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各地前期迫害案例汇编(2012年2月28日发表)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八日】

  • 黑龙江法轮功学员孙颖屡遭迫害的经历

  • 黑龙江五九七农场吴东升遭劳教和洗脑迫害

  • 辽宁省营口市鲅鱼圈区修小雪被迫害经历

  • 辽宁省营口市鲅鱼圈大法弟子张玉洁被迫害事实

  • 黑龙江法轮功学员孙颖屡遭迫害的经历

    我是孙颖,一名老年女法轮功学员,一九四四年出生,现年六十九岁。未炼功前,我曾患有神经官能症、胃溃疡、乙型肝炎、子宫肌瘤、支气管炎、肺气肿、关节炎等多种疾病。为了治病我曾学练过多种气功和所谓的健身操,也去过大医院寻名医医治,但仍无好转,耗费了家人大量精力和资金,整天受病痛折磨,生不如死。直到九八年四月,一个偶然的机会经人介绍我有缘接触到法轮功。没想到刚炼功不到一个月的时间,身体上的疾病竟然都不翼而飞,精力变得从未有过的充沛!家人看到我的变化都非常高兴,亲戚、邻居也见证了法轮大法的超常!全家其乐融融。

    然而,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一伙妒火攻心,开始公然对法轮功强权镇压,对法轮功创始人恶毒诽谤。当时天象塌下来了一样!为了澄清事实,还法轮功以清白,十几年来我象千千万万个法轮功学员一样,一直讲述着法轮功真相,证实着大法。以下是我十几年来所遭受过的迫害经历,在众多的迫害真相中,仅是冰山一角。

    (1)一九九九年十月二十三日,为了还师父清白,我和学员一道去北京上访。第二天早八点到达天安门广场,警察拦住我问“是否炼法轮功”?我说“是”;接着又问我“还炼吗”?我说“还炼,法轮大法好”!他们就不让我走了。他们把我绑架到一辆依维柯警车里(里边都是各地进京上访的法轮功学员)拉到天安门派出所院内;十点又用大公交车把我们非法关押到北京丰台棒球体育馆。

    因我始终不报姓名、住址,当晚九点就被关押到西郊看守所。当时那里已经关押了很多学员。进去后,所有学员不准站立,都强令蹲下,并得经扒光衣服搜身后,才被送进各监室。当晚,警察在一个阴森森的地下室开始了对我的连夜非法审讯。他们恶毒诽谤法轮功及创始人,因我不配合他们,一直讲法轮功真相,他们就又吵又骂,过了很长时间才把我弄回监室。

    十月二十五日,为了争取基本人权,维护信仰自由,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我开始了和平请愿——“绝食”。刚进来搜身时我的身份证被他们搜到,所以十月二十六日下午四点他们就将我转移到依兰县驻北京办事处扣留三天,并没收了我身上带的四百玖拾元钱。

    十月二十九日,依兰县公安局派人到北京把我和其他学员一行九人用警绳绑着上了回程的火车,最后劫持到依兰县公安局(五十岁的法轮功学员于淑芹在途中跳车身亡,明慧有报道)。

    在依兰县公安局,办案单位政保科一帮恶警围攻审讯我,还威胁家人,逼我放弃信仰和写不炼功保证,我坚持讲大法真相,始终不配合他们。最后他们大吵大骂,把我送到依兰县看守所非法关押三十天。十二月三十一日出看守所时,家人被勒索人民币三千元。

    (2)二零零零年二月十九日早四点,我与多名学员去依兰商厦门前炼功,被公安局韩云飞(已死)等人非法劫持到公安局,在那里经历了一天的轮番审讯,晚五点被拉到县看守所非法关押四十五天。期间遭受非法提审、辱骂,在大库里冷冻、长时间奴役干活。最后为争取自由绝食抗议,家人被勒索三千元钱将我接回。

