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省“法制教育所”近期违法犯罪事实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九日】(明慧网通讯员湖北报道)湖北省“法制教育所”,位于湖北武汉武昌区南湖板桥社区,是一个省级洗脑班,是中共专门用以迫害法轮功的私设黑牢。

强制洗脑 残杀人命——王玉洁被迫害致死

有关湖北仙桃市法轮功学员王玉洁被中共迫害致死一事,明慧网已做了报道。二零一零年三月十一日晚,王玉洁被满春派出所警察绑架、劫持到江汉区二道棚洗脑班,后被劫持到武汉市何湾劳教所六队非法劳教一年。王玉洁母亲去要人,被仙桃市“六一零”人员绑架到湖北省法制教育所(省洗脑班)近两个月。

为了逼迫王玉洁放弃信仰,何湾劳教所恶警指使吸毒人员折磨她,每天强制下蹲,连续一次性体罚六天六夜,还施以不让睡觉、拷打、电棍电、劳役等折磨。更甚者在炎热的夏天,恶徒将她拖进烘烤房,持续烘烤十二个小时,直至王玉洁大汗淋漓,几乎休克。

一年“转化”没有达到目的,恶警又把王玉洁劫持到省洗脑班继续施以精神迫害两个月。二零一一年三月十一日,王玉洁的非法劳教到期。这天九点多钟,湖北仙桃市“六一零”从武汉市何湾劳教所侧门将王玉洁劫持到湖北省洗脑班(所谓“湖北省法制教育所”)继续迫害。

洗脑班的打手刘成(队长)恐吓并强迫王玉洁写所谓的“决裂书”。这时王玉洁的腿部开始剧烈疼痛。接下来,王玉洁又被强迫做“转化”作业,她的腿开始走路不正常,而且疼痛难忍。恶人既不放她回家,也不给她治疗。恶警张修明(副所长)还强迫王玉洁进行一种有害身体的运动,直到王玉洁双腿瘫痪,无法行走。

'王玉洁'
女青年王玉洁

洗脑班的恶徒利用一伙背叛法轮大法的犹大用谎言欺骗、灌输邪悟的毒素等手段对她进行强制洗脑,企图以此达到从精神上虐杀她的目的。洗脑班的打手刘成(队长)恐吓并强迫王玉洁写所谓的“决裂书” 。

历经二个多月的强制洗脑,五月十七日,王玉洁由仙桃市“六一零”头目王杨、国保大队肖爱云接回原籍仙桃。回家后不长时间,王玉洁出现前额剧痛、腿痛、后颈椎疼痛等症状,豆大的汗珠流个不停。这种状况一直持续了二个月,还伴随着呕吐,吃什么吐什么。王玉洁的家人把她送到医院打针,打针过程中她出现抽筋现象。最终医治无效,二零一一年九月三日上午,年仅二十四岁的武汉市法轮功学员王玉洁含冤离世。中共当局一年多的非法劳教、强制洗脑残酷的夺走了这位健康又纯洁善良的年轻女孩的生命。

另一位武汉法轮功女学员肖映雪,她遭受的摧残与折磨与王玉洁死前如出一辙。在洗脑班她也被迫害的出现了全身发抖、发冷,头部剧烈疼痛的症状。

二零一一年十月七日肖映雪被非法劳教一年零三个月到期了。六日下午,武汉市硚口区“六一零”从武汉市何湾女子劳教所将肖映雪劫持到湖北省洗脑班(所谓“湖北省法制教育所”)继续迫害。

历经三个多月的强制洗脑,恶人副所长张秋明不但逼迫肖映雪练一种邪功,还胁迫肖映雪留在洗脑班做犹大,被肖映雪拒绝。洗脑班恶徒提出让她回家的条件:必须每天到社区报到,并接受社区人员二十四小时的监控。肖映雪新年回家后,身体出现异样:全身发抖、发冷,头部剧烈疼痛。再加上社区人员二十四小时的监控造成的精神摧残,致使她承受不了,离家出走,现下落不明。其身体状况令人担忧。

