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女二人因信仰所经历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九日】我和母亲都修炼法轮功,身心受益,因此觉得生活很幸福。然而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在这个社会环境中,我们同时遭受着中共邪党不同形式的迫害。

母亲

母亲今年七十六岁了,生长在农村,她一生吃了很多苦,幼年失去了父亲。包办婚姻感情不和,经常招来我父亲的非打即骂,父亲为了要男孩,结果生了我们几个女儿,生活的劳碌,加之心灵的伤害,使得母亲对我父亲恨之入骨,自己也得了一身的病,对生活失去了信心。年龄大了,身体也越来越不行了。

97年听说法轮功对祛病健身有奇效,我就让她炼。她学了功之后,原来的心脏病、低血压、偏头痛、肾病等不知不觉都好了。人也变宽容了,对父亲的恨也越来越少了。人从此健康了,神情清朗,觉得活得有意思了。看到她的变化,我整日因她而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平日里经常听到她对大法赞不绝口,对师父感激万分。

自从江氏流氓集团发动对法轮功的迫害之后,电视播着对大法和师父污蔑的谎言。母亲说这都是假的,师父说的才是对的,我不能放弃,还得告诉被骗的世人:法轮大法好!

2000年11月,母亲和伙伴去大街上,把写好的:“法轮大法好”的字条儿,贴在墙上。忽然也不知是哪儿来的四个便衣,把她俩抓走了,也不知是带到哪个单位,审到晚上十点后强行绑架到看守所。母亲说那看守所的窝窝头,又黑又硬,好多大法弟子被抓進来,人满为患,睡觉时一个挨一个侧立着,大冬天用凉水洗澡,那环境恶劣得无法形容,她说:“我做梦都没想到这把年纪了,这辈子因为做好人还能蹲大狱,好人应该是受尊敬的人,只有犯罪的人才该蹲监牢,可是现在好人却受到的是罪犯待遇,凌辱、谩骂、上刑,真是倒反了纲常啊 !”

见母亲一夜没回来,女儿们四处打听,终于在看守所找到了老人,便托熟人救她出来,给熟人一千元好处费,又被警察罚了一千元,没给任何票据,十五天后才把人放回来。由于母亲怕连累家庭(恶党的株连九族恶行)没告诉他们家庭住址,也没签字,才免于象其他法轮功学员那样遭遇的经常骚扰和迫害,但是她好长一段时间生活在恐惧之中,生怕再被他们抓走。

最近她经常说:“那些紧跟邪党迫害大法弟子的人,真是在造孽呀!将来报应来了可怎么办啊?!”我问她:“你现在还怕不怕他们了?”她说:“不怕了,因为好人是不怕坏人的,要是怕坏人,还是真正的好人吗!”

一位经历沧桑纯朴的老人,受益于大法,感念于师恩,遭受被迫害的痛苦,却仍担心着迫害者的命运,是大法使她能有这样悲悯的心境,真心希望世人能不被谎言欺骗,迫害者们能及时醒悟,停止犯罪,分清善恶,选择美好未来!

女儿

我今年45岁,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很讨厌邪党的政治运动,向往着什么时候能有安宁幸福的日子呀,家庭的不幸福及自小体弱多病,对这个世界有一种说不出的茫然,经常想:为什么会有人?人又为什么而活着?最终人将去何方?97年一次偶然的机会得到了一本《转法轮》,看完后,使我多年的疑惑终于找到了答案,心情豁然开朗,并决心一定要好好修炼。学功没几天的时间,困扰了我二十几年的气管炎就神奇的痊愈了,浑身无力的症状也没了,我承担起了全部的家务活。按照“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慢慢改掉一些不好的思想和毛病,心变宽了,人也越来越善良。

邪党开始迫害法轮功,我决定去北京上访,刚走出家门,被丈夫拦回。让我非常意外的是公公和婆婆知道后,破口大骂我,往日的和善和慈祥分毫不见了。接着就逼我放弃大法,让他们的儿子打我,并要我们离婚,把我的大法书扬了一地。我告诉他们:大法给了我一个好身体,净化了我的心灵,现在师父和大法蒙受了不白之冤,我不能做没良心的人,要去为师父喊冤。他们哪里听得进去。

公公婆婆都是在邪党窃取政权前加入到这个黑帮里的,多年来经历过邪党的历次运动,深知邪党株连九族的手段,害怕自己受牵连,满脑子都是恶党邪恶的斗争思想,此刻就成了他们的帮凶,往日的亲情全没了。看到他们现在的样子,我愣住了,难道以前他们对我的好都是假的?我对他们的好,他们也一点也没念及,现在的他们真是无情无义啊!他们以为让我放弃是为我好,实际是邪党多年洗脑的结果,在帮助邪党迫害我,我体会到了恶党的迫害没有一个死角。他们也是邪党的受害者。

后来《九评共产党》一书出来之后,我明白了他们是受邪党的毒害,是邪党挑动群众斗群众的手段,让民众互相残害,互相仇视,达到邪党的害人目地。可是在有信仰的人面前,这个手段就不好使了,因为师父让我们宽容别人的过错,善心对待别人,我放下了对公婆的怨恨,善待他们,使得他们也象以前一样对我好了。

由于邪党制造的谎言,使得世人对法轮功很歧视,我有些同学就看不起我,记得有一次和同学聚会,我向同学们讲大法真相,她们都说你别炼了,要是被抓了怎么办啊?!还是干点正事吧,你竟弄一些没用的事。我听了心里不是滋味,那种被看不起的痛苦,真是难受极了,精神上承受了很大的压力,这是一种无以言表的心理伤害。我平抚了一下心情,对她们说:“大法让我有一个好身体,有一颗善良的心,做一个好人中的好人,如果一个人在邪恶的迫害面前不惧怕,仍然不放弃做好人,那才是一个真正的好人,随着外部条件变化而变化的人是不可信的人,不能说是真正的好人”。

我所经历的是另一种形式的迫害,是在邪党社会下才有的这种迫害,被谎言毒害的世人,他们在不知不觉中成了邪党迫害好人的帮凶,还以为是保护家人,而不是反对恶的、支持善的。向邪恶妥协就是支持恶人行恶,使得恶人越来越猖狂,善恶有报是天理,早晚也会祸及自身。愿世人能分清善恶,退出邪党,站在善良正义一边,选择光明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