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天有泪 岁月无声

中共迫害哈尔滨市阿城区知识分子的罪恶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七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历史上唐太宗因重用魏征等有才之士才有了辉煌的贞观之治,秦始皇因为焚书坑儒其王朝不久便败落。知识分子作为一个民族文明的传承和民间意识形态的引领应该说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中共害怕真正有社会责任感、有民族忧患意识、有良心的知识分子,因此自中共夺权以来对知识分子进行了洗脑和多次迫害,将知识分子划为“右派”,其下场轻者是不断被批判,重者则劳动教育或全家迁送农村,成了二等公民中的贱民;文革中又斗一大批知识分子,污蔑他们为“反动学术权威”,称教师为“臭老九”,自此以后,一部分知识分子形成了墙头草,随风倒有知无识的人。所谓的“改革开放”后,引领国人崇尚金钱,因此使得广大的知识分子在安逸、拜金的环境中丧失理想,忘记自己的责任和使命。

中共容不得任何人在意识领域与其有分歧,因此打击信仰成了中共对中国人犯下的最大罪恶。且不说历史上的历次毁教灭佛,只说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知识分子成了中共迫害的重点对象,仅以哈尔滨市阿城区教师为例,十三年来,阿城区至少有三十三名教师遭受了绑架、关押拘留、送洗脑班、劳教、判刑、致死致伤致残等精神、肉体和经济上的残酷摧残和迫害。

退休教师徐丽华遭药物迫害双目失明

徐丽华,女,一九四七年生人,杨树三中退休教师,在岗时兢兢业业,任劳任怨,身染多种疾病,九八年修炼法轮功以后百病全无,二零零五年就在家中被阿城公安局局长张亚滨和杨树派出所的所长孙凤文、付凤军绑架,关押在阿城看守所被吃不明药物、打不明针剂,不到十天迫害的双目失明,直到现在不能自理。

朱玉梅遭诬判八年至今身陷囹圄

朱玉梅,女,一九六三年生,阿城第六中学教师。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因去省政府和平请愿,被胜利派出所非法关押三天,并被勒索二百元钱后放回。此后胜利派出所、教委将她当作重点人物监控,不分场合、地点、时间打电话骚扰她,并经常以谈话为由被叫到派出所审问。为了制止对她的非法迫害,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一日,她决意进京依法上访,在北京被非法抓捕关押六天,又被非法押回当地关押三个月后,劳教一年,送到哈市万家劳教所迫害。在劳教期间被强行洗脑,精神上受到严重摧残。由于劳教所阴暗潮湿,吃、喝、排便都在居所内,朱玉梅全身长满疥疮,全身溃烂。

二零零八年七月,朱玉梅在阿城交界镇散发真相资料被不法警察绑架,非法关押八个月后,二零零九年二月阿城区法院对其非法开庭,其家属请了北京正义律师进行了无罪辩护,邪党人员明知证据不足,又重新拼凑黑材料,进一步迫害。二零零九年三月九日,法院进行了第二次开庭,正义律师又一次做了无罪辩护,指出信仰无罪,而且指出朱玉梅没有触犯法律,应当庭无罪释放。邪党法院不但不放人,反而强行诬判八年,开除公职。朱玉梅至今还在黑龙江女子监狱遭受迫害。

女教师孙艳芳遭冤狱、被非法开除

孙艳芳,女,阿城区新华一中教师,二零零零年初,新华镇教育办主任纪红旗对孙艳芳首先是无理刁难,让孙艳芳写不炼功的保证。同年十二月份,孙艳芳又一次遭到当地政府的迫害,派出所所长冯跃华向其家属勒索五千元人民币,并没给家人任何票据凭证。同时,她的工作受到新华镇教育办主任纪红旗的无理刁难、人身监控、停发津贴,指定其在教育办打扫卫生。她到派出所反映情况,却遭到所长冯跃华的无理谩骂,并让她写不修炼保证,强行逼她骂法轮功创始人,遭到拒绝。当即被派出所绑架到阿城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十五天。自古以来,只听说杀人抢劫的人进监狱,然而她却因为“不骂人”而被关进监狱。