    (3)二零零零年六月我只身一人离开了生活五十七年的家乡,来到佳木斯女儿身边生活。二零零一年六月二十九日晚十一点,我在佳木斯大学第一学区家属楼粘贴“法轮大法好”真相胶贴时,被大学保卫科李委一伙警察强行绑架到保卫科,并连夜非法审讯。次日早八点又被劫持到向阳公安分局政保科,遭到刘姓和孙姓两名恶警的非法审讯,中午将我非法关押到佳木斯看守所继续迫害。我跟他们说我没有犯法,是按‘真善忍’标准做好事的好人,不是罪犯,他们不听。为了讨回公道,维护信仰自由的基本权利,我又开始了绝食反迫害。在我绝食第十一天时已生命垂危,家人焦急万分,最后向阳分局以办案为名勒索四千元才让女儿将我接回。

    (4)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九日晚,为了讲清法轮功被迫害真相,我和其他八名学员去农村送真相传单、挂法轮大法好条幅等。在幸福村被村里民兵劫持,再遭绑架。他们先将我们劫持到依兰县公安局,后又在依兰宾馆进行非法审讯,晚七点将我们关进看守所。在看守所大家集体绝食抗议四天后,被强行灌食。狱警尚德中领着刑事男犯人把我抬出监室,摁到铁椅子(刑具)上固定后,再让刑事犯拽住我的胳膊,揪着头发脸朝天,再捏住鼻子,把用塑料瓶子装的浓盐水强行往我嘴里倒灌。当时咽不下,吐不出,憋得直蹬腿,可狱警尚德中还邪恶的从窗台上拿一块破抹布堵我的嘴,令我险些窒息。

    和我在一起的法轮功学员张敏(五十六、七岁)当天被绑架后,被恶警韩云飞(已死)酷刑折磨十九个小时,回到监室后动都不能动,呼吸困难,可恶警还照样每次拉出去灌食,不管死活。到十四日上午,他们见她真的不行了,才用车将人往医院送,结果途中张敏就去世了!一个活生生的生命就这样走了……

    十一月十五日上午,我因长期遭灌食折磨,身体极度虚弱。在生命垂危的情况下,看守所才通知家人将我接回。

    在十几年的迫害中,单位领导受中共恶党指使,曾连续五年停发我的退休工资;在株连高压下,丈夫被迫与我离了婚,家破人散。这一切的迫害给我和我的家人在精神上、肉体上和经济上都造成了无法弥补的严重伤害与摧残。

    江氏流氓集团一伙泯灭人性,用谎言与暴力欺骗民众,残酷迫害信仰宇宙大法、修炼真善忍的好人,天理难容!它们已犯下群体灭绝罪和反人类罪,在国际上正受到追查,希望大陆的百姓们不再被谎言迷惑,明辨是非,选择未来,共同制止这场邪恶的迫害!

    勒索钱财的票据
    勒索钱财的票据


    黑龙江五九七农场吴东升遭劳教和洗脑迫害

    (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黑龙江双鸭山宝清县七星泡乡金沙河村吴东升女士于一九九八年九月开始修炼法轮功后,身心受益。在中共江泽民集团开始迫害法轮功后,她被中共当局两次非法劳教,多次遭到当局恐吓、跟踪、绑架、劫持,所遭的酷刑极其残忍。

    一、一九九九年被非法关押在红兴隆看守所

    在一九九九年农历腊月二十八,吴东升与三位法轮功学员一起去北京上访。因吴东升们在大法中受益匪浅,为大法说句公道话。到了北京信访办,就被农垦驻京办事处的人接到当地的办事处,由当地公安局来人在大年初一将吴东升们四人带回当地非法关押在红兴隆看守所,关押了七十六天后,才放吴东升们四人回家。

    二、被非法劳教一年 又遭劫持

    在二零零一年,吴东升被非法劳教一年到期后,当地公安局长与政法委人员到劳教所把吴东升接回农场,不但不放回,吴东升又被非法关押在拘留所十九天,后转到红兴隆管局看守所非法关押十八天,吴东升绝食绝水抗议非法关押,五天后,才不得不放人。