可中共“六一零”还不放过她,到处寻找肖映雪的下落。

非法拘禁、逼供

“六一零”人员伙同犹大强行对法轮功学员灌输各种诬陷法轮功的谎言,强迫法轮功学员违心表态放弃信仰,也就是所谓的“转化”。

如法轮功学员采用绝食抵制迫害,三、四天后恶警就把法轮功学员绑在二楼的木椅上打针、灌食,段玉英曾多次被如此灌食。另一种迫害手段是罚站,把学员顶到墙角站着,上厕所还要打报告。公安县十八岁的女学生许露被罚站好几天;不“转化”不让睡觉。晚上恶警、犹大轮番值班,用牙签刺眼角,瘙痒,不让学员睡觉,称“熬鹰”。大法学员如不妥协,就被打。洗脑班打人凶手有刘成、江黎莉,打人最狠、最多,武汉学员周爱玲曾遭江黎莉毒打,枝江市学员林海被刘成毒打,麻城六十多岁白发女学员被恶警毒打的惨哭声,连犹大都受不了,都要把门关上;恶警还指使保安用电警棍毒打法轮功学员。

遭强制洗脑后的学员,仍被非法拘禁在洗脑班,遭逼供。逼迫学员“交待”认识的学员与知道的事情,这是最阴毒的一招。一旦学员出卖了自己认识的人,其昧良心的犯罪,使学员自己精神深处的受到的摧残会更加无比痛苦。

近期在该洗脑班遭受迫害的学员至少有二十九人,他们是:武汉市法轮功学员王玉洁、张伟杰、张苏、熊炜明、周爱玲、肖映雪、张运柳;武钢港务公司朱茂峰(女)、武钢硅钢厂职工蒋莲文;潜江市江汉油田李贵平;黄冈市的王玲、熊秀莲,林则菁、胡军、沈志、沈明清、潘海凤、王建生;孝感市法轮功学员朱轶,女;公安县汤东华、女学生许露;中南财大的罗静;麻城市的陶腊怀、刘继青、吴双喜;咸宁学院教师章琪;宜昌市夷陵区黄代淼;枝江市的林海;蕲春县实验中学副校长周启文等。

酷刑翻新 抱书、双手举书到头顶长时间罚站

为了逼迫学员“转化”,湖北省洗脑班穷尽一切手段,进行系统的折磨,如长期不让睡觉,在饭菜里放药,直逼肉体和精神的极限。常见的折磨手段有:抓着学员的头发打耳光、打头、撞墙、掐脖子;踢脚、踩脚;用器物打学员;任意谩骂、侮辱;不准学员说话、睡觉;整天不许上厕所;罚站、手铐、吊铐、电棍电;故意不让学员吃饭,然后说学员要“绝食”,再以“维持学员生命”为由对学员进行摧残性暴力灌食等等。

近期迫害手段又有翻新,强迫学员抱一大摞书罚站几天,连上厕所都不让放下,变花样强迫学员双手举书到头顶,不让放下,一站就是几天。如湖北枝江市法轮功学员林海,男,三十几岁,是枝江市供电公司公认的好员工。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八日下午二点左右,林海被枝江市国保大队恶警张远华等人绑架到武汉湖北省洗脑班。遭强制洗脑后,“六一零”人员伙同犹大强迫他写所谓的“决裂书”,遭到林海的拒绝;他们又想出歪招,强迫林海写所谓的“坚定书”,而后,他们强迫林海抱着书罚站,每天从早上罚站到下半夜三、四点钟,还不断翻花样要他手举着书到头顶罚站。恶人还邪恶的说:你坚定、你放不下,那就让你抱着书、拿着书,看你还放不放下。看这一新招不行,恶徒刘成就毒打他,林海的脸部、眼部被打成青一块、紫一块的,脸都浮肿变形了,身上的伤就可想而知了。

即使把学员打得违心表态放弃信仰,恶徒还不罢休,还逼学员出卖其他同修。

野蛮的毒打和酷刑折磨

对于拒绝妥协的法轮功学员,洗脑班人员更是进行野蛮的毒打和酷刑折磨。这是非常典型的精神控制,是典型的邪教手段。“六一零”洗脑班本身就足以证明,中共就是一个真正的邪教。

学员张伟杰
法轮功学员张伟杰

武汉法轮功学员张伟杰被绑架后,五月五日当天即被送往所谓的湖北省“法制教育中心”(实为中共非法私设的洗脑班、黑监狱)强制洗脑,因抵制洗脑迫害,被非法拘禁半年的期间不让理发、剃胡须,不让洗澡,而犹大反诬说:个人修得差,身上发臭。进行人身攻击。熬鹰:长时期不让睡觉,恶人连续十五天不让张伟杰睡觉;恶人见熬鹰不行,就开始毒打,被何伟、及多名保安的毒打,其方式有“单挑”,由专职打手关上门毒打,谁都不知道打手怎么打人,打什么部位,打到什么程度;另就是“围殴”由何伟、打手及多名保安一起围着他打。张伟杰九死一生也没有向他们妥协。

