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精進才安全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七日】这十几年修炼过程中,也是慈悲伟大的师父苦度我的一个过程,为我付出太多。我今年六十二岁了,从小体弱多病,十几岁就开始失眠,从头到脚都是病。年纪轻轻就成了医院的常客,拿药当饭吃,未老先衰。婚后也不幸福,加上生小孩又得了新病,身体变的更差了。为此练了多种气功,钱没少花,苦也吃了不少,在人生道路上苦苦挣扎着。在九六年得到一本《转法轮》,也许当时缘份未到,只翻了两下就放下了。说也奇怪,从此以后,假气功练不了了,还不悟,又花钱去练另一种,还是练不了。只好从新借来《转法轮》看。就这样光看书,一个月下来,人大有改变。特别是师父讲的法,句句都打动了我的心,非常亲切,身体非常舒服。从此以后,就再也放不下这本书了。

在得法不久,有一次在梦中看到师父为我清理了附体——一条大蟒蛇,顿时感觉身体非常舒服,原来身体那种特殊的难过是附体造成的;还梦见自己掉在水中拼命抓住一个竹排往上爬,醒来后才知道是一场梦。我悟到是师父把我这个即将淹死的生命救了,给了我的新生。

真正進入修炼后,各种状态都反映出来,尤其身体反映特别强烈,总觉的整个头和身体象被冻结在坚冰里面,动弹不得,非常难受。为了能使自己好过一点,每天炼功抱轮两个小时,白天学法不算,晚上还要看四、五讲,直到能睡为止,每天看书到深夜三点多钟,只睡两、三个小时,做家务都争分夺秒的。

当时我已经办了内退,可以安心在家炼功,可以照顾八十多岁体弱多病的父亲和正在读高中的儿子。退休在家还觉的时间不够用,每天都好象在过生死关,好象有一种机制促使我精進。虽然苦,但比起当常人时看不到希望的那种苦,苦中有甜。所以十几年来,天天坚持,从没放松。

这些都是表现在身体上的反映,同时心性上的关是不少的。随着父亲病情的恶化,大小便失禁,每天帮他洗屎尿,插导尿管,每天重复做这些事,而弟弟不闻不问。还好前夫虽离婚却一直住在家中,偶而也能帮助一下,他不是故意帮我,是因为要依靠我三百多元的退休工资生存,因他被停发工资了,也许是师父安排他来帮我减轻负担的吧。就这样拖了几个月,父亲去世了,这样经济就更紧张了,父亲在世时也有五百多元的退休金。面对如此大的压力,在没修大法之前我会愁死的,但是不管怎么苦,怎么难,只要一捧上《转法轮》或其他大法书,一切都烟消云散,心情马上变好。

由于师父慈悲,儿子一完成学业,很快上网找到一份工资不错的工作,家庭危机一下就化解了。刚解决家庭吃饭问题,新的麻烦又来了,由于儿子从未离开过我一步,现在要到外地工作,自理能力差的儿子怎么适应得了呢?这种对他的牵挂确实成了一个大的执着:怕他交上不好的女朋友,怕他染上可怕的病,脑子里成天考虑的都是这些事,使得学法炼功都静不下心来。虽然明白师父的法:“想左右别人的命运,人各有命啊!”,“修炼就得在这魔难中修炼,看你七情六欲能不能割舍,能不能看淡。你就执著于那些东西,你就修不出来。”(《转法轮》)对这段法已经背的滚瓜烂熟,可就是心放不下。师父为了帮助我去掉这颗心,在梦中多次点化。记的最清楚的一次是:在梦中儿子上厕所时,被人把小便处伤了。你想,在那个环境中我能有什么办法保护他呢?这不是叫我放下这个心吗?另外,同修的文章也提到对孩子的执着实质是对他的一种伤害,你执着什么邪恶就加强什么,经过一个剜心透骨的过程终于把这个心放下了。后来我发了一念:一切由师父安排。我只有一心修炼才是对的。心放下了,一切都如愿的得到解决。

九九年邪党江氏邪恶集团发起了对法轮功的诽谤迫害后,很多同修上北京上访为大法讨回公道。当时我想,等我状态好了,一定也去,心情处在焦急、矛盾中。哪知事与愿违,这个状态迟迟不去。终于有一天梦见三三俩俩的大法弟子说说笑笑向天上走去。那种喜悦之情让人羡慕,我也急着想跟上去,可身体象被什么牵扯着,爬不起来,干着急。醒来后,悟到不能再等了,人家都走向圆满了,你还在犹豫什么?由于心性不到位,在中途就被拦劫下来了,被劫持到看守所迫害一个月,接着又被转到洗脑班五十天。后来在家虽然照常炼功、学法,甚至背法(在看守所看见其他同修能背很多法),但心中总有一块大石头压着,再加上看不到《明慧周刊》,也没有接触同修,心中很是孤独、迷惘,担心写了“三书”,师父不会管我了?还算不算大法弟子?这个念头一直困扰着我。而且身体也经常出现非常难受的反应,比以前那种状态更严重。

