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变观念 柳暗花明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八日】一天晚上和同修网上交流,刚打了几个字,忽然左腹开始剧痛。写完正事后,在末尾加了一句:我现在肚子很痛,无法忍受。信发出后坐下来发正念,但总惦记着项目上的事情,静不下来,发正念也不起作用。过了一会儿,同修回信说:要发正念铲除。我这才最终放下手里的事情发正念,结果越发越痛,由原来的左腹痛到整个肚子都痛,同时恶心、想呕,觉的自己快要晕过去了。最后坐不住了,只好弯下腰,用手使劲的按住肚子,想以此来缓解疼痛。同时,我大脑在急速的转: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这个问题?忽然意识到刚才给同修写信的时候,潜意识中想要同修安慰安慰,就象常人那样,身体不舒服了,有个亲朋好友在旁边安慰一下,不管起不起作用,但心里好过些。意识到这颗心后,我马上发了一念:去除想要让人安慰的心,我是神,我不需要这些东西。真神了:这个念头一出,肚子马上就不疼了,一点也不疼了,好象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我突然对师父《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中的这段话有了新的理解:“长期以来啊,有一些学员就是有那根本的执著不去啊!堆积到最后了,过不去了,难就大了。出现问题哪,不是从心性上去找,不是从根本上去提高自己,真的把这事放下、从另外一方面堂堂正正走过来,而是针对这件事情:哎呀我这件事怎么还不过去啊?我今天做的好一点应该好一点啊,我明天做的更好一点应该更好一点呀!他老是放不下这件事情,看上去还好象是在放:你看我在做好。你在做好你是在为它而做好!你并不是为了真正的大法弟子而应该去做的那样做的!”

想起早几年的一段经历,那时我刚来到这座城市,人地两生。一天我去修鞋,在等待的过程中,我给修鞋的大叔讲真相。正讲着,又过来两个年轻的男的,要修鞋,其中一个人看着一脸凶相。我一下起了怕心,便闭口了。那俩个人坐下来跟修鞋大叔说话。我心里上下翻腾,一方面想见面就是缘,应该跟他们讲真相,另一方面,那个人的长相真的让我担心遇到坏人,心里不稳。后来我还是突破观念,当听到其中一人是家乡人的口音,便和他搭话,告诉他大法真相,并讲自己被残酷迫害的亲身经历。过程中他旁边的那个人一直一语不发的严肃的看着我。我心里又有些不稳,总害怕被他举报。也知道是不好的思想,可怎么排斥也排斥不掉。忽然转了一念:我是在救他们,人怎么会举报、害救他的人呢?这个念头一出,我马上释然了,不稳的心没有了。几乎同时,那个面相比较凶的人忽然很柔声的安慰我说:你不用害怕,在这个城市,谁也不会把你怎样的,你只要做好你的工作,信什么没人会管。听到他的话,我当时的心情无法形容。后来我和他们成了朋友,互相来往,直到我环境发生变化,才和他们失去联系。

一直以来,在发真相资料时,我都是抱着这样一个观念:我是在救人,谁也不能迫害我、干扰我。每次发资料,都是一路“正念”:铲除迫害、干扰我发资料的一切邪恶,过程中看到人时,直接打过去一个“灭”字把那人罩起来,消除操纵他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因素,我没觉的自己做的不对。直到有一天发资料,当我又这样想时,忽然记起了上面那段经历,一下意识到自己原来的想法是有漏的:潜意识中把众生推到了自己的对立面上,认为众生看到我发资料会举报我,把众生往坏处想,所以要铲除邪恶,而不是抱着一颗慈悲的心。明白这一点后,那天我转变了观念:我是在救人,众生明白的一面都是渴望、感激的,没有人会举报我,也没有人会对我有不好的心。一时间,我感到一个很大的空间被打开并展现在我的眼前,心里没有了以前那种神经紧绷的感觉,取而代之的是轻松、平静和祥和。

还记的早些年的一段经历,我被取保候审并监视居住后随父母住在农村老家。父母不想让村人知道我的经历,怕被嘲笑,尤其是怕被关系不好的人嘲笑。邻居本门婶婶家与我家常年不和,积怨很深。父母一再告诫我不要跟他们讲我的事情,一度我也被这种观念障碍着,但心里明白应该对他们讲真相。我用了很长时间突破这种观念,在一个父母都不在家的日子里,我和坐在大门口晒太阳的婶子聊天,并跟她讲大法真相。还没等我说几句,婶子便跟我说:我们都知道法轮功可好了,特别是你叔叔,一听说法轮功在海外又搞了什么活动,他就很激动,特别支持,他说出的话呀,我都学不来。并且告诉我,她娘家弟弟以前也炼法轮功,打压后不敢炼了。他对他母亲特别孝顺,是弟兄那么多人中最孝顺的。我当时简直太意外了:没想到自己担心、犹豫了那么久,讲真相后却是这样的结果。后来婶婶多次对别人说:我们家我最善良、最好了。我知道,那是她明白真相后对大法的支持和认同。

不久前,我新买的打印机,在打出两页正常颜色后突然不出黄色了,清洗几次打印头还是不行。怎么回事呢?上网去问,但一时之间没得到回复。当时已经是下午了,按原计划晚上是要去贴神韵光盘海报的,便坐下来发正念:清除干扰我打印机正常打印的一切因素。发正念时觉的很累,精神象高度紧绷一样。发了一大会儿,然后打印测试,还是老样子。心里着急,怎么不起作用呢?静下心来想自己:黄色是佛家的颜色,而我打印机不出黄色,是不是佛性不够,人心太多?还是怎样?忽然意识到自己色欲之心并没有尽去,思想中还时不时的翻出来不好的思想,大多时候知道排斥它们,但有时候也会在不自觉中被它引去乱想很久才能意识到、清醒过来。便发正念清除自己的色欲之心。清理完后,心里很平静,这时候打印测试,黄色正常显现了。那天按原计划打印神韵光盘海报,并出去张贴。

最近修炼中越来越意识到,当陷在一件事情当中去想解决办法时,往往是越想越出不来,越想越累,最终把自己搞的筋疲力尽,而一旦转变观念,跳出这个问题去看问题时,就会柳暗花明。

修炼中的点滴体悟,与同修切磋、交流,如有不当,请多多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