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离家“静心学法”的同修交流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八日】最近一段时间通过同修之间的交流,发现同修中有这样一拨人——这些人几乎不看《明慧周刊》,他们离开家,不管家里的事,甚至家人都不知他们去了哪里、在干什么,有的已离开家半年多了,有的把孩子扔在家里,有的丈夫及其家人非常不理解,说一些不敬师不敬法的话。他们吃住在一起,声称“静心学法”去了,说大法弟子现在都应该按他们那样“静心学法”了。同修问他们在哪里他们都闭口不说,好象还很神秘。通过交流有认可他们的,愿意和他们静心学法去的,他们就接同修走。

他们有时十来个人,有时两三个人,在唐山市各县区找熟悉的同修交流(听说他们也去过其它地区),他们每个人都背着一个大包,里面装着师父的所有讲法书,每本书里都夹着好多小纸条,当交流到哪儿时他们就找到小纸条翻开书有针对性的给同修念法,还用自己的理解给同修解释法。当有同修用法衡量他们的言行不符合法、并指出他们的执着时,他们不是虚心接受向内找,而是说同修没法,连书都不拿着法学的少。骨子里有一种显示,他们每天都把书带在身边走哪儿带哪儿,好象这就代表着他们法学的多学的好了。

当有同修交流要抓紧时间救人时,他们就说你自己现在还没修好,慈悲心还没修出来,怎么能救了人呢?要和他们那样找个地方静心学法去,等修好了自己再救人。有同修问他们救人吗?他们说他们救那些有其它信仰的人,意思就是不是所有众生都救。还用他们现有层次和自己对法的理解专看同修修的不好的一面,挑同修的毛病,叫同修也和他们那样指出同修的不足。当他们让同修离家和他们去静心学法时,有同修认为大法修炼不是这种修法,拒绝他们时,他们就举例子说当师父告诉你圆满要走了,你也放不下家人不走吗?

有同修虽没跟他们走但还是很认可他们,也有同修被他们带动心里产生了波动。同修啊,怎么就不用师父的法衡量呢?我们不能学人不学法啊,师父叫我们做的三件事同时做好,那我们就应该三件事同时做好,师父不叫做的我们决不能想当然、标新立异。

师父叫我们最大限度的符合常人状态修炼,不脱离世俗的修炼,直指人心。师父多次讲法叫我们多救人,现在是在和邪恶抢回那些即将被邪恶毁了的人,怎么能离家什么也不管了就自己静心学法去呢?

师父在《北美巡回讲法》说:“那么在这场对众生的迫害中,我们就要向人们讲清真相,同时修好自己,正念中清除邪恶。”那些随和的,是不是他们的做法说法符合了我们没修掉的人心执着被钻了空子呢?师父是讲过叫我们多学法静下心来学法,静下心来学法也不是叫我们离家出走找个地方大家在一起啊!我们都有家有业,如果都不要家庭了那和出家的和尚尼姑有啥区别呢?是不是会给大法和救人造成损失呢?

师父在《二零零五年旧金山法会讲法》中讲:“每当大法的進程走入到一个新的阶段的时候呢,就有一些学员用人心衡量大法修炼。大法弟子修炼的这条路就是不脱离世俗的修炼,就是这样的路。”师父在《各地讲法七》〈二零零六年加拿大法会讲法〉中还讲:“而你在实修自己的时候,你所接触的社会就是你的修炼环境。你所接触的工作环境、家庭环境那都是你的修炼环境,都是你必须要走的路,必须面对的、必须正确面对的,哪一件都不能敷衍。”(《各地讲法七》〈二零零六年加拿大法会讲法〉)“我告诉你们的是在哪里都要做一个好人,都得叫人家说你是个大法弟子。家庭的事情要处理好,工作环境中的事情要处理好。作为大法弟子呢,你修炼的如何在世人面前恰恰体现在这些地方。”(《各地讲法五》〈二零零四年美国西部法会讲法〉)

我理解“静心学法”不是走形式、什么都不管了,而是在任何的环境下都能达到那种清净无为,去掉执着心才能修出清净心,才会有定力。师父在《洪吟》〈无为〉中讲“执著心去真无为”,“定力多深是层次的体现”(《转法轮》)。我们在任何环境下心都不被常人的东西带动,不被干扰,才能达到真正的静心学法真正得法。

写此文章是希望那些离家出走的同修快回来,在自己的环境中做好三件事,救度你那一方对你寄予希望的众生。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