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良妇女被劳教所电击、灌大便、烟头烫

记河北任县法轮功学员张俊肖的遭遇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八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河北省任县辛店镇大刘力村张俊肖一九九五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她母亲和两个姐姐也相继修炼,她们按着“真善忍”的要求提高自己的心性,对生活充满了信心。可是,自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后,她们受到了惨无人道的迫害,张俊肖被非法劳教,在高阳劳教所遭恶警电击、灌大便、烟头烫、拉到坟地恐吓等迫害。

一、依法上访遭非法关押、勒索现金及劳教迫害

一九九九年,中共“六一零”非法机构专门迫害法轮功,控制宣传机构颠倒黑白拼命给法轮功抹黑。那年七月二十日,为了讲清真相,各地法轮功学员都到北京上访,这本来是合法行为,也是对政府领导人的信任,可是,“六一零”却在各地设立洗脑班对法轮功学员进行非法关押。当时任县“六一零”的洗脑班设在县教育中心,任县司法局局长张凤祥、女恶警杨兰云积极执行中共的非法政策,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张俊肖和姐姐及母亲因到北京上访被关进这个洗脑班,囚禁了七十多天,释放时被勒索了两千元现金。九月二十二日,恶徒王忠清、陈忠卫等第二次把张俊肖绑架,一关就是三个多月,释放时又勒索了三千元现金。

二零零零年七月十四日,天气非常炎热,张俊肖和母亲及姐姐又到北京上访,在天安门广场,她们和外地法轮功学员一同炼功,被天安门巡警粗暴的塞进警车,当张俊肖说出自己的地址后被任县的恶警接回关进看守所。

看守所所长李勇逼迫在押人员背监规。法轮功学员没有犯法,被关押是对他们人权的侵犯,让他们背监规更是对他们的侮辱。法轮功学员都不服从,这样,恶警李勇军就罚她们跪在烈日下的水泥地上曝晒。几个小时之后,虽然张俊肖被折磨的头晕眼花、膝盖疼痛难忍,但仍不妥协,恶警给她戴上手铐。这样,她不能吃饭、也不能大小便。当时和张俊肖一同关押的还有法轮功学员刘秀贞等,她们因在监号里集体学习法轮功师父经文,遭到恶警贺海夺和刘振国的殴打,张俊肖被踢翻在地,刘秀贞被搧耳光。

公安局恶警非法提审时,张俊肖说法轮功对国家、社会及个人有百利而无一害,恶警刘振国、刘景雪拿起笤帚就打,把笤帚打烂后又用皮带抽,张俊肖被打的遍体鳞伤,后来,他们被非法劳教三年,把张俊肖劫往石家庄劳教所继续关押迫害。

张俊肖被劫往石家庄劳教所后分到四大队,她拒绝参加劳动,拒绝看诽谤法轮大法的书籍,每天早晨和晚上都打坐炼功。劳教所的警察被称为“队长”,恶警王大队长和乔队长经常指使吸毒犯田英娟等对张俊肖残酷折磨,他们不许张俊肖说话,每天监督她坐小板凳面壁。为抵制这非人的虐待,张俊肖曾三次绝食,第一次十五天,第二次二十天,第三次绝了一个多月。

长时间罚坐小凳子
长时间罚坐小凳子

二零零一年三月份,被非法关押在石家庄劳教所的法轮功学员集体绝食,张俊肖和其他二十多名坚定的法轮功学员被转到了臭名昭著的高阳劳教所。

二、在高阳劳教所多次被灌大便

劳教所是中共特有的非法机构,是人间地狱,比监狱邪恶的多,恶警折磨人什么下三滥的手段都用,少数法轮功学员经受不住非人的折磨而妥协,继而助恶为虐,在恶警指使下伙同普通劳教人员迫害法轮功学员,这就是所说的“犹大”。