    三、强行关押拘留所

    二零零二年九月,在明慧网上曝光了三年来五九七农场公安局政法委及六一零、街道办对吴东升的迫害和所有参与迫害的人员、住址、电话等。当地公安局看到了这篇揭露文章后,于二零零二年九月十九日,五九七公安局的杨树林,张龙波、郑玉芹还有一个姓许的四人到吴东升家来非法抄家,没出示任何证件,强行把吴东升拖到车上拉到公安局,逼问吴东升是怎么把他们的名字和电话弄到网上的。吴东升不配合,不回答他们的问话。他们就强行将吴东升关押在拘留所里,吴东升在拘留所不配合。

    四、在建三江洗脑基地被非法关押两年多

    九月二十五日,家人把吴东升接回家,九月二十七日早晨七点多钟,公安局杨树林、政法委书记陈建福还有一个是五九七原种场书记姓高,三人闯入吴东升家,再一次强行将吴东升拖到车上,劫持到建三江洗脑基地强行给洗脑。一年后,杨树林、陈建福见吴东升不“转化”,就坚持不放吴东升回家,就往洗脑班基地续钱,继续非法关押,共关押吴东升两年多。

    建三江七星农场洗脑班那里非法关押的有十多个当地的法轮功学员,还有各个农场的法轮功学员。吴东升等法轮功学员有一次不配合那里的“学习”(洗脑),被七星农场公安局副局长叫周纪的和一个不知姓名的大打出手。吴东升看见周纪打法轮功学员刘让芳(八五二农场的法轮功学员),把刘让芳推倒在地,揪她的头发在地上拖着走。

    七星农场六一零主任李振彪和两个不知姓名的恶人,对八五三农场的老年法轮功学员崔凯拳打脚踢,硬是把这位六十多岁的老太太打的腰不能动了。

    当天晚上有一个双鸭山男法轮功学员在床上炼功。恶人周纪和李振彪还有两个不知名的人打开门,把这位男法轮功学员从上铺的床上拖下来,大打出手,这位男法轮功学员姓善,是老师,也有六十多岁了。

    还有一个法轮功学员叫张学花,是勤德力农场的人,看到墙上挂着诬蔑大法的画报,就一把上去给撕掉了,被公安局的一个姓表(音)的看到,抓过来就给这位法轮功学员几个耳光,然后还用脚用力的踢她。

    还有一次,恶警强迫所有法轮功学员看诬蔑大法的录像,吴东升不配合,恶人周纪就揪住吴东升的头发拖到地上便打。他们把不配合的学员分散到下面农场的各个拘留所里面继续关押和迫害。吴东升被送到建三江下属的勤德力农场的拘留所里蹲小号,一进去黑糊糊的,散发着浓浓的霉味儿,墙壁上长着绿毛,地铺离地面五公分高,没有窗户,只有一个十厘米的小通风口还是用纸封死的,老鼠在地上床铺上来回窜,整个屋子黑黑的。这里吴东升和法轮功学员张桂清,在里面已经二十多天了,他们开始绝食,绝食的第六天又被送回到七星农场洗脑班。

    法轮功学员家属经常拿上生活用品和吃的来看监,却经常被恶人扣留归为己有。一次吴东升单位领导来看吴东升,拿了一箱橘子、一箱苹果和一些饼干、八宝粥之类的东西,却被洗脑班主任黄树祥以检查之名给扣留。吴东升知道后,提出来要给其他法轮功学员分,他回答说:等你能吃东西的时候,再给你。后来吴东升写信告诉他:你扣留法轮功学员的东西,这样做对你自己不好。他碍于情面送过来一箱苹果还有一箱八宝粥,解释说东西放的时间长都坏了,扔掉了,给你买了一箱新水果。二零零四年十二月十四日,吴东升和一名男法轮功学员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从这里闯了出来,在邪党的迫害下有家不能回,在外流离失所一年半。

