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省沂南县六一零头目李孝峰等犯罪事实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二月三日】二零一一年十月三十一日,山东省沂南县六一零主任李孝峰等六名恶人又一次被“追查国际组织”列为追查罪犯,这对于李孝峰和那些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警匪恶徒来说,无疑是又被当头敲了一重棒。细心的人还发现,李孝峰在前几年因参与迫害法轮大法学员早就在“恶人榜”上有名,现在又沦为“国际罪犯”,这两顶“桂冠”落到他头上,这可不是个小事。要想知道他是怎样成为了国际组织追查的罪犯,那得翻翻他和手下人的“恶绩”簿。

所谓的“六一零办公室”是中共江泽民一伙于一九九九年六月十日为迫害法轮功而专门成立的非法组织,遍布大陆各地各级政府,类似纳粹盖世太保。因为该犯罪组织作恶多端,其成员也大量遭恶报,六一零主任这个职位被称为死亡职位。

1、甘愿为中共邪党卖命

李孝峰,男,年近五十岁左右,是该县第三名走上这个死亡职位的官员。早前,李孝峰在县六一零是一名帮凶爪牙,很快升任副主任,配合原六一零头目陈继广在全县行凶作案,后来陈作恶日久时常感觉身体难受,害怕遭恶报,便慌忙离开了这个岗位,李孝峰却瞅准了这个空缺,便向上司请客送礼得以走上了六一零死亡职位。以前他在其它地方工作时,家乡父老乡亲希望他能做个好官清官,光宗耀祖,可他不识好歹,偏要调进邪恶六一零,而且一干就是几年,配合上级迫害了很多法轮功学员。

上台后,为了表现自己,李孝峰经常跑到县委、临沂市六一零等上司那里汇报工作,听取害人指示,吹嘘害人本事;回当地后秘密传达给手下爪牙和有关作案单位,目的是为迫害法轮功学员找邪恶依据和上级意图;利用参加各类维稳综治会议的机会对法轮功污蔑陷害,毒害不明真相的人,威胁相关单位:管好自己的门,看好自己的人;同时,他还经常到外地推广交流学习害人的邪恶经验。

不仅如此,李孝峰根据自己多年的害人经验,在前两任的基础上,充份发挥着六一零害人的邪恶机能。全县的每个法轮功学员都被他们建立了黑档案,整了黑材料,上了黑名单,随时被恶徒特务监视居住、监听、盘问、恐吓、抄家、绑架、毒打谩骂、酷刑洗脑、高额罚款、性虐待、刑讯逼供、劳教、判刑、追捕甚至虐杀等黑社会手段残害;处处表明他们推行江氏流氓集团的“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的群体灭绝政策,迫害全县的法轮功学员。

在李孝峰的操纵下,沂南县六一零伙同县国保大队、公安刑警、各级政法委、综治办、派出所、司法所、市六一零等暴力机构,往往利用“谈话、走访、回访”为借口;或每逢要紧节假日、敏感日、大型会议活动等配合省市县进行的“综治检查”或“严打”祸害百姓。

在李孝峰看来,他掌握着权力,又有中共恶党作后台,不用考虑什么法律,想怎样对待就怎样对待,事实也确实如此。

2、奥运前后逞凶狂

二零零八年,中共为了举办北京奥运会,不但对四川大震预知不报造成十几万同胞死于非命,而且密令各地加大对正义异见人士和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力度。

李孝峰觉得发挥自己权力的机会来了,趁机推波助澜,率县“六一零”、国保大队恶警伙同各乡镇派出所、司法所、综治办恶徒们,对当地法轮功学员又进行了一次拉网式疯狂迫害。

同年三月三日,沂南县岸堤镇岸堤村法轮功学员任树全被当地派出所人员非法抄家,抢走私人现金七千九百元,掠夺走录音机和新唐人电视台接收器,并绑架了任树全。任树全被非法关押在沂南县看守所一个月后,四月四日被非法劳教两年,由于体检身体不合格监外执行。

三月三日,岸堤镇副镇长张长文、岸堤镇暖泉村书记代恒昆带领岸堤镇派出所恶人非法闯进暖泉村张美兰家,非法抄家并绑架了张美兰夫妇,张美兰的丈夫已回到家中。张美兰被非法关押在沂南县看守所一个多月后,四月十日早七点被非法送往济南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

