犹大之死的警示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九日】他脸色发青、憔悴,额角上大汗淋漓,冲到审判台前,把出卖耶稣所得的银币丢在大祭司面前,急切地哀求大祭司释放耶稣,他大声说:“我卖了无辜之人的血是有罪了。”但是大祭司却带着轻蔑的神色回答说:“那与我们有什么相干?你自己承当吧!”他知道自己的恳求无用,就冲出审判厅,喊着说:“太晚了!太晚了!”他不忍看耶稣被钉在十字架上,便在绝望中自缢于耶路撒冷城郊。后来,他沉重的尸体,自上吊的树上掉下,尸体由于腐烂而肚腹爆裂、肠子流出……

他的名字谁都知道,就是犹大。

据《圣经》记载:犹大为了三十个银币的奖赏而领人捉拿了自己的师父耶稣。后来,看见耶稣被定了死罪,卖主的犹大心中便起了极大的恐惧,及至快要宣判时,犹大再也忍不住良心自责的痛苦,上演了上面的惊心动魄的一幕。

犹大在出卖耶稣之后虽然知道自己有罪,想退回赃钱以免罪,但却来不及了,因为罪业已经造成,他就必须承当——这是犹大留给后世的深刻教训!

几千年来,无数人从这个故事当中获得启迪,做出了正确的人生抉择。但是总有少数人并没有从中吸取正面的教训,使其下场与犹大一样可悲。今天的中国,在中共邪党迫害“真善忍”的血腥运动中,那些曾经从法轮功中受益而后来在中共诱迫下背叛自己的师父、干着助纣为虐的勾当的人,就是属于这可怜的少数人之列。这些人,被称为现代的“犹大”。

这些人,为了得到或保护现实中的一点点利益,不顾事实,昧着良心去充当邪恶的帮凶,在中共的洗脑班、劳教所、监狱里充当所谓的“帮教人员”,疯狂的诋毁着自己的师父、迫害着昔日的同修。那么,这些现代“犹大”的下场又是怎么样的呢?这里仅从大量的犹大死亡、发疯、遭灾的恶报案例中选取几例,以见一斑。

江苏省苏州市“犹大”张云娟,原苏州市旅游用品服务公司职工,一九九七年修炼法轮功后,身体健康、精力充沛、一身轻松。后来中共迫害法轮功后,她受控于苏州市沧浪区“六一零”(专事迫害法轮功的中共邪恶机构),暗中充当“犹大”,协助恶党迫害法轮功学员。她甚至将自己最要好的朋友出卖。据悉,张云娟每出卖一名法轮功学员,即可获得五千至六千元奖金。结果如何呢?二零零九年初,张云娟得了胆总管肿瘤堵塞症,胆汁不能正常流动,人黑瘦变形、病瘫在床。二零一零年五月,张云娟,这个曾在法轮大法中受益不浅但转而迫害大法的生命,走到了生命的尽头,死时五十六岁。

辽宁省辽阳县“犹大”马永昌,辽阳县隆昌镇本村村民,受中共恶人的重用,得到辽阳县政法委的所谓“荣誉证书”,还得到政府每个季度上千元的钱物作为奖赏,二零一零年一月份得了白血病,痛不欲生,二零一零年十二月十三日结束了他可耻的一生。

辽宁省沈阳市“犹大”侯万泉,是沈阳市张士洗脑班的“帮教骨干”,使用酷刑折磨法轮功学员,于二零一一年九月四日,七窍流血暴死家中,死时躺在地上,地上一滩血。

山东省莒南县“犹大”张金芳,在济南劳教所期间,积极配合恶警“转化”坚定的法轮功学员,并谩骂大法师父,回家后大病一场,仍不悔改,病好后又继续作恶,流窜到外地去“转化”法轮功学员。其后一个星期,被车撞死,年仅四十多岁。

山东省邹城市“犹大”李尚兰,因作恶过多,终日难眠,精神紊乱,生活艰难,医方诊断为败血症,肾脏功能衰竭,久治不愈,于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二日在恶报的痛苦中死去。

山东省淄博地区“犹大”郑淑兰,因作恶过多,精神失控而跳楼死亡,其恶报类似于古代上吊的犹大。

……

人都有善良本性的一面,人并非天生就愿意做“犹大”,他们要么是遭受中共酷刑的威胁,要么是被中共宣传所欺骗,要么是被现世的不正当利益所诱惑……就是这样,其中绝大多数在获得自由后就能理智觉醒,自动脱离邪恶,曝光邪恶,有的又回到“真善忍”的修炼当中来了,从而摆脱了阴暗、耻辱的梦魇。

只有少数人还麻木地继续干着最肮脏的事,那么以上犹大们的悲惨结局,为他们敲响了警钟。希望仍在充当“犹大”的人吸取这些教训,返出自己善良本性的一面来,不再自欺欺人,堂堂正正的从新做人,不要再给自己的生命留下永远的遗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