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女子劳教所恶警的凶残下流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七日】河北省女子劳教所现任副所长冯可庄、队长刘子维、王伟卫、吕亚琴等不法警察,对法轮功学员实施侮辱、殴打、虐待,直至致伤、致病、致残、致疯,已构成故意伤害罪、虐待罪、渎职罪等多项犯罪。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和家属强烈要求依法对河北女子劳教所、犯罪警察冯可庄、刘子维、王伟卫、吕亚琴等相关责任人进行调查,并依法追究其刑事责任。

一、冯可庄、刘子维、王伟卫、吕亚琴等几名犯罪警察体罚、虐待法轮功学员的部份严重违法犯罪事实。

(一)、冯可庄部份犯罪事实

冯可庄,女,河北省女子劳教所副所长,警号:1356055。几年来,河北省女子劳教所关押过的法轮功学员千余人,核实姓名的至少已有406人(附表1:详细名单),都遭受了不同程度的侮辱虐待,甚至酷刑折磨,手段包括:长时间连续体罚、毒打、电击、不让睡觉、不让上厕所、关小号、性摧残、超负荷奴工、人身侮辱、上铐、迫害性灌食、暴力洗脑、克扣伙食、剥夺购物权、剥夺探视权等等。

酷刑演示:暴力灌食
酷刑演示:暴力灌食

冯可庄将警察的切身利益与对法轮功学员的所谓“转化率”挂钩,逼迫各大队及每个干警公然践踏法律虐待法轮功学员,直接造成劳教所藐视和无视法律的现实,以及干警以敢于违法乱纪为荣、以虐待善良的法轮功学员为荣的恶劣风气。造成多名法轮功学员致伤、致残、致精神失常。(见附表2:部份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程度)

1、冯可庄经常到各大队转悠,直接指使警察迫害法轮功学员

比如:2008年12月25日,在冯可庄等劳教所负责人的授意下,四大队干警对法轮功学员习永红、王洪梅、李玉芬、房华、杨利云等人关禁闭,限时限次去厕所、罚站、上铐。不让洗漱、不让洗澡近一年,这期间王红梅被迫害得曾一度精神恍惚。再如:2010年7月,法轮功学员赵丽梅被关禁闭十三天,期间还遭受了不让睡觉、人格侮辱等折磨,期间冯可庄看到了不制止,还指使干警:“给她戴上手铐。”

2、冯可庄还策划和指挥过多起大面积故意伤害法轮功学员的案件

比如:2008年8月奥运开始后,冯可庄指挥大面积对法轮功学员严管,此后河北女子劳教所里殴打、电击、上铐、体罚成了家常便饭。再如:2011年8月15日三大队发生了一起对女性法轮功学员野蛮施暴、群体电击的恶性事件,法轮功学员冯瑞雪、刘素然、赵烨、张妮、齐俊玲等被电击半小时至四十分钟,冯可庄是这场迫害的主谋和决策者,是指使狱警滥施刑罚、滥用警械、执法犯法的第一责任人。事件详情见吕亚琴部份犯罪事实中。

演示图:电棍电击以强制“转化”

3、冯可庄公然造假,掩盖罪行、否认罪行

比如:冯可庄等人,将法轮功学员冯晓梅迫害得便血,说是到和平医院给冯晓梅看病,可他们事先到医院约好狱警赵亚丽的对象,到检查时说“没病”。冯晓梅家人聘请了律师到劳教所办理保外就医,冯可庄竟亲自出面阻止律师会见冯晓梅。

再如:石家庄法轮功学员郭文彦,2009年3月被刘子维等人强迫罚站15天15夜,还遭受了殴打、不许睡、干重体力活等迫害造成严重腿伤,生活不能自理。家人找劳教所理论,冯可庄竟然对让郭文彦罚站的事实一概不承认。

(二)、刘子维部份犯罪事实

刘子维,女,河北邯郸人,警号:1356101,河北省女子劳教所原一大队大队长,现调至三大队。

刘子维经常毒打、电击、体罚、铐、辱骂法轮功学员。刘子维打人、整人已经到了毫无人性地步,心理变态以折磨人为乐趣。她阴损的迫害手段还有:扒光衣服、抓阴毛、电击乳头阴部等性虐待;大夏天让被关押人员穿上棉袄在太阳底下长跑;在太阳底下曝晒;大冬天脱掉棉衣棉鞋在院里挨冻等等。