学员张甦
法轮功学员张甦

另一武汉法轮功学员张甦被绑架后,五月五日当天即被送往所谓的湖北省“法制教育中心”(实为中共非法私设的洗脑班、黑监狱)强制洗脑,五月七日被强制上二楼洗脑,五月八日因抵制洗脑迫害,被龚健、刘成及二名保安拳打脚踢并被戴上手铐到二楼强制洗脑,此后每天被洗脑到晚上九点才能下楼。

湖北省洗脑班有关人员在张甦的食物中加入不明药物,使张甦身体出现高血压症状,身心受到摧残。在其血压被迫害致高达130/240和身患多种疾病的情况下,恶人不但不给治疗,反而每天指使李某﹙运动员出生身高一米九的洗脑班打手﹚毒打、辱骂和强制洗脑。

在五月五日至十月二十四日半年时间里,恶人见所有的迫害手段用尽也没动摇张伟杰、张甦对法轮大法的坚定正信,在他们面前便象泄气的皮球一样没有往日那种凶神恶煞的气势,无奈中不叫他们的名字,而称他俩为神仙。

然而中共对他们的迫害并未就此罢休。二零一一年十月二十四日,他们将张伟杰、张甦、熊炜明从湖北省洗脑班这座人间地狱转入武汉市第二看守所非法拘禁,图谋继续重刑迫害。张甦因体检不合格,被看守所三次拒收的情况下,中共拒不放人,在看守所附近旅店租住一夜后,第四次强行将其送进看守所非法拘禁。后又转入武昌青菱看守所。

张甦与张伟杰、熊炜明等九名法轮功学员被武汉市邪恶“六一零”以“莫须有”的罪名,列为全市所谓法轮功的“大案要案”,并令武昌区检察院非法批捕、起诉,欲枉法判决。张甦父亲当时身患绝症,母亲也身患多种疾病,父亲由于遭受邪恶“六一零”的过度惊吓,以及唯一儿子被绑架、遭受酷刑折磨并被非法批捕和起诉等一连串的沉重打击,于二零一二年一月九日含冤去世。在其父亲去世后,张甦的家属与律师去要人,武汉市邪恶“六一零”丧失人性,不让张甦回家看其父亲最后一眼。

自九九年以来,为了强制广大法轮功学员放弃对法轮大法“真、善、忍”的信仰,中共自上而下以各种名义在全国各地成立了无数大大小小的“洗脑班”,暴力“转化”大法学员,手段均极其残酷、野蛮和下流,然湖北省这所洗脑班,存在的时间之长,迫害的大法学员人数之多,迫害手段之阴毒,堪称为同类之最。至今一楼房间学员睡的床单上还有没洗干净的血迹,二楼所谓“转化室”的墙角还有没刷干净的血印。文中所述,也仅仅是其罪行的九牛一毛。这个打着“法制”旗号却行法西斯之实的湖北省的洗脑班,是一座真正的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人间地狱。

参与迫害的恶人相关信息

所长周某某
副所长:张修明、刘琼﹙女﹚
一中队:江黎莉﹙女,队长﹚打人最多,且凶狠毒辣,何伟﹙队长﹚打人凶手,胡某某
二中队:刘成﹙队长﹚,徐某某﹙女,副队长﹚,彭刚,倩倩﹙女﹚,江某﹙女﹚,李某﹙专职打手﹚

犹大:
丁星樵、包爱华(夫妻犹大,曾任中学教员,二零零四年至今八年一直在省洗脑班作“转化”帮凶,利用自己在的一点口才,散布邪悟邪说迷惑法轮功学员,帮中共迫害善良,散布诋毁明慧网言论。)
姚淑芳、余剑、陈京荣、肖某某,都是来自十堰的女犹大
陈志猛(来自武穴)
王文勇(来自枣阳)
吴某某(来自黄石)
张凤琴﹙女,来自大冶,已在此干了十几年﹚
李 辉﹙女,来自孝感﹚
刘春姣(女,来自黄石﹚
周红萍(女,来自潜江﹚
刘某某﹙七十多岁﹚
冯某某
戴某某

所谓的“湖北省法制教育所”
所谓的“湖北省法制教育所”(中共为迫害法轮功学员而非法私设的洗脑班、黑监狱)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