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时不忘我是大法小弟子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八日】我是一名十五岁的大法小弟子,跟着妈妈共同修炼九年多了。

修炼前我是一个经常生病的小孩,我在儿童医院的病历都快写两本了。修炼以后,虽然也会出现发高烧、感冒的症状,但我都认为是还业,每次都是一听师父讲法录音就好了。与小伙伴玩时,也能按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炼功也能抱着“难忍能忍,难行能行”(《转法轮》)的态度要求自己;刚学会发正念的那一天,只能坚持几分钟,后来能和妈妈一起坚持发好多个整点的正念。现在想起来在这一点上,那时做的要比现在好多了。

我是一个非常贪玩的小孩。我虽然是个女孩,但一年级时有个同学家长说我很“匪”,意思是象个男孩。我可以将一个极不活泼的小孩带着玩的满头大汗;在别人家的沙发上上蹿下跳。后来虽然修炼了,但贪玩的心迟迟去不了。没上学前,从早上玩到晚上妈妈下班喊我回家为止。爸爸上班,爷爷都管不住我。白天在家里见不到我的人影。中饭有时干脆就在小伙伴家吃或不吃,光顾着玩,妈妈着急也没办法。

后来妈妈被迫害后没上班了就在家带我。为了玩,我和妈妈吵过好几回,我为此也摔了好多跤。有一次,妈妈在楼上喊我回家,我就不回,还没玩一下就摔了一跤,没办法流着血哭着回了家,现在回想起来,在这上面我吃了太多亏啦。

到了三、四年级,由于妈妈时刻的提醒和我自己法理上的逐渐清晰,我变的文静起来。常人一般应有的尊老爱幼等做人的标准我做到了,但是这样是不够的,还要象师父说的那样“怀大志而拘小节”(《精進要旨》〈圣者〉),按照真、善、忍不同层次的标准要求自己。没多久,以前那个说我很“匪”的家长惊讶的对妈妈说:“她现在怎么变得这么文静了?”

寒暑假中,我会帮着妈妈做真相资料,我觉的这样很有意义,其实也是为自己做的。

到了五、六年级,常人的大染缸让我一头栽了進去,防不胜防。在学校里:追星、漫画、流行音乐如潮水般向我涌来,我埋没其中,迷失了方向,学法少了,性格也变得暴躁。动不动就和妈妈吵起来,一天可以吵好几次,忘记了自己是大法小弟子。有时我也很苦恼,就是怎么也控制不住自己,特别是随着表姐开始追星、听流行音乐;在学校里,听同学谈的也是爱情啊、明星啊这些变异的东西,我一步步跟着潮流向下滑,也不怎么参加学法小组的学法了。同时由于长时间不炼功,身体也变的不好了。最严重的一次发烧温度很高,全身起红包,非常痒,这种情况下,妈妈只好带我去了医院。医院中医、西医同时确诊为“猩红热”,必须马上到传染病医院隔离!妈妈让我自己选择,我坚决选择回家听师父讲法。在家听了两个多星期的师父讲法,高烧退了后,整个人脱了一层皮就好了。感谢师父!没丢下我这个不争气的小弟子。

就这样,跌跌撞撞小学六年结束了。

小学六年级时,爸爸、妈妈还不知我能上什么学校。爸爸不修炼,准备给我找关系進一个好一点的学校呢,谁知我却奇迹般的進了一所重点中学。妈妈和我心里都明白是师父给我安排的,我们决心做好,好让师父听到我们的好消息。

我把自己追星、唱流行歌曲、看漫画等不在法上的事情与妈妈做了两次交流。把这些说出来后我感到身体轻松了许多,感觉去掉了好多负担一样。我终于从大染缸里爬了出来;再通过和妈妈在法理上的切磋,我终于看清了这些变异东西的真面目,法理上清晰多了。我又开始精進,学习成绩也在提高。但还有很多不好的心要去。