1、刘子维野蛮毒打、电击刘丽致其残疾,并将其残酷吊铐九天九夜

石家庄法轮功学员刘丽,在2008年9月至12月间,多次受到刘子维的虐待、疯狂毒打和酷刑折磨。2008年11月3日至12日刘子维将刘丽,以大字形吊铐在储藏室的窗户和暖气上整整九天九夜,痛苦感受生不如死。随后刘子维亲自动手用高压电棍电击刘丽的乳头和头部,直到脸和鼻子被打破,鲜血流到肚皮上、身上、地上,因被打和虐待折磨造成刘丽听力丧失、眼睛流泪不能看东西、头痛;脸部、手、脚等部位高度肿胀;身体左侧从头到脚经常发冷、发胀等症状,手经常抽筋,神经憋胀难忍,心脏憋得上不来气,刘子维却不允许刘丽到医院治疗,以致消肿后在刘丽的左脸上留下了永久性的凹坑疤痕,至今有一只耳朵听力丧失,刘丽身心均受到严重伤害。

2、刘子维暴打并侮辱陈秀梅,致其身体落下永久性的硬疤

保定市法轮功学员陈秀梅被刘子维多次殴打、体罚虐待,刘子维甚至吊铐她一个多月,造成右胳膊轻微伤残,刘子维还无故延期并造谣说陈秀梅是精神病。

2009年1月下旬,刘子维和普教张园园从上铺揪着陈的头发往下拽,同时扇耳光。拽下床来之后拳打脚踢,后又将其拖到小库房(小黑屋)进行暴力殴打,两人轮番上阵、扇耳光、抠脸、拳打脚踢、往墙上撞脑袋,还取来手铐将其铐在暖气管上狂打。后刘子维将门关严,用袜子堵住嘴,用鞋抽陈的脸,打了一个多小时,直到刘子维打累了。那段时间对陈秀梅进行殴打、辱骂成了刘子维的家常便饭,无论在任何情况下,只要不顺心,就暴打陈一顿。

2009年2—3月刘子维又把陈秀梅的双手铐到铁栏杆上,陈秀梅人站不直、坐不下;吊铐期间,只有在上厕所和吃饭的情况下才给打开,每天只给1至3个馒头,不给菜和粥,一昼夜只让上二次厕所,让其憋不住尿在裤子里,并且刘子维还指使值班普教朱丽英、刘娟、吴海霞、刘宗珍、张露玉、张园园等人随意殴打、辱骂陈秀梅。由于这次吊铐,直到现在陈的右臂还是呈现伸不直的症状,腿内还有肿块。唐山的张艳春和沧州的宋瑞仙是这次虐待的见证人,她们分别看到了陈被虐待的情况。

3、刘子维扒光张艳春的衣服,打得满脸开花

张艳春是一位未婚的女法轮功学员。2008年9月19日,刘子维和女警赵雅丽、柳玉芬,将张艳春衣服扒光,并用剪刀把她仅剩的内衣剪的一丝不挂。用电棍足足电了40分钟,直电到张艳春面色苍白,浑身颤抖、痛苦异常。刘子维等把张艳春单独关在没有窗户昏暗的小号(小库房)内,把她双手吊铐起来,打的浑身是血。将她铐在暖气上,用一个坐姿坐了48个小时。不让出门,吃喝拉撒全在里面。第二天,刘子维在张艳春已经肿的高高的脸上,狠狠打去,直到她打累了,才罢手。被打后的张艳春满脸开花、面目皆非、脸部完全变形。圆圆的眼睛只剩下一条小缝,脸和嘴肿的高高的,脸上青一块紫一块,连熟悉她的普教都认不出来她了。

不仅如此,刘子维还唆使在押的吸毒犯朱莉英、刘娟在扒光张艳春的衣服后,对张艳春进行毒打、性虐待,不但撕扯张艳春的头发,也撕扯她的阴毛。暴行过后,地上落满了张艳春的毛发:既有头部的也有阴部的,其身体各部位伤痕累累,惨不忍睹。