二零零一年一月(黄历新年前腊月二十五),孙艳芳被释放回家只七天,纪红旗就给她去电话,问还炼不炼法轮功了,因她不放弃信仰,说句真话“炼”,纪洪旗伙同派出所所长高文峰,警察闫×× 再次将她绑架,一直无理关押到二零零二年五月九日。

二零零四年八月份,纪红旗伙同专门迫害法轮功的组织六一零到孙家进行骚扰,由于孙艳芳不在家,没有造成迫害事实。二零零五年六月二十三日,孙艳芳再次遭到绑架,这次是单位同事告诉校长叶建启说孙艳芳又谈论受迫害情况了,校长上报到教育办主任纪红旗那里,纪红旗赶紧上报阿城市六一零,六一零伙同阿城公安局在新华乡中学绑架了孙艳芳,关押在阿城市第二看守所,承受着非人的迫害。被非法关押期间,孙艳芳要求无罪释放,绝食十一天出现生命危险,送医院抢救,医生诊断肾衰竭等几种症状,无法医治,苏艳芳在生命垂危时,阿城市公安局、六一零等单位怕担责任被迫放人,孙艳芳回到家中通过修炼法轮大法,身体奇迹般的恢复健康。在家期间阿城市检察院、六一零、公安局等不断骚扰,仍不死心对她进行迫害,单位不让上班,只开生活费,

二零零六年连生活费都停止,孙艳芳找到相关部门要工资,她找到学校,学校领导让她到教委去问原因,教委说是阿城六一零办公室来电话叫停发工资。她又去找到六一零办公室主任王晓光,王没说出为什么停发,只是叫她下周再来。九月十一日孙艳芳再次到六一零办公室问工资的事,便被绑架到阿城第一看守所。二零零六年十月三十一日被阿城法院非法开庭审问,孙艳芳当庭揭露恶党政府,由于自己修炼法轮大法被强迫停止工作,停发工资,为了争取自己的合法权益,要求恢复工作正常开工资,在找工作的过程中被绑架,在看守所里重刑加身,还大打出手,并预谋非法判刑等种种恶行。丧失理性的法院恶人将孙艳芳判三年有期徒刑。就这样孙艳芳又遭受三年的冤狱。孙艳芳被冤判后教育局又将其开除公职,现在孙艳芳靠做生意生活。

男教师徐乃文遭劳教所残酷折磨 几经生死

徐乃文,男,阿城区哈尔滨锅炉有限公司平山分厂子弟学校教师。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四日上午厂书记刘菊兰、工会主席张春晖、镇副书记张君延、副镇长刘某,派出所几个警察到徐乃文家。张君延逼徐乃文交大法书,交一本,刘某又翻拿两本。他们还要,徐乃文说没了。他们便无理非法把徐乃文拉到派出所软禁,二十五日下午三点左右放回。二零零零年四月十一日,徐乃文按照宪法赋予公民的信仰自由,进京上访,为法轮功无端遭受迫害说句公道话。但在通往信访办胡同口便被便衣所抓,徐乃文被非法关押驻京办,又被押回当地被非法关押在第二看守所,五月二十一日放回。市里向其家人强行非法收取保释金二千元、镇里也向其家人非法强行索取一千元。

二零零零年六月二十九日,阿城市公安局政保科崔学和另外一个人在徐乃文上班时候问话,因为拒绝回答他们的问话,徐乃文被强行送往阿城市第一看守所迫害。徐乃文在阿城市平山镇平山派出所门前被强行推上警车时,崔学踹他的下身。送入第一看守所与进到监舍时,徐乃文分别被值班所长王某、二牢头各对准太阳穴和咽喉一顿重拳。二牢头又朝徐乃文软肋踹了一脚,当即徐乃文巨痛难忍,喘不上气。对徐乃文无理非法关押期间,看守每天强制坐板十几个小时,他们叫“码坐”,故意把人的臀部坐烂。八月二十一日,徐乃文被放回。公安局强迫其家属交纳保证金五千元,交不起,后交了三千元;哈尔滨锅炉有限公司平山分厂又勒索一千元,更恶劣地的是扣发徐乃文的工资。