    五、在佳木斯西格木劳教所被非法劳教

    二零零六年七月十一日早四点多,吴东升又被非法抓捕(在网上曝光了,此处就不细说了)。二零零六年八月二十六日被非法劳教三年,送进佳木斯西格木劳教所。

    二零零六年八月二十六日上午到劳教所,他们就是先已经写好的“五书”叫吴东升签名,吴东升不配合,她们就五、六个人上来抓吴东升的手写,把吴东升头按在桌子上,两脚离地把一只手扭在身后,强行签字按手印。当时参与迫害的人有:队长周佳慧、副队长蒋佳楠、管教赵美杰,还有两个记不起来叫什么名字了,所有进劳教所的学员,只要不配合她们,她们就采取这种邪恶的迫害手段。

    有一次,吴东升不配合那里的“作业”,不配合穿囚服,就被上刑,把人铐上后一小时换一个姿势,把两手铐住,只在吃饭和上厕所的时候给打开一只手,有卫生间不让去,让刑事犯(常人)给吴东升等法轮功学员倒尿桶,刺激她们对法轮功学员的仇恨,让她们骂法轮功学员,上这种刑至少一星期,当时被上刑的法轮功学员有王金花、李香莲刘翠云吴东升等四人,一星期后,她们采取最流氓的手段,污辱大法,打骂学员,将吴东升等四人又铐一星期。

    吴东升被单独调出来到另一个屋子里,铐在铁床上,两个邪悟的人看着吴东升。后来又有老年法轮功学员王亚君也被铐地环。还有法轮功学员朱国颖就是样被铐地环一个星期,就被迫害的精神失常了,生活也不能自理。

    参与迫害的主要指挥者:刘洪光(男),大队长刘亚东(女)、队长李秀锦(女)、张艳、周佳慧,大队长穆振娟、队长高杰还有两个管教叫李景波和孙慧。

    六、被劫持到青龙山洗脑班

    二零一一年十月十日上午七点多点,黑龙江省红兴隆管理局五九七农场街道办的六一零(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的人,在双鸭山宝清县吴东升所住楼下等着,在下楼上班时截住吴东升女士,问“还炼不炼(法轮功)了?”吴东升说“炼”,恶人就绑架了吴东升,劫持到青龙山洗脑班。
    吴东升家人当时不知道。后来五九七街道办的人打电话告诉了吴东升的家人,并给了联系电话(0454—5700569)。家人拨通电话后,要求放人。当时接电话的人叫曹华,说不能放。吴东升的家人要给吴东升送衣服,他也不让。


    辽宁省营口市鲅鱼圈区修小雪被迫害经历

    修小雪,女,今年三十岁,辽宁省盖州市榜式堡镇人,现住营口市鲅鱼圈区。

    二零零零年九月十五日早晨,修小雪把法轮功真相资料送给盖州市榜式堡镇石门西小学校长办公室和石门西大队的村干部看,被在那里检查的榜式堡镇镇长恶意举报。修小雪刚到家,榜式堡镇派出所所长都本胜,警员姜维甲、唐祀财就到修小雪家了。唐祀财问修小雪资料从哪来的,谁给她的。修小雪说:“我不能告诉你。”他们见修小雪不说就把她带到派出所。到那以后,所长都本胜就对修小雪破口大骂一些不堪入耳的脏话,说修小雪给他找麻烦等。过了一会儿,都本胜说他已经给盖州市公安局打电话了。一个小时以后盖州市公安局政保科科长刘佳良,科员于全周及一个黑脸司机就来了。于全周让修小雪写几字,修不知是什么意思,就写了。原来他想对照笔迹,看是不是修小雪给他们邮去的真相资料。他说对不上,不是修小雪。接下来就是那个四十多岁的黑脸司机给修小雪做笔录,问修小雪资料哪来的,谁给的,态度凶狠,拍桌子,大喊大叫。修小雪那时才刚十八岁,第一次遇到这种事情,有点不知所措。但她心里知道不能牵连别人,出卖同修,所以就编了一个地址和人名。这时政保科长刘佳良让所长都本胜通知石门西小学,让学校所有看见修小雪送法轮功真相资料的校长和老师写一个伪证名单,当时几乎所有的老师都签了名,包括校长丁世玉、唐世立。

    中午吃完饭,刘佳良、于全周和黑脸司机就把修小雪送到了拘留所。途经盖州市北关的时候,刘佳良问修小雪:周××家在哪住?修小雪说:“我不会告诉你们的,你们爱咋咋地。”刘佳良不屑的说:“不说是吧,走!”

