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王立军事件看中国人如何自保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七日】

邪恶机制造就出的酷吏

王立军无疑是一个酷吏,从他对无辜的法轮功学员和其他普通民众包括异议人士的残酷迫害当中人们早已得出了结论。

据报导,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开始公开迫害法轮功之后,王立军追随江泽民疯狂地非法抓捕法轮功学员。对法轮功学员,轻则罚款,重则拘留、劳教、判刑。无论是白发苍苍的老人,还是怀抱几个月孩子的母亲,全不放过。王立军还唆使手下酷刑折磨并使用警犬恐吓、撕咬法轮功学员,真正比恶犬还凶狠。

辽宁省铁岭市的法轮功学员曾善心地给王立军讲法轮功真相,希望他停止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行。王立军却公开叫嚷:“现在杀人案都放下不管,专抓法轮功,我们不怕遭报应。”

最超越人性心理承受底线的罪恶是他涉嫌参与并直接指挥活摘法轮功学员的器官。曾在王立军手下担任警察的目击证人证实,王立军给他们下的死命令是,对法轮功“必须斩尽杀绝”,稍有良知的人都会谴责这种暴行,是“这个星球上前所未有的邪恶”。

中共党文化培养出来的酷吏之多是古今中外都罕见的。不相信善恶报应的无神论,对敌人要象冬天一样残酷无情的斗争思想,加上个人对名利的强烈追求,这种邪恶机制就会造就出无数个王立军。

要命的“党妈妈”

但是在二零一二年二月六日发生的出人意料的戏剧性一幕,却足以让所有的中国人都开始思考,王立军是中共树立的所谓模范——“打黑英雄”,这样的人在关键时刻不是去找“党妈妈”,而是去找美国领事馆来保护自己,这说明了什么问题呢?

王立军在走投无路之时起码明白了一点:这个政党保护不了他。因为不光是他主子的政敌,还有他卖命的主子都想要他的命。

历史上也早有前车之鉴,武则天临朝时的酷吏周兴掌管刑狱,贪暴残酷,专以严刑逼供,让人屈打成招,因此害死了许多人。武则天把他利用完了,就派来俊臣收拾他。来俊臣请周兴吃饭,饭后,来俊臣问他:“囚犯如果硬是不认罪,你有什么好办法?”周兴回答:“这很容易,取一个大瓮,用炭火四面烧烤,把囚犯放进瓮中,他定会把什么事都吐出来!” 来俊臣就叫人搬来大瓮,用炭火围住,然后,站起来对周兴说:“那好,我奉圣旨勘问老兄的罪行,请君入瓮吧。”周兴惶恐叩头,对所犯罪行,全部承招。被判流放岭南。他过去所迫害的人家,有很多人也流放在这里,于是周兴便被他迫害过的人所杀。

薄熙来在文革中不仅和其父划清界限,而且还踢断其父的肋骨。心黑手狠的薄熙来为了自保,不惜一切代价让王立军消声,那也是王立军曾经熟练使用的流氓手段。

其实,邪恶基因俱全的中共是把所有的党员和服从它的人都视作工具和鹰犬的,需要的时候利用其作恶。谁不服从就会被树立成敌人残酷打击。因为标榜自己伟光正,所以恶行的罪名都要推给执行者,“狡兔死,走狗烹。”用完之后不是赶紧灭口,就是抛出去充当替罪羊。邪党的魁首也是一样,指使爪牙们行恶,爪牙就是目击证人,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今天是王立军,很可能明天就是薄熙来、周永康,自业自受,没有人愿意替别人背黑锅。只要在这个邪党之中,没有一个人是安全的。因为嗜血是中共的本性,它视生命如草芥,除了自己的私利,根本不会珍惜哪个人,要命的正是这个强迫人民喊它母亲的“党妈妈”。

打手的下场是恶者的报应

那么还有另外一点也许王立军们还是没有明白,那就是善恶终有报是任何人也无法逃脱的铁律,只是一个来早与来迟的时间问题,所谓人算不如天算。

斯大林最忠实的看门狗亚戈达,曾经领导苏联国家政治保卫总局、内务人民委员部(克格勃前身)长达十五年。他帮助斯大林残忍地迫害政敌,领导了“大清洗”的前一半。从一九三三年开始并持续到一九三四年末的党内清洗,号称是为了根除腐败。一九三六年,亚戈达的红运达到了顶峰,穿上了为他特制的将帅服。

但是罪行慢慢地开始曝光,形势所迫,一九三七年斯大林把亚戈达推上被告席并指控他杀害了基洛夫。锒铛入狱的亚戈达对探望他的人说:“看来,上帝毕竟是存在的!”“我忠心耿耿地效力,斯大林仅仅给了我嘉奖,其他什么也没给。我本来就应该受到上帝最严厉的惩罚,因为我屡屡破坏他的戒律。现在,你看看我这下场,自然就能判断出,上帝在,还是不在?”

王立军是政治权斗的牺牲品,其实更是作恶者的报应。和那些不听善言相劝,一味追随恶党,至死不悔改而遭恶报死亡的人相比,王立军们还有机会。但是能否把握住全靠他们自己。真正要自保,只有真心的忏悔,痛改前非,将邪恶公诸于众,以功方可补过。

退党才是万全之策

前北大史学家苏明说,中共倒台后,其犯下的罪是一定要清算的,这些还在争权的中共党员不识时务到了极点。对共党六十多年欠中国人民的血债进行清算时,末代当政者将首当其冲。

他还说,现在共党内稍微有点头脑的人,应尽量解脱身上的职务,尽快退下来。很多这类人在赶紧出国,也是为了逃避将面对的厄运。

其实,国人当中从高层到百姓,有良知有智慧者大有人在,看一看一亿一千万退党大潮就可以知道。有些党政军高级官员看过《九评共产党》后,退党或者不再贪污腐败。一位正部级干部出国期间办了退党手续,他说随他去的一个不落,都退了!还有一位把送的礼金单独存在一个户头上,说这些钱一分都不能动,以后时机成熟要上交。

孔夫子有“危邦不入”的教诲,天象有“中国共产党亡”的奇石预警,赶快从中共这个因作恶而招致危险的组织中退出,记住真善忍好,按真善忍的原则做人,做一个好人,也善待好人,才是自保的万全之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