲁,什么脏话都骂,我插不上话,我边发正念边讲真相, 告诉他法轮大法。他骂他的,我讲我的,他骂完就挂断了。当时我就想,不如让他朋友劝他退吧,但马上就觉得不对,我是大法弟子,救人是我的责任,怎么可以推卸责任呢。我立刻从新拨打电话,一位男士接了电话,我正想再给他讲真相,就听见他跟我道歉说:大姐,我太对不起你了,刚才我对你说了很多不好的话,请你原谅。我现在明白了,你帮我退队吧。我说你不是党员吗?他说不是。我告诉他“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大声的激动的说了两遍,最后还大声喊了一句“法轮大法好”,便挂断了电话。我还是不放心,他朋友明明说他是党员,他到底是不是呢?我便第三次打过去,再给他讲了一些他可能不明白的地方,还有顾虑的地方,最后他不但退了党,还帮助他办公室的另外三个人退了党。

我觉得不但要真心救人,在过程中可能会遇到各种各样想不到的情况,一定要用心去做,多方考虑,用智慧去做,这次就多救了四个生命,还有他们背后的天国众生。不能满足已有的成果,后面可能还有漏掉的人,要多用心去做才行。打完电话我向内找,我悟到他骂我,是为了去我的心,因为他朋友说他对邪党不满,早就想退时,我便产生了一种很容易退的心,便松懈了。而第二次打过去,他主动道歉,是因为我没有因此放弃,心中有要救他的正念,所以他又转变了。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

师父在《什么是大法弟子》中说:“至于救度众生的事情、讲真相的事情啊,很多人做的都不深入,跟人家讲两句,爱听不听,不听算啦,又去找别人了。做什么事情啊,有始有终,把它做好,救人就把他救了。摆在你们面前,没有选择,救人你有选择就是错的。只要你碰到的,你都应该救,不管是什么身份什么阶层,不管他是总统还是要饭的。”

有一次我碰到一个一听真相就破口大骂的男子。他不停的说邪党好,说得我无法插话讲真相。即便如此,我还是一边给他讲,一边发正念, 后来他就把电话挂掉。第二天,我又回拨同样的电话号码,这一回他不吭声了,我继续跟他讲真相,讲完后他还不挂电话,好象还想继续听。到了第三天,我再给他拨电话时,他象变了另一个人似的,终于说话了,并表示自己明白了真相。我解释道,我不只是给他一个人讲真相,我每天都要拨很多电话,还有很多人需要救,时间很宝贵。我劝他:“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你听了这些真相,也可以跟其他人去讲,也会救了他们,这是功德无量的事,你也会得福报的。”

他说:“我都明白了,你不用跟我讲了,你用那个时间去跟别人讲吧。我也会去跟别人讲。”经过这一次,我体悟到,自己这一颗心怎么动的,其所产生的作用可大了,做得不好时,都是自己没做好;做得好时,都是听师父的话了,师父就会给智慧。

RTC平台上比学比修的环境促使我提高。我体会到整体提高不仅仅是指一个集体,也体现在个人修炼上,自身三件事必须同时做好,有一件事没做好也提高不上来。

修去负面思维,走出旧观念的框框

我刚上平台与一位协调的同修交流了一个多小时,她很忙,但还是挤出时间听我讲,了解我的状况。她虽然话不多,但句句在法上。她说我负面思想太多。由于受邪党的毒害,我总认为自己修的不好,受邪党毒害大,党文化太多,不知何时才能去掉,我很困惑。这位同修说:“你不能承认它,这不是你自己的东西,要否定它,灭掉它。”法理我也明白, 但在修炼过程中仍旧以为这些都是我的东西,我还按常人观点去认识,象常人改缺点一样。

在修炼前,我总喜欢把事情往坏处想,这样的话,如果结果不好也不会太失望,受的伤害相对小点。人说“没有希望就没有失望。”

修炼后,虽然有些改变,但是这观念一直障碍着我做证实法的事情。比如在要去鱼尾狮讲真相前,先想去了是否会被警察抄准证。碰到警察要怎么做,等等,有时因为负面思想太多,使得我无法走出家门。一直到现在,这种负面思维方法还是跟随着我。我常常会因为腿疼而想,如果明天起不来了,瘫在床上怎么办。自己并没有清楚的意识到这是不正的念。直到上了平台,与同修交流,才知道负面思想就是没有正念。它是后天的观念,不在法上。