    在被非法关押的十五天中,政保科的于全周和榜式堡镇派出所所长都本胜、姜维甲分别来非法提审修小雪两次,都是问修小雪是否还炼,修说炼。就这样十五天期满当天榜式堡镇派出所派了两个人把修小雪接到了派出所,伏承明给修小雪做了笔录,问修是否还炼,修说炼。然后由石门西村村长把修小雪送回了家。

    回家的当天,即二零零零年九月二十九日,修小雪与母亲坐晚车到北京证实法。到北京的第二天上午,修小雪与母亲走散。十月六日修小雪在广场打坐,被警察带到依维柯警车上,拉到大概是宣武区一个公安局的院里,里面有很多大法弟子。警察问修小雪是哪的,修小雪说是盖州的。一会儿就来了一个公安便衣把修小雪带到金山宾馆,那个宾馆里住的全是各个地区的公安人员,专门负责领回当地的法轮功学员。傍晚时两个五十多岁的便衣和一个司机,从那个宾馆把修小雪带到丰台高速公路后转到另一个面包车上。早上四点多钟,把修小雪带到了盖州市拘留所。

    在拘留所里,有一个老家是吉林的管教叫姜明强,非常邪恶,只要看到大法弟子炼功就骂人。有几次因为炼功,把大法弟子撵到放风场挨冻。那时正是十二月初,天气非常寒冷,从晚上六点多钟一直冻到半夜十二点多。有一次晚上炼静功,修小雪把两手伸开,姜明强看见了就不让修炼,修不听,还在继续,他就把修拽到放风场里,修又继续打坐,他就用脚踢她,后来拘留所所长张旭伟看见了才让他放修小雪回去。他还趁大法弟子放风的时候从炕板下面把《转法轮》偷走。过了好几天大法弟子才想办法要回来。后来盖州市公安局对修小雪非法劳教三年。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九日,盖州市公安局两女一男三个警察把修小雪送往马三家教养院女一所。进去以后,由几个犹大轮番围着做“转化”,一直做到下半夜一点才睡觉,天天如此,直到转化为止。个别的特别坚定的大法弟子,就连续二十四小时轮班做,只要眼睛一闭上就挨打。对于那些不放弃信仰的,犹大们就对她们冷言冷语、冷嘲热讽,甚至叫那些恶警对她们用电棍。抚顺有一个女犹大孙艳智,四十多岁;盖州市女犹大王岩,四十多岁,经常到恶警那去出坏主意,加紧迫害那些未转化的大法弟子。王岩直到现在还邪悟,到当地拘留所去转化大法弟子。有一次恶警让学员答那些诽谤大法的问题,抚顺大法弟子高丽平当时就把纸给撕了。犹大们就让恶警把她关到小号里去,不许洗澡,三顿都是窝头,吃拉都在一个十平方米的小屋里。其它迫害方式还有让大法弟子看李昌、姚洁的录像和内部邪恶的诬蔑大法的资料。

    在那儿,吃的都是猪食一样的苞米糊和白菜,而且还要给他们种地、拔稻田里的杂草。当时,对一所、二所劫持的法轮功学员的迫害,都是苏境这个恶警指使的。她还把专做邪党宣传洗脑的云南蔡朝东叫来演讲,用伪善的语言蒙蔽学员。在那儿修小雪也违心转化了,呆了九个月,提前解教回家了。

    二零零二年七月一日早,修小雪在辽宁省盖州市大庙沟村发法轮功真相资料,被榜式堡镇副镇长赵永凯恶意构陷,榜式堡镇派出所绑架了修小雪。

    当时是上午十点多钟,修小雪正把一份资料送到一户村民手中,他们开车上来发现了修小雪,警员姜维甲要扯下修小雪装资料的背包,修小雪没给他,他就把修小雪硬推到车里,所长都本胜、警员姜维甲、唐祀财三人把修小雪带到榜式堡镇派出所。任福利(现在榜式堡派出所管户籍)给修小雪做笔录。都本胜问修小雪材料谁给的,修小雪说:“你别问了,我不会说的。”都本胜叫人给修小雪戴上背铐。下午,都本胜、唐祀财、任福利便把修小雪送到了盖州市拘留所。第二天,唐祀财又把修小雪转到看守所非法羁押。