三月四日,沂南县公安局六一零六个恶警闯进刘成贵(沂南县马牧池乡牛王庙村)家企图绑架刘成贵,恰好家里没人。新年后刘成贵到青岛打工,恶人每天在他家附近监视。一星期后,马牧池乡东波池村恶党书记冯尚存告了密。三月十一日,恶警把刘成贵从青岛绑架到沂南县看守所。

三月十二日,牛王庙村书记张胜金带领马牧池乡派出所所长国靖、李伟等八人,撬开了刘成贵的家门,并抄走了法轮大法书籍、卫星接收器、影碟机等物品。恶警抄家后,强迫刘成贵的父亲在抄走的物品上签字,当村书记说:“还有五千元现金呢!”派出所所长国靖心虚不敢承认,撒谎说是从别人家翻的。而刘成贵家的大小门锁全被恶警更换。三月二十七日刘成贵的妻子、女儿及其他亲属到县公安局要人,亲属不报姓名,被撵出去。刘成贵的女儿、妻子向警察要人,结果遭绑架。后来刘成贵被非法劳教两年,在没有通知家人的情况下,于零八年四月十日送往王村劳教所非法关押。

二零零八年五月二十二日早五点,聂玉宝(男,四十岁,沂南县蒲汪镇陡沟村法轮功学员)在养鸭棚被县公安局、六一零和蒲汪镇派出所不法之徒绑架。

五月二十二日杜登香(五十多岁,沂南县蒲汪镇龙角庄子村法轮功学员)在家中被县公安局、六一零和蒲汪镇派出所不法之徒绑架。

五月二十七日至二十九日,双堠镇派出所、综治办与县“六一零”、国保大队恶警出动四五辆车十多个人,先后将上埌村法轮功学员刘长德(五十六岁)、庞志华(三十六岁)、粮所的刘乃芝(女,四十七岁)及东梭庄刘乃雁(四十五岁)非法抄家并绑架。其中刘长德家电脑、刻录机、打印机、复印机等做真相资料的设备及个人现金一千四百五十元被洗劫一空,所有的财物竟装了满满的一“昌河”面包车。

其他多名法轮功学员家中也受到骚扰,连仲山前村已过世的刘乃传家里也不放过,还派人去了两次。此外这伙恶人对上埌村的法轮功学员高洪洲多次非法抓捕都落了空,仍不罢休,伺机对其他法轮功学员下手,高洪洲已被迫离家出走。而蒙阴县垛庄镇彭家宅村的学员彭长果受到牵连,当地恶徒们多次非法私闯他家欲行不轨,幸亏他提前走脱才免遭不测。

刘长德、庞志华、刘乃雁、刘乃芝四名法轮功学员在沂南县看守所遭受非人折磨后,又曾被非法劳教。其中刘长德曾被非法劳教三年,庞志华曾被非法劳教一年,东梭庄村的刘乃雁被非法劳教一年零三个月,三人曾被关押到山东第二劳教所;双堠镇粮所的刘乃芝曾被劫持到山东省第一女子劳教所一年。

二零零八年六月二十七日早七点左右,马牧池乡派出所所长国靖和一四十来岁的警察突然闯进祖愈(男,四十一岁,未婚,是家里的长子,沂南县马牧池乡双泉峪子村村民)家,把门反锁上,其母问国靖来干什么?他说找祖愈谈谈,不一会又来了两个人把祖愈绑架带走。

县六一零国保大队长马成龙和另一人也来到祖愈家进行非法抄家。七月份,祖愈再次被非法劳教三年,关押在山东省第二劳教所。祖愈在劳教所里反迫害时,又遭到恶徒们的毒打折磨。(现已回家)

奥运结束后,李孝峰又指挥着手下得意门生薛克华驱赶着那帮象赌徒一样的害群之马,疯狂的制造了“11/19”大规模的绑架案,将这个县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毒运动推到了顶峰。

3、在“11/19”绑架案中扮演的鬼魅角色

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十九日,沂南县依汶镇派出所得到李先锋(隋家店人,开饭店的地痞)和孙安国恶徒诬告线索:该镇隋家店村法轮功学员王西爱家正在开交流会。镇派出所恶徒们立即上报县六一零,头目李孝峰得知后大喜大惊,担心警力不够,慌忙从县消防队、交警队、公安国保和当地派出所纠集了近百人参与作案,用十几辆车,强行将三十五名法轮功学员用大客车全部非法劫持到看守所。在光天化日之下制造了这起绑架案。