到高阳劳教所后,张俊肖等法轮功学员继续绝食抵制迫害,恶警为了给他们一个下马威,当晚就押到一个大厂房里,用手铐把他们铐在地上的铁环上用高压电棍电击,折磨三天三夜后隔离起来进行野蛮的灌大便迫害。丧心病狂的王大队长、胡大队长和一马姓女恶警对张俊肖灌大便时还用两只电棍电击。然后,他们把张俊肖关进禁闭室,站着铐到床上,不许她上厕所。那一天铐子卡进肉里四个小时后她的神经受损,大拇指失去了知觉。

酷刑演示:地环
酷刑演示:铐地环

在禁闭室,恶警时常以电警棍相威胁,把张俊肖按到床上灌食、输液,张俊肖的鼻子经常被捅出血。当时一个姓张的女恶警气急败坏的叫嚣“灌死她,把她扔到大烟筒里去”。犹大们时常对张俊肖拳打脚踢,张俊肖总是旧伤未好又添新伤。在姓叶的恶警指使下,他们往张俊肖嘴里塞进了擦例假的脏卫生纸,用木棍蘸上屎往她嘴里抹。一姓王的男恶警逼张俊肖吃饭,张俊肖不理会,正告他们法轮功没有错,要求无条件释放。王恶警恼羞成怒,伙同一名男劳教人员撬开张俊肖的嘴巴灌进了粪便。恶警走后,大概是做的这些事太邪恶,那劳教人员有点良心发现,他红着脸说:“我知道法轮功很好,共产党惨无人道我也没办法”。

酷刑演示:灌粪便
酷刑演示:灌粪便

时间一长,张俊肖被折磨的身体出现了病症,整天拉肚子、发烧,恶警就把她转到严管班,逼迫她从早上四点到夜间十二点多按固定姿势端坐在小板凳上看诬陷法轮功的谎言录像片,犹大袁普带着一帮人围着她叨叨不休的灌输他们邪悟的东西。谎言的欺骗无效后,就又进行体罚,恶警逼张俊肖和不放弃信仰的法轮功学员从劳教所外往所内背土。张俊肖因绝食日久身体非常虚弱,背着土一步三晃,路上的行人看到后都非常惊讶。由于中共极力掩盖真相,世人都不知道劳教所是如此的邪恶。

一天,张俊肖等法轮功学员擦掉了严管室墙壁上侮辱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大师的标语,恶警王大队长、叶队长、谢队长说他们胆大包天,用电警棍、手铐、棍棒疯狂毒打,把她们的头发撕掉了好多,最后还用毛巾蘸上大便堵她们的嘴。为抵制迫害,有十一位法轮功学员相继绝食。恶警怀疑是张俊肖带的头,把张俊肖隔离到一个黑屋里,首先拳打脚踢,随后拿电警棍电,可奇怪的是刚充满电的电警棍就是不放电,事后,王大队长的腿疼了好几天都不能走路。看来,这是他作恶遭到了上天的警告。

张俊肖绝食六十多天后,一百三十多斤的体重只剩下七十斤,医生给她输液时找不到血管。见她生命垂危,恶警怕承担责任,二零零一年十一月四日,张俊肖以保外就医的名义回到家中。

张俊肖的父亲因中风失去语言表达能力,这些年,恶警不断到家骚扰,老人的精神受到很大的刺激,张俊肖被绑架后他思女心切日夜忧叹,常常望着劳教所的方向发呆,导致病情加重、卧床不起,最后指着劳教所的方向含冤离世。张俊肖回到家里再也见不到自己的父亲,悲愤万分。

三、第二次落入魔窟,恶警利用坟地制造恐怖

二零零二年十月份的一天夜间,高阳劳教所恶警溜到她家欲将其绑架,张俊肖据理力争,在丈夫和孩子的掩护下离开了家。恶警恼羞成怒要劫持张俊肖十几岁的孩子,这可激怒了村邻们,他们纷纷质问恶警为什么私闯民宅无故绑架好人。恶警胆怯,在众人的谴责声中灰溜溜的逃窜。