    在看守所里,二十五六个人睡在二十四平方的屋里,修小雪一进去就绝食了。看守所的大夫杨明志让修小雪吃饭,修小雪说她不是犯人,不吃这里的饭。他就骑在修小雪身上打了她十几个耳光,一边打一边骂:“我叫你不吃饭!我叫你不吃饭!”因为修不配合照相,恶警所长王慧远叫人给修戴上十八斤重的脚镣子钉在炕板上面,一个星期后才解下来。

    后来又进去了两个邻村的大法弟子,绝食了十五天,在绝食期间,王慧远教唆其他恶警和恶犯强制给大法弟子灌食。她们不吃,就用钳子把大法弟子的牙齿撬掉。因为不照相,王慧远就在放风场里疯狂的打大法弟子的脸部和头部。修小雪的母亲去接见她时,王慧远要修母先拿四百元钱,否则就不让见。修母只好转身离去。

    修小雪在看守所里呆了五个月零九天后,盖州市法院在没有通知家属的情况下,秘密开庭,给修小雪非法判刑七年。法院审判长温丽华(女,四十多岁),代理审判员陈玮(男,三十五岁左右)、孙世军(男,三十五岁左右),公诉人关洪利、赵连海(四十多岁)。

    二零零二年十二月十三日由看守所的女管教贺庆华、恶警王慧远把修小雪送到了辽宁省大北监狱,即现在的女子监狱。修小雪被分到二监区七小队,当时的监区长是马玉艳(四十九岁),思想队长王秀红(四十多岁),小队长是聂丹(30多岁)、齐晓靖(二十七左右),管活犯人是刘香菊(内蒙古海拉尔人,三十三岁左右)。给修小雪安排两个包夹,一个是鞍山的吴伟(二十六岁左右),另一个是黑龙江的柴春霞(二十六岁左右)。她们晚上把修小雪带到厕所,让修小雪写转化书,修说不写。吴伟恐吓说:“非得把你打个不象人样你才写吗?”当时修很害怕,不想遭受她们折磨和迫害,违心的写了三书,写完后痛悔不已。

    有一次修小雪因为不说报告词,恶警齐晓靖就指使几个普犯把修小雪关到仓库里拳打脚踢,眼睛被打肿、打青,手臂和腰部都被打出内伤,上床都非常吃力。当时打修小雪的人有李春艳、阎凤(锦州人)、刘香菊(内蒙古海拉尔市)、李永杰(锦州人),都是三十多岁。打完后还给普犯加分。

    修小雪在机台上干活,因为没有达到恶警要求的产量,恶警齐晓靖就告诉带队的给修小雪停了两个多月细粮,一天三顿都是窝头、菜汤,大便时拉下的都是血。

    有一次因为传看经文被普犯陶晓静(朝阳人,三十多岁)发现后告诉了恶警,恶警王秀红把修小雪叫到办公室,让她在地上蹲着,用力扯她的头发,问经文是哪来的。修小雪不说,她就拿电棍电修小雪的背部、脖子、大腿等处,足有二十几分钟,屋子里都是一股皮肉的焦糊味儿。无奈之下,修小雪只好说是父亲给的,她才停止了电棍。回去以后,王秀红就天天晚上让修小雪写思想汇报。她拿来一本诬蔑大法的内部资料,一共有十来篇。修小雪每写一篇,心都象被刀割一样,恨自己意志不坚强,不配做大法弟子,又承受不住邪恶的残酷折磨。天天都在这种自责和愧疚中度过。直到二零零七年,修小雪才写了一份严正声明交给了当时的思想队长,声明自己以前所说所写的一切转化材料全部作废。