张艳春还被刘子维使用一种类似女性梳头用的金属利器,狠刺张艳春的两臂及皮肤,使得张艳春被电棍电击后斑斑驳驳的身体上,又密密麻麻的布满了小伤口,并不断的向外渗血,足足用了一卷卫生纸还是止不住。

4、刘子维迫害过的法轮功学员不计其数,以下仅为部份致伤、致残严重案例:

刘子维曾对未婚女王海旭扒光衣服,让普教朱丽英等人打她,刘子维还邪恶地说:“看她是不是处女……”,还把这个女孩和男警单独关在一间屋里,说:“让这个帅哥给你谈谈吧……”该女孩被迫害后不敢再说话。

刘子维曾踢法轮功学员杜平,把她踢拐了;对赵丽梅吊铐、不让吃饭、不让上厕所等迫害,致使她右手和右手臂麻木了很长时间;对涿州的王丽霞多次殴打、灌食、限制上厕所、不让吃饱、扒掉外衣等,王丽霞常被打得鼻青脸肿,眼睛成了一条缝,头发被一绺一绺的揪掉;冯晓梅被罚站、不让上厕所、不让睡觉等迫害至癌症、便血;多次殴打、用电棍打、电击李云霞,李云霞被打得精神恍惚,一个多月不说话;脖子、胳膊、后背多处淤青;指使劳教犯殴打石家庄的王月琴,被踹得大小便失禁,前胸和肋骨、胃部等地方好多天疼痛难忍;殴打、灌食、隔离关押、不让上厕所、限制饮食等手段迫害刘炳兰,致使刘极度虚弱,大小便已无法正常排出;路素华被关小号、上铐、暴打,致左小臂骨折;张慧兰被暴打得不省人事;张玉霞被暴打得面部肿的老高,眼睛黑紫,肿成一条缝;被折磨得头发眉毛都白了;罗美玲被搧耳光、脚踹、电棍电击,打的满脸红肿、尿了裤子。

(三)、吕亚琴部份犯罪事实举例

吕亚琴,女,河北省女子劳教所三大队队长,警号1356086。

1、吕亚琴毒打赵丽梅,并随意关禁闭

2010年7月,法轮功学员张杏转、赵丽梅被长时间关禁闭。吕亚琴对两个法轮功学员大打出手,抓住头发往墙上狠狠地撞头,打嘴巴,用胶带封住嘴,用脚踢,边打边疯狂地嘶叫。

酷刑演示:撞墙
酷刑演示:撞墙

赵丽梅还被吕亚琴关禁闭十三天,正值伏天,禁闭室密不透风,十几天下来人完全脱了相,差点儿死在禁闭室里,看着不行了才把她放出来。

2、打骂侮辱,并把郑宝珍的小腿踢出三寸多长的口子

2010年11月10日上午,法轮功学员陈改茹、郑宝珍因身体不好不能干活,被吕亚芹打骂罚站。陈改茹都六十多岁了,郑宝珍五十多岁,被吕亚芹弄到没人的闲屋里,拳打脚踢、打耳光,她的腿被踢得直流血,脸被打肿了。

2011年2月17日中午,吕亚芹逼法轮功学员没完没了的踏步,叫嚣说“累死你们”。郑宝珍因身体不好,不踏步,吕亚芹对她又打又骂,郑宝珍被打得腿都站不起来了,以后身体状况越来越差,腿、胳膊、嘴、头、都麻木了,走路都困难,狱警牛丽还逼她干活。吕亚琴看她不能干活,就想尽一切办法折磨她,经常谩骂侮辱她,用穿皮鞋的脚狠踢她的腿,强制给郑灌食,当被折磨得奄奄一息的时候,让别人在郑宝珍的脸上画小王八,以此取乐。

2011年5月,郑宝珍的小腿被吕亚芹踢出三寸多长的口子,还百般折磨,导致她心肌缺血,人瘦的皮包骨头,行走困难,干警强迫她上下楼吃饭,走不动就命令普犯拖着走。直到郑宝珍解教的时候,腿上还留有一个坑。