最深刻的是,有一天晚上,突然身体发冷、盗汗、头憋的很厉害,令人窒息的感觉,觉的生命要终结了,我打电话请同修来帮我发正念,也不见好转。我想写一份遗书,因只有我一个人在家,告诉他们,万一我走了不要怪大法,是我修的不好造成的。同修说:“没事,别写。”于是我下定决心,要做个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如果今天能闯过去,明天我一定要去向派出所、单位、洗脑班声明“三书”作废,凡是以前所说、所写全都作废。我连死都不怕了,还执着什么?还怕什么呢?等同修走后,我上床开始学法,看书阻力很大,头憋的很难受。于是我就背法,背法的效果非常好,平时只要一背法,头里就难受,一瞬间就感到天崩地裂,那个最顽固的石头就被炸开了,脉路就被打通了。静下心来背,果不其然,身体越来越舒服,头脑越来越清凉,一直背到早上六点,发完正念,睡了一、二个小时起来精神特别好,一场大难过去了,师父再一次为我承受了,感激之情难以言表。

第二天到公园找到同修说明此事,她说用不着那样,上网声明就可以了,在同修的帮助下,很快上网声明,从此一块石头落地了。在同修的帮助下,很快走進了正法的洪流中,不断的看《明慧周刊》,受到很大启发,心性提高很多。

救度众生讲真相,由不敢到敢做,由不会到会做,由被动变为主动。我每天利用一天中状态最好的时间:上午出去讲真相、发资料,利用一切机会。如买米化整为零,九斤一买;买菜换地方买;资料随身带;凡是能在小贩手中买到的东西尽量不到超市买,虽然价格贵一点,只要能将真相资料送到世人手中,我都选择这样做。周边的超市也是发放资料的好场所,基本都被发遍了,骑上自行车到处跑,甚至打气也是送资料的好机会。用真相币讲真相被师父认可后,在纸币上我尽量写明“三退”、“法轮大法好”得福报及具体怎么退,同时進行,一步到位。

在做的过程中,也遇过危险,但都在师父的呵护下有惊无险。虽然没有别的同修做的那么好,但也如一股涓涓细流蜿蜒前行。由于有隐藏的执着或其它原因,在二零零七年被邪恶绑架到看守所,然后转到劳教所迫害一年,在看守所还可以炼功,到劳教所就不能炼了,一下子落到这个邪恶的环境中,平时对学法炼功已经形成依赖的我,能不能在这个环境中走过来,对我来说,确实是一个生死关。大法弟子是不承认邪恶迫害的,即使有执着,做的不好,也是在法中归正、提高。既然已来到这里,就是放下生死也不能做有辱大法弟子的事。在静坐反迫害的几天,坐在那里一心不乱的背法,一天下来背了三讲,身体很舒服,心中感到踏实,有师在,有法在,不用怕。同时还背《洪吟二》、《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和其他经文,知道该怎么做了,有时间和静坐的常人讲真相劝三退。不知不觉时间过的很快,然后转到车间强制進行劳动迫害,在这里能接触到更多的人,一定要利用好这个救人的机会。只要一坐下来做事,就开始背法,整点发正念進入那个状态,整个身体好象被强大的能量包围着,红光满面。邪警有所察觉,就大叫:“开迪斯科,放大音量!”我就开始发正念,放多久发多久,后来她们自己吵的不行,就叫关了。清除了邪恶嚣张气焰。

在劳教所这个邪恶环境中,救人是很难的,邪警的眼睛象鹰犬一样的盯着,尤其是大法弟子上厕所都有人跟着,但我们正念正行,师父给予智慧,还是救了一些有缘人。劳动是假,救人是真,所在大队的警官曾分别找过我们,企图進行转化,都没得逞,同时我们也平心静气的跟她们讲真相,虽然她们表面上很严厉,但内心还是有触动的,据再次入狱的同修讲,现在比以前几年好多了,邪恶的气焰收敛了很多,都是这么多年大法弟子发正念讲真相的结果。我们几个人形成一个整体,没事就一起背法,互相取长补短,不符合法的诚恳指出,遇事就在法上悟、向内找,正念很足。我有的时候也有做的不好的地方,比如会争产量,谁超过了我就不舒服,有次比别人高很多,心中沾沾自喜,突然晚上就拉肚子,不停的上厕所,我立即向内找自己,哪里有问题,悟到争产量是一种非常肮脏的心理,不仅给同修增加压力,而且这个产量是给恶警争的,一下找到执着心,身体马上就好了。以前出现这种情况不知向内找,误认为是消业。有的时候会有不好的念头,马上警觉这是邪魔干扰,赶快清除,不适的感觉很快就消失了。

回到家中,除了加倍学法,正常炼功,排除一切干扰,讲真相救度众生。在原来整点发正念的基础上,增加了长时间发正念清理,我觉的去除了我很多不好的东西与执着,身体得到了净化,心灵得到了升华。我现在养成了走路背法,做事时背法,用法充实头脑,不让一丝一毫不好的念头立足。不承认任何干扰,排除任何干扰,继续做好三件事,多救众生,随师回家。

层次有限,文化有限,如有对法悟的不对,写的不对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