    还有一位葫芦岛的老年大法弟子,分在二小队,晚上包夹就让她穿着背心和内裤站在水房里站到十二点,那时是十二月末,正是寒冷的时候,直到下半夜才能睡觉。早上五点钟就起床,晚上九点以后才收工。平时,其它的普犯也可以对法轮功学员肆意污辱、谩骂,天天都以这种方式折磨,直到转化为止。

    二零零三年一月份的时候,来了一位大连锦绣小区的大法弟子王琳琳(三十多岁),由葛红玉(丹东人,三十多岁)和李春艳(记不清哪里人)包夹。天天都是十二点以后才睡觉。出工以后到了车间就把她调到仓库一阵猛打。她受的都是内伤,所以一直不让她和大伙一块洗澡、洗漱,等人们休息后,才由两个包夹带着偷偷的去洗。在监狱里呆了四年,监狱一直不允许她和家人接见。整整折磨了三个月,最后在高压下违心的转化了。但在回家之前,她已在监狱的听证会上公开声明转化作废。

    被迫害的还有朝阳市大法弟子郑春艳(四十多岁),包夹是营口市鲅鱼圈区熊岳镇聂春玲(二十多岁)。辽阳大法弟子刘金辉(五十多岁),包夹是黑龙江人柴春玲(二十六岁),另一个包夹是鞍山荆丽英(三十多岁)。

    在大北监狱里法轮功学员不许和家人通电话,而普犯可以。接见法轮功学员时只允许家属呆三十分钟,旁边还有两个警察看着。而普犯可以接见一个小时,可以随便说话。

    二零零八年七月一日,监狱并没有通知修小雪的家人,而是和盖州市政法委联系,当时的盖州市政法委书记杨乃林及榜式堡派出所警员唐祀财、机关干部冯伟一起来接修小雪。修小雪弟弟早就在门外等着了。最后弟弟和修小雪还有这些人一起回到家中。杨乃林还把鲅鱼圈国保大队队长王洪魁叫到修小雪家来,因为修小雪的户口在榜式堡,家已搬到鲅鱼圈了,他们就推来推去的,谁也不愿看着修小雪,说了几句敷衍的话就走了。

    下面列出曾经迫害过修小雪的恶警:
    盖州市拘留所恶警
    姜明强 管教 四十多岁
    刘明德    五十多岁
    盖州市看守所恶警
    王慧远 所长 四十多岁
    杨明志 大夫 五十多岁
    马三家教养院恶警
    周芹  一所所长 三十多岁
    董斌  一所队长 三十多岁
    杨煜  一所队长 三十多岁
    辽宁省女子监狱恶警
    王秀红 二监区思想队长 四十多岁  已调离
    马玉艳 二监区监区长  四十多岁  已调离
    齐晓靖 二监区小队长  二十七左右 已调离
    丛卓 二监区思想队长       已调离
    吴岩 二监区小队长  二十多岁
    陈硕 二监区小队长  二十多岁
    王丹 二监区小队长  二十多岁
    盖州市法院
    审判长 温丽华
    代理审判员 陈玮 孙世军
    公诉人 关洪利 赵连海
    榜式堡镇派出所
    都本胜 所长 四十多岁
    姜维甲 教导员 四十多岁
    唐祀财 警员  五十多岁
    赵永凯 镇长  五十多岁
    张洪连 机关干部 六十岁左右
    宋金锋 机关干部 五十岁左右
    钱德维 机关干部 四十岁左右
    任福民 机关干部 四十岁左右
    任福利 机关干部 五十岁左右
    大庙沟村
    刘太民
    蒋永义
    下面列出的名单是曾经在辽宁省女子监狱迫害过大法弟子的恶人普犯:
    石绣丽 本溪    四十多岁 杀人犯
    刘香菊 内蒙古海拉尔 四十多岁 抢劫
    张琳  大连     三十多岁 诈骗
    孟丽  本溪     四十多岁 挪用(双规)
    刘敏  大连     五十多岁 诈骗
    葛红玉 丹东     三十多岁 杀人
    李春艳        四十岁左右 杀人
    吴伟  鞍山     三十岁左右 抢劫
    柴春霞 黑龙江    三十多岁  容流
    荆丽英 鞍山     三十多岁  诈骗
    聂春玲 营口     三十多岁  杀人
    李永志 锦州     四十多岁  抢劫
    郝艳英 阜新     五十多岁  杀人
    王东影 沈阳     四十多岁  杀人