3、吕亚琴是2011年8月15日对法轮功学员群体电击的恶性事件的主谋

2011年8月15日至17日,那么炎热的酷暑天气,吕亚琴持续三天让大队里所有的劳教人员在大厅站军姿,把法轮功学员冯瑞雪、刘素然、赵烨、张妮、齐俊玲和因上访被劳教的魏玉环一个个叫出,带到没有监控摄像头的禁闭室,用充满电的高压和低压的电棍电石家庄的法轮功学员张妮。在张妮的头、脸、背上连续电击长达20分钟,使得她的身上起满了黑紫泡。

吕亚琴还电击沧州的法轮功学员齐俊玲长达40分钟,使得齐俊玲的脸、嘴、身上都是黑紫的大泡,浑身浮肿。然后李亚芹和女警刘子维一起用充满电的电棍电石家庄的法轮功学员冯瑞雪,冯瑞雪的脸、腿、胳膊、脚被连续电击40多分钟,也是满身的黑紫泡。她们同样还电击了唐山的赵烨,石家庄的芦迪。冯瑞雪被吕亚琴电击头部后,神智不清、语无伦次,不认识人,把熟悉的人的名字都叫错了。齐俊玲被电击后又被关在禁闭室好长时间,不让她与外界接触,吃饭让普教送去,当时正值暑期,禁闭室内闷热难耐。齐俊玲、张国珍、杨志英一直被剥夺给家人打电话的权利。

4、被吕亚琴迫害严重的法轮功学员还有:

胡沈华,王淑莲、黄兰英、郭瑞云等,其中胡沈华被吕亚琴用手戳前额往墙上撞,当场昏死过去;王淑莲被吕亚琴关禁闭,指使普教将她打得浑身是伤,面部青紫,吐血;黄兰英被吊铐在窗子上十几个小时;郭瑞云曾被吕亚琴施以殴打、电棍电、不让睡觉、体罚等多种酷刑,致腿肿的穿不上鞋。

(四)、王伟卫部份犯罪事实举例

王伟卫,女,原一大队指导员、大队长,警号:1356059。

王伟卫在一大队时是刘子维的帮凶,迫害手段都是她们两人想出来的,她虽然很少像刘子维、吕亚琴那样直接对法轮功学员施暴,但其经常唆使普教迫害法轮功学员,充当幕后黑手,手段更为阴险。后升任一大队大队长,

1、王伟卫唆使普教殴打胡苗苗

法轮功学员胡苗苗女士,二十五岁,河北省张家口市怀安县柴沟堡镇幼儿园教师。2010年6月被关押到河北省女子劳教所一大队,先被隔离 “严管”,并被铐在床头遭毒打。王伟卫等狱警指使吸毒盗窃犯李玲玲,用拖鞋底子把胡苗苗的脸部打得严重变形。几天后的一个晚上就寝后,胡苗苗去厕所,值班的王伟卫还用皮带猛抽胡苗苗。大约一个月以后,王伟卫把胡苗苗关到和打手宗东荣一个班,宗东荣把胡苗苗拖到墙角,用膝盖猛顶下体,导致胡苗苗长时间行走困难。。

胡苗苗和幼儿园孩子们在一起
胡苗苗和幼儿园孩子们在一起

王伟卫纵容值班和包夹的普教继续虐待胡苗苗,谁敢帮助胡苗苗就会挨骂或训斥。开始胡苗苗由包夹架着去厕所,后来两手扶着一个塑料凳子艰难地一点点挪向厕所,两大腿一点也不敢分开往前迈步,包夹和值班的犯人经常高声谩骂,逼她走快点儿。不让洗澡、不让洗漱,甚至不让借去厕所的机会洗内衣内裤,限制去厕所的次数。

2、王伟卫其他罪行:

在二零一一年正月,河北省保定市唐县法轮功学员张春现,被王伟卫拉出去关禁闭四天。禁闭室内没有暖气,没有床,连被褥都没有,一天只给张春现一个冻的硬梆梆、干干的馒头,没有菜和水。

