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被迫害中利用一切机会讲真相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八日】我是一个正在遭受迫害,被非法诬判监外执行的大法弟子,我想把自己在魔难中的一点修炼体会写出来,以感谢师尊的慈悲苦度,感谢各位同修的无私援救。

三年前的年底,我在贴真相时被恶警跟踪绑架到看守所。我一直在向内找,找到了许多执著心,如学法不入心,被常人的情纠缠着,放不下对儿女的情、夫妻情、朋友情,加上在党文化中养成的争斗心、显示心、欢喜心、做事心以及证实自我的心等等,修炼中有漏,才被邪恶钻了空子,被恶警绑架,企图诬判迫害。

师父是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的,师父说:“我们是连旧势力的本身的出现、它们的安排的一切都是否定的,它们的存在都不承认。”(《芝加哥法会讲法》)我们是助师正法的法徒,师父不承认旧势力,我们也不承认。修炼中,我们有执著,可以在法中放下;有人心,可以在法中修去,旧势力是没有资格迫害我的,我坚信只要我在法中归正了自己,放下了执著,师父一定会救我脱离苦海的。

师父在讲法中一再教导我们要多学法,学好法,因为“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精進要旨》<排除干扰>)在那个特殊的环境中,在近一年的非法拘押中,我就自己创造条件学法、背法。没有书,我用信笺纸把自己记得的、会背的法都默写下来,环境安静时,就静静的背,环境不安静时,就拿出自己默写的“书”来看,或者读,深刻领会师父所讲的法理。在魔难中的实修中,我还真领会到了很多在平时没有悟到的法理。

被绑架后,恶警一直威胁、利诱、恐吓我,让我说出资料点及其他同修的名字,我不为所动。后来恶人想了一个激将的办法,拿出背着我抄家时拍的照片让我看,我一看到师父的法像,指导我修炼了十二年的大法书籍,炼功用的MP3时,心疼得眼泪都快流下来了,因为自己修的不好,没能保护好师父的法像及大法书籍,一时间惭愧、悔恨、仇恨的心都出来了。我怒斥恶警:我的私人物品,你们凭什么抢走?恶警说:我们是依法没收。我说:你们是执法犯法。恶警问犯了什么法?我说:天法!恶警又说:我们犯法?为什么我在外边,你在里边?我说:等到人民公审你的那天,你就進来了!气恨、委曲、仇恨的心,使我忘记了一切,只顾泄私愤了。

回到监室后,慢慢冷静下来仔细一想,我这样做符合法的要求吗?符合师父的教诲吗?师父在法中告诉我们:“作为大法弟子来讲,作为一个修炼的人来讲,我说修炼人是没有敌人的,你们只有救人的份儿,没有用人的手段、用人的理去惩治人和判决人的份儿。这是个根本的问题呀。”(《芝加哥法会讲法》)。我是一个修炼人,怎么能象一个常人一样,不理智的大吵大嚷呢?恶警是行了恶,参与了迫害,但他们是在被谎言的欺骗中,无知中对大法犯了罪,作为大法弟子,我们有责任告诉他们真相,制止他们继续行恶,因为“师父在正法中是救度一切众生的,不只是善的,当然也包括恶的。”(《向世间转轮》)他们也是师父要救度的一部份生命啊!放下了那个为私为我、泄私愤图报复的常人心后,看到恶警就不那么恨了,只是觉得他们很可怜,被邪党蒙蔽、欺骗,还为邪党卖命殉葬也不自知。在后来的日子里,我就利用一切机会给警察、给法官、检察官、给一切有缘人讲真相。

是国保大队的教导员带人抄了我的家,第一次非法提审时,我曾经骂她是迫害法轮功的刽子手,手上沾满了法轮功学员的鲜血。第二次提审再见到她时,我有了一个平和的心态,我和善的问她:你知道江泽民为什么迫害法轮功吗?她说不知道。我说:你这不是盲目的参与了迫害吗?善恶有报是天理,将来你要为自己的行为承担法律责任的。于是我就从天安门自焚到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贩卖,从《九评》到退党大潮,从恶报案例到恶人榜,一直给她讲了一个多小时,最后建议她回去好好看一看《九评》,看一看曾经的公安部官员叶浩先生的《走出政治,走入修炼》VCD光盘,明白真相后为自己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这名从九九年七二零以来一直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警察,静静的听完,最后说:好!我回去一定看。