李孝峰随即与其手下爪牙密谋:抄家勒索后放回一部份;关进临沂洗脑班一部份;然后劳教一部份。结果被恶徒们劫持的十九人被非法抄家勒索后回家,十六人被关押在沂南看守所,他们是:本县的王西爱、刘建华、王西兰、刘乃勋、李长芳、芝富芹、王德菊、王爱玲、隋树昌、齐义春、李长宝、孟祥兰,孟祥玲、和沂水县的李纪珍、孙庆香、阎培广。高中学生李群(在学校被绑架)则被非法关押在临沂洗脑班。他们的家人不止一次去看守所要人,都遭到国保队长马成龙恶徒的谩骂、盘问和无理的拒绝。

更邪恶的是,李孝峰与国保队长马成龙等恶徒狼狈为奸,召开黑会,制定密令,把迫害扩大化,将黑手伸向了被记录与此案有牵连的部份法轮功学员,以县城为中心,在全县又进行了一次非法大搜捕。

不久,岸堤镇岸堤村法轮功学员任树梅在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十四日被当地派出所人员抄家,关押到沂南县看守所。

城区法轮功学员薛丽十二月二十五日下午在自己家中,被沂南县“六一零”、公安局绑架到县公安局。家中被抄,手提电脑一台、打印机一台,真相光盘、真相资料一宗被恶徒抢走。恶警极其绑架后投进了临沂洗脑班。

城区法轮功学员赵忠荣(四十八岁左右),先后两次被国保特务从家中绑架、抄家,并被劫持到临沂洗脑班折磨,家人已被恶警讹诈了数千元现金。赵忠荣数月之久才得以回家。

二零零九年一月十五日下午五点左右,沂南县湖头镇薄家店子村法轮功学员孟凡军、冷为年在家中被恶警绑架,家中部份物品被抢。

县化肥厂职工王洪梅(女)于二零零九年一月十七日上午,被邪恶之徒从家中绑走,钱物被抢走,后被投进济南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

此外,受牵连的还有城区法轮功学员张蕾、曾姓教师等十多人,均被非法抄家、敲诈勒索。而由学员们苦心做起来的多个资料点惨遭恶警们的破坏,那些用来救人的电脑、打印机、刻录机等设备和大宗真相资料书籍被恶警洗劫而去。(注:对县城法轮功学员实施新一轮非法抓捕的恶警是沂南县公安指挥中心的朱万利、李宝鑫)。

最后,此案造成了十多名法轮功学员被强制送至临沂洗脑班折磨,九人被非法劳教或劳改迫害。这九人是:本县的李长芳(女)、齐义春、孟祥兰(女)、孟祥玲(女)、薛丽(女)、王洪梅(女)和沂水县的李继珍(女)、孙庆香(女)、阎培广。其中薛丽被判三缓五,监外执行,其余被非法劳教一至三年不等。而薛丽现在仍被国安特务跟踪,临沂市和沂南县的恶徒们还时不时的上门或打电话骚扰她,其处境困难。 (以上九人现已回家)。

其实,早在此前,沂南县六一零就想在此地阴谋作案,只是没得机会,便与当地派出所暗地里指派恶徒特务长期进行监视跟踪,终于在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十九日这一天作案得逞。此案发生后,李孝峰向上司自诩破了大案要案,不但完成了全年的害人计划,而且所要害人的指数远远超过了原来的指标。他打电话,写申请,做汇报,急切向市省汇报并邀功请赏,还引得蒙阴县等地官员恶徒前来学习邪恶经验,据了解,凡是参与此次作案的恶徒大部份都将得到奖励,主犯们都因此恶行而“立功嘉奖”,与此同时也把自己登上了“恶人榜”。

“11/19”绑架案发生不久,沂南县“六一零”恶徒们为了展示其“恶绩”,经常“光顾” 隋家店村, 二零零九年春夏之交,又“邀请”临沂市“六一零”洗脑班的十几个恶徒、犹大,窜到该县马牧池乡进行“回访”,对当地法轮功学员一阵抄家骚扰后,又结伙窜到依汶镇隋家店村骚扰,见大部份人忙于农活不在家,就威逼村干部四处寻找,并在村办公室大喇叭上点名乱吼,欲强行将法轮功学员再次劫持到洗脑班。但当地法轮功学员不配合,恶徒们的阴谋没有得逞。