二零零一年二月十六日,单位保卫科长崔相如把徐乃文骗到镇派出所拘禁起来,向其家人勒索一千六百元钱后,镇副书记张君延和几个警察非法把徐乃文送进洗脑班迫害。在洗脑班只呆了五天,他们又把徐乃文关进看守所非法迫害。每天屈腿码坐十几小时,臀部溃烂,疼痛难忍。只让立肩睡觉。在送达劳动教养通知书时,警察问,申诉吗?当被问到如何申诉时。警察马上又说,对了,法轮功不允许申诉,也不允许律师受理。就这样洗脑班被无理随意定劳教一年。

二零零一年四月二十五日,徐乃文被送往哈尔滨万家劳教所集训队,依然是立肩睡,强制性工作,擦地、刷厕所、倒痰盂。二零零一年五月十三日,徐乃文被转到哈市长林子劳教所继续迫害。他们安排了有时多达二十几人做转化工作,轮流昼夜不停的“谈话”,每天只让睡很少的时间,休息的地方正对着窗户,徐乃文被冻得咳嗽半个月。那时,强制大法学员每天编汽车坐垫,由于工作时间长,屋子又冷又潮,致使人的手脚红肿。他们还让徐乃文坐铁椅子,有时甚至手同时背后铐在铁床上,两个包夹监督。徐乃文被非法关近两次小号。第一次因为要求还师尊清白、还大法清白、停止迫害法轮功的正义要求,关了两个小时;第二次是因为揭露他们关押学员进小号的行为,他们恼羞成怒,把徐乃文铐在小号的门上,手和上臂都磕碰坏了。就这样一直被铐十七天,后又转入严管队继续迫害,这次徐乃文被绑在沙发椅上。徐乃文绝食时间长达一个月,腰以下部位肿胀到极限,他们把徐乃文拉到哈尔滨第二医院被诊断为心脏病,怕死在劳教所,把徐乃文送回了家。徐乃文在家学法炼功二十几天,肿痛全消。

酷刑演示:铁椅子
酷刑演示:铁椅子

长林子劳教所又将其挟持进严管队迫害。又开始绝食,他们强制灌食;给徐乃文点滴被拔下针头。二零零一年九月末,被检查出高血压和心脏病,才把徐乃文送回家。

二零零三年八月八日,哈尔滨锅炉厂有限责任公司六一零主任窦焕斌、宣传部长王立安、公安处王书记、刘菊兰、崔相如几人到徐乃文家,众目睽睽下进行绑架。在洗脑班,他绝食十二天回到家。从二零零一年至今,哈尔滨锅炉有限公司平山分厂一直扣发徐乃文的工资。以前,徐乃文曾向分厂长刘菊兰书记要过工资。二零零三年九月徐乃文多次向厂王书记要。开始不同意,到二零零四年五月份,他同意说有个启动过程。八月份,补发工资九千多元,十分钟后,到手的工资被强行收回。二零零四年腊月二十八,补发工资一万元,全部还了外债。徐乃文四年的工资扣了三年的。徐乃文不停提出要求补发工资、退还所有罚款,现在一直拖着;徐乃文身份证也一直被扣在派出所。