由于是重点学校,大多数学生都比较有钱。自己有意无意也会注意自己或他人的穿着打扮。我有一个朋友是个“花痴”,看到帅一点的男生会拉着我和另一个女生去看。我当时碍于面子没拒绝,没拒绝就是承认了。时间一长,自己走在学校或大街上有意无意也会去东张西望一下子,这很不象个大法弟子的样子。妈妈也有点。一次我们乘公交车去集体学法,车上有一个女的穿着暴露,我们光顾着看她的穿着打扮,到站了竟忘了下车。妈妈赶紧大声请司机停车。幸好司机停了,集体学法才没迟到。事后我们认识到不该去注意这些。

我的争斗心表现出来也很强。奶奶是个精神病人,整天絮絮叨叨。小时候也没觉的什么,长大了,人的观念多了,开始烦她了。一次下大雨,雨淋到了屋内,我就把窗户关上了。结果奶奶悄悄的又把窗户打开;刚关上,她又打开。我一气之下使劲把窗户一关,就对她大吼一顿。过后又后悔。这样的事出现过好几次。其实她做出怪异举动和说不正常的话时,是有不好的东西在背后操控的。这不好的东西它就让你生气,从而失德。可我到时候总是忘记自己是个大法小弟子,总也守不住心性。以后一定要做好。

我很能睡觉,一休息一放假,我可以从晚上八点睡到第二天早上八点,中午再睡一个多小时。有时睡得整个人没力气,头晕沉沉的。但一到时间,我又想睡。妈妈提醒了好几次“主意识要强”,象我这样睡觉是放松自己的主意识。可我就是不听。一次睡醒觉躺在床上,人很无力还想要睡,但脑子里又想起来,就在这时,后脑勺突然象被什么金属给打了一下,一下把我打的坐了起来,回头一看,没人,可脑袋确实被打了,耳朵还听到了金属物撞击后留下的一点回音,可一点都不疼。我出奇的清醒,一点睡意也没了。心里明白是师父点悟我,不能再象这样睡觉了。

我还比较贪吃。碰到自己爱吃的就抢着吃,加上爸爸、妈妈总让着我,我也习以为常了,但这颗心也得去啊。每次吃苹果,吃了一个,如果还剩一个的话,我哪怕已经很撑了也要把它吃了。结果吃到嘴里是苦的,只好给妈妈吃,妈妈吃着却没事。

我很喜欢喝买的各种饮料,特别是冰红茶。可这时喝到嘴里竟然是一股尿臊味。知道这是师父在告诫我,我该去去这个心了。现在有所控制了。

我那贪玩的心最难去,去的真是“千辛万苦”。我小时候天天在外面野玩;长大后是表姐、姑姑拽着我玩。那时我还不悟,妈妈着急。妈妈和表姐、姑姑之间就象拔河,我在中间。一般我都会去随姑姑、表姐玩一些变异的东西去了。有时被妈妈管着不能玩,心里就感觉不自在,很烦躁。寒暑假又会跟爸爸一起去游山玩水,作业有时会拖到最后一天“完成”。

到初二了才真正认识到它的危害,这颗心慢慢淡了,但还会有东西变着法诱惑我。考验接踵而来:先是小学同学聚会,我想机会很少就去了;接着朋友去新加坡读书请吃饭,没守住又去了。去了就往下掉,看电影、打电玩,混同于常人了。这时表姐参加cosplay,觉的新鲜又去了。他们都是扮演动漫中的人物,象鬼一样。表姐的演出当时缺人,就把我打扮成那样上台演出。我当时好后悔,心里不停想:“我是大法弟子,天上的神都看着呢,这是干什么呢!?”后悔也来不及了,回家后头疼、头晕熬了两天才过去。和妈妈交流后,明白了贪玩的心还没去尽。如果我去尽了,它的诱惑对我就不会起作用。以后再有这种事出现,我不会再让妈妈强迫我怎么做,我自己会把握好自己的,就象妈妈说的那样:“决定去玩的时候想一想,如果能救人就去,救不了人就不要去浪费时间。”

好象还有很多要写。其实修炼中去人心的过程虽有时剜心透骨,但只要记住自己是修炼人,修炼就是去人心,那么再难、再苦,这关也能过去。过去之后“你发现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转法轮》)

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谢谢师父!
谢谢同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