4、伪善背后的阴险

李孝峰的恶行受到了人们的谴责,心有余悸,和其他中共恶徒一样,他很快学会了伪装自己,目的是不叫别人看出来他们是一伙害群之马。如他们经常对当地学员说:“我是为了你好才来看看你的”、“县里领导让我们来关照关照”、“在家里学炼别出来”、“跟我说学没关系,可别对临沂六一零说”、“我也没办法,这是临沂六一零叫我做的”、“不关我的事,这是临沂那边叫劳教你的”、“谁叫你不听我的话”、“有人举报,我们就得抓”等话。其实这是伪善,如果摆摆他们近几年的恶行就能看到他们阴险的一面,虽然有的地方不是李孝峰亲自作案,但也是他操控、挑动、纵容恶徒们行凶的恶果。

多年来,李孝峰与帮凶们,横行乡里,无恶不作,将一次次厄运强加给善良的人们,每绑架一个人,就要掠走一部份财物;每送进临沂洗脑班一学员,就要强取高额洗脑费;每投进劳教所一个人,就要讹诈大量现金;每迫害一个学员,就给受害人的家庭亲朋造成巨大的痛苦熬煎,而每抓到一个学员,恶徒们就要发一笔横财奖励。

那么,李孝峰与帮凶们到底做了多少恶事?有人做了个统计: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至今,沂南县中共官员利用暴力共非法没收、毁坏了法轮功书籍、资料达数十万册,举办各类洗脑班一百四十多人次,非法罚款近百万元,非法抄家一百多户,劫走电脑至少十几台,劫走打印机、刻录机、复印机十多台,抢走粮食二千五百斤,非法查封银行账户三个,抄走新唐人电视接收器逾六套。十多年来非法关押、拘留法轮功学员至少一百八十人次,非法劳教、劳改五十多人次,已证实被迫害致伤一人,致死四人,被迫害致精神失常两人,有家不能归的多人。恶徒们制造的这些“恶绩”,李孝峰应当负有直接或间接的责任。

5、恶报警示

人不治天治,此话一点不假。表面上看,恶徒们有中共黑恶势力做后台,可以践踏法律,横行霸道,逞凶一时,但是天理不容。本地就有很多例子:

沂南县蒲汪镇大王庄村原村支部书记庄元民与原村主任田会营积极追随江氏流氓集团参与迫害。在二零零零年田会营及大儿子田某某,曾配合当地派出所恶警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田某某二零零五年在县城纸板厂上班时被机器压扁。 原村支部书记庄元民,曾经出卖良心举报过大法弟子。其二子庄步法在任大王庄村支部书记时,也积极追随江氏流氓集团参与迫害大法弟子,在二零零五年庄元民的大儿子庄步全突发心脏病死亡。其二人的行为祸及了家人。

孙春旺,男,四十多岁。在沂南县大庄镇任副镇长时,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手段非常恶毒,任意打骂,且指使打手扒光女学员的衣服,用电棍电小便处。法轮功学员不止一次的劝说他,不要迫害修炼真善忍的好人。可是,怎么劝说,他也不听。结果,在短短的几年后,孙春旺靠灭绝人性的迫害法轮功学员被提拔到沂南县体委,不久便病魔缠身,高血压无药能治,持续高烧四十多度。后来成了植物人,在本县医院,身上放着大冰块,吸着氧气。最后,于零九年八月十二日毙命。

郭章进,男,五十七、八岁,曾任山东省临沂市公安局纪检书记,二零零零年前后开始担任沂南县公安局局长,在任多年(现已离任)。在郭章进任公安局长期间,沂南县有许多法轮功学员被抓、被判刑、被劳教,身为公安局长的郭章进,是脱不了干系和责任的。二零零八年正月初上,郭章进全家老小回老家日照市走亲访友,回来途中遭遇重大车祸,儿子死亡,郭夫妇均受伤住院,郭的肋骨折断。

如果认为这些例子是偶然的,那看看一直为县六一零卖命的沂南县公安局恶警孙立暴亡的实例,是谁也无法否定的,这可是发生在李孝峰身边的事。

沂南县公安局政保科恶警孙立,男,一直是六一零的恶毒打手,二零零一年,城区法轮功学员老曾(男)因坚持按“真、善、忍”做个好人,把该学员一顿毒打,打得皮开肉绽,不省人事,被打成半死后还不放过,又强行绑架送到山东省王村劳教所,继续进行人身迫害。当时,王村劳教所看到人已被打的奄奄一息,怕死在这里影响他们,说什么也不收留。孙立等人为达到他们迫害大法而能被提拔的目的,孙立送大礼又送一千元钱后,劳教所才勉强留人。