王伟卫是表面一套背后一套,百般迫害、虐待那里的法轮功学员。几乎每天每顿都是吃馒头,好不容易有红薯,大家都很高兴,可是王伟卫命令“红薯不好消化,老弱病残不给吃”。一周才一次糖包,王伟卫以“糖尿病人不宜吃糖”为借口不给吃,如果真的照顾糖尿病患者,就不应该每天让她们和大家一样吃馒头。

2010年9月每次开会,王伟卫都说:法轮功和普教一样对待,实行人性化教育。当问她为何加期时,毫不掩饰地说:法轮功全部扣分、加期。就这样王伟卫给王月琴加期50天,冯晓梅加期16天,张艳春因被打的脸上青紫,在应释放之日由于脸上青紫未消,而再被非法延期关押43天,直到脸部恢复正常才放其回家。

参与迫害石家庄法轮功学员郭文彦,强迫罚站15昼夜,逼其下田干翻地的重体力活,其终因体力不支而摔倒,造成其左腿股骨、胫骨骨折、两脚上毛细血管受损、长期肿疼麻木……

(五)、其他的不法警察

四大队大队长赵圆、二大队大队长的臧志英迫害法轮功学员也很残暴。此外,刘亚敏、侯俊梅、谷红叶、师江霞、柳玉芬、张艳艳、丛淑娟、张佳、高欣蕾、刘芳、张继伟、樊标路等警察都多次殴打或电击等手段迫害法轮功学员,也应依法查办。

二、河北女子劳教所里的其它犯罪事实

(一)、河北女子劳教所利用被关押人员超强度、长时间、高负荷做奴工以谋利

河北女子劳教所每年从每个被关押人员身上榨取二万多元,有一次新送进十二名法轮功学员,警察们毫不掩饰地说:“又来二十多万。”

经常让干十几个小时,很多人被逼的劳累过度,身体非常虚弱,但是即使身体出现严重病态也不得休息。三大队队长王欣为了牟暴利,经常让加班,并给法轮功学员定“任务”,“任务”完不成就不让买东西,也不让家属探视。为了掩盖半夜加班的事实,一大队刘子维、王伟卫曾下令晚上熄灯以后,只许点小灯干活。人们累了一天,还要在昏暗的灯光下非常艰难地干活,很多人眼睛都肿了,双眼模糊,视力大幅度下降。抵制这种非法奴工的法轮功学员,施以体罚、关小号、打骂、电棍电等酷刑迫害。

为了不要本钱的奴工,很多不符合劳教接收条件的人都收。脑萎缩的、精神不正常的、严重高血压的、有严重传染病的都收。一个坐轮椅的上访人,亲眼看到当地公安给了劳教所里厚厚的一达百元大钞,劳教所就把她留下了。这些老弱病残甚至连路都走不了的老太太也得同样干一份所谓的“任务”。

(二)、假公济私;从劳教所拿被关押人员的食物

警察拿食堂里被关押人员的食品,例如:王昕、牛丽等。导致伙食极差,每天早晚馒头、粥、咸菜,中午每人一碗菜,里面看不见油星。吃的菜大部份是由被押人员在劳教所地里种的。由于长时间缺乏营养,再加上吃不饱,每个人的头发都大量脱落,很多人岁数不大,白头发长出来不少,很多人在干活时腿发软,也有的累的犯了心脏病、高血压,有的人在卸货时就晕倒在楼梯上。

警察从年三十就开始吃被关押者的饭,还有苹果、梨、橘子、瓜子、花生等。

(三)、使用劳教人员干私活,把劳教人员当家奴使用

樊标路,她家大人孩子的衣服、家里用的床单被罩全拿到劳教所让被关押人员洗。刘子维也曾逼迫刘丽洗私人衣物,遭到拒绝后对刘丽电击、殴打,刘丽就是那次殴打致残的。

(四)克扣、受贿

2008年11月恶警借搜查违禁品罚款,罚来的钱由刘子维、谷红叶及牢头朱利英合伙吃花一空。很多警察都吃过、用过朱丽英上供给他们的东西,有时警察吃饭时没胃口就喊朱丽英给她们拿吃的东西,朱丽英临解教时曾宣称,光刘子维一人就吃了她六千元!

