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执著 修好自己救众生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七日】我和老伴都是老年大法弟子,于一九九八年先后开始修炼法轮功。得法后,我一身的病很快得到康复,知道法轮大法是让人能够修炼的好功法,兴奋的告诉老伴也来炼,他无动于衷,一心想开个小卖店说:不为挣钱,自己方便,左邻右舍也方便。十一月的一天,一个同修告诉我晩上去她家听师父在瑞士讲法的录音带,我拉着老伴去了,他一改平时打盹的习惯,聚精会神的听了两个多小时,第二天主动和我一起去了炼功点。从此走上了修炼路,在这一段时间中,他严格按大法要求自己处处做好人:下水道堵了自己掏钱疏通,不让楼上各家均摊;下过雪把楼前楼后都扫了;看到一个捡破烂的八十来岁老人摔坏了,他给他五十元钱,并雇三轮车送回家。修炼后他多年的慢性萎缩性胃炎好了,生冷东西都能吃了,失眠症也好了。

在大法弟子全面讲清真相救度众生的阶段,我们白天在家学法,晚上俩人一起去散发真相资料,无论在城市或在山村,始终想着自己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肩负着救度众生的伟大使命。在城市贴大块标语或真相传单时配合默契,老伴骑三轮观察前方或两侧,我坐在三轮车上一边刷着浆糊观察着后方,一有机会就停下车把传单贴上去;开车出去时会及时将“法轮大法好”等真相不干胶贴在沿途电线杆或路标指示杆上。有时行程二百来里,边贴边背着《洪吟》中的诗。

在农村时,我们半夜发完正念后就出去发真相资料,发完回来时天都快亮了。别看我们都是六十多岁的人了,老伴的腿脚特麻利,那年除夕夜发真相资料跟着拜年的秧歌队冒着雪整整走了一宿,早上回来依然精神抖擞。尤其在家乡路两边的电线杆子上写的“法轮大法好”金光闪闪,现在还在。乡亲们受益匪浅,村干部在演戏前的讲话说:不少村这几年矿难、车祸不断,咱们村没有,是因为咱们村年年请唱戏的结果。其实我和老伴最明白是什么原因,是法轮大法在普照着这个小山村。

常人不能系统的看大法的书,就是看大法弟子的一言一行,发生在我们身边有这么几件事:给今后讲真相救人奠定了基础。二零零一年邻居老太太得了癌症,我们俩拿着礼品去看她,她含泪感动的说:“你们都是好人,我们对不起你们,他们一直让我们看着你。”安慰他们:“我们不记恨,你们是上当受骗的,法轮功让人当好人。你看我们炼功这几年身体多好,别相信电视上的谎言宣传。”

我单位一个科主任(以下称大姐),我们关系很好。七二零前向她洪过法,她信基督教不接受,九九年她老伴得了尿毒症,一直靠透析维持生命。我们几年没在家,但是一直惦记着让她了解真相。二零零六年六月我们回来了,正赶上她老伴住院(儿女在国外),雇了一个保姆,俩人都是快八十岁的人了,力气活一点干不了。一个星期要做两次透析,進血透室又要抬又要推车需要人手大姐干不了。我们回来正是好帮手,这也是讲真相让她了解法轮功救她的好机会。力气活老伴帮,跑跑颠颠买东西,做吃的我给干。尤其是老爷子快咽气的那几天天天守在那里,他肾功能坏死临去世前两天开始昏迷,没有尿但是从口腔里不停的往外渗出液体,如同一个泉眼,和保姆轮换着用棉签往外沾口水,我老伴帮助擦屎刮尿,忙里忙外的。老爷子去世后都是我们给穿的衣服。大姐告诉回来奔丧的儿女永远也别忘了我们。我告诉他们:其实是法轮大法让我们这么做的,你就记住:“法轮大法好吧”。

大姐通过和我们接触后,亲身体会到大法弟子的善良,法轮大法才是真正教人做好人的功法,不但看了真相资料,还拜读了《转法轮》以及师父的其他著作。看了《风雨天地行》光盘后,主动退出了邪党,并告诉我,她这个党员是领导做工作硬拉進去的,说科主任必须是党员。当别人问她为什么和我们走的这么近时,她回答:他们俩人是咱们单位最好的人。在我最困难的时候是他们来帮我,组织方面的领导我一个也见不着,只有他们俩口真心实意帮。大姐的人缘很好,她老伴去世后就去了儿子家。每当回来时很多人都去看她,当不明真相的人看到她家桌上的神韵光盘说是法轮功的时,她科的人就说话了,“这怕什么,节目演的很好,和政府和政治一点关系没有。”另有人说:人家俩人都是好人,动不动就把人家看起来,真不知哪根神经出了毛病(这是大姐告诉我的)。大姐老伴去世前些天,大姐让她儿子买了Mp3灌上师父的《济南讲法》录音让老伴听,那时老人意识清醒也同意听,在离世前夕闻到了佛法,也是幸运的生命。

师父给我安排的这个修炼环境,让老伴当我的镜子,我却挑他的毛病不修自己。我越有这个执著,魔越放大这个,越让我看到老伴的不好,严重干扰我学法炼功。同时由于受邪党什么“妇女是半边天”的毒害影响,从结婚那天起就有高高在上指手画脚的毛病,中华民族的传统是“夫唱妇随”, 我们姐妹羨慕的说:“你看我姐却是妇唱夫随”的,不知可悲还认为自己不错,自认为比老伴聪明、反应快、能力强、什么都想占先,修炼这么多年也没有从骨子里改变这种常人观念,长期被其束缚着还不悟。我后来意识到自己的问题,开始认真的对照法找自己了,早上学法我主动去开灯;不再指使老伴给我干这干那的了,有一次吃完饭习惯的把碗递给老伴倒水,马上意识到了?怎么又让你倒水,老伴笑呵呵的说:“要是倒水能长层次,我老给你倒”。从大法中归正了自己的思想,改变了几十年形成的旧观念、清除邪党文化对我的毒害,我周围的一切都变了,老伴也不针尖对麦芒的反驳了,也能诚恳的找自己的不足了,好多存在的不良现象好象一下消失了。学法时不需要给提示了,精力也集中了,我们困的现象纠正了,发正念时掌立的很直。

十几年来,在修炼路上跌跌撞撞中走到今天,有过不去关时的迷茫、有成功后的喜悅、更有看到得到被救后的世人内心涌现出的无限幸福。向内找真的是法宝,虽然我看不见师父,看不到另外的空间,但我感觉到我沐浴在洪大的慈悲的场里。我们是走在神路上的大法徒,要想走正这条路,从人中跳出来那就得百分之百的信师信法,按照师父的要求去做才是最可行的。

层次所限,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