将近半年后,起诉书下来了。看守所的一个副所长连续三周周一查监时都叫我把起诉书拿给他看。第三次看后(已接近开庭时间),他假装关心的对我说:去到法庭上好好认错,争取少判几年。我说:我修炼法轮功按真、善、忍做好人没有错,错的是江泽民。是他发起了对法轮功的迫害,对一亿人的正信進行残酷的打压,数十万人被投入监狱,三千多人被迫害致死。说到这儿,他恶狠狠的打断问我:你看见了吗?是你看见的吗?我还是平静的回答他:我没看见,我怎么会看的见呢?只有你看得见,云南省的第一例迫害致死案就是发生在你们这个看守所。他一听,吓得转身就走,边走边说:他是自杀。我说:你们不抓進来迫害,他会自己跑来这里“自杀”吗?我悟到:及时揭露邪恶的迫害,也是讲真相、制止迫害的一种方法,不但伸张了正义,也起到了震慑邪恶的作用。

非法开庭前,家人一再说要为我聘请律师,我不同意,因据我所知,我们这个小县城里还没有一个正义律师能为法轮功学员作无罪辩护。我虽然不懂法律,但我可以在法庭上向法官、检察官们讲真相,用事实为自己、为大法说一句公道话。

法庭上,我抬头挺胸,正气凛然,针对公诉人的非法起诉,一一驳斥:法轮大法是正法,既不是教,更不邪,也没有组织。宪法规定了每个公民都有信仰和不信仰的自由,法轮功学员信仰“真、善、忍”宇宙大法,修心养性做好人,做一个比常人中的好人还要好的人,一个有益于社会的人,既不犯法,更没犯罪。真正犯罪的是江泽民,他把自己凌驾于宪法和法律之上,错误的发动了对法轮功的迫害……我讲了迫害真相,讲了大法洪传了一百多个国家,得到了世界各国的几千个褒奖,在其它国家都是合法的,实际上法轮功在中国也是合法的。没有任何法律说法轮功违法;讲了江泽民、罗干等被法轮功学员告上了三十多个国家的法庭;讲了全球将要公审江泽民;要求法官能站在公正的立场上秉公执法,不要参与迫害,害人害己。法庭上一片寂静,法官听我自辩后,只问了一句:那么上网是什么?我说:法轮功学员学法炼功、上自己的大法网站,当然是合法的,是天经地义的。

旁听席上庭审中途听到消息后赶到法院的八旬老母亲高声质问法官:法轮功有什么不好?为什么迫害我女儿?法官无语。我走过去对母亲说:妈妈!我做的事是宇宙中最正的事,我将是你永远的骄傲!母亲回答说:是!

我转过身来对法官、检察官及在场警察高呼:“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法轮大法是正法!”、“共产党才是最大的邪教!”正义的呼声响彻法庭内外。我不怕他们枉判重刑,有师在,有法在,怕什么呢?师父说:“神在世 证实法。”(《洪吟二》<怕啥>),在这场正邪较量中,我向中共的公检法不法人员展示了法轮功学员放下生死,直面邪恶的正念。

庭审后被邪恶非法诬判四年刑期,家人在邪恶威胁下,一再嘱咐不要上诉;看守所长也来劝说,说不要上诉了,因为上诉是为了减刑,政治案是减不下来的。我说我一定要上诉,我上诉的目地不是为了减刑,而是为了制止迫害讲真相。他说讲真相就法庭上讲。我说法庭上讲了(州中级法院直接开的庭,上诉的话必须到省高院),还有省高院没有讲呢。

师父说:“在魔难面前如何做,都得自己去悟。每次的提高就是自己证悟的果位在升华。”(《精進要旨二》〈路〉)我当时想:上诉书可以系统地、全面地把真相讲的更清楚,不上诉,就失去了向省高院法官们讲真相的机会了。而且看守所里有很多人我都没机会给他们讲,上诉书写出来,会有更多的人了解真相。据后来所知,上诉书交上去后,不止省高院、州中院的法官看过了,就连县政法委、“610办公室”也拿去看了,看守所的正、副所长及管教多人也都看了。上诉下来是所谓“维持原判”,送省女子监狱执行。我不动心,在去省监狱的路上,我一直发着正念:解体所有参与迫害的黑手、烂鬼、乱神,铲除共产邪灵的邪恶因素,请师尊加持弟子正念正行,闯出黑监狱。

到了省女子监狱,我看到了高墙内那些身着囚服的女犯时,心里想:这里不是我修炼的地方!我不進去。我心里一遍一遍的求师父:师父,救我出去!师父,救我出去!……

到了那里先要查体,到医院一检查,血压高!做心电图:也不正常。我知道这是假相,因为我头不昏,眼不花,心也不慌,这是师父在救我出去呢!结果监狱拒收,看守所也不敢留,立即通知家人去办了“保外就医”,我堂堂正正的走出了看守所。再一次见证了“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二》<师徒恩>)的无边法力。我又溶入了助师正法救众生的洪流中。

师父救我出了苦海,我只有加倍努力做好三件事,才能报答师父的救度之恩。

谢谢师父!
谢谢各位同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