困扰我半个多世纪的扁桃体炎消失了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九日】幼年时由于受中国传统文化的熏陶与家庭的影响,我常常仰望天空,向往神仙世界与人世间的修炼,但在中共邪党以暴力和阴谋手段颠覆中华民国后,在其掌权后的这六十多年中,在中华大地制造的历次血腥运动和对人们的政治洗脑后,彻底破坏了中国的传统文化,对神仙世界的向往与追求逐渐淡出我的脑海。八十年代在中华大地掀起的气功热,也未让我动心,其原因是看到这些气功师,多数都是为了敛财,我不赞同。因为我在幼年时候阅读的神仙书籍中看到神仙救人都是不求名不记报的,正如师尊在《转法轮》中的讲法所言:“佛性一出,震动十方世界。谁看见了,都要帮他,无条件的帮他。佛家度人是不讲条件的,没有代价的,可以无条件的帮他,所以我们就可以为学员做很多事情。”(《转法轮》)

在九十年代的后期,一个看似偶然的机会:一法轮功学员来到我家,看到我供着观音菩萨像,于是就向我介绍了法轮功:法轮功教人向善与无偿教功,让我走進大法。于是成了师尊的一名弟子。得法后,我就把得法的这一天当作我的生日,现在已是十四个年头。

得法时我刚从医院出院。这位同修就带我去看师尊的讲法录像。一進播放师父讲法的那个场地,首先感到一种庄严、慈悲与纯净,看荧光屏,师尊身体周围放射着蓝光,耀眼得让我睁不开眼,我只有闭着眼听。奇怪的是闭着眼仍然能看到屏幕上的师尊像,只是颜色呈黄色的,是象师尊在教功带上那金色的法身坐像。在得法的初期,只要我到这功友家看师尊讲法录像,都是这个样子,感到能量场很强,后来又看到讲法场上四周空间都有师尊在讲法。

我幼年时扁桃体大,成年后这扁桃体也未见小,因此从小到大,扁桃体化脓、发烧的问题一直困扰着我,几乎每月要发一次,每次不烧到40度上,扁桃体的脓不流出来都不会好。我的母亲无钱给我医治,只好采用民间的土方用锅底的草木灰(黑色)与食盐混合,用自己的食指将此混合物送入我的口腔,按到扁桃体肿胀的地方,每次都弄得我呕痛不止,也让母亲心痛不已。在我得法修炼前的几十年,有时几乎天天扁桃体都有脓点,都在发炎,其原因是小时无钱医治天长日久拖成了慢性,那时不是父母不慈爱,实是共匪篡政后,家产被邪党在历次运动中巧取豪夺,无钱医治啊!我在自己不能养活自己之前,不管生什么病,都是用自己的身体拖,拖得过去就过去,拖不过去就听天由命,我们一家老少近十口人,生病了都和我一样,都是用命去拖。

走進大法的初始,就是在扁桃体化脓发高烧,進了医院才出院又发炎的情况下走入修炼的。第一次進炼功场观看师尊讲法录像时,师尊就给我调理身体,但由于刚得法,对师尊所讲法理不清,刚开始两天,还坚持不吃药,后来自己张口看到镜子中的口腔两侧的扁桃体全部化脓,脓体连成白乎乎一片,心中害怕去找医生,问是不是白喉?又打了吊针,但不起作用。后来同修们告诉我是师尊的法身给我调整身体,不管怎样难受都要坚持听法。所以那些天,哪怕我晚上发烧感到冷得不得了,我仍然坚持看录像与大法书。慈悲的师父为我清理与净化了身体,后来又过了几次病业关,这困扰我半个多世纪的扁桃体炎再也没有了。

得法初期的净化身体过程中,我见证了大法的神奇:那时,每天晚上只要把工作干完睡到床上,全身就开始发冷,盖上三床被还冷的发抖。这冷劲一直延续到清晨六点左右,就消失了,第二天仍然是精神饱满的去上班。晚上只要一上床,身体又开始发冷,一直冷了一个多月。正如师尊讲法中说的:“从今天开始,有的人会感到全身发冷,象得了重感冒一样,可能骨头都得疼。”(《转法轮》)“你越难受的时候说明物极必反,你整个身体要净化了,必须全部净化了。病根已经摘掉了,就剩这点黑气让它自己往出冒,让你承受那么一点难,遭一点罪,你一点不承受这是不行的。”(《转法轮》)。那段时间,我常常感到身体很多部位往外冒凉气,特别在炼功时,脊背与脚底心感觉更明显。那段时间我还感到身体有很多法轮在旋转,不炼功时也感到法轮在转。我知道是师尊打出很多法轮为我调整身体。师尊说:“在常人社会中为了名、利,人与人之间的争夺,你睡不好、吃不好,你把身体已经搞的相当不象样了,在另外的空间看你的身体,那骨头都是一块块黑的。就这样的身体,一下子给你净化出来,一点反应没有也不行,所以你会有反应。”(《转法轮》)。

修炼大法前的几年,由于工作劳累,我几乎年年住医院,虽没什么怪病,但药是一把把吃,在师尊为我调理身体时,一段时间我都在拉肚子,有时一天十多二十次,拉过后,不止没脱水,相反精神很好,拉出的大便里有浓烈的药味。我知道是师尊在从里到外为弟子净化身体,这之后,我切实感到无病一身轻的快乐。十多年来,我基本没吃过药。有两三次考验过不了关,吃过或变相吃过药,这不吃还好,越吃越糟糕。后来悟到赶快学法炼功,病业很快就消了。

多次看到法轮

得法后,我经常看到法轮。有几次非常壮观。

第一次是在我得法的十多天后。那天我到女儿家,中午,我躺在床上,眼睛看着窗外的蓝天,这时突然看到蓝天上有一个金色的法轮向天边飘去,我先以为是不是气球,或者是谁在放风筝?但仔细看都不象,象法轮,心中也认为是法轮,但这颜色不象师尊讲法时给大家看的那个法轮图像的颜色,我又犹豫了。后来在海外大法弟子制作的光盘中我终于看到了一个法轮形状与颜色与我第一次在天空中看到的是一模一样的。

还有一次大约是在九九年那一年四月的一天早晨,我准备去上班,先在家里的阳台上,看了一眼天边刚刚升起的大太阳,就匆匆下楼。走了一段路,无意识的往天空看了一眼,我惊呆了:整个天空是青色的,有许多象刚才在阳台上看到的大太阳一般大的大法轮,就象列队一样,从东向西边跳跃式的移动。远处的消失了,近处的又出来了。从我的家走到上班地点要走十多分钟路,我就这样一边走一边看着天上的法轮,一直到我走進办公室为止,只是这次没有看到里面的卍字符。

得法后,我们与同修们组织了学法小组,地点就在我家。每次学法,我都会在学法的屋子中看到粉红色,黄色,绿色,蓝色的法轮,当同修们学法结束告别时,大大小小的法轮也会随着同修们下楼,真是一串串的,颜色很好看。当同修们站在楼下地面上告别时,我看到很大的粉红色(莲花色)的法轮罩在同修们的头上。但我还是犹豫这是不是法轮,因为我没看到里面的卍字符,后来看到大法弟子们照出的法轮照片,我知道我以前看到的都是法轮,颜色还更好看。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