三、掩盖迫害,造假蒙骗来访者及上级

房门反锁;窗帘落下;单独关押,不让出屋;胶带封嘴;单独上厕所;不让接见家属等等都是掩盖迫害的手段,在河北女子劳教所里大量使用。

在这里造假已经到了明目张胆的地步,遇到有参观或上级检查,河北女子劳教所就将敢于说真话的法轮功学员用胶带把嘴封住,关到不被检查到的地方。劳教所内则开始大造声势,大搞卫生,布置迎接,食堂伙食也会突然的好起来,不是炖鸡就是吃鱼,屏幕上也滚动着平时根本看不找的肉类。用步话机内部通知参观者或上级走到什么地方去了。

曾叫被关押者包装有毒的浴巾、浴帘,检查人员来了,就把奴工物品藏起来,等检查人员一走,又拿出来继续干。

一次上级来人发卷让答题,警察们就找那些听话的去答题:每天干活时间让答六小时,还是自愿的;吃的伙食让答非常好。

四、唆使普教行恶,颠倒黑白,破坏人类良知

“你将来要在社会上混,现在先拿她们练练……”这是四大队大队长赵媛、警察刘亚敏两人教唆劳教犯对法轮功学员行恶时说的。“劳教所太好了,在这里有队长撑腰,不用干活,想骂人就骂人,想打人就打人。我都不想走了。”这是普教张宁被放出时的得意之言。河北女子劳教所唆使恶者行恶已经是一个普遍现象,这对社会道德起到了非常败坏的作用,破坏着人类的良知,危害的是每一个人。

曹彩平因同情胡苗苗被队长赵素博等打的鼻青眼伤,又用电棍将她电昏死过去两个小时;冀州的法轮功学员李转,在劳教所被迫害的咳嗽、哮喘、走路困难,别人看她可怜扶她一把,警察高欣蕾竟说:“你们谁再扶她,就剁了你们的手!”尊敬老人、呵护弱者这些出于本性的美好行为,在这里却招致迫害。惩恶扬善的人间正理,在河北女子劳教所里完全颠倒了过来。

综上,请依法查办河北女子劳教所非法奴工等犯罪事实,追查相关责任人法律及刑事责任。


附表1:已知的在河北省女子劳教所曾经遭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名单为:

安金亭 安淑香 安文霞 白瑞仙 白术玲 白素芹 白银华 白云桃 柏林菊 保珍 卜月琴 蔡玲茹 蔡秀兰 曹春花 曹俊如 柴文素 常桔红 常玉花 陈春素 陈改芹 陈改茹 陈建华 陈金环 陈军素 陈丽萍 陈淑平 陈秀梅 陈永梅 程超 迟艳兰 储富先 啜花卉 崔爱云 崔春爱 崔立新 崔志宁 代俊然 代淑娜 代小俊 代小娜 代新尚 代彦英 邓宝翠 邓海云 邓秋英 丁义凤 董文采 窦玉环 杜兰娥 杜丽霞 杜平宣 樊喜凤 方华 方伟 方志华 芳芳 房华 封艳丽 冯晓梅 付红 高崔平 高焕菊 高俊红 高俊梅 高淑英 高淑英 高素英 高彦平 葛莲乔 耿桂英 耿桂英 耿丽娟 耿三欢 耿淑芹 耿文平 耿新 谷香瑞 郭凤英 郭海莲 郭丽霞 郭巧先 郭瑞云 郭淑花 郭文君 韩风娥 韩兰俊 韩秀兰 韩秀荣 韩玉珩 郝秀梅 何海香 何杏柳 何秀丽 何永莲 贺云书 洪梅 侯藏书 侯玉兰 胡苗苗 胡文莲 滑琛 黄兰英 黄丽萍 惠女士 霍俊梅 纪俊 纪淑君 纪小然 姜桂玲 姜乃荣 焦金华 解翠霞 金同会 康红霞 李桂芝 李惠欣 李慧 李金营 李俊梅 李俊荣 李俊英 李梅 李荣梅 李闰慧 李淑君 李淑香 李维姐 李文秀 李文英 李小英 李秀霞 李秀贞 李玉洁 李玉莲 李云霞 李振贤 李转 李自兰 连凤珍 梁艳霞 梁业宁 蔺艳霞 刘爱荣 刘变娥 刘兵欢 刘炳兰 刘凤春 刘凤仙 刘凤云 刘桂兰 刘兰 刘兰朵 刘兰荣 刘丽 刘丽芳 刘丽丽 刘敏芳 刘娜 刘巧珍 刘胜果 刘淑敏 刘素果 刘素然 刘素云 刘伟 刘相云 刘新丽 刘秀萍 刘艳霞 刘永丽 刘玉萍 刘玉荣 刘月坤 柳英杰 柳英杰 卢秀英 卢彦坤 陆素华 路小茶 吕春英 吕建秀 吕丫 罗美婷 马庆玲 马永侠 马玉霞 马志新 孟坤英 孟淑芳 孟素芬 宁丹丹 宁玉英 牛慧敏 牛秀娥 潘月荣 彭改娣 澎桂兰 平娟 祁泓瑾 齐风巧 钱秀珍 吴秀平 乔平娟 秦秀艳 邱进平 邱立英 荣珍 桑素欣 石艳茹 史淑芬 史雪然 司贺英 司淼 宋灿英 宋淑花 宋秀池 孙景素 孙玲茹 孙明荣 孙涛 孙英琼 孙玉环 唐连珍 唐志杰 滕素品 提凤霞 田X 田俊芳 田秀芬 王宝玲 王朝英 王翠文 王翠燕 王凤花 王贵君 王桂兰 王桂香 王桂英 王海絮 王洪梅 王洪英 王环 王焕玲 王焕玲 王会卿 王敬勉 王坤英 王兰华 王兰琴 王丽霞 王孟永 王敏雪 王润莲 王润芝 王书存 王书争 王淑英 王同忍 王文贵 王希珍 王霞 王晓勉 王秀梅 王燕 王月梅 王月琴 王月霞 韦慧 魏春兰 魏桂敏 魏国萱 魏慧娟 闻翠娟 吴俊芳 吴瑞环 吴亚君 吴艳英 吴永新 武俊芳 武俊芸 武树贞 习永红 夏俊英 夏美云 项秀珍 小孟 肖会珍 肖培英 肖素英 肖向宇 肖秀英 谢海英 谢秀英 辛国芝 邢淑惠 秀池 秀银 徐会英 徐艳洁 徐燕 许爱荣 许佳莲 许秋燕 许淑香 许秀艳 闫成香 闫秀英 晏朋香 晏朋香 杨爱英 杨凤菊 杨金仙 杨立芳 杨利云 杨淼 杨瑞霞 杨淑芬 杨月英 杨增花 姚爱叶 姚秀芝 叶秀娟 殷淑梅 殷秀琴 尹艳欣 尤成英 于凤云 于海霞 于杰 于秀凡 郁兆霞 曾其香 翟爱春 翟路英 张春芳 张春平 张风华 张凤芹 张桂兰 张桂琴 张桂英 张桂珍 张国芬 张惠莲 张慧兰 张洁 张锦 张静 张俊梅 张俊秀 张连荣 张妮 张秋云 张瑞花 张书红 张淑清 张术芬 张素梅 张素卿 张铁梅 张宪 张香珍 张新杰 张杏转 张秀平 张秀英 张秀芝 张秀忠 张学敏 张雅 张彦玲 张艳春 张艳香 张燕春 张银 张英丽 张永红 张玉霞 张云 张竹婷 赵凤珍 赵富荣 赵丽梅 赵淑英 赵素贞 赵秀芬 赵秀芹 赵雪颖 赵艳梅 赵玉然 郑宝珍 郑小俊 种东琴 周爱花 周淑红 周雪花 朱兰英 朱丽华 朱秀娟 朱秀琴 祝平轩 专俊茹 颛静茹 颛朋茹 卓文宁 宗灿英

附表2:已知的部份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程度表:

刘伟 被迫害出现高血压症状、体重减轻二十公斤;出劳教所后几个月离世
赵美华 右胳膊被打残疾
路素华 小臂骨折,肋骨等多处受伤,脸部被打变形。
黄兰英 一度精神失常
陈秀梅 满口牙被打掉;遍体鳞伤,骨瘦如柴,走路都很吃力, 40多岁的人就象个老太太。
李雅平 被迫害得走路身体变形,右肋肢受伤,右腿走路一瘸一拐
赵烨 胳膊肌肉萎缩
张云 好长一段时间不能吃东西。
王丽霞 常被打得鼻青脸肿,眼睛成了一条缝,头发被一绺一绺的揪掉;骨瘦如柴、生活不能自理
刘炳兰 脱相、多处伤痛、骨瘦如柴
张艳春 脸上青紫;电棍电击后斑斑驳驳的身体上,又密密麻麻的布满了小伤口,并不断的向外渗血,足足用了一卷卫生纸还是止不住。
刘丽 脱相、耳朵失聪、头昏后遗症,脸部留下一永久性凹凸疤痕。
冯晓梅 长期便血、双腿一度行走困难
张玉霞 头发、眉毛白了
刘丽霞 一只眼睛接近失明。
李建英 腿被打的肿胀,脸被打得变形;身上多处溃烂、生活不能自理
郝秀梅 被灌不明药物,整天头脑昏迷,失去了记忆、神智不清
李云霞 脸是青的、精神恍惚,一个多月不说话
王红梅 身上多处伤、曾一度精神恍惚
杨利云 全身浮肿,整个手都退了一层皮;坐小凳坐得屁股坐出茧;
洪梅 脸被打的变形了;全身浮肿,整个手都退了一层皮,打掉一颗牙齿。
方华 全身浮肿,整个手都退了一层皮。
王秀梅 全身浮肿,整个手都退了一层皮;眼睛很长时间看不清东西。
习永红 全身浮肿,整个手都退了一层皮。
张春现 被折磨的不成样子,脸颊瘦进两个大坑去
赵丽梅 好多天胳膊抬不起来,用一只手洗脸
李秀霞 憔悴瘦的脱了相
唐志杰 手和脚一度失去知觉,走路要人搀扶,嘴上带有血迹;腿脚被打得肿烂,浑身是伤。
郭瑞云 腿被打的肿的怕人,导致流水
吕建秀 被电得不能吃饭,不能说话。
曾其香 满脸血印(类似毁容)
刘淑敏 两脚肿得穿不进去鞋
刘炳兰 脸被打成了紫色;双脚肿得穿不上鞋,双腿肿的不象样,整个人被折磨得脱了相,骨瘦如柴。
杨金萍 迫害得满头白发,面容苍老,大部份时间躺在床上。
郑宝珍 被迫害致半身不遂,高血压,身体无力,吃不下去饭,瘦的皮包骨,走不了路;生活不能自理
李转 坐小凳坐得屁股坐出茧;肺部不好,脸嘴青紫
郭文彦 左腿骨折并严重错位,股骨头坏死,生活不能自理。
王文贵 脸肿得无法吃饭
王月琴 大小便失禁;前胸和肋骨、胃部等地方好多天疼痛难忍。
彭桂兰 吐血
张国芬 胸部、腋下至胳膊长满疱疹、疙瘩,奇痒、疼痛难忍
张信转 头发都快掉光了
龚艳凤 被关小号致身体虚弱,高烧不退,有生命危险
陈改茹 被迫害导致出现心脏病症,极度难受,吃不了饭,浑身无力,身体消瘦
牛慧敏 胳膊拧的青一块紫一块的;被迫害的出现严重病态,脑供血不足,心脏病
张静 被迫害得出现心脏病症,在和平医院抢救两次
杨爱萍 被迫害出心脏病
方华 被迫害得身体出现病状送入医院
王坤英 高压220,不能活动
张英丽 被迫害致心脏跳动120/次
高淑英 被迫害成子宫瘤,瘤子比鸡蛋还大,
张书红 被迫害成心脏病,曾几次昏倒
魏春兰 面黄肌瘦,连话都难说,患多种疾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