当我认识到这是旧势力安排的我的思维方式后,我一下子豁然开朗,知道什么是正念了。现在这种负面思维越来越少,正念越来越强。我的旧观念也在不断的改变。

例如,打电话时会碰上小孩接电话,我总觉得孩子听不懂真相,让他的父母来听。后来我转变了想法,一次,我问接电话的小朋友是否有戴红领巾。她说有,我便告诉她红领巾是红旗的一角,红旗是鲜血染成的。中共害死了这么多人,这么多冤魂在上面,这一角围在你脖子上你不怕吗?我帮你退掉吧。如果你不带怕老师不让,那你可以还是照常,只要你心里不接受它,它就不起作用了,不影响你上学。她便同意退队。本来怕她听不懂大法的真相,不想继续讲下去,但听她没有挂电话的意思,我就继续跟她说了大法的真相,没想到她都听的懂。我感觉她就是在等这通电话的。这次电话改变了我的观念。

真正的信师信法

溶入到平台上集体修炼环境中后,我体悟到交流的重要。平台上同修关键性的一句话就点破我的执着。我看到了自己的差距,促使我赶紧跟上。有时同修的体悟也帮我找到自己的问题,例如,我总把自己说的不好,暴露自己的缺点,还以为是我的优点,有同修就悟到,这是把常人的美德——谦虚当作修炼,这并不符合大法的标准,只会使自己陷入谷底,没有自信。

我从小就是一个自卑没有自信的人。修了大法后也一直觉得自己不行。天天读法从来没有什么感觉,也没觉得自己有什么提高,所以觉得自己法没学好;发正念时,也没有任何感觉,说学电脑就怵头,觉得自己年纪大了不行,平台上让我做主持人,我也觉得不行,等等。通过同修的提醒,我才意识到这个错误的观点,修去它。

我一直都认为我可以做到信师信法,师父讲的我都信。可是往往自己遇到问题时还是不自觉的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做。师父说大法弟子都有神通,我觉得我不在此列。师父说大法弟子都是伟大的,是众生的唯一希望。我觉得师父说的人不包括我……我一边做着师父要求我们做的事情,心里却一边想着我不行,这一念挡住了我,真的发正念也不好使。后来我悟到这些不相信自己的心其实就是没有做到真正信师信法,所以正念就不强。

师父在《什么是大法弟子》中说,“一个大法弟子,如果你的正念非常强,力可劈山,一念就做了。”当我做到真正信师信法时,我的神通真的会出现。对此我个人也有体会。外孙女小时候发高烧,双眼紧闭,嘴唇发青,手脚冰凉,双拳紧握,不省人事,当时只出气没有進气,情况非常紧急。我马上抱着她求师父救她,让我女儿快发正念。我先生说快上医院,我坚信师父会救她,当时我并不紧张,心里非常平静、踏实。不到一分钟,外孙女便“哼”了一声,并长长的吸了一口气,醒过来了。不一会儿,烧也退了,又活蹦乱跳了。我这个人是非常怕事没有主见的人,这次却非常镇定,后来我悟到,因为当时我做到了真正信师信法。

另外一次是在本地学员被诬告的案子期间,在法庭即将开庭时,我看到突然有好大一片黑云逐渐集中在法庭上空,我知道是邪恶妄图干扰,便立刻发正念,不一会儿那片黑云就散掉了,我事后都不敢相信是真的。因为当时心态很纯净,没有杂念,做到真正信师了,所以神通就出来了。

最近又发生了一件事。同一件事情的瞬间我先后发出了两种不同的念,就产生了两种不同结果。几天前在房间里,我在拿东西时,身体失去重心“叭”的摔倒在地上,声音很响,当时自己的念很正,我马上想到我是修炼人,不会有事。但是当时我认为因为自己的腿脚不好使,所以站起来一定会很困难。两种观念带来了两种结果。当时我真的半天都爬不起来,后来家人过来扶了我一下,我才艰难的站起来。但起来后身上哪都没事,第二天身上也没有青,也没有痛。这件事让我更明白什么是正念,什么是真正的信师信法。

以上是我最近的修炼心得,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