张俊肖在亲戚家住了几天就回家了,第二天夜间高阳劳教所恶警又来绑架,当时张俊肖只穿着内衣内裤,恶警唯恐再让村民发觉,连鞋都不让她穿急忙抬上了警车。张俊肖奋力反抗,到劳教所后她已浑身是伤,冻了半夜后被押到五大队严管班。

到了这个黑窝,男恶警小王队长和女恶警李队长主管对她的迫害,为阻止她炼功,他们指使劳教人员把她拉到厕所里拳打脚踢,而她需要上厕所时则不让去,连续多日不让她睡觉。一天上午,这两个恶警把她劫持到一个小黑屋里,双手铐到地上的铁环上,劳教人员艾书珍等用脚踏在她前胸上,她一动不能动,小王队长把老式电话机的电线缠在她脚趾上,拼命摇动发电,同时还用两根电棍电击。由于电量过大,张俊肖的身体向上拱起、不停的颤抖,最后电话机被摇坏了,恶警只好罢休。这样折磨了四个多小时,张俊肖的手心、脚心、前胸和后背都是伤。就是如此残酷,张俊肖自始至终咬着牙一声不吭,恶警无奈又把她押回严管班。

酷刑演示:毒打
酷刑演示:毒打


张俊肖仍然绝食抵制迫害,恶警就采取了攻心战术。王队长和李队长每天把她隔离到二楼一个房间里,一群犹大围着她灌输歪理邪说。又费九牛二虎之力,张俊肖仍然还是张俊肖,恶警就采取了更加恐怖的手段对她进行迫害。

一天下午七点多钟,天气异常寒冷,恶警伙同劳教人员押着张俊肖往地里走,张俊肖因绝食身体极度虚弱,走路很慢,马队长就拿着棍子在后面打,折腾到夜间十一点钟,张俊肖浑身都冻木了。这时,有六、七个恶警开着警车赶来,用两根电警棍硬逼她侮辱李洪志大师,张俊肖坚决不从,恶警们又出邪招来制造恐怖,他们往复读机里复制上鬼叫的声音,在一天黑夜,他们拿着复读机把张俊肖劫持到野外河滩的一个坟场,把她按倒在地用手铐铐到坟堆旁边的树上,戴上耳机迫使她听复读机里那恐怖的鬼叫。他们都躲的远远的,想以此来吓破张俊肖的胆。一个小时后,见张俊肖毫无惧色他们才走了出来。这场闹剧本来该结束了,可是,有两个恶警开着车赶来,说要把张俊肖扔到河里去,说着抓住张俊肖的头就往水里按,边按边问改不改,张俊肖坚定的说:“法轮大法好”,他们就从树上扯下一个树枝使劲抽打她。这样折腾到十点多钟,把张俊肖押回劳教所二楼一个房间内,把棉衣扒掉只剩薄薄的内衣,打开电风扇吹着往身上浇凉水,后来又把她推到院子里受冻到深夜。

从那以后,王队长和李队长给张俊肖剃了光头,每天把她押到二楼进行折磨,他们吸了烟往张俊肖嘴里喷烟,拿火红的烟头烫她的前额,什么下三滥的手段都用,用木棍打膝盖,致使张俊肖好几天不能行走,并叫嚣要挖个坑把张俊肖埋掉。

高阳劳教所恶警使尽了招数也没能摧毁张俊肖的意志,就伪造了一份转化书,攥着张俊肖的手指按上了手印。一天下午,唐山劳教所来车把她劫走了。

到唐山劳教所,恶警见她瘦弱不堪,浑身到处都是血痂,怕承担责任,就对她进行询问,把她在高阳劳教所的情况作了记录。张俊肖继续绝食抗议非法关押,唐山劳教所恶警用绳子捆着她天天给她灌食输液。后来,张俊肖的身体越来越弱,生活不能自理,输液时又找不到血管,劳教所就给她家打电话叫抓紧接走。就这样,张俊肖于二零零三年一月份回到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