二零零四年春天,孙立亲自出马,无任何理由,将在学校门口接儿子放学的大法学员杜以凤硬拖至看守所关押,实行精神迫害。因杜不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在未通知其家人及无任何手续的情况下,孙立一伙又将她绑架送至济南劳教所去洗脑迫害。杜被非法判三年劳教,家人也不知道杜的下落,杜的儿子才五、六岁,成天哭喊着找妈妈,一家人在精神摧残中受着这不白之冤的煎熬。

而后,沂南县中行的大法学员王福菊(女)又被孙立一伙骗出,绑送到临沂洗脑班,进行人身迫害。 沂南六一零恶徒们对学员大出打手,先后有三十多人被它们强制送去临沂洗脑,每个学员逼交二、三千元钱,供其挥霍,每次都少不了孙立的份,几乎全是他遣送。为迫害这伙“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好人,孙立可以说立下了汗马“功劳”。踩着用无辜法轮功学员的血泪铺就的路,他捞取着功名利禄,当年被提拔当了个不知什么官,但是报应也来了。

二零零四年六月二十九日,双手沾满了大法学员血泪的恶棍孙立,在孟良崮得意洋洋的做完全市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经验”交流后,竟离奇的摔死在百米山谷中,现场警察们发动了附近村庄的村民进行查找,最后费尽周折才在一个山谷找到他的尸体,其状惨不忍睹。

这些触目惊心的恶报案例,想必李孝峰不可能不知道,应该警醒了,自己心里也应该掂量掂量。许多人包括被他迫害的学员都给他讲过真相,希望他能改邪归正。但是近期他仍在行恶。

据调查,二零一一年下半年开始,李孝峰着手参与策划操作了在县乡(镇)村推广“家庭承诺卡”害人活动,逼迫广大社会民众签名,将谎言毒害延伸到每个无辜家庭,有时还与帮凶们驱车乱窜,“走访”、“回访”“看望”当地学员,逼人表态,一有不顺他意,就要劫持人走。

在此,我们特别警告李孝峰和所有六一零人员:历史上迫害正信的从来都没有成功过。过去是这样,现在还是如此,中共魔头江泽民当初不是咬牙切齿的叫嚣:三个月消灭法轮功吗?十几年过去了,法轮功反而得以洪传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得到所在国家的推崇备至,盛况空前,而江泽民与其追随者沦为了国际罪犯,在全球正义呼声中,江蜷缩老巢得了“脑死亡”被民众放了鞭炮相庆贺,中共恶党呢,腐败透顶,人民怨声载道,在全球“三退”大潮的冲击下,即将毙命。到时候,那些仍与中共绑在一起作恶的人能有好下场吗?

作为李孝峰个人来说,前几年因为作恶早就在“恶人榜”上有名,现在又被“追查国际”追查。李孝峰可能也想不到,当初竭力效命中共,为的是弄个一官半职,最后却沦为“国际罪犯”,在亲朋好友面前也抬不起头来。尽管李孝峰认为坏事不是自己一人干的,不愿承担责任;可那个下去抓人的恶徒说了:“这是县六一零领导叫我干的”。这些年来,李孝峰不是没有看过听过大法真相,也不止一次听到法轮功学员对他的真诚呼唤,但他置若罔闻,到现在罪责已成。那现在还有路可走吗?法轮功学员的胸怀对任何人都是敞开的,那就回家研究研究《九评共产党》,看看法轮功真相,就知道怎么做了,其实这句话说过多次了,听不听是他自己的事了,因为机会和时间都不多了。

相关责任人及电话号码:
沂南县610电话:0539—3259610
沂南县610第一任主任:高祥一,成员刘朝阳
沂南县610第二任主任:陈继广
现任县610头目李孝峰:13854959994
原国保大队长马成龙:13573945281
现任国保大队长杨西刚手机:13608901166

沂南县公安局六一零第一任主任:孙现宁(副局长)
沂南县公安局第二任主任:高兴祥(公安副局长兼)
沂南县公安局六一零第三任主任薛允波(副局长):13605497379,其妻子于守梅:13864952296
宅电:0539一3223296610
县六一零人员薛克华: 13563956665、13385491089县六一零人员朱新峰
县公安局指挥中心:朱万利 手机:13181226878、李宝鑫 手机:13188705094
依汶镇司法所:王主任 13616491106