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传文化:念起业成 果报殊异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九日】古人说:人心生一念,天地尽皆知;善恶若无报,天地必有私。以此向迷中众生昭示善恶有报、如影随形之理。其实,人之善恶,不止见之于行为、闻之于言语,即使在念起念灭之际,善恶果报亦黑白有别、泾渭分明。

人在迷中心生痴妄一念,看似不足为重,实则果报业已生成。念轻而德重者以身领受,以示神目难欺,寸缕必还;念重而德薄者前程尽毁,以显理不容情,果报不爽之法。

长洲有一个书生,到朋友家作文赋诗,作“知者乐水”一题,自己觉得文采斐然,同辈人也称赏不已。晚上酒醉回家,心作妄想:“我要是科举及第,就娶邻家的女儿阿庚做妾。我要为阿庚构造曲房,为她购织华丽色艳的衣饰。”比附攀援,到三更时仍然难以入睡。其妻见状催促他入睡,书生把口中嚼碎的茶叶唾在妻子的脸上,半戏半骂道:“醋瓮!醋瓮!”

有一个当地替别人誊写抄书人,当晚元神被土地摄去书写册薄。见到写有书生名字的册薄上有红笔朱批:“想虽逐妄,境实因人。因其妄想当在正月十七,到松陵驿受冻饿一日之报。” 抄书人醒后,把自己的所见写在墙壁上。

第二天,抄书人专程到书生家拜访。其时书生正在试衣整履,准备赶赴姻家之召,去游历梅西山景。结果船过通津桥,与巡江使者的船相撞,船上所有的人都被抓,书生因其书生身份没有被捆绑,而是被拘于船头。与书生一起的人被带至吴江官驿后,才被释放,书生几乎饥冻而死。

一个籍贯福建的李姓年轻人的故事,更是使人悚惕心惊。李生精于读书写作,参加科举考试时,路过衢州的一家旅店投宿。店主对李生言语友善,招待异常热情。李生便找店主问其究竟。店主说,我昨天晚上梦见土地神对我说:“明天有一个姓李的秀才,将是科举考试第一,要善待为好。”李生听后心中大喜,夜里便思想科举及第如何做官之事,想到自己的妻室时,心生一念:妻子是在自己贫陋时所娶,自己做官后不堪再作自己的夫人了,应该休妻再娶。

第二天李生离店赶考,当天晚上店主又一次梦见土地神说:“这个年轻的士人心地不善,自己还未考取功名,就想抛弃自己的发妻,今次科举失第了!”事后,李生果然科考不第、落魄而回,再次到来时的旅店住宿。店主再次把自己梦到土地神事告知了李生,李生听后大惊失色,愧恨而去。

相反,人如果能在关键时刻心生善念,下者拔除苦厄,宣神佛好生之德;上者逆转宿命,彰祸福由人之理。

清朝有一个和尚在关帝祠中修行,心地纯净修炼精进。但是当时正好遇到地方上土贼肆行。一天晚上,梦到一个神告诉他说曰:“明天就是你的死期。有一个土贼骑白马,名字叫朱二,他和你在过去世有宿怨未了,所以逃避是没有用处的。”和尚在梦中苦苦哀求:“愿神仙念我今生常修善事,给予救护。”神说:“我不能救你,要想救你只有你自己救自己。”

第二天果然有土贼进山,骑的也正是一匹白马。土贼抓住和尚后,追问钱财妇女藏在什么地方,并胁迫和尚为其引路。和尚心中自我顾念:我今已是命终之日,如果再帮助土贼劫掠财物奸淫妇女,那更是罪上加罪呀!因此大声对贼说:“我不会做你的向导。你难道不是朱二吗?我因宿怨该归你杀,你只杀我就可以了。”

土贼大惊失色地说:“你怎么能知道我的名字啊?你一定是一位得道高僧!”和尚把梦神告知之事告诉了土贼,土贼扔掉了大杖,一边叹息一边说:“冤冤相报,何时可了?神说不救你,所以真的救了你;你不为我做向导,就是你自己救自己啊。我和你现在解除所有历史上的恩怨,又有什么不可哪?” 于是再次向神像施礼跪拜,下山而去。

文据清代史玉函《德育古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