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各地前期迫害案例汇编(2012年2月3日发表)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二月三日】

  • 江苏溧阳市费国生多次被绑架关押迫害

  • 辽宁省营口市六旬妇女王桢被中共迫害经历

  • 辽宁清原县南口前镇刘玉兰遭受的迫害

  • 江苏溧阳市费国生多次被绑架关押迫害

    (明慧网通讯员江苏报道)费国生是江苏省溧阳市法轮功学员,修炼法轮大法,按“真、善、忍”做好人,多次遭恶警绑架、非法关押,以及殴打、洗脑迫害。

    二零零零年十月四日,费国生到北京和平请愿,遭恶警绑架。次日,溧阳国保大队恶警对他非法审讯后,他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一个月,遭恶警指使同监犯人殴打。费国生又被南渡派出所欺骗至派出所,被非法监视居住三个月,后又被绑架至常州强制“转化”迫害。

    二零零一年二月,费国生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一个月,又转至南渡派出所非法监视居住一星期。后又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一个半月。期间,费国生受恶警指使同监犯人殴打。回家后,费国生又遭南渡派出所深夜骚扰、恐吓。

    二零零三年,费国生被溧阳六一零(中共为迫害法轮功专门成立的非法机构,凌驾于公检法之上)绑架到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同时遭抄家。

    二零零四年,费国生遭溧阳国保大队绑架、抄家后,非法关押在看守所,后被非法劳教二年半,劫持到江苏省大丰方强劳教所。在江苏省大丰方强劳教所,费国生遭强制剥夺睡眠权、电棒电击、强制洗脑“转化”等迫害。


    辽宁省营口市六旬妇女王桢被中共迫害经历

    辽宁营口鲅鱼圈开发区今年六十二岁的王桢女士,在修炼法轮功前的身体状况一般,以前练过多种气功,听别人说法轮功好,借了一本《转法轮》急忙看完一遍就还回去了。自从炼法轮功以后,以前的慢性鼻炎、妇科病、风湿关节炎都在不知不觉中彻底好了。家人的身体都跟着受益。

    在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后,她也遭受了劳教等迫害。下面是她自述遭受的迫害:

    二零零四年八月五日,我和王敏去盖州市小石棚乡发真相资料时,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被小石棚乡派出所恶警孔垂非法抓捕,当时把我俩硬推进车里,我们就给孔垂和那个司机讲真相,他不让讲,我们说迫害法轮功要遭报的,他大声说:“我不怕遭报”,听说这个恶警抓我们好几个同修。确切消息这个恶警真的遭报了,前几年才四十多岁就得脑血栓和糖尿病,现在得坐轮椅,眼睛也看不见了。

    当天下午我俩被就劫持到盖州市看守所,一到盖州市公安局楼下,那个国保大队长(可能叫刘家良)就问我们名字,我们不告诉他,他说:“你不说就永远在里(看守所)呆着吧”。一进看守所里,有一个姓赵的恶警就骂我俩,威胁说像你们这样的就得砸你们。在盖州市看守所期间在买行李时被那里的“脱管犯人贪污我们一百来元钱。一个姓何的女恶警让营口大石桥的一个抢劫、诈骗、杀人的流氓犯罪团伙的犯人赵丹、王秒,还有一个哑巴包夹我俩,不让我俩说话,让我俩住在便池边上。那个犯人赵丹和盖州市的黑老大的姘头外号叫“二万”的女犯打我三次。在看守所里让我们干外贸的工艺活,为了他们创外汇通常要干到后半夜。家人为了营救我,托人花掉一万多元钱,看守所逼迫家人替我写放弃修炼的“保证书”。

    在盖州市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了一个月,也没经过庭审就非法劳教我们一年。从看守所放我俩时,我们以为是让回家了,结果又给送到盖州市拘留所,这时我们才知道要送我们到马三家子劳教,在拘留所等办案单位往马三家送。就这样在拘留所又关押我们近一个月。那里的恶警,把家里接见时给带好吃的,要是托人了,他们把好的留下,剩下的才给你;要是不托人,东西就是放坏了也不给你。那里的副所长强迫我们给他们打扫办公室的卫生,拆洗全所的多少年都未曾洗过的特肮脏的被褥,那里恶警穿脏的鞋和衣服都拿去让我们给刷洗。上马三家子时,在拘留所里家里给存的钱还剩一百八十多元钱,找那个副所长要他不给,他说:“还要钱?还没扣你们伙食费呢”。由于办案单位不给出车,一直等到二零零四年九月二十九日由盖州市公安局出车把我俩和盖州市的大法弟子林素玲一起送到马三家子。林素玲因为体检不合格给退回去了。