    辽宁省营口市鲅鱼圈大法弟子张玉洁被迫害事实

    张玉杰,女,五十四岁,辽宁省盖州市榜式堡镇大法弟子,现住鲅鱼圈区。一九九九年十月七日被盖州市榜式堡镇派出所绑架,参与的人员有镇长廉玉新,副镇长曲家富,派出所警员唐世才三个人。

    当时张玉洁在鲅鱼圈家里,他们先是到张玉洁丈夫的工作单位去调查张玉洁家的住址,结果丈夫被他们的谎言欺骗,把他们带到了家里(因为张玉洁在十月一日和女儿一起到北京证实法,后来和女儿走散了,张玉洁就自己先回来了)。见到张玉洁,他们就说要带着张玉洁去北京找女儿,张玉洁信以为真,不假思索就跟他们走了,直到把张玉洁带到盖州市公安局的院里,张玉洁才知道上当了。

    张玉洁被他们带到公安局的二楼,屋里有一个姓王的,50多岁,另一个是榜式堡派出所所长都本胜。他们两个一见到张玉洁就对张玉洁破口大骂,其中有一句张玉洁记得非常清楚:怎么不把你们都祸灭九族!骂够了就把张玉洁送到盖州市拘留所。到那儿以后,有一个叫郑锡强的管教,扣押了张玉洁一块手表,折合现在的价钱约三千元。有一次大法弟子在炼功,管教姜明强把一杯温茶水泼在她们身上,然后就把她们撵到放风场挨冻。

    十二月十九日,大法弟子一行十二人被送往马三家教养院,张玉洁被盖州市公安局非法劳教二年。

    张玉洁被送到马三家教养院一所。在那里,只要不放弃信仰就不让睡觉。都是些犹大围着大法弟子轮番做转化,每天都熬到十二点以后才让睡觉。平时,那些邪悟的人对你冷嘲热讽,百般刁难,强迫坚定的大法弟子看诬蔑大法和师父的录像。

    有一次由恶警杨煜、董斌,还有另外两个警察把一位抚顺的叫黄桂荣的大法弟子带到由沈阳往本溪方向去的一个精神病院做各项检查,后来详情不清。

    二零零二年七月一日,张玉洁的女儿修小雪因到盖州市榜式堡镇大庙沟村送真相资料,被恶人构陷后被榜式堡镇派出所绑架。

    当时修小雪是骑自行车去的,第二天张玉洁从鲅鱼圈赶到那里,想推回自行车,张刚到在石门西村的家里,没到一分钟,榜式堡镇派出所警察开车就到了。其中有白庆维、孙成华(司机),还有一个不知名字。

    白庆维对张玉洁说:“你今天必须和我们走一趟。”张玉洁问:“跟你们往哪儿走?”他说:“要给你做笔录。”张玉洁说:“有什么事你现在就说,今天如果你们是因为法轮功的事,要我给你们签字,你妄想。”说话间张玉洁就去把后门打开了,张玉洁说我要让所有的人都知道你们在做坏事。后来他们中的一人心虚的去把后门关上了,并伪善的说了一些冠冕堂皇的话。张玉洁始终用正念抵制他们的迫害。最后他们一看阴谋实在不能得逞,就灰溜溜的走了。因为本村村长王家林一直在给派出所暗中通风报信,起到了极坏的作用,后来张玉洁就把石门西村的房子卖掉了,搬到鲅鱼圈。

    零八年邪党奥运期间,西门西村村长汉兴文又打来电话骚扰,被张玉洁正念制止。

    迫害过张玉洁的恶人有:都本胜、廉玉新、曲家富、赵永凯、宋金峰、唐世才、白庆维、任福利、钱德维、张洪连。他们均在榜式堡镇任过职,其中都本胜已调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