女教师孙桂芳被非法劳教、判刑、非法开除

哈尔滨市阿城区玉泉镇玉泉三中教师孙桂芳,修炼法轮功,多次遭受中共当局迫害,被非法劳教、判刑,辛辛苦苦工作一生,被开除工作,拿不到一点工资,至今靠儿子赡养。

孙桂芳,女,一九五四年生。一九九二年孙桂芳的老伴去世了,从此以后她心力交瘁,积劳成疾,身患心肌炎等多种疾病。一九九四年,她心脏、血压、肝都出现了问题,走路都走不了,她到处求医问药,想尽办法,练了很多气功,疾病都没有得到根治。一九九六年就在她住院治疗心脏病期间,听人说法轮功治病有奇效,她出院后辗转找到了一名法轮功学员,于一九九六年的三月开始修炼法轮功,师父开始给她净化身体,晚上就感觉心脏部位有个东西被抓出去了;接着她就看师父的讲法,一天一讲,师父在讲法中讲到哪里,她的身体就跟着净化到哪里,九讲听完,全身百病全无,从此尝到无病一身轻的快乐。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开始了,邪恶的恐怖气氛笼罩全国,孙桂芳心中十分困惑,心想:这么好的功法为什么不让炼啊!就在她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二零零零年三月,学校领导找到她声称炼功违法了,降她两级工资。之后不久,学校领导又找到她逼迫她写不炼的保证,不写就不让回家,孙桂芳不写,学校就非法扣押她三个小时不让回家。二零零零年五月,孙桂芳上阿城公安局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告诉他们法轮功并不象电视上说的那样,接待她的是警察崔阁,孙桂芳说明来意后,崔阁说:你回家等着去吧,我把你说的事情会向上级反映。结果孙桂芳刚到家,就接到学校校长兰双印打来的电话,威胁说:你违法了,要拘留你。兰双印伙同玉泉公安分局的鲁超彬将孙桂芳绑架到阿城第二看守所,之后又转到第一看守所,一共非法关押她九十五天,才将其放回家。

二零零零年十月,孙桂芳踏上上北京和平上访的旅程,结果被非法抓捕后,被阿城第二和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三十五天。回来后学校让她打扫卫生,孙桂芳没同意。二零零零年的腊月二十八早八点多,包片警察鲁超彬给孙桂芳打电话说:到来年了,镇政府让你们这些炼法轮功的人到政府开个会,一会就回来。上车后,直接将她们拉到了派出所,等到下午两点多姓王的所长才露面,来了之后将法轮功学员一顿大骂,晚上将她们劫持往阿城看守所非法关押。孙桂芳在车中就听到与其相依为命的儿子(十七岁左右)咣咣敲警车,哇哇大哭喊着:“妈妈,你下来!妈妈,你下来啊!”那些丧失良知的警察也没有将孙桂芳放回家,继续将这些善良的法轮功学员绑架到阿城看守所非法关押,期间又非法转到纺织洗脑班共非法关押四个多月,随后直接将其劳教一年。

在哈尔滨万家劳教所,二零零二年一月二十八日晚法轮功学员们发正念时,管教王敏和田小云动手殴打法轮功学员,将孙桂芳从床上拖到地上,又拖到管教室,当时孙桂芳只穿着一条线裤,二人拳打脚踢,皮鞋猛踢,孙站起后又左右开弓扇嘴巴子,然后罚站一个多小时。待孙桂芳回来,脸已被打得红肿,肩膀、肋骨等多处受伤,身上青一块紫一块。同年四月十一日孙桂芳回到家中。

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二十四日,一伙歹徒(玉泉公安分局的多名警察)非法闯入孙桂芳家抄家,当时孙桂芳不在家,只有任忠德和武彦春两个朋友在孙桂芳家,这伙警察将孙桂芳家翻的乱七八糟,还将任忠德和武彦春绑架,孙桂芳和李亚文(同村的姐妹)回来,看到自己家的大门大敞着,正疑惑发生了什么事情,这伙警察也将她和李亚文绑架。孙桂芳被非法关押在哈尔滨第二看守所(鸭子圈)六个月后,于二零零八年五月被非法判刑两年;与此同时,玉泉中心校的校长和阿城区教育局的局长、书记等人非法将孙桂芳开除工作,停发工资。孙桂芳在哈尔滨女子监狱遭受了两年冤狱,直到二零一零年一月,还差十三天过新年,她才回到家中。直到现在,孙桂芳靠儿子养活自己,自己没有一点生活来源。

