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宝泉岭农场五位法轮功学员仍被劫持

facebook google+ email 打印版本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二月三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二零一一年八月二十二日,黑龙江宝泉岭农场公安局警察闯入当地法轮功学员李桂云家中,打人、抄家、抢劫,并绑架了八名法轮功学员。目前,三位法轮功学员王凤玉、胡冬灵(因公从哈尔滨到宝泉岭出差)、吕成英被勒索三千至三万元后返回家,其他的法轮功学员中,李桂云、赵洪玉、齐秀梅被非法关押在鹤岗第二看守所,刘洪斌、刘贵被非法关押在宝泉岭看守所。

二零一一年八月二十二日晚,宝泉岭农垦分局公安分局十多名警察在恶警张树鹏的带领下,土匪似的翻墙闯入法轮功学员李桂云家中。其中两名警察闯入卧室,把李桂云不修炼的丈夫强行压住,并威胁不许出声。刘桂云的丈夫被这突如其来的恐怖吓得不知所措。其余的警察闯入客厅,企图绑架李桂云等八位法轮功学员。

在这期间,李桂云等法轮功学员理性的向警察讲明法轮功真相,说:“按‘真、善、忍’做人没有错。修炼法轮功使人道德回升、身体健康,对社会有百利而无一害。”并奉劝警察:“不要跟随中共迫害好人,善恶有报是天理。”可恶警们根本不听劝阻,对法轮功学员殴打,其中一名法轮功学员被打得疼痛难忍,在地上翻滚。恶警连拉带拽的把八位法轮功学员架上车,有的人连鞋都没来得及穿上。

同时,恶警在没有出示任何证件的情况下,非法抄了李桂云的家,翻箱倒柜,把李桂云家翻得乱七八糟。恶警抢劫了李桂云家的两部手机、一台影碟机、两台电脑、银行卡、打印机、刻录机、鞭炮和李桂云当月的工资及现金(现金一万元左右),另外还抢走了法轮功书籍和资料等。其他法轮功学员家也遭到了不同程度的抢劫。其中,赵洪玉家被抢走了两台电脑和两台打印机。

恶警还把李桂云的丈夫绑架到公安局非法审讯了一宿,至今李桂云的丈夫还心有余悸,不明白警察为什么对一群手无寸铁的好人大打出手。而后,公安局又派了两名警察企图对李桂云家进行第二次非法抄家。期间,警察还在赵洪玉家蹲坑,对来赵洪玉家看望的朋友进行非法盘查,并限制赵洪玉的丈夫人身自由,不让出门。

宝泉岭公安局多次非法提审法轮功学员。每次提审时,法轮功学员都被强行戴上手铐、脚镣和黑头套,而且非法提审时间特别长,从下午三点一直非法提审到凌晨三点。

法轮功学员胡冬灵被绑架后,亲友们闻讯千里迢迢从哈尔滨赶来,胡冬灵所在单位的领导和同事也赶到当地。他们都以人格担保,说:“胡冬灵是好人。”要求恢复胡冬灵的正常生活和工作。几名公安办案人员互相推诿,几经周折后,不情愿地释放了胡冬灵,最后,胡冬灵被勒索三千元钱放回(胡冬灵遭迫害的详情,请见《哈尔滨会计师胡冬灵女士遭绑架刑讯》)。法轮功学员王凤玉被勒索了三万元钱后,于二零一一年十月二十四日被释放回家。法轮功学员吕成英于二零一二年一月二十日被勒索一万元钱放回。

其余五人中,其他的法轮功学员中,李桂云、赵洪玉、齐秀梅被非法关押在鹤岗第二看守所,刘洪斌、刘贵被非法关押在宝泉岭看守所。目前,当地公安局、检察院正互相勾结,企图对五位法轮功学员非法庭审,继续迫害。

在五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期间,他们年幼的孩子、年迈的父母和亲朋好友多次找到公安局,要求释放自己无辜的亲人,并要求归还被抢走的私人物品。可分局局长张树鹏每次都态度恶劣地把家人打发走,并说:“我不管这事,去找别人。东西都是非法的,不能还,别再找我。”家人气愤地说:“这些钱和东西都是我们的私有财产,抢走的钱是我们的生活费,这还叫我们怎么生活呀!钱和东西都是张树鹏带人从我们家非法抢走的,现在他却说什么都不管,什么都不知道,简直就是没有王法了。”

家人又找到了办案人任发云,他也不耐烦地推脱说:“我也不管这事,去找刑侦科。”而后又大喊大叫地嚷到:“我不管了,爱找谁找谁去。”家人象皮球似的被这些所谓的“人民公仆”踢来踢去,丝毫看不到希望,每天战战兢兢地过日子,不知道自己下一步会面临什么样的厄运。

在过去十二年,无计其数的法轮功学员和他们的家庭遭中共迫害,现被非法关押的这五名法轮功学员也被多次绑架、非法劳教等迫害。

法轮功学员李桂云,现年四十多岁,二零零零年,曾遭受非法劳教。

赵洪玉,现年四十岁左右,二零零七年二月曾遭受非法关押三十天迫害。其姐姐法轮功学员赵红荣曾遭受非法劳教,现被迫害的流离失所。

齐秀梅,现年四十多岁,宝泉岭局直小学教师,二零零七年二月曾遭受非法关押三十天迫害。之后被取消教师资格,强迫清扫卫生。

刘洪斌,现年四十多岁,二零零六年曾遭受非法关押三十天迫害。

刘贵,现年四十多岁,近两年才入住宝泉岭。

一个人的被迫害,就是一个家庭的被迫害,一个家族的被迫害。在这场浩劫中,不止是法轮功学员的身心受到极大的伤害,无数亲朋好友也遭受了前所未有的心灵触及。我们每个人,都渴望平静地、安详地生活。我们期盼早一天停止这种泯灭人性的对好人的迫害,也翘首企盼这五名法轮功学员早日回家,和亲人团聚,过上正常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