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年大法弟子修炼故事:唯愿师尊笑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七日】我身边有这样一位老年同修,从一九九四年得法到今天一直精進修炼,从未因任何干扰而在修炼上怠慢过。她今年也有七十多岁了,修炼大法以前身体一直有病,得法后身体健康、精神矍铄。大家都亲切的称呼她“童真”老弟子。

有一次我问她:是什么动力让你如此精進?她抬头看了看我,沉吟良久说:“不为别的,我从来没有想过要修多高,修到哪个层次。我只有一个愿望,等师尊回国的那一天,我们去迎接师尊的时候,师尊能给我一个笑脸!那比给我世间任何东西都要珍贵。”说到这里我看到她的眼里已经噙满了泪水。多么朴实的话语,她的愿望就这么简单:“唯愿师尊笑”!

真法难寻啊!

老同修小的时候在山东长大,结婚后嫁到东北某城。跟正常人一样有了一对听话的儿女,虽然不是大富大贵的家庭,但日子倒也过的挺好。可是美中不足的是自己的身体一直不好,浑身上下到处都是病,不到五十岁就病退在家。老人性格很好动,也愿意接触一些新鲜事物,那时候正赶上全国气功高潮,很多身体不好的人都练气功,她也跟着练起了气功。但是当时的很多功法都是祛病健身的。后来还有一些假气功教人治病赚钱,由于老弟子干事认真,根基又好、所以练得不错(所谓练得不错就是到北京参加了学习班,有高级气功师证书。)当地的气功协会和一些假气功师就想拉着她到处办班挣钱,但是都被她拒绝了。她说:“我总觉的用气功挣钱是不对的,我的目标不是挣钱。”人家问她:不挣钱图什么呀!她说:我想“成仙得道”。当时大家都哈哈大笑。

后来经过一段时间的实践观察,她非常失望,自己的病没有好,也没有感觉有什么提高。她常想现在社会上流传的功法都不是能使人一下提高的功法,用她的话说就是要修“长生不老”的功法。可是这样的功法上哪找哇?!曾动念想到名山大川、深山老林里去找。“真法难寻啊”!

喜得大法

正当她徘徊迷茫的时候,一九九四年初师尊的法轮大法开班传到了当地。由于师尊的巧妙安排,她参加了师尊在当地开办的两期学习班和两期报告会,事后她说:“当听到师尊的报告会时,那种激动的心情无法形容,就象失散多年的孩子又见到了母亲,所有真修弟子都能体会到那种得法的喜悦,那种生命深处迸发出的呐喊:这就是我们为之付出、等待千年的真法!”得法后她的身体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困扰多年的疾病一扫而光,成为一位精神抖擞到处洪法交流的大法弟子。在她的带动下,许多过去和她一起练气功的功友都改修法轮大法了。她是当地第一批得法的大法弟子,同样所有当地一切的风风雨雨的挫折考验也都经历过来了,为以后在迫害中坚持正念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风雨历炼中

“树欲静而风不止”。宇宙中那场安排已久的邪恶考验开始了。一九九九年七月一场可歌可泣的护法行动也同时上演了,由于形势的急转直下,也考验着每一位大法修炼者的心性。表现有害怕放弃不练的、有说应该進京护法的维护大法尊严的、有说不参与政治在家实修的等等。我当时也在内心问自己,是大法说的对、还是邪恶说的对。当眼前浮现出师尊的音容笑貌和师尊的讲法时,一切谎言都那么不堪一击的不攻自破了。我找到“童真”老同修问:“你对这场运动怎么看?”当她看到我的眼神时,已经明白了我的选择。她说:“如果这世界上还有两个人在坚修大法、坚信师父的话,那就是我们俩。”我一把抱住她,眼泪夺眶而出,这句话在当时值千金、值万金,它将在宇宙中永远镌刻!

我们决定一起到北京为师父为大法说句公道话,我们一行三人中还有一位大法弟子。(之前到当地政府集体上访的许多感人情况先不写了,以后有机会再写)记得我到火车站去买车票,一九九九年的深秋天气已经开始变凉了,瑟瑟的秋风阵阵的吹来,心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当我走到火车站广场的时候,突然听到广场的喇叭里放着一首歌曲“回家”,是啊!回家,久别了多少年,终于找到回家的路了。当我把钱递進窗口说买三张明天到北京的车票,售票员说:“真巧,刚好就剩三张有座的票。”顿时一股暖流通透全身,多谢师尊的苦心安排。第二天的火车上我们又碰到了当地的另一位同修,我们一行四人非常顺利的到达了北京。(具体的事就不细说了,因为这类文章同修已经写得很多了)后来我们被遣送回了当地的看守所。总之,由于多次進京上访老同修先后被当地看守所、戒毒所、马三家教养院多次迫害,从来也没有向邪恶妥协过。

助师正法

从二零零四年开始老同修就是当地第一批走出来讲清真相的弟子,她说:“师父叫我们救人,那我们就应该听师父的话,兑现誓约,让师父放心。”她不光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老同修最可贵的地方是持之以恒、坚持不懈,不管刮风下雨、严寒酷暑都阻挡不了她讲真相救人的脚步。有的常人说:“老太太,你不在家享清福,跑出来辛苦劳累,冒着生命危险图啥啊?值不值啊?”她笑着说:“值,太值了!救人是一种幸福,我从来没有感觉苦。每当我说通了一个人,他同意退出邪党时,我就能感觉到他世界里的众生在欢呼雀跃,在感恩大法的救度,这和我吃的苦比起来算什么。我最难过的是如果他没有听我讲的真相,他不信,被毒害的太深了,我没能救了他。我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难受。”我最大的幸福就是我在有生之年还能为大法出力,能助师救人,这是我一切动力的源泉。是啊!当一个生命真正明白了他在宇宙中存在的意义的时候,明白了做人的目地时,他又怎能不去尽一个得法生命应尽的责任哪!

在讲真相的这些年中,老同修所经历的事情太多了,先后遇到过多次不明真相的人出卖,被警察抓捕、抄家、停发养老金等一系列迫害。但都没有动摇过她救人的决心,仍然每天快乐的走在救人的路上。当地的一些同修有很多被她带动也走出来讲清真相,她经常说的一句话是:“你每天哪怕讲退一个,你这一天也没有白过,一年就是三百六十五个。”没有豪言壮语、没有表面的轰轰烈烈,有的只是朴实无华的语言和行动。由于她的每天坚持,象古代和尚云游一样行脚救度众生,平均一个上午就要走十多公里的路程,这么多年下来也不知走了多少里路,讲退的人数是一个庞大的数字(由于怕引起攀比,这里就不公布数字了)。她基本是上午出来讲真相,下午在家学法。有一次,我在公交车上无意间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是她正追着一个年轻人讲真相,七月的北方,毒辣的阳光,看到她那被阳光晒的黝黑的脸颊,汗水顺着颈部流到后背,后背的衣服已经完全被汗水打湿了。看到这里,我的泪水已经无法控制的流了出来。多么可敬的老弟子,未来的人会感激您的无私付出,真的是神在人间啊!

我写这些因为她只是无数大法弟子中的一员,是慈悲伟大师尊的一个弟子,是大法赋予了她今天的一切,她的一切来自于宇宙大法,来自于师尊的普度。不管是谁,在伟大的佛法面前,他(她)都是无比渺小的,只有怀着谦卑的态度,感恩的心态,才能迎接过渡到无比美好的新宇大穹。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