    到马三家后,我俩就分开了,我被关在一个黑库房里,由犹大张富芝(丹东的),还有一个叫邵华新(丹东的,一只眼)包夹迫害,逼写“三书”,说不写三书的就送大北监狱。中午被关押的学员吃完饭回屋上楼时,由于库房门开的,我看到有一个被马三家迫害精神失常的女同修上楼,那个犹大张富芝说:“你看那个女的就是因为不转化就傻了。后来恶警张卓慧又来谈话,她们逼我写“三书”,我说不会写,她们就拿出一套写现成“三书”让我抄,我一看那上写的太邪恶了,骂大法骂师父太恶毒了,我说我不愿意抄别人的东西,她们说那你就自己写,自己知道写“三书”的后果,可是怕心又重,想用错字和同音字与邪恶玩文字游戏,结果让邪恶给识破了,让我重写了四遍,最后还是让它们钻了我有怕心的空子。

    我和王敏被非法抓捕几天后,就被营口港务集团一把手高宝玉开全局职工大会通报开除工职,他并扬言今后再有这样的,有一个开除一个。此人是中共人大代表,港务局的法轮功学员都被迫害的很严重,和他的部署有直接关系。我被开除工职后,两年一分工资没给我,一直到二零零六年六月,我自己上营口市劳动局(和市人事局在一起)办的退休。因为我是干部编制,所以他们就把我的档案甩给了营口市人事局。现在我是拿我上班时从我工资扣除的养老保险的那部份钱,还扣了我一年工龄。把我上班时扣的医保费和医保待遇给作废了,其他职工退休后享受的福利待遇全无。如独生子女费两千元、退休后每月奖金五十元和年节的物质待遇、冬季的取暖费等等。


    辽宁清原县南口前镇刘玉兰遭受的迫害

    刘玉兰是辽宁抚顺市清原县南口前镇海阳村的法轮大法学员。为祛病健身于九六年修炼大法。由于不放弃修炼,七•二零后受到恶党的迫害,家庭也因丈夫受不了压力而破碎。

    刘玉兰,女,52岁,刘玉兰于一九九六年喜得大法。修炼大法前她患有严重的冻疮、眩晕症等疾病,每到冬季由于冻疮发作,手背经常淌水。修炼法轮大法以后所有疾病不翼而飞了。《转法轮》这本宝书,使她明白了人生的真正意义,心胸变得宽广了,善待周围的一切人,也不再和丈夫吵架了,家庭变和睦了,真是其乐融融。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江氏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以后,中共媒体铺天盖地的对法轮功造谣宣传,使世人深受其害。层层下达迫害的指令直到基层,刘玉兰经常受到村书记及恶党有关人员的迫害,当时以为中央不了解法轮功真相,刘玉兰和其他法轮功学员徒步翻山越岭(当地政府在道路上拦截只好走山路)二次去北京上访。此后,当时的村书记张桂祥经常去家里恐吓、阻止刘玉兰上访。

    南口前镇政府通知刘玉兰去附近的省属林场开会,结果走在大道上就被劫持到事先准备好的车上。镇上恶党人员王强参与了迫害。刘玉兰被送到镇政府办的洗脑班。恶徒将法轮功学员二十四小时圈在一个屋子里,播放污蔑法轮功的造谣宣传。每人只给一个小塑料凳子。由于是被绑架来的,大家都穿着比较单薄的衣服。十一月份的夜晚很冷,根本没有取暖设备,只要不写不学法、不练功的“保证书”,就不让回家。有四十多位大法弟子被劫持到这里,家里人根本不知道他(她)们的去向。

    当时,刘玉兰的两个孩子一个十一岁、一个四岁在家里,两个孩子来到镇政府拽着大门喊妈妈。刘玉兰只好告诉孩子,妈妈没有错,过几天就回去了。在洗脑班,每顿饭十多个人只给一小盆汤、每人一小碗米饭,却每天收三十元饭钱、十元钱所谓“管理费”。这些费用对于中国的农民家庭来讲真是很大的负担,也是承担不起的。法轮功学员为了坚守自己的信仰只能绝食。邪恶就让法轮功学员在院子里跑步。邪恶之徒采取各种手段迫害法轮功学员,逼迫你放弃修炼。

    到第七天时,南口前镇恶徒到刘玉兰的弟弟家,恐吓她的弟弟说:你姐再不写“保证书”就要给送走了。刘玉兰的弟弟就替刘玉兰写了“保证书”,并且逼着刘玉兰说“不学、不炼”后才放她回家。七天之内,刘玉兰被勒索饭钱七百六十元,另交保证金五百元。

    刘玉兰遭受恶党迫害,她的家人身心也受到很大的伤害。丈夫把这一切都怨在刘玉兰身上,在家里经常打骂刘玉兰。丈夫是海阳小学教师,校长付忠艳以工作要挟他,要他一定要逼刘玉兰放弃修炼。由于刘玉兰坚决不放弃修炼,她丈夫就经常大打出手。家庭暴力受害最深的是孩子。两个孩子吓得直哭。她丈夫还经常以离婚要挟刘玉兰放弃修炼法轮大法。二零零五年她丈夫离家出走,一个月后,与刘玉兰离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