上述五个被迫害案例只是中共迫害知识分子的冰山一角。阿城区教师遭受中共人员骚扰、恐吓、盘问、按手印、降级、绑架、抄家、关押、勒索、劳教、判刑、洗脑、被迫害致死致残等酷刑的教师还有:肖丽虹、刘艳秋、郭丽华、吴桂芝、徐玉满、陈学英、谢金贤、石秋菊、高杰、牟淑芹、朱玉芳、谭德义(被迫害致死)、张素云、崔秀菊、计文良、孙晓慧、李岩、谢宪斌、程宝英、谢希静、张秀杰、邵静梅、韩冰、盛庆珍、张宝盛、张超英、张佳秀、李树堂(离世)等。

邪党恶首江泽民出于一己之私,在妒忌心的驱使下,动用了全部国家机器,威逼利诱党、政、司法部门,胁迫全国人民参与迫害,并卷入了这场史无前例的以造假为手段,已达十多年之久的迫害当中,重蹈“指鹿为马”的覆辙,致使善恶标准被颠覆,国人良知泯灭,从根本上毁坏了国人的道德。

参与迫害阿城知识分子的部门有:阿城区政法委、610(凌驾于法律之上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公安局、各派出所、看守所、哈尔滨万家劳教所、长林子劳教所,哈尔滨女子监狱、呼兰监狱、阿城区教育局、阿城各学校和机关、企事业单位的领导、阿城区检察院、阿城区法院等等等等。

法轮功学员处处以“真、善、忍”要求自己,不偷、不抢、不坑、不骗、不赌、不嫖,处处为别人着想,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修炼后道德回升,变得越来越好,这样的好人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上述教育界的法轮功学员无论在家中、在社会上还是在工作单位他们都是有口皆碑的好人,他们的工作一致得到学校的嘉奖和家长的认可,这样一群善良的人遭到无理的酷刑和摧残,天理难容啊!自九九以来,天象异常,百年不遇的沙尘暴、洪水、地震、台风、瘟疫等灾祸频频出现,这都是中共与天斗与地斗狂妄自大、愚昧无知破坏自然规律,某些官员为了自己的业绩,片面追求国民生产总值,而不惜毁灭子孙后代繁衍生存的环境导致的恶果。中共镇压真、善、忍的这十多年,假、恶、斗猖獗,坑蒙拐骗的事情让人防不胜防,暴力事件频频发生,假烟、假药、假食品等假货泛滥,贪污腐败严重,娼妓遍地,败象重生,每个中国人都是受害者,迫害法轮功是一场民族的浩劫,如果你不出来制止,受迫害的同样是你!

从法律从角度讲,在中国现行的法律中没有一条说法轮功违法,有句话叫“法无明文不定罪”,也就是说法律条文上没有明确规定的行为就不是犯罪,翻遍中国现行的《宪法》和《刑法》以及所有的法律,没有一条说在中国修炼法轮功违法,相反法轮功是佛法修炼,属于信仰范畴,应该得到法律的保护,法轮功在中国完全合法。而那些不管以什么名义参与非法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人才是真正的罪犯,等待这些人的将是良知的审判和法律的裁决,失去的甚至是身家性命。在此奉劝那些还在继续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人员,请你们为自己的前途着想,停止参与迫害法轮功,给自己留一条后路吧。

十三年来,法轮功学员用自己的坚持和承受换来了世人的良知与觉醒,很多人主动地了解法轮功的真相,纷纷发表声明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组织,选择光明的前途,目前已经有一亿一千多万人声明退出中共的一切组织。中共在历史上杀害了八千万的中华儿女,这个对中国人民犯下滔天大罪的邪党必将在上天的惩罚中毁灭,只有您尽快的退出这个恶党,你才不会在天灭中共的灾难中做陪葬,拥有美好的未来。

相信中国的知识份子会在觉醒中承担起自己的历史使命,背负起民族的脊梁,将中华传统文化发扬光大